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艺术学论文 > 音乐论文 » 正文

浅谈高校音乐专业中“曲式分析”课程的现状与改革

【摘要】“曲式分析”课程在高校音乐专业教育理论课程设置中处于重要地位,该课程传统的教学模式是建立在西方音乐体系之上。随着非西方音乐国家音乐的不断发展和音乐理论的多元化,传统曲式课堂的教学模式不断受到挑战,单一的体系逐渐暴露出弊端。如何针对这些问题进行改革是当下音乐教育者迫在眉睫的任务。

【关键词】音乐 ;曲式分析; 教学改革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767X(2020)12-0216-02

【本文著錄格式】钱滢舟.浅谈高校音乐专业中“曲式分析”课程的现状与改革[J].北方音乐,2020,06(12):216-217.

一、“曲式分析”课程的教学现状

“曲式分析”一词源自西方理论学术界,也可称为“音乐分析”(Music Analysis)。该词意为针对音乐作品文本展开结构、和声风格及历史等各方面的多维度分析,是音乐理论中最为艰深且实用的学科。西方音乐整体进程走向有着较为逻辑性的脉络,曲式分析这一学科起步较早,如今已有了极为成熟的模式与教学体系。以“曲式分析”为核心的课程在西方高等院校音乐专业理论教育课程中一直处于核心地位。

现如今,曲式分析类课程在中国各大高校音乐专业课程设置中占据重要比重,常见课程名称为《曲式分析》《曲式与作品分析》《曲式基础》等。该课程是学生除了舞台表演之外最能提升与体现学生专业学习与素养的课程。它对学生的基础音乐理论与思维能力有着较高要求,旨在让学生具备教强的音乐读谱、分析与文字能力,从而进一步理解音乐作品内涵,最终提高舞台表演实践能力。

众所周知,历来音乐相比其他的学科,在大众的认知中是“重实践,轻理论”的,因此,音乐专业的学生在理论学习这一方面是较为忽略。《曲式分析》这些对思维、逻辑要求较高的课程成为艺术专业学生的“难题”。现如今,以西方音乐为体系而发展的《曲式分析》课程在教材与教学方法方面早已成熟,国内关于曲式分析教材的书籍与课程也层出不穷,无一例外地从知识结构、名称、教学方法和作品方面均以西方音乐为标准。在曲式课堂通常用到的书籍有《音乐作品分析简明教程》(钱亦平编著)、《曲式分析教程》(高为杰、陈丹布编著)和《曲式与作品分析》(茅原编著)等。纵观以上教材,其中90%的曲目均为西方古典和浪漫主义时期的音乐作品,基本为“有调性的主调器乐作品”,分析方法也建立在西方乐理基础知识之上。在传统的教学课堂,教师通常给学生聆听这些作品,然后利用所学的音乐理论知识,如西洋大小调、和声以及西方音乐史等,对作品的整体结构、风格做出判断。经过此训练,学生便会对西方特定时期音乐的整体发展、风格与内涵有着深刻的认知,从而帮助其演奏与实践。然而,随着中国音乐的不断发展,作曲家不断推陈出新,随着音乐整体理论的多元化,音乐专业学习者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长,传统且单一的教学体系与方式在这样的环境中逐渐暴露弊端。

二、“曲式分析”课程的教学问题

(一)“曲式分析”课程教学体系单一

目前,高校曲式分析课程教学中存在着很多的问题,当前曲式分析教学体系早已固定,教师的教学方法与课程内容基本以西方音乐发展体系为根基,专业教师的教学与课程设置主要以西方音乐发展体系为主。在“曲式分析”相关的课堂上,无论是历史的讲解、曲目的选择还是分析方法,均围绕西方体系进行。也就是说,在这门课的课堂上,并不涉及对非西方经典音乐作品的学习与研究。长此以往,便会暴露出学生对于本国音乐及其他非西方音乐学习不足。

以本国音乐为例,中国音乐由于自身的文化传统原因呈现出自由发展的状态,中国音乐作品的分析方法体系至今仍未成熟。显然,若将西方传统音乐分析方法千篇一律地套用到中国音乐作品中是不合适的。长此以往,单一的教学体系导致音乐专业学习者对于中国音乐或其他非西方国家的作品整体理论知识匮乏,尤其是学生在解读自己本国作品时“捉襟见肘”“生搬硬套”地将西方音乐结构套入中国作品,却难触及中国音乐特色本质,从而严重影响本国音乐的整体发展。

(二)“曲式分析”课程教学选取作品范围单一

如前文所述,目前高校的曲式分析课程主要以分析西方古典及浪漫主义时期音乐为主。由于文化和国度的差异,其晦涩的音乐语言与时代内涵使当下的中国学生难以理解。在实际的课堂教学中,这些在音乐史中“经典”且“必学”的曲目实际上激发不了学生的兴趣。同时,在各大曲式分析教材中选用的基本为西方钢琴作品,多数非钢琴专业的同学在基本的读谱上就有困难,进一步导致对该这学科的放弃。

另一方面,在中国的音乐专业设置中,有大批学生学习中国民族乐器。由于从小在“国乐”的氛围中浸染,对于西方音乐的整体发展与知识储备比较匮乏。若曲式课堂所有分析曲目均围绕西方作品进行,对于这类学生的教学显然不“友好”,也不利于他们的学习与进步。从这这些方面看来,“曲式分析”课程在中国高校的设置并未能做到“因材施教”。

三、“曲式分析”课程的教学改革

结合以上问题,笔者认为,在当下高校音乐专业教育中不能一味地追随西方曲式分析教学模式,应在遵循自身教育规律与本土作品的前提下,对西方教育中已有的成就进行合理的采撷与借鉴。笔者针对目前高校音乐专业曲式分析教学存在的问题进行思考,研究其转型与融合其他分析体系的可能性。

(一)融合多种分析教学体系

在中国的教学中,单一地以西方教学体系为主,但这一体系不能生硬地搬进其他非西方的音乐作品中,特别是本国的民歌、戏曲等。中央音乐学院的李吉提教授曾在《中国音乐结构分析概论》一书中认为,“中国音乐”概念的范围宽广,既包括传统也包括现代。李吉提教授在这本书中运用新型的分析体系方法对中国的民间戏曲、民歌进行了“本土化”的分析。作者针对中国音乐的结构、调性来对其命名,并总结了一套完全迥异于西方分析的体系与方法。对此,该书从如何分析中国音乐视角出发,让广大专业学子尝试与学习跳出“西方模式”,针对本国音乐特色展开分析与研究。

因此,笔者认为在传统高校的曲式课堂教学中,应大胆尝试融合“中国音乐的分析体系”,面对中国民歌、戏曲等作品时,应针对其本身的特色,摒弃西方曲式中划分乐句、定义结构、判断调性的方法来探讨中国作品的独特结构与历史内涵,使学生更加了解本民族文化,增强民族自信。

(二)扩大与更新选曲范围

如前文所述,传统曲式分析课堂选曲的范围与内容有着局限性,当下学生生活的时代与古典音乐所诞生的环境相去甚远。随着科技的进步,各种音乐种类与软件随之誕生,新的音乐创作语言与形式也在不断更新,当代人的音乐审美也在不断变换。传统教科书的曲目面临着“过时”的危险,不能很好地激发学生的兴趣与求知的欲望。为此,扩大大与更新曲式分析课堂的选曲范围这迫在眉睫。

笔者认为,在曲式课堂可以以经典的曲式分析教材中的曲目为主,适当地加入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当代钢琴曲、艺术歌曲等,如贺绿汀、黄自等创作的作品。这些作品均建立西方音乐作曲技术理论体系之上,并融合了中国本土音乐元素,因此,与传统曲式分析课堂所传授的知识有一定“共性”;另一方面,这些作品中的“本土文化”又可激发中国学生的共鸣,是最合适的为同学们拓宽视野的“媒介”,可以为他们以后分析其他中国作品打下基础。

此外,流行音乐一直深受年轻人的追捧,其朗朗上口的旋律与通俗易懂的歌词相比纯音乐更易于被大众所接受。流行音乐实际上也是西方古典音乐的重要分支,笔者认为可以适当地在课堂选曲一些优秀的流行音乐作品,让学生分析其创作动机、手法、风格等,从而激发学生兴趣,“由简到繁”地让其更加理解曲式分析这一门课程的作用,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为今后分析更加艰深的纯音乐做好准备。

四、总结

针对曲式等音乐理论课程进行改革与探索的研究早已形成规模。长久以来,单一针对西方音乐的曲式分析方式导致学习者对于中国等其他国家的音乐分析整体理论知识匮乏,同时又不能一律地以西方理论整齐划一地套入对其他国家音乐的理解中,这大大限制了曲式课程的实际用途,同时也阻碍了中国及其他国家音乐创作与理论体系的发展。

目前在专业学术界,提倡对中国本土音乐作品展开分析与教学模式探索的研究不在少数,对于“曲式分析”课程进行转型与内容扩充的呼声日益高涨。大批教育工作者都开始思考西方分析理论对于中国音乐分析与教学的“水土不服”的现状,并尝试出版中国音乐分析的教材与开设新课程。在海外,中国学者也在学术界不断倡导音乐分析的方法不该相互独立,需互相借鉴与融合,要对不同国家的作品进行“特色分析与教学”。对此笔者认为,如何系统、有规划地将高校音乐专业中传统的曲式分析课程进行改革,并引入新颖且针对中国或其他非西方国家音乐作品的分析方法路径是目前教育工作者需要重点思考的问题。

参考文献

[1]彭志敏.无形的变化,有限的更新——关于《曲式学》或《曲式与作品分析》课程内容的扩展与选择[J].黄钟,2006.

[2]郑艳.理论·实践·聆听三位一体的“后调性音乐分析”课程建设探究——以美国哈佛大学音乐系为例[J].黄钟,2017.

[3]杜牧天,姜蕾.音乐分析与理论的新发展——WCCMTA 2019年西海岸音乐理论与分析第28届研讨会综述[J].人民音乐,2019.

[4]李吉提.中国音乐结构分析概论[M].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4.

作者简介:钱滢舟(1992—),女,汉族,江西省贵溪市,博士,南昌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西方音乐研究。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