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历史学论文 > 历史论文 » 正文

麦积山瑞应寺清代小型纸像牌水陆画的用途

内容摘要:麦积山瑞应寺旧藏清代小型纸像牌水陆画,突出显示“唵哑吽”三字总持咒题记,可能主要用于小型瑜伽焰口施食道场。参考与小像牌水陆画关系密切的冥货文书、往生西方文书和麦积山下老人回忆,推测此种小型瑜伽焰口施食道场可能在特定时间如丧期、鬼节与冥货、往生西方文书的布施配合举行,在寺院或居民家中庭院或其他便宜场所,用于追荐超度刚过世的、久过世的亲属等亡故者。

关键词:像牌水陆画;三字总持咒;瑜伽焰口施食;荐亡;往生

中图分类号:K879.24;K892.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4106(2020)02-0011-07

The Usage of Small-scale Buddhist Shuilu Paintings

in the Qing Dynasty from the Ruiying Temple

in the Maijishan Grottoes

XIA Langyun

(Art Institute of the Maijishan Grottoes, Dunhuang Academy, Tianshui, Gansu 741020)

Abstract: The small-scale Buddhist shuilu(“water and land”)paintings of the Qing dynasty found in the Ruiying Temple at the Maijishan Grottoes were likely used primarily in the small-scale Buddhist ceremonies of offering food to hungry ghosts, a ritual with the accompanying three-words incantation of“ong a hong”(no semantic meaning). Based on documents related to these paintings, texts about being reborn into the western pure land, and the memories of the old people living at the foot of Mt. Maiji, the author of this paper concludes that this kind of small-scale ceremony would have been carried out at a specific time, during a mourning period or annual Ghost Festival for example, and at a specific place, usually in temples, residential yards, or other expedient locations.

Keywords: small-scale Buddhist shuilu paintings; three-word incantation; Buddhist ceremony of offering food to hungry ghosts; release souls of the dead; reborn into the western pure land

麥积山瑞应寺清代小型纸像牌水陆画?譹?訛,今藏于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共编34个号。2009年初步整理,分为6堂?譺?訛。根据墨书发愿文?譻?訛中“乾隆四十四年五月”的纪年及其他相关信息,判断第1、2堂水陆画,完成于乾隆四十四年(1779)五月;其余墨书题记及第3、4、5、6堂水陆画,完成于乾隆四十四年前后不久,并“判断这些乾隆年间纸牌水陆画,是以摆放或插放的形式供奉的。因其小, 方便携带, 每堂可便宜组成道场。因此, 这种水陆画, 当多运用于小型的法会, 多数情况下, 应服务于下层老百姓, 在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中作道场。因为如作大道场, 这些小像牌画显然不够排场。然而因其小,也更方便各堂配合使用, 组成新的堂或坛”[1]。

现在,新公布的资料[2],使笔者注意到小像牌水陆画上的一些其他信息?譼?訛,或会加深对其用途的理解。

一 新注意到的信息

1. 三字题记

麦藏0942(内容为地藏菩萨,第5堂主尊),背面中部偏上(大约菩萨背部中心)朱砂笔书3字,上为“唵”,左下侧为“哑”,右下侧为“吽”,3字呈等腰三角形,下边稍长。

2. 关注冥货的文书

(1)麦藏0931(释迦,第1堂主尊)背面第二层裱纸(反裱)文书,雕版墨印:“门下,为给付冥财事,今逢造胜会,虔备冥货壹封焚化故,收执遵奉□案下,给付正亡鬼,不许别鬼争夺,为此须儭给者,承仗敕高超三界,右给付正亡鬼,准此。乾隆三十八(“乾隆三十八”为墨笔填书)年(加朱印)十(“十”为墨笔填书)月壹(“壹”字为朱砂笔填书)日焚化。”

(2)麦藏0955(韦陀,第1堂左四)、麦藏0939(地藏,第1堂右三)背面最上一层裱纸(反裱)文书,与麦藏0931水陆画背面第二层裱纸(反裱)文书一样。

(3)麦藏0930(普贤,第2堂右二),硬纸片裱层开裂,中间裱层第一面裱纸(反裱)文书,除了日期为(朱砂笔填书的)“初一”外,与麦藏0931水陆画背面第二层裱纸(反裱)文书一样。

3. 关注阿弥陀佛和西方极乐世界的文书

(1)麦藏0957(文殊,第1堂左二)背面第二层裱纸文书,雕版墨印“(横书)……贤愿王菩萨……阿弥陀佛。(竖书有空格)年月□日给。右给□……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左配塔图,塔上有圆形发光物。塔上自上而下竖书“南无阿弥陀佛”。塔左侧立佛,项光右侧、右肩、右垂臂轮廓残存,推测立佛为阿弥陀佛立姿接引像。

(2)麦藏0958(普贤,第1堂右二)背面最上一层裱纸文书,雕版墨印“(横书)天下大峨眉山西方公据……(竖书)有善男子善女子……若能依念佛者……念化成长生不老,出离三界……临终随身念……十大阎王遵□佛敕大赦……佛敕□合通行准此……劝念弥陀点佛图,千声一点是明珠,西方路上为公据,地狱门前作赦书。右给付……计开所积善功……”。左侧配图,残存佛项光左侧、左肩、左上臂。与上述麦藏0957背面第二层裱纸文书中,塔左侧立佛的右侧,体量相当,风格一致,可组成一佛。参考文书中“弥陀”“西方”之文,推测此佛为阿弥陀佛立姿接引像。

(3)麦藏0932(观音,第1堂左三)背面最上一层裱纸文书,雕版墨印竖书“……皈依三宝,受持五戒……成就菩提,凡为信佛,千声一点,尽散圆满,百年命终之时,□□我府城隍社庙大小关洋□台□隘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受诸快乐,十圣三贤同行伴侣……诸佛位前洗心……西方冥途路引……”。右侧配图,一只船旁站立身着盔甲和披巾,怀中横抱金刚杵的韦陀。

(4)麦藏0938(护法,第1堂右四)背面第二层裱纸文书,雕版墨印:行船图(残)。船上站立三人,前面一位持幡,后面一男一女。船侧站着佩戴五佛冠和披巾、右手托塔的天王。天王左侧印文竖书“阿弥陀佛十一月十七日降生”,天王右侧印文竖书“收执准此”。

二 三字题记指向瑜伽焰口施食小型道场

2009年初步整理时,公布了这些小型像牌水陆画及其载体表面全部墨书题记,并判断均系一人笔迹, 为制作这些水陆画时或之后不久所书。

现从字体风格上看,朱砂书三字题记与这些水陆画上的墨书题记,也系同一人所书。因此,此朱砂书三字题记,也很可能为制作这些水陆画时或之后不久所书,故当与水陆画有密切的关系。

因“唵”字放在上头,应当先读。下面二字并列,按古代的读法(面对纸)先右后左,顺序是“哑”“吽”。三字连读“唵哑吽”。“唵哑吽”三朱砂字,并不与水陆画的时间、供养人、造像题材、位置、数量等有关。这三字在汉语中只是读音,故可能与水陆画的制作或使用等有关。朱砂三字所在的像牌,是第5堂的主尊牌,其像为僧装地藏菩萨坐像。这些水陆画像牌中,朱砂“唵哑吽”三字,不在其他像的背后,只在地藏菩萨像的背后,似有特殊意义。

《佛学大词典》有与“唵哑吽”发音趋同的“唵阿吽”条。词条曰:“三个种子各别项解,以此三字書于木佛之三处。《安像三昧仪经》曰‘诵此真言已,复想如来如真实身,诸像圆满,然以唵、阿、吽三字,安在像身三处,用唵字安顶上,用阿字安口上,用吽字安心上。”[3]此词条所采内容见于《佛说一切如来安像三昧仪轨经》:“尔时世尊……说彼塑画雕造庄严一切佛,及诸贤圣之众,安像庆赞仪轨之法……所有佛像面东安置,用黄衣盖覆,阿阇梨作观想……诵此真言已,复想如来如真实身诸相圆满,然以唵阿吽三字安在像身三处,用唵字安顶上,用阿字安口上,用吽字安心上,若诵得本尊根本真言但安心上。”?譹?訛因此,唵、阿(哑)、吽三字,似能以书写形式用于“安”(木质或其他质)佛像身顶、口、心处。但是,在这些像牌水陆画中,有佛像不安却安菩萨像,故唵、哑、吽三字似不是用于安像的。即使变通,可用于安水陆画菩萨像,并按宋《佛说一切如来安像三昧仪轨经》说“若诵得本尊根本真言但安心上”,此三字安在水陆画菩萨像身后中部心上,有安像功能。而在此小像牌水陆画中,只在地藏菩萨身后中部心上,特殊地呈三角形书写此三字,故重点不是表示安像,可能与小像牌水陆画的用途有特殊关系。

1. 第4、5、6堂的主要用途

宋《佛说瑜伽大教王经》卷第二《三摩地品》第四中有:“今说三摩地法,于本身想出唵字变成大智,以慧开引大智,变成大遍照如来……复次说三摩地法,复想口中阿字,阿字变成无量寿佛……复说三摩地法,时阿阇梨想自本心而为月轮,月轮变成吽字,吽字变成阿佛。”

西夏《密咒圆因往生集》中有:“三字总持咒,唵哑吽。《瑜伽大教主经》云‘唵字是大遍照如来,哑字是无量寿如来,吽字是阿如来。又《成佛仪轨》云‘由诵此唵字,加持威力故,纵观想不成,于诸佛海会,诸供养云海,真言具成就,由诸佛诚谛,法尔所成故。由适诵哑字,摧灭诸罪障,获诸悦意乐,等同一切佛,超胜众魔罗,不能为障碍,应受诸世间,广大之供养。由吽字加持,虎狼诸毒虫,恶心人非人,尽无能陵屈,如来初成佛,于菩提树下,以此印密言,摧坏天魔众。”?譻?訛

西夏《密咒圆因往生集》将“唵哑吽”与宋《佛说瑜伽大教王经卷》中的“唵阿吽”表述为一。

可见,麦积山像牌水陆画中书写在第5堂主尊地藏菩萨身后的“唵哑吽”,可表大日如来、无量寿如来、阿如来三佛,为具总加持威力的三字总持咒。唵字表法身佛,故可位于三字三角形的上头。水陆画使用道场仪式,“唵哑吽”三字总持咒,可能是水陆画仪式念诵中的咒语。“唵哑吽”三字总持咒只书写在地藏菩萨像后,可能表示水陆道场仪中三字总持咒与地藏菩萨的关系较紧密。

元《佛说大白伞盖总持陀罗尼经》中有:“若疲倦时欲奉施食,则面前置施食,念‘唵哑吽三字咒摄受,变成甘露。”?譼?訛这里,念诵“唵哑吽”三字总持咒,可摄受食物变甘露,用于施食。

唐不空译(近人周叔迦《焰口》[4]认为是元人译?譹?訛)《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中有:“……诵变空咒……诵此三遍,想食器皆空,于其空处想大宝器满成甘露。诵‘唵(引?譺?訛)哑吽一七遍摄受成智甘露。”?譻?訛之后“结奉食印”、“入观音定”、“结破地狱印”。紧接着“一心奉请,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大圣地藏王菩萨摩诃萨。唯愿不违本誓,怜愍有情,此夜今时来临法会。大众和香花请。一心奉请,法界六道十类孤魂,面然所统薜荔多众,尘沙种类依草附木,魑魅魍魉,滞魄孤魂,自他先亡家亲眷属等众。唯愿承三宝力仗秘密言,此夜今时来临法会。如是三请。次结召请饿鬼印”。这里念诵“唵哑吽”三字总持咒,更进一步可空想摄受甘露变智甘露,用于施食。念诵“唵哑吽”三字总持咒变智甘露这一仪程,与开地狱、请地藏菩萨、请鬼类(就食)仪程紧密衔接。

明《修设瑜伽集要施食坛仪》中有“次结变空印……而诵真言……唵(引)哑吽……唵字变成胜妙饮食……点净念唵哑吽二十一遍,极令广大已……次结奉食印……次入观音禅定……次结破地狱印……奉请地藏王菩萨……次结召请饿鬼印”?譼?訛。

清《瑜伽焰口注集纂要仪轨》中有“次结变空印……诵真言……唵(引)哑吽……唵字变成胜妙饮食……默净念唵哑吽二十一遍,极令广大已……次结奉食印……次入观音禅定……次结破地狱印……奉请地藏菩萨……次结召请饿鬼印”?譽?訛。

清《修习瑜伽集要施食坛仪》中有“次结变空印……诵……唵(引)哑吽……唵字变成胜妙饮食……点净念唵哑吽二十一遍……次结奉食印……次入观音禅定……次结破地狱印……奉请地藏王菩萨……次结召请饿鬼印”?譾?訛。

明清时期的其他焰口施食仪,也有通过念诵“唵哑吽”三字总持咒变食及隆重请出地藏菩萨后,再请出鬼类就食这一系列的仪程。因此,第5堂水陆画主尊地藏菩萨身后书写“唵哑吽”,很可能是重点提示瑜伽施食仪中的两个主要节点,即“三字总持咒”和“地藏菩萨”。这两个标志性节点,一个是变食环节的重要甚至是必要条件,一个是拯救鬼类的幽冥教主。所以,第5堂小型像牌水陆画以及同以地藏菩萨为主尊的第4、6堂小型像牌水陆画(第4、5堂还有地狱王胁侍),很可能主要用于瑜伽焰口施食的小型道场。

2. 第1、2堂的主要用途

瑜伽施食仪中,除了供奉地藏菩萨外,还要供奉“诸佛菩萨諸天护法”等。

唐—元《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说开始阶段“一心奉请十方遍法界微尘刹土中诸佛法僧,金刚密迹,卫法神王,天龙八部,婆罗门仙,一切圣众。唯愿不违本誓,怜愍有情,降临道场。众等和香花请……启告十方一切诸佛,般若菩萨金刚天等,及诸业道无量圣贤。”这里,僧中当包括菩萨僧?譿?訛,即总体供奉诸佛菩萨诸天护法等。

明《修设瑜伽集要施食坛仪》开始阶段亦有“奉请三宝。表白举香花请。众和毕,首者执炉请云:‘南无一心奉请,尽十方,遍法界,微尘剎土中,诸佛法僧,金刚密迹,卫法神王,天龙八部,婆罗门仙,一切圣众。惟愿不违本誓,怜愍有情,此夜今时,光临法会。”

清《瑜伽焰口注集纂要仪轨》中开始阶段亦有“奉请三宝。表白和香花迎,香花请。阿阇黎执垆三请:‘南无一心奉请,尽十方,遍法界,微尘剎土中,诸佛法僧,金刚密迹,卫法神王,天龙八部,婆罗门仙,一切圣众。惟愿,不违本誓,怜愍有情,此夜今时,光临法会”。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