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经济学论文 > 经贸论文 » 正文

降低社会保障费率背后的进程与意义

杨格依



【摘要】2018年09月06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这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习近平总书记也指出,要根据实际情况,降低社会保险名义费率,稳定缴费方式,确保企业社保缴费实际负担有实质性下降。

【关键词】社会保障费率;进程;意义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我国社会保障领域的改革也稳步前行,总体建立起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社会保障制度。但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时期,社会保障制度改革也面临诸多问题。这一轮社保费率降低与当前的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有怎样的联系?这将如何为企业带来“降成本”利好、增强发展活力?在降费的同时,如何确保原先社会保障制度平稳正常安全运行?缴费减少,百姓的社保待遇会受到怎样的影响,你我的生活又会有怎样的变化?

一、社会保障费率降低原因与困境

首先,从“为什么要降低社保费率”和“降低社保费率为什么难”两个问题入手,由于我国的社保费率处于世界较高水平,许多企业在缴费基数上做文章,即将分母做小降低,但随着社保费改由税务机关征收,原先这一“暗度陈仓”的做法便浮出水面。同时,很多民办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感觉压力较大,所承受的来自内部员工或外部经济市场的负担较重,为企业减负的呼吁逐渐出现。国家密集提出降低社保费率的政策要求,与最近社保征缴管理体制改革也有着密切关系,改革后要全部交由税务部门进行征缴管理。社保征缴制度改革引发公众的担忧,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正是及时的回应,但降低社保费率只是企业负担这一系统性问题的“冰山一角”。降低社保费率的难点在于,由于历史原因以及当初政策设计上的不足等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当期收支赤字,而人口老龄化问题、少子化现象等将会使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在未来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社会保障费的问题实际上反应的是代际之间的矛盾,当前我国老龄化已经是一个刻不容缓的问题。老龄化越严重年轻人的压力就越大。我国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各方面问题只会越来越凸显。

二、社会保障费率的改革重点

降社保费率,是从“心”出发,从民众出发,从企业出发,从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实际出发。首先,大方向上,减税降费已成我国政策导向,面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和全球性减税浪潮,税费负担“只减不增”已经成为刚性约束。也就是说,在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为当前的社保征管改革划定了“硬杠杠”。社保费率降低有助于社保从强制性向收益性靠拢,且对原有正规企业是一个巨大利好。此外,社保费率降低不仅是发展民生的题中之意,也是大大减轻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助力供给侧改革的必要之举。如果可以同时结合问题导向的维度会更好。对于费率降低所带来的益处,可以进行结构化地再细化,比如思考最大的受惠者在谁等等。

从2015年迄今,政府已连续四次降低社会保险费率,主要侧重于三个较小的社保分项,失业、工伤和生育有略微下降,但没动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这两个影响面最大的险种。当今社会发展迅速,以这种思路考虑新的社保降费,显然无法满足发展要求和形势需要。如今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必须与社会保险制度完善统筹考虑。首先,降低社会保险费率要有系统思维,需要从全国覆盖角度进行全面综合考评,包括所有地区,也要全面考虑多险种发展。以往我们国家的社会保险制度建设多是单险种、单层次的单项设计,缺乏整体考虑,因此单一险种费率可能不高,但多险种加在一起就高了。只要是劳动者,均会涉及社会保险,因而全国统一的基本架构是制度设计必不可有缺的条件,但中国地理面积广大,幅员辽阔,南北差异大,中央不可能全部一管到底,对于一些管理难度大的适于地方管理的项目,应在基本制度架构统一的框架内,交由地方管理,地方要上位,切实管住。

其次,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应注重分清各单位责任。严格意义上来说,社会保险属于准公共产品,其运行不仅仅涉及个人和单位,更是对政府、社会乃至市场产生重要影响。长期以来,我国社会保险责任划分存在的问题是界限模糊,主体责任之间存在大面积交叉。所以分清各主体责任是我国社会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不仅要分清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责任,也要分清政府、社会与市场的社会保险责任。基本社会保险由政府和社会负责,其中基本社会保险中事关生存的必要底线部分应由政府负责,事关生存的必要底线之上的部分应由社会负责:补充社会保险由市场负责,尽量避免混淆政府与社会和市场的责任界限。时间不会给我们重来的机会,如果此次社保费率降低无法把控,不能再明确划分中央和地方责任明细,待中国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尤其是养老制度将受到严重考验。

“确保征收工作平稳有序,将统筹规范执法检查,不会搞突击式、运动式欠费清查。”税务部门的有关专家也指出,社保费是老百姓的“养命钱”,是民生的“安全网”,是社会的“稳定器”,事关亿万家庭幸福,事关国家长治久安。社保征管改革的主旨,并不是为了追求社保费收入的一时高增长,而是着眼于长远目标,也就是通过改革,提高社会保险资金征管效率,构建起职责清晰、流程顺畅、征管规范、协作有力、便民高效的社会保险费征缴体制机制,实现社保资金长远的安全、均衡和可持续增长。

三、降低社会保障费率的影响

梳理了降低社保费率的背景和改动后,我也根据自己身边例子就企业的支出和员工的所得算了一笔账。将个税调整和社保调整联系起来看,分析了不同主体在费率调整后的受益情况。社保制度完善之后,将来就能够精准地定位不同的收入群体,实现精准地有差别地征收。国家完善了社会保障制度,提高了社会保障能力,大幅降低社保费率不会影响社会稳定,也不会引发社会反弹,不影响社保待遇。那么我们更加有理由敞开怀抱拥抱这一次社保制度的调整。

所以要切实把握夯实基数、降低费率的基本思路。以我的家乡浙江省为例,浙江省已经走在了这一改革举措的前列,早在2001年,浙江省政府就全面推行社保费由税务机关征收,并及时总结各地经验,提出了“低门槛进入、低标准享受”的指导性意见。2008年省里在全国率先出台政策,允许各地在确保制度可持续运行的前提下降低养老保险费率。具体分析了低基数征缴的历史原因。

社保是最直接的福利,在建立之初就帶有互助共济、保障公平的固有特性:社保费率的高低既影响着社保收支平衡,又影响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国民社保待遇水平。我国当前处于经济下行的时期,社保费率的降低有利于促进民众消费,同时减少企业用工成本,激发企业活力。而在如何调整我国社保费率方面,或许可以将农民工纳入社会保险体系、将社保由省级统筹变为全国统筹等举措。

制订公共政策必须统筹兼顾,方方面面要拿捏,既立足眼前又面向长远,避免“临时起意”“粗放经营”。政府要有勇气、有担当,抓住宝贵的机遇,将我国的社会保险制度做一次全面的完善。

分析了世界范围社会保障的若干制度模式,并就我国现行社保制度框架的创新完善问题作了探讨后,我认为,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应坚持政府、企业、个人等多支柱组合,形成涵盖基本保障、附加保障等多层次的混合型模式。我们既不能照搬“从摇篮到坟墓”的全面福利制度,又应在借鉴各国所长的基础上务实改革。政府应确保的基础待遇,保障社会保险个人账户,适当增大财政性社保投入等。降低社保费率是牵涉面很广、极其复杂的大事,应当像胡适先生所说“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积极而审慎地推进。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