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勋伯格音乐中的宗教信仰

王博

【摘 要】20世紀的艺术是 “多元化”的创新,充满无限变革和对传统音乐的对峙。标新立异、风格多变、个性突出成为20世纪艺术的代名词。艺术家们的创作不仅仅只是其情感的冲动,而是与哲学、科学、经济、战争、宗教等一起反映了这个时代的精神和认知方式。在西方音乐历史中,宗教因素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宗教与音乐始终紧密结合,在信仰最为深重的20世纪,仍有许多作曲家在创作时将宗教信仰作为精神支柱,表达出对人类命运的关切以及内心的信仰和虔诚,勋伯格正是其中一位。

【关键词】勋伯格;宗教信仰;音乐

中图分类号:J60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8)12-0075-01

艺术作品都是时代的产儿,往往也是时代情感的源泉,每个文化时期都产生其自身的艺术,不可重复。一味墨守成规,充其量只能产生艺术的死胎。

——《艺术中的精神》

阿诺尔德·勋伯格(1874-1951),是美籍奥地利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和音乐理论家,也是20世纪著名的现代音乐作曲家之一,“表现主义”乐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他的音乐不仅在20世纪西方新音乐大潮中掀起了巨浪,而且也被世界所瞩目。

勋伯格1874年出生在一个犹太人家庭,犹太人相信自己是神的“特选子民”,但从公元前198年以后,犹太教因战争、其他宗教的迫害,多次历经毁灭性的灾难,此后的二千多年里,犹太教被迫流亡世界各地,成了“没有祖国的人”,语言、文字已经分化,只能靠统一的宗教维系其单一的民族性,由于这种特殊的历史原因,决定了犹太教在犹太民族中的地位。

对于一个当时还是孩子的勋伯格来讲,对犹太教的认识只是懵懂的初级感知,从出生后8天的割礼、5岁起要终身学习《律法书》等各种宗教活动开始,一切都是无选择的服从宗教的安排。犹太人从小就教育孩子,学习仅是一种模仿,无需任何的创新,但是这些宗教因子却潜移默化影响着勋伯格,他早期的音乐创作只是单纯延续发扬了瓦格纳精神(半音化和弦的进行)。

早在17世纪,德意志帝国的摩西·门德尔松担任了“犹太启蒙运动”的先驱,解放后的犹太人首当其冲面临如何适应主国的社会、文化环境等问题。20世纪先后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尤其是基督教对犹太人的迫害,引起犹太人更多的紧张、不安等情绪,影响到了生活的各个方面,作为犹太裔的勋伯格在这样动荡不安的环境下,必须寻求另一种稳定的精神依靠和支柱。

1898年,勋伯格正式阪依基督教。1909年至1912年期间,勋伯格寻找更加复杂的调式,导致于调性的模糊和消失,进入了无调性时期。尽管这个时期的作品社会争议颇多,但他所表现出来的是敢于突破传统、打破常规的创新精神, 正如勋伯格自己所说;“艺术家并不创作其他人认为是美的那样的作品,只是创作他内心深处强烈的冲动迫使他不得不创作的作品。”

《月迷皮埃罗》创作于1912年,是一部令世界震惊的里程碑式的名作。与其说勋伯格是在表现皮埃罗的内心特征,不如说是自己对社会混乱、宗教矛盾感到不满的产物,是一种强烈、夸张、变形的艺术。从作品表现内容上也不难推断出勋伯格的心理活动。勋伯格是将基督教作为动荡社会环境中的精神支柱,然而勋伯格内心也是充满着矛盾与怀疑,一边是融入新的宗教生活与人文生活,一边是周围环境对自己的排斥,勋伯格的民族意识也是在遭受反犹浪潮中悄然被唤醒,勋伯格采用了怪异的半说半唱的“朗诵唱”手法,成功地刻画了一个迷乱的自我形象。

在勋伯格思想回归及正式阪依犹太教期间,不仅进入了创作巅峰,十二音体系作曲技法也在他的许多作品中体现,其宗教的信仰也在作品中有明确体现。《摩西于亚伦》(1930-1932)是勋伯完全格采用十二音创作的歌剧,此时正是犹太民族遭受有史以来最为沉重的灾难。美国音乐学家戈尔德施泰在一部名为《重塑摩西》的著作中,将勋伯格视为20世纪的摩西,带领犹太人在欧洲旷野中寻找上帝应许之地。1933年,希特勒上台,纳粹将“现代艺术”定义为“堕落的艺术”,反犹浪潮日渐猖獗,勋伯格因犹太裔身份被解雇,结束了德国、维也纳两地的教学,勋伯格再次成为“没有祖国的人”,不得不被迫移居美国,后入美国籍。在1933年至1951年的创作中,犹太教信仰始终占据着重要地位,基督观念也时而体现。

“艺术作品都是时代的产儿,往往也是时代情感的源泉。”勋伯格作为20世纪著名的现代音乐作曲家之一,将本人特殊的宗教经历和生活经验融入到时代的浪潮之中,创作了既具有浓厚个人色彩的宗教音乐,又反映了他所处时代一个集体的心声,宗教音乐是人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层面,尤其在西方音乐发展史中,在勋伯格个人音乐的创作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这种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的音乐是勋伯格音乐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也是他个人心灵体验在音乐中的集中反映,可以说宗教信仰对勋伯格音乐有着重要的影响。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