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东北方言“X挺”的使用情况

【摘要】“X挺”是东北方言中表示感受的一种常用形式。本文在整理词表和采访调查对象的基础上,对“X挺”的意义进行了分析,对“X挺”的使用情况以及与之相关的“X得慌”的使用情况进行了对比分析,就东北方言“X挺”的使用情况得出结论。

【关键词】东北方言;“-挺”;“-得慌”;地方方言

【中图分类号】H1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4198(2021)01-114-03

【本文著录格式】姜宛彤.东北方言“X挺”的使用情况[J].中国民族博览,2021,01(01):114-116.

东北方言中的后缀“-挺”是依附于单音节动词或形容词词根后,表示主体感受的一个方言特有词缀。学者聂志平(1994a,1994b,1995)、刘倩(2005)和侯海霞(2010)等学者都对“-挺”进行过研究。他们的研究包括能与“-挺”组合的X、“X挺”的组合能力以及“-挺”的形成过程。本文希望从共时平面进一步探讨“X挺”的意义以及“X挺”和“X得慌”的使用情况。

对于例词的选取,我们主要依据聂志平(1994)所列举的词语,所做的改动是把其中“晃挺”分为“晃(上声)挺”①和“晃(去声)挺”②两个词,另在A类里加入了“剌(阳平)挺”③一词,共计61个词。④我们选取的11位调查对象,分别来自吉林、辽宁和黑龙江三个省份,其中7位年龄在45岁以上。

一、“X”与“X挺”

(一)“X”和“X挺”的意义与词性

1.“X挺”的词性

聂志平(1995)指出,“X挺”可以受程度副词修饰,可以做谓语、“觉得”类动词的宾语,它本身不能带宾语,一般不做定语。根据这些特点,可以将“X挺”看作非自主动词类的感知动词。

如果按照聂对例词的分类,则A类中X为动词,B类中X为形容词。但我们发现聂对两类X的划分并不严谨,A类和B类有相混的情况。如A类中的“烫”和“齁”划分为形容词更合适,B类中的“闹”“吵”“堵”“颠”“挤”等划分为动词更合适。

2.“-挺”的意义

聂志平(1994)根据词根X和“X挺”的词义关系将带“-挺”后缀的词语分为两类,其中A类即X为动词,“X挺”表示由于X而使人产生生理上不舒服的感觉;B类即X为表示感知义的形容词,“X挺”表示人生理、心理上某种不愉快、不舒服的感觉。对于感情色彩比较中性的X(如“吹”),加上后缀“-挺”之后就表达一种主观的反感,带有消极的情感意义;而像“愁、闷、闹”之类本来就带有消极感情色彩的X,“X挺”就加重了这种消极的意味。

A类中X大部分为及物动词,对于它们来说,X的使用原本应该是N1+X+N2,即N1对N2施加了X这一动作。而“X挺”的用法省略了N1,也省略了N2,即施动者和受动者都不出现,而在意义的表达上,把原来的N1对N2施加动作这一过程延伸为一个结果,就产生了“X挺”这一状态,也就是对N2来说的一种感觉。例如“晒”,可以说“太阳晒人”,对人来讲,可以进一步将这种被太阳照射的感觉形容为“晒挺”,可以说“外面贼晒挺”。

B类的X是表示感知意义的形容词,即X所形容的对象就是人,“X挺”只是加强了语义中的主观性色彩,相比单说X,更强调主体的感受。B类中除却前文提到的我们认为更适合划为动词的几个词之外,其他的X大多数现在都可以单独使用或者前加程度副词使用,这一点和A类中的X比较不同。这也可以解释“酸挺”“忙挺”“潮挺”“冷挺”等词现在使用较少的原因。

(二)比较常用⑤的“X挺”

在61个词语中,比较常用的词有26个。其中A类有20个:捂挺、烤挺、硌挺、噎挺、拔挺、熏挺、杀挺、箍挺、呛挺、撑挺、扎挺、压挺、勒挺、晃(上声)挺、磨挺、晒挺、憋挺、齁挺、窝挺、剌(阳平)挺;B类有6个:闹挺、累挺、闷挺、堵挺、胀挺、挤挺。

我们统计了61个“X挺”的主要元音和声调,主要元音为a的最多,为30个,其次为e,18个,第三多的主要元音为o,有7个词;声调最多的是阴平,24个,其次是去声,18个,另外上声10个,阳平9个。而最常用的这26个词中,我们选取其中使用频率最高的14个来看,它们的主要元音和声调的分布也基本符合这个规律。(主要元音为a的有7个,e的有6个,o的有1个;声调为阴平的有7个,去声的有6个,阳平的有1个。)因此,可以排除韵母和声调因素对这些词使用频率的影响,原因应该还是在意义方面。

(三)消失严重⑥的“X挺”

在61个词语中,现在使用频率很低的有12个。其中A类有7个:沤挺、踩挺、撸挺、晃(去声)挺、楦挺、绷挺、粘挺;B类有5个:酸挺、忙挺、潮挺、冷挺、旷挺。

二、“X挺”與“X得慌”

(一)“X挺”和“X得慌”语义上的差别

总体来看,各位被调查者在接受采访时都不同程度地表示了“X挺”和“X得慌”“意思差不多”“都一样”“没有区别”的感受。但部分被调查者就某些词语“X挺”和“X得慌”两种形式的意义细微差别表达了个人感受。这些语义差别可归纳为三个方面。

1.程度深浅差别

部分被调查者指出,“X挺”和“X得慌”表达的语义程度有所不同。如一位被调查者认为,相比“闹挺”“吵挺”,“闹得慌”“吵得慌”表示的程度要更深;另一位被调查者则认为,相比“闷挺”“压挺”,“闷得慌”“压得慌”表示更为烦闷的意义。

2.生理与心理感受差别

对于“硌挺”等X带有[+接触]语义特征的“X挺”,部分被调查者表示,在他们的语感中,这些“X挺”的语义更侧重于肢体上的生理感受,而“X得慌”的语义更侧重于心理上的反感。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