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现代画家的市场生命力初探

施艳萍

【摘 要】现代画家的市场生命力需要具备多种要素,最重要的是画家本人的修养,同时也需要熟悉市场规律的专业经营团队以及良好的市场环境。

【关键词】现代画家 文化 市场生命力

今年以来,书画艺术市场可以说是哀鸿遍野,无论怎么挣扎,很多画廊都面临着亏本甚至倒闭的困境。但是,如果我们把现在这种艺术市场现状归咎于国家的反腐政策,归咎于没有官员买画送礼,那么只能说明原来的艺术市场是多么的不健康。造成今日之状况的根本原因不在其他,只在于艺术家本人,或者在于艺术品本身的审美取向出现了问题。艺术市场的生命力不应该建立在腐败的土壤里,应该建立在中国文化的沃土之上,只有这样才可以经历风雨,才可以成为支撑中国文化的栋梁。

在此我们讨论现代画家的市场生命力,实则是借国家反腐之东风,试图对艺术市场的风气进行肃清,不必奢求能彻底根除浮躁、投机的市场习气,但是只要能有一个可以说话的机会,就比之前艺术市场混乱的时候要好很多。曾几何时,艺术的价值要靠艺术的价格来决定,仿佛画价不高,艺术品的价值就值得商榷。这是商业文化的劣根性,在文化领域我们已经抵制和消除了这种认识的影响,从而能保证艺术市场能够健康完善,这对中国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应有的支持功能和传播功能。

一般来说,大家总以为这样的观点是正确的:绘画的市场化是必要的,一幅作品,无论艺术水平如何,都要接受市场的检验。与此相应的,一个画家要想真正发扬光大自己的艺术,自然也少不了来自市场层面的传播。从一定程度上说,画家在市场上的号召力越大,说明他的艺术影响力就越大。但是这实则是商业文化灌输到我们脑海中的认识,我们想当然地认为是自己的认识,认为本该如此而已。孔子说过,学不为人。文化层面的艺术创作往往是艺术家个人情绪的宣泄,至于市场如何,那都是附带的功能,在艺术品构思之前,它没有作用,在艺术品创作之中,它不起作用,在艺术品完成之后,它依旧不起作用。我们要做艺术市场的主人,而不是奴隶。只有将独立自由的精神贯彻在艺术市场的参与者心里,艺术市场的生命力才能顽强坚韧。

所以,对现代画家市场生命力的研究是一个具有十分重要现实意义的话题。毛主席说过,事实胜于雄辩。让我们以一位画家为例,讨论艺术市场的生命力究竟应该如何保护和完善。

陈玉圃,南开大学文学院东方艺术系教授,一辈子做老师,连系主任都不曾担任过。他的艺术市场一直都处于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无论是艺术市场火爆的时候,还是艺术市场疲软的时候,他的艺术市场却总是在不断地完善和发展。在今天,我们尤其能体会到他的艺术市场生命力是怎样的坚韧和自如。

首先我们关注艺术家本人。陈玉圃自幼习画,有幸拜山东著名艺术家黑伯龙和陈维信为师,16岁时就开始了传统绘画的临摹。他的学术之路,可以说与时下的很多艺术家不一样,完全传统的方式类似于原生态的培养,少了很多应试教育的误导。在两位老师的培养下,他的艺术水平迅速提高,以一个农民的身份,在山东艺术界有了一定的名声。这多亏了当时的艺术市场几乎没有浮躁的机会,所以才能显现出他的艺术影响来。然后他以一个农民的身份忽然成了曲阜师范学院的美术老师,这种身份的戏剧性变化让他的知名度一下在圈子内部传播开来,然后又考上了研究生,拜在岭南绘画大师黄独峰门下,从而使他的艺术在融合北派山水和南派山水上有了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坚持,陈玉圃显然没有被改革开放以来的诸多文艺浪潮所左右,虽然有过不同样式的艺术尝试,但他还是守住了传统书画艺术的阵地,并且取得了较高的艺术成就。

更加可贵的是,陈玉圃并没有固步自封,他的艺术风格不断地完善着自己的文化认识,艺术水平随着自己的阅历和学识的增加不断提高,可以说“日日新,又日新”。所谓的变法之说不过是理论家的戏谈,一个人的思想在时刻变化,如果他能不受艺术市场的控制,专注于艺术表现自己的思想,那么他的绘画怎么可能不出现变化呢?另外还要格外提出的一点是:画家本人的性格。陈玉圃温文尔雅,内敛自省,对于名利的态度往往是顺其自然,不仅不太热衷于自我宣传,甚至因为怕麻烦而把此事完全托付于他人。一生之中,受骗上当的次数自然不少,但性格如此,显然不具备市场弄潮儿的能力。因此,艺术家本人对于艺术市场的控制力可以说很小。对陈玉圃来说,他既不会主动联系市场藏家,也不会去拍卖会自我炒作。他的生活就是画画,如此而已。面对藏家要求多画一朵牡丹的要求,他含笑不语,虽然不会像古人那样拂袖而去,但绝不会认同,更不会根据藏家的意思去创作。因此,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单靠画家本人要想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是不可能的,可以说还需要其他方面的因素。

其次,我们看陈玉圃的艺术。在一个浮躁的时代,艺术家的风格往往会随着艺术市场的需求而变化,例如当代艺术市场火爆的时候,满市场都是扭曲变形、张嘴傻笑的傻子,新文人画虽然打着文人的旗号,但其绘画作品的审美观却掺杂了太多非中国的文化因素,以致本来要给人以美的享受的作品,往往过于黑、乱、怪、丑。以丑为美是时代的风气,既然传统文化强调的温良恭俭让是要被批评的对象,那么霸气、恶俗、暴力、自大的艺术风气自然兴盛一时。然而陈玉圃的艺术根本没有受到这种风气的影响,他的艺术来自于传统,出于心源,心里的世界是什么样,他的艺术就是什么样。曾几何时,他也因为“八五思潮”的泛滥而困惑,看着得奖的作品、看着市场行情好的作品,犹豫是不是自己错了。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我自画我画,跟别人有什么关系呢?佛说:“天下地上,唯我独尊。”跟着艺术市场风气跑的人绝对谈不上唯我独尊,只有信仰坚定的人才可以做到这点。

既然陈玉圃信仰传统文化的价值观,那么他的艺术审美观就不会偏离中国文化的脉络。于是,当人们开始反思中国文化和复兴中国文化的时候,他的作品自然而然地被收藏家所接受。而且只要收藏家本人也喜欢传统文化,就有购买他作品的可能。艺术市场的生命力一旦建立在信仰的基础上,那么就会非常稳固,不可动摇。陈玉圃的艺术市场生命力的强大之处就在于此,喜欢他作品的收藏家与他都源于共同的文化信仰,而非单纯艺术市场的盈利。

但是仅有以上两点,还是不足以在艺术市场中保持持久生命力的。第三点就是专业的经营团队。一个成熟的艺术市场需要真正的艺术经纪人的出现。艺术经纪人可以解放艺术家和收藏家,使之可以专业化。笔者个人倾向的艺术经纪人并非单纯的模仿西方传统的经纪人代理制,它们有相似处,却也有不同,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艺术经纪人对于艺术家的创作不具有影响力。我们知道西方艺术市场中实行的代理制其背后往往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因此他们具有足以影响画家创作方向的能力。例如毕加索就跟他的经纪人在一起商量如何创作,创作何种类型的画等等。我认为艺术经纪人的出现既保证了艺术家与市场之间的联系,又使得艺术家与市场之间保持一定距离。而这种距离对于艺术家而言非常重要。艺术经纪人通过艺术家作品的推广实现自身利益,达到了艺术与经济之间的动态平衡。而且专业的经营团队在面对市场的千头万绪时最大的优势之一就在于分工明确,互相合作,从而实现效益。陈玉圃有专门的艺术经纪人,他的作品主要就是交给艺术经纪人郑先生代理。两人之间的交往已经有些年头,该经纪人也是从陈玉圃的粉丝变成了他的艺术经纪人,二者之间的关系很好地诠释了市场条件下的艺术家与经纪人之间的关系。在经纪人的大力推动下,陈玉圃的艺术市场经历了“困难—低调—稳定”这三个阶段的发展,当然,发展过程中也少不了拍卖会这个二级艺术市场的推动。现代艺术市场与传统艺术市场相比最大的特点之一就在于宣传平台的多样化,借助于拍卖会这样一个平台,可以成功地将艺术家推至艺术市场的前沿。

从对陈玉圃的艺术市场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所谓的市场生命力应当立足于艺术的基础之上,然后才谈得上市场行为。而就市场行为而言,明确的分工协作有利于提高艺术家的市场影响力。这样的市场影响力又可以反过来促进文化的传承与交流,实现艺术与经济的双重价值。

参考文献:

[1] 陈玉圃.山水画画理[M].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07.

[2] 陈玉圃.陈玉圃山水画新作选[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