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大卫·哈维的生态社会主义思想探析

【摘 要】 本文介绍了大卫·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的社会背景,分析了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的核心要义,指出了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价值: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体现了对历史——地理唯物主义的具体应用;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体现了对马克思人类中心主义的积极辩护;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实现了对全球生态危机的空间维度把握。

【关键词】 生态社会主义;过程辩证法;人与自然

大卫·哈维作为西方新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从历史——地理唯物主义的元理论和社会过程的认知图式出发,对当代生态危机的根源进行探讨分析,将马克思主义与地理学进行了深度融合,形成独具特色的生态社会主义理论。

一、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的社会背景

当今社会,环境问题日益受重视,成为全球政治经济冲突的重要关注点。哈维认为,环境问题看似是一个简单的相对独立的领域,但实质上反映的是整个社会经济政治体系的问题。

1、科学技术的不合理利用导致生态恶化

随着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发展和新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利用、对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都达到极点,环境问题日益威胁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并将影响到人类的生存。西方学者开始将生态研究作为其理论研究的重要课题,从不同角度对生态危机进行探究,以协调人类需求、自然环境和社会发展之间的相互关系为重要目标,逐步形成了更广泛范畴的当代生态学。

2、全球化浪潮推动地理学研究向前发展

随着交通和通讯技术不断进步,全球化越来越深入。在这一时期,西方学者对地理学的研究发生重要转向,“从纯粹的逻辑形式走入更为宏大的社会历史实践”,[1]研究主题转向和社会相关的现实问题。哈维认为:“传统实证主义地理学逐渐走向孤立,其对价值的绝对中立导致该理论越来越远离科学精神和社会现实”,所以他将地理学与社会理论结合,“推动并代表着激进地理学向马克思主义地理学的进一步转向”。[2]哈维认为当代生态环境问题需要全球共同关注,要进一步从地理角度探讨生态问题。

二、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的核心要义

生态危机的根源实际上是资本主义制度,哈维基于社会与环境变迁的过程辩证法对人与自然、生态与政治之间的关系进行探究,提出一条生态社会主义规划。

1、社会与环境的“过程辩证法”

“过程”是哈维辩证法的灵魂,“用来说明辩证法的方式,即聚焦于过程、物和系统之间的关系,把有关辩证法的抽象讨论作为一套过程原则”,“从探究物以及物之间的分门别类关系转换到寻求产生不同类型秩序的生成原理”。[3]哈维早期对城市化进行研究时,就将“过程”提到重要位置,不仅阐述了“社会过程决定空间形式”的关键命题,并且提出以过程为中心的“辩证法原理”。

哈维发现马克思的辩证法实质上是强调“过程”的辩证法,因此他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与地理学相结合,运用实证主义的方法建构了“过程辩证法”和“历史——地理唯物主义”。“過程辩证法”指出,“物”在特定领域发生作用的过程中产生,并在这种“物”构成的过程系统中不断变化,因此要从过程、关系对“物”进行理解。哈维就是在这种“过程辩证法”的基础上对社会与环境的关系进行探究,社会和环境是处于一定的内在关系中,人为了生存需要,通过物质生产实践来对所处的社会进行改造,并在这一过程中影响生态环境的变化,与此同时环境也反过来影响人的生产生活实践和社会发展,所以社会与环境是在交互作用中实现变迁的。

哈维还进一步从“自然的生产”来阐述社会与环境的双重性变迁过程,“自然的生产”是为了分析生态问题而构建的历史—地理唯物主义的认知结构,环境、时空以及差异都是从“自然的生产”的基础过程中产生,并随着生产方式的变化而变化,最终会对“自然的生产”产生影响。这种对自然的利用关键在于人类的生产方式,因此“自然的生产”实际上是社会问题,而不是生态问题。

2、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性

哈维坚持和维护了马克思的内在关系辩证法,认为人与自然之间是一种内在固有的关系,“人依靠自然界来生活,自然界是人为了生存而必须与之处于持续不断的交互作用过程的人的身体”,马克思这一论断告诉我们“‘尊重自然就是尊重自己。和自然打交道,并通过劳动改造自然,其实就是改造我们自己”。[4]哈维认为人与自然并非不同,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人与人的关系,这也是他所建构的“过程辩证法”的题中之义。

哈维更进一步对“统治自然”的观点进行批判。马克思一直致力于人类解放,赞成对自然环境进行统治。但哈维认为马克思反对生态稀缺论和“自然极限”,批判马尔萨斯和李嘉图的生态稀缺理论,人口过剩和生态匮乏不过是替资本主义辩护,不可避免将陷入环境问题和生态危机。此外,自然的新陈代谢是人类劳动实践的普遍和永恒条件,一旦破坏了自然的法则将会导致严重灾难,因此社会需要遵守自然法则并与自然和谐相处。

3、生态与政治的内在关联性

哈维认为人与自然是处于一定的内在关系中,社会与生态环境也是处于内在关系之中的,其生态社会主义所探讨的环境问题更偏向社会性。

生态问题实质上是阶级问题,解决生态危机实质上是实现人的解放。哈维认为:“人类不过是‘根据自然法则而改造自然的活跃主体,并且总处在适应自己所创造的生态系统过程中。”社会与生态之间的影响是双向的,而且因为资本主义社会是阶级社会,所以“像全球变暖、局部环境退化等问题在实质上可以理解为阶级问题”,生态危机和环境问题的解决,需要“以阶级斗争来创建某种国际共同体”,这将“更好地减缓广阔社会生态行为领域中的压迫状况”。[5]

生态规划与政治规划具有一致性。哈维既批判了基于生态稀缺论和“自然极限”观点的环境主义政治思潮,这种思潮把“自然”看作是资本主义生产的资源,违背了人与自然的内在关系;也批判以自然价值论为基础的生态主义政治思潮是对自然价值的贬低和蔑视。哈维指出只有把生态运动与马克思主义理论相结合,充分利用生态与政治的一致性,才能真正地解决环境问题和生态危机。

三、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价值

哈维对生态危机及其解决方案的探究,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不仅对理解全球化浪潮下资本主义逻辑具有重要作用,而且也为解决生态危机提供更多可实施方案。

1、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体现了对历史——地理唯物主义的具体应用

哈维的生态社會主义思想不仅继承和丰富了马克思的生态思想,而且还从历史——地理维度对过程辩证法进行深刻剖析。在这一理论研究中,“过程”被赋予马克思的辩证法和社会生产的内涵,这得益于哈维对地理学和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并且将历史唯物主义和地理学很好的结合进行运用。历史—地理唯物主义“呼吁对总体上的批判社会理论”,为我们多角度分析资本主义乃至全球生态危机做了重要铺垫。

2、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体现了对马克思人类中心主义的积极辩护

在对生态危机进行探究时,往往把根源归结为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认为人类中心主义是造成生态危机的祸首,呼吁实行生态中心主义价值观。对此,哈维认为生态中心主义的支持者们对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解是片面的,马克思的“支配自然”并不是指对自然的滥用和破坏,而是指在人与自然和谐的基础上,合理利用自然,实现人类社会和生态环境的协调发展。哈维对马克思主义的人类中心主义的这一辩护对于正确处理人与自然、社会与环境的关系具有重要作用。

3、哈维生态社会主义思想实现了对全球生态危机的空间维度把握

哈维的生态社会主义政治规划从空间视角对全球生态环境问题进行分析。人类长期以自我为中心、为满足自己的特殊利益不惜破坏生态环境的观念是错误的,应当建立一个人与自然相互依赖的“生命之网”。此外,哈维还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转嫁危机进行批判,这种“空间转移”将会导致人类生存空间的不平衡地理发展,再一次从空间视角对“生态危机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的论述进行印证。

哈维以过程辩证法和历史地理唯物主义为理论框架,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进行探究,提出了一条兼顾生态和政治双重性的生态社会主义规划,这也为全球化背景下我国的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理论借鉴和现实启示。

【参考文献】

[1][2][5] (美)大卫·哈维.希望的空间[M].胡大平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

[3][4] (美)戴维·哈维.正义、自然和差异地理学[M].胡大平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

【作者简介】

崔晓丹(1995—)女,山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级硕士研究生在读,研究方向:生态学马克思主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