导航菜单
首页 > 经济学论文 > 经济论文 » 正文

西南地区大学生资本省际差异对就业方向的影响

陆智翔 陈艳虹

[摘 要]社会资本和人力资本是影响大学生就业的两个重要因素,而这两个因素均受到经济的影响,在经济发展不同的省际存在差异。文章以生源地为西南地区内和外的大学生为分割点,采用统计描述方法,对我国西南地区七所高校毕业生进行抽样调查的实证研究。结果表明:①从整体情况来看,选择留学和创业的大学生,社会资本均值高于其他发展方向,选择公务员、留学方向的大学生,人力资本均值高于其他发展方向;②从省际差异来看,生源地为西南地区的大学生英语水平、获奖情况、科研情况、生活费水平低于生源地为西南以外地区的大学生,学生工作和奖学金情况则高于生源地为西南地区以外的大学生。

[关键词]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大学生

[DOI]10.13939/j.cnki.zgsc.2020.30.178

1 问题提出

大学生毕业的选择问题一直都受社会各界的关注,目前大部分研究主要侧重大学生就业的问题,随着大学生人数的增加、经济的发展等各方面因素,大学生毕业有了更多的选择,如公招、考研、留学、教师及就业,而各个方向所需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的投入存在不同。

由于高等教育有历史相对性的特点,教育公平性受到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制约,即教育发展与经济密不可分,而近年来西部地区经济保持快速发展的趋势,这一趋势在大学生的社会资本与人力资本状况上有所体现。文章在对就业的影响因素分析基础上,以西南地区内、外为分割点,从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两个角度去分析生源地为西南地区以内、以外大学生在发展方向上存在的差异。

2 文献回顾

2.1 社会资本概述

关于“社会资本”,最早于社会学领域提出,该观点强调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目前尚没有一致认同的概念界定。社会资本理论認为资源在个人关系网络中占据主要作用,[1]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其子女在进入高等教育之前就能够通过他们建立起的社会网络获得有价值的信息。[2]而对于社会资本甚至于其他所有资本,经济均处于基础性和统领性的地位,发挥着稳定而持久的作用。我国学者郑洁就从经济学领域的微观层面上去探讨大学生社会资本,她认为中国社会文化传统的特殊性决定了家庭资本是中国的社会资本核心,对于大学生来说,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决定了大学毕业生所能利用的社会资本水平。[3]

2.2 人力资本概述

人力资本理论最早由舒尔茨和贝克尔提出,该理论认为个人经由教育所获得到的知识、能力等可以转化为经济优势。舒尔茨认为人力资本指的是凝聚在劳动者身上的知识、技术、能力以及健康状况价值的总和。近年来也有不少国内学者开始关注大学生人力资本的投资,大部分研究从宏观角度或经济学角度入手。如薛琴、胡美婷从大学生作为“经济人”假设出发,得出大学生人力资本分析模型;[4]李超构建了大学生人力资本的内容结构模型。[5]除理论外,不少实证文献也涉及人力资本的概念,大部分以综合素质、能力等来代替。

从现有研究上来看,有学者建构社会资本和人力资本的理论模型,也有学者通过实证研究考察两者的作用,其中有不少研究着眼于大学生就业,但关于社会资本与人力资本在省际差异上的不同对大学生发展影响的研究较少。

3 研究方法

3.1 数据来源

本次研究以西南地区七所高校的应届毕业生为研究对象,采取网络问卷与纸质问卷相结合的调查方法。共发出问卷400份,有效问卷370份,有效回收率92.5%。

3.2 变量说明

根据已有研究认为影响大学生未来发展方向的主要因素为家庭和自身,将自变量设置为大学生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将大学生的社会资本衡量转化为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具体操作化为父母受教育程度及家庭总收入。人力资本方面主要参考孟大虎等人的研究,[6]将变量定义为学生工作情况、获奖情况、科研情况、奖学金获得情况、政治面貌、兼职经历、在校成绩、外语水平,因考虑到大学生兼职情况与月生活费挂钩,可衡量大学生的就业能力,故将月生活费纳入题项。因变量定义为大学生发展方向,具体操作化为留学、就业、教师、考研、公务员五个方向。

4 结果分析

4.1 整体情况分析

4.1.1 社会资本

选择留学、自主创业的大学生,社会资本(即家庭年总收入、父母最高学历)均高于均值,在这里可以认为,积累了一定的社会资源的家庭,给子女提供了足够稳定的经济支撑,支持毕业生选择创业或继续深造。选择考公务员的毕业生,家庭年总收入高于均值,考虑到考公务员时在社会资本上无要求,但考上公务员之后就面临着不同人之间的思维模式、眼界差异日益凸显,而这些差异在很大程度上都与家庭经济地位息息相关,家庭能够提供足够的社会资本支撑的大学生选择考公务员的也会更多。选择其他、尚不清楚、就业、教师和考研的学生,家庭能够提供的社会资本比较有限,同时这些方向所必需的社会资本相对于其他三个也更弱,如表1所示。

4.1.2 人力资本

选择考公务员的大学生,在校成绩、政治面貌、学生工作情况均大于等于平均值,可认为由于公务员考试考题考点覆盖面极广,是对个人通过长期积累形成能力进行的测试,能够博览群书、积累知识的大学生在校成绩正常情况下也能够达到较高的水平。显然,考公务员有明确的政治素质要求,故考公务员的大学生政治面貌显著高于其他七个方向,同时,该群体参与学生工作的次数也显著高于其他方向。选择留学的大学生,获奖情况、科研情况、兼职经历、在校成绩、外语水平和月生活费均高于平均值,外语水平越好也越有益于出国,如在此条件上家庭经济水平能够支持,大学生选择出国留学的概率会更高,而在校成绩高体现了大学生的学习能力强,能够对出国产生正面影响,这些学生也会在大学期间积极参与科研,为出国做好准备。同时,该群体的综合素质(如获奖情况、兼职经历)也高于均值,相对于没有出国意向的大学生,他们更倾向于在大学期间有更多的自我规划。选择考研和教师和其他方向的大学生,成绩高于平均值,对于家境较为一般而成绩较为出众的大学生,选择这三个方向可以减少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的影响。选择直接就业的学生,在人力资本的衡量题项中均低于平均值。选择自主创业的学生在成绩上处于最低,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领导者特质可能更多的与情商、魄力等有关,而非在校成绩,同时其背后有强大的社会资本做支撑,如表1所示。

4.2 生源地差异比较

4.2.1 西南地区内外大学生社会资本差异

据图1可以看出,在社会资本(即父母最高学历和家庭年总收入)上,西南地区以外的大学生都处于一种比较集中的状态,群体内差异较小。家庭收入处于中等水平,父母最高学历大多数位于均值以下,少部分在较高级别出现峰值。西南地区内的大学生总体差异较大,家庭收入在较低和中等偏上水平均有出现峰值,父母最高学历波动大。

4.2.2 西南地区内外大学生人力资本差异

如图2所示,在9项个人社会资本的指标中,生源地为西南地区以外的大学生在英语水平、获奖情况、科研情况和月生活费上均高于生源地西南地区内的学生,约41 %的西南地区内大学生都没有获得最低水平(英语四级)的外语水平证书,而西南地区以外的大学生没有拿到四级英语证书的占33.3%,其余三项则分别高出5.29%、13.02%和9.32%。西南地区内的学生更愿意參与学生工作,且往往担任了更高的职位,也比西南地区外大学生累计获得更多的奖学金。西南地区内外大学生在政治面貌、兼职经历、在校成绩三方面来看是相近的,即学校给予了相同的机会来发展党员对象。大部分的在校大学生都有过兼职经历,大部分同学的专业课平均成绩都在70~80分。

5 判别分析的应用

判别分析的实质是希望用已经测得的变量数据,找出一种判别函数,使得这一函数具有某种最优性质,能把不同类别的样本点尽可能地区别开来。在此次问卷调查中,按以下的形式对大学生发展方向作出初步的划分,其中1~8 对应着8个不同的具体方向:①考研;②公务员;③教师;④留学;⑤就业;⑥自主创业;⑦尚不清楚;⑧其他。将考研及留学一同归类为“升学”类;公务员、教师、就业、自主创业与其他一同归类为“工作”类;尚不清楚归类为“待业”类。使用Fisher判别(即典型判别)对样本的社会资本和人力资本的12个指标进行投影来构造判别变量的线性函数,即:

y=a1x1+a2x2+…+apxp

其中,系数ai为判别系数,表示各指标对判别函数的影响;y是低维空间Y空间中的某个维度,这里即是代表“待业”类、“升学”类、“工作”类三个维度的判别函数,通过对原数据坐标的变换,高维X空间中的所有观测点都可以变换到低维Y空间中。

若点x在以a为法方向的投影为a'x,则这三类样本观测的投影为:

Gi:a'x1(i)…a'xni(i),i=1,2,3

ni为第i类的样本量。三类投影的总均值向量为 a'x=1n∑i=1∑nij=1a'xj(i),其中n为总样本量。

以下使用SPSS 23.0进行Fisher判别分析,判别时,首先计算Fisher判别空间中各类别的中心。对于新观测点X,计算其Fisher判别函数值,以及Fisher判别空间中与各类别中心的距离。然后利用距离判别法,判别其所属类别。

正确地对 67.6% 个原始已分组个案进行了分类。

由基于大学生社会资本和人力资本共12个指标的函数对分类预测结果的正确率可以看出,该函数可以判别出升学与工作这两类发展方向的毕业生,判别正确率分别为70.9%与73.4%。而对于待业类的毕业生,该函数的判别正确率仅有25.0%,其中有58.3%误判为了工作类别,16.7%误判为了升学类别。这有可能是由于待业毕业生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考研失利准备二战或虽自身拥有较好的社会资本与人力资本,但不打算毕业后直接寻求工作,可能会选择毕业旅行或在家休整等其他特殊情况,从而导致函数误判。

6 结论和建议

就整体情况来说,社会资本一般而成绩较好的情况下,选择深造的方式多为考研,家庭社会资本好且成绩较好的大学生则大多会选择出国留学。也就是说,良好的家庭背景有助于大学生生涯发展,同时也意味着不同社会阶层的子女接受高等教育之后的结果不均等。人力资本是大学生职业生涯发展选择的重要因素,选择公务员和留学的群体,其人力资本显著高于其他方向,如果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和综合素质,也意味着在将来就业方向的选择中难以占据制高点。

就地区差异来看,生源地为西南地区内和西南地区外的大学生在社会资本上具有一定差异,这些差异的根本原因在于经济水平有所不同,而这种差异可以通过就业方向的不同选择进行平衡,如西南内就读大学生社会资本更高的更可能选择自主创业,西南外则更可能选择留学。人力资本体现在综合素质上存在一定差异,尤其是英语水平上,生源地为西南地区的学生高考时英语基础较为薄弱,而在全球化背景下英语水平的提高显得尤为重要,提高西南地区的英语水平势在必行。

对于大学生来说,在进入大学时就应该对职业生涯发展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了解各种职业生涯选择所需要的条件和参考家庭的经济条件,同时不断提高自身的人力资本水平,不仅应当具备足够的专业知识能力,还应当具备学生干部、获奖等综合素质条件,提高自身的实践水平。对于教育和经济情况来说,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制约教育经济收益,西南地区的经济虽在稳步上升,区域协调发展取得较好的进展,但不同的区域之间仍然存在一定差异,而教育投资可以提高和改善人力资本积累的状况,从而与经济形成双向推动。同时,教育发展是长期、复杂的工程,需要用长远的战略眼光和科学的合理规划,不可急功近利,更不可故步自封,应保持开放的心态在取长补短中不断前进。

然而,在该研究中未对就业的质量进行探讨,已有研究证明如果想要获得更高的就业质量,大学生就必须增强其人力资本的深度,在接下来的研究中,可对样本中选择就业的大学生进行追踪,考察其就业质量。同时,选取了不同高校的大学生进行对比,因学校等级存在差异,而成绩需要在同一学校背景下进行比较才有意义,这点在将来的研究中应加以改进。

参考文献:

[1] COLEMAN, JAMES S. Social capital in the creation of human capital[J].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988(94):95-120.

[2] BELL D, ROWAN-KENYON T, PERNA W. college knowledge of 9th and 11th grade students: variation by school and state context[J]. the 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2009, 80(6):663-685.

[3]郑洁.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与大学生就业——一个社会资本的视角[J].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4(3):111-118.

[4]薛琴,胡美娟.大学生人力资本投资风险及其规避[J].南京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7,6(3):53-57.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