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经济学论文 > 经济论文 » 正文

旅游管理专业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机制创新研究

[摘 要]校政行企协同育人是培养高素质应用人才的有效路径。概述了我国应用人才培养政策的演进过程,分析校、政、行、企在协同育人中的利益祈求,指出校政行企协同育人存在的问题及其产生的根本原因。同时,提出建立校政行企协同育人激励机制和基于过程的质量监控评价指标体系。

[关键词]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评价指标体系

[DOI]10.13939/j.cnki.zgsc.2020.30.182

1 前言

20世纪90年代我国开始重视应用型人才培养,1996—2002年出台了一系列鼓励高校通过改革,培养应用型人才的政策,如改革职业大学、成人高校、高等专科学校和国家级重点中专办高职班作为补充的“三改一補”改革(国家教委,1996),基于教学改革为重点的、多渠道、多规格和多模式发展的“一改三多”改革(教育部,1998),改革实践教学体系、加强实践教学(教育部,2000,2001,2002)等。虽然这个时期应用型人才培养目光仅专注于高校体制内,但这已经是可喜的进步了。2005年开始,我国应用型人才培养视野进一步拓宽,探讨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如“工学结合、校企合作”的人才培养模式(国务院,2005;教育部,2006)、“实践教学团队”模式(教育部,2007),“部门、行业、企业参与办学”(国务院,2010)的模式等,从而催生了“校政行企”四方合作培养应用型人才模式。

2 现状及存在问题

2.1 校政行企在协同育人中各方的利益祈求

校政行企协同育人,顾名思义就是学校、政府、行业和企业共同承担应用型人才培养。在我国,应用型高校无论是公办的还是私立的二本院校和职业技术学院,其办学定位都是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学校的利益诉求是培养被市场认可的高质量“人才产品”;政府的利益祈求就是学校培养出“用得上、下得去、留得住”、能够振兴地方经济的高素质人力资源;企业的利益祈求是能够获得懂管理、懂技术、善经营的人才,从而为企业创造更多的利益价值;行业的利益祈求就是行业要不断发展壮大。因此,校政行企协同育人实际上就是学校、政府、行业和企业合力打造的一个利益共同体。

在这个利益共同体理想模型中,高校按照企业的需求,与企业共同制定人才培养方案、共享办学资源(师资、设备、场所等),实施学校教学与企业现场教学相结合,企业为学生提供实习和就业机会,为学生成长助力;行业负责提供行业指导和搭建校企合作的桥梁平台;政府作为协调和主导的一方,被赋予更多职责:宣传校企合作的意义,规定企业在校企合作中的义务和责任,为校企合作立规,进行校企合作顶层制度设计,给校企合作企业税收优惠等。校政行企在协同育人模型中各司其职,分工明确——政府是主导,学校和企业是主体,行业(通过行业协会)是中介。

2.2 校政行企协同育人的意义

通过校政行企协同育人,校、企实现了资源共享,课堂教学和人才培养方式实现了创新,造就了一支专兼结合的师资队伍,各个学校在校政行企协同育人实践中打造了相应的模式,实现了学校、企业、行业和政府的多赢。

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存在现实问题。作为校政行企协同育人主体的学校和企业并没有解决利益—命运共同体认同问题,学校往往把校政行企协同育人当成一项必须完成的考核指标而“需要企业合作”,企业把校政行企协同育人当成使用廉价劳动力的平台,没有把心思用在学生的培养上,这一点,在旅游管理专业非常明显。惠州学院旅游管理专业每到为期6个月的顶岗实习实施的时候,各类酒店、旅行社纷纷主动找上门表示愿意提供职位,对学生宣讲时向学生描绘了企业优越的工作、生活和学习条件,但在实习过程中,许多学生很失望,因为实际不像旅游企业宣讲的那样。根据多年对酒店的观察结果,每届顶岗实习学生所反映的长期合作的酒店存在的问题(比如没有像承诺的那样入职后马上进行岗位培训、排倒班不科学等)年年几乎都一样,尽管校方根据学生所提的问题及时反馈给酒店,但是这些困扰学生的问题还是年年重复。

认同问题没有解决,必然导致合作是肤浅的、浅层次的,比如学校只是希望企业提供办学资助(场地、设备和资金)和就业岗位,人才培养方案、课程标准设置等还是由校方制定,企业没有参与其中;企业因为学生实习后要回学校而没有完全按照实习要求安排实习任务。这就导致了校政行企协同育人的质量就没有获得有效保障。

那么,现有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机制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导致的呢?傅伟和涂刚(2019)认为存在教学质量监控制度(监控文件单一)和教学质量标准不完善(没有细化)、教学质量监控队伍单一(由学校督导或教务处人员组成)、教学质量监控信息化不足、教学质量反馈不力;[1]王明东(2018)认为,存在人才培养方案的制定与实施不适应要求、教学质量评价单一、实践教学不能满足岗位需求、企业很少参与教学质量监控;[2]敬鸿彬和鲜耀(2014)认为,存在评价监控机制缺乏外部监控、教学质量监控范围较为狭窄、教学质量评价标准制定主体单一、教学质量评价目标偏离;[3]周学林和李姣芬(2016)认为,存在教学质量的评价主体单一、教学质量的监控范围局限、教学质量监控的环节弱化等。[4]

文章认为,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机制存在上述问题的深层次原因,还是缺乏一个约束各方的质量监控机制,虽然在政府的倡导和行业的指导下,校企为合作签订了合作协议,但这些合作协议只是大方向地规定了合作的内容,并没有对合作质量做出保证和监督方面的规定内容。因此,校政行企协同育人的质量监控还是沿用没有实施协同育人时期的那套做法。

实践中的案例,惠州学院旅游管理专业对顶岗实习这个教学环节的质量监控是按照以下程序来进行的。

2.2.1 校方观察点

(1)巡视检查。从学生到岗后的第一个月伊始,学校指导教师一个月四次要到一个顶岗实习点进行巡视检查,其步骤是:①电话联系顶岗实习单位的人事部门,约定巡视检查时间并通知学生。②在选定的地点,召集学生一起开畅谈会,畅谈会大家可以自由发言,就自己的实习感想、企业存在的问题、希望解决的问题一并表述出来。③指导教师答疑。④把学生的意见汇总、反馈给实习单位。

(2)阅读学生实习日记和实习周记。实施每个月四次巡视检查一家顶岗实习单位的办法,并不能及时解决学生出现的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为了及时解决问题,规定学校指导教师每天都要打开邮箱,查看学生发来的日记和周记,做到发现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

(3)顶岗实习结束后提交针对实习单位的案例诊断。其目的是检验学生学以致用、理论联系实际的能力。校方指导教师根据学生的上述表现给出成绩。

2.2.2 企业观察点

实习生所在实习部门出具学生实习鉴定和成绩。

根据校方观察点成绩和企业观察点成绩,综合(即企业的评价分和学校指导教师的评价分各占一定百分比)给出协同育人质量的综合评判。这是一种定性分析方法,没有可操作的评价标准和评价依据,主观随意性比较强,缺乏科学性。同时,这种评价只是针对实践这个环节,缺乏整体的育人过程的考虑,因此是片面的,需要对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机制进行创新,确保应用型人才培养质量。

3 质量监控机制创新

3.1 建立校政行企协同育人激励机制

首先,实施诱致性制度安排,使企业在协同育人的框架中真心实意合作,承担应负起的社会责任。以旅游管理专业为例,比如旅游行业协会可以把旅游饭店星评与协同育人挂钩、景区评级与协同育人挂钩等。其次,政府可以用税收政策和财政政策补贴那些实施协同育人做得比较好的学校和企业。最后,对政府和行业本身来讲,要根据制定协同育人的规章制度和监督协同育人的实施等情况,把协同育人工作纳入政府相关部门和行业协会年度工作考核中去。

3.2 设计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评价指标体系

校政行企协同育人的主体和关键是学校和企业,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主要针对学校和企业而设计。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机制应当是一站式过程,包括人才培养(含师资培养)、课程标准制定、课堂教学监控、教学质量评议和毕业生能力反馈五个方面,[5]这五个方面构成了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评价指标体系的一级指标体系,各一级指标下的二级指标体系如下:

第一,人才培养的二级指标包括专业和岗位职责调查研究情况,协同育人各方共同讨论研究人才培养目标、人才培养规格、教学条件等情况,協同育人各方共建教学资源情况,双师型教师提升比例,学校教师在企业挂职情况,企业专家到学校上课情况,学生在企业实训时间及企业指导学生的记录情况,学生选择在实训企业工作情况。

第二,课程标准制定的二级指标包括协同育人各方共同研究课程体系、课程设置标准等情况。课堂教学监控的二级指标包括企业相关专家与学校教学督导联合监控情况、学生监控情况、第三方监控情况。

第三,教学质量评议的二级指标包括企业相关专家参与课堂教学质量评价情况、实践教学内容与岗位工作内容吻合度情况、协同育人各方参与学生实践技能考核情况、企业实践教学基地建设情况、学生对合作企业的认可度情况、学生参加职业技能比赛获奖情况、协同育人各方共同进行企业诊断情况、学生实习过程中对企业推出合理化建议情况、协同育人各方共同制定的规章制度情况、协同育人各方共同申报课题项目情况、协同育人各方共同开发课程占比情况、毕业生能力反馈的二级指标包括毕业生岗位晋升时间情况。

4 结论

校政行企协同育人是通过把校、政、行、企打造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培养应用型人才的制度创新,但是这个利益共同体由于没有一个约束各方的质量监控机制,导致其关系比较松散,应用型人才培养的质量没有得到有效保障。因此,需要通过设计质量监控评价指标体系来完善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机制。

参考文献:

[1]傅伟,涂刚.校企深度合作下高职院校教学质量监控机制研究[J].机械职业教育,2019(4).

[2]王明东.校企合作下的地方本科院校教学质量管理与评价机制[J].高教学刊,2018(21).

[3]敬鸿彬,鲜耀.校企合作视野下高职院校教学质量监控与评价机制的构建[J].教育与职业,2014(9).

[4]周学林,李姣芬.校企合作视角下的高校教学质量监控优化机制研究[J].教育教学论坛,2016(20).

[5]傅伟,涂刚.校企深度合作下高职院校教学质量监控机制研究[J].机械职业教育,2019(4).

[基金项目]惠州学院2018校级教研教改项目“旅游管理专业校政行企协同育人质量监控机制创新研究”(项目编号:JG2018001)。

[作者简介]李颜(1966—),男,海南海口人,广东惠州学院地理与旅游学院,教授,硕士,研究方向:文化旅游与旅游经济管理。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