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教育学论文 > 教育论文 » 正文

英语教材语篇分析须把握的几个要义

王春晖
摘 要:现代语言观认为语篇是语言的基本单位。英语教材中的语篇是英语教学的重要载体,具有较好的教育性和示范性。语篇分析时教师要充分把握主题意义、语篇特征、观点、价值观教育、文化理解等几个要义,提高教材应用质量,促进人的语言、文化与思维融合发展,彰显英语课程的育人价值。
关键词:语篇分析;英语教材;育人价值
现代语言观认为语篇是语言的基本单位。语篇不是语言的形式单位,而是一个完整的意义单位,语音、词汇、语法等要素是语篇意义的实现形式[1]。语篇可长可短,长则如一场戏剧、一部小说,短则只有一个词甚至一个字母,如交通标志语“Stop”“P”等,它们属于特殊语篇。而教材中的语篇通常为一篇一章一对话具有范式意义的基本语篇。中小学教材反映着国家教育方针和课程理念,教材甄选的语篇向广大师生昭示的,除了其资质的合法性外,还有其教育性和示范性。所以,把握好教材语篇的要义,探寻语言、文化、思维等英语课程核心素养元素,是用好教材、提高教学质量的坚实基础。
一、探究主题意义
主题,是语篇语义表达所围绕的中心议题,为言说和探讨等语言应用提供范围或语境。“对主题意义的探究是语言学习最重要的内容。”[2]14《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2017年版)》将主题分为“人与自我”“人与社会”和“人与自然”三大主题语境,以及10个主题群和32项子主题。现行人民教育出版社初中英语教材(以下简称初中教材)主要涉及食品、交通、校规、朋友、假日、健康与急救、志愿服务与慈善、传奇与故事等主题;现行人民教育出版社普通高中英语必修、选修教材(以下简称高中教材)选取语言发展与语言变体、优秀人物及成就、品行与责任、科技进步与创新、人与自然的关系、文学与艺术作品欣赏、异域历史文化和地理风貌等作为教材的主题。这些主题激发学生了解生活常识,审视社会历史发展,尊重多元文化差异,探讨生命价值,提升艺术审美情趣。探究主题意义,能帮助学生提升语篇理解的程度,促进思维发展的水平,提高语言学习的成效[2]14。
主题理解一定要明确范畴和层次关系,不然会陷入目标低化或归属错位的误区。“Im going to study computer science.”是初中教材一個单元的标题,但不能称之为主题。该单元主题是“life goals”,立意更为概括凝练,内涵更为深刻博大,目的是让学生畅想他们未来的人生目标,有人想研究电脑科学,有人梦想从事篮球职业,有人决心练好钢琴等等,以及如何去实现这些梦想而付诸行动。
我国现行中小学英语教材大都是“主题—功能”式教材,主题探究还须考虑与功能的关联。语言学领域里的功能指的是为某个具体目的而使用语言,比如问路与指示方向、征求或给予建议、示意接受或拒绝、表达劝谏等等, 即在各种语境中使用语言进行交际活动。主题是功能所承载的交际内容和范围,语言功能通过表达主题内容来起作用。教学中主题与功能不能相互孤立单独操练。例如,“Im going to study computer science.”单元的功能是“talk about future intentions”,主要结构是“be going to”和 “want to be”。在实际教学中不时听到学生做这样的反馈:“Im going to see a movie this weekend.”“Im going to the supermarket with my mum tonight.”这样的教学就是脱离主题孤立地套用结构和功能。“life goals”主题下结构和功能所承载的是青少年对未来职业或人生目标的宏观畅想,不是日常生活的小打算。反之,撇开功能谈主题,语言学习变得没有聚焦,意义探究变得没有抓手。“life goals”可具体、可抽象,让学生随便预想个职业并不是主题意义所在,如何去实现心中的期许、如何去践行自己的梦想才是需要着重探讨的内容。可见,功能本无具体意义,只有与主题结合起来才能实现它的表意作用;割裂功能谈主题,意义探究就会变得空洞泛化。
此外,主题内涵挖掘要注意深度。初中教材中“Do You Remember What You Were Doing?”一文讲的是美国历史上两个重大事件的发生对美国民众的影响,通篇都在介绍事件发生和人正在进行的行为,并无其他意蕴。事实上,说清楚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和911恐怖袭击事件本身并不难,教学难点在于作为外国人来理解事件发生时美国民众的那种“惊骇和悲伤”心理,为什么数十年过去了这几大事件总是挥之不去?对主题有了深入思考,教学就可实行评判、创新等高阶任务,比如以近年熟知度较高的三岁叙利亚男童陈尸海滩、消失的马航MH370、万州公交车坠江等中外重大事件为例,从受害者、目击者、罹难者家属、政府监管几个方面,来探讨事件对人与社会的影响及需要反思的教训和责任。超越文字表面参悟语篇深层含义,是教师语篇分析能力、社会认知能力、文化鉴赏能力的综合体现,是教学从表层文字处理走向深度意义关联的关键之处。
二、把握语篇特征
任何语篇都有其特征。探究语篇类型,有助于明确语篇的性质和行文特点;梳理语篇结构,能了解语篇组织的架构和思路。语篇特征反映语篇的类型特性和意义建构线索,能帮助教师根据其文体特征、内在逻辑、思维方式设计合理的教学活动。
语篇类型指语篇有口头、书面等不同模态形式,并以记叙、议论、说明等多种文体呈现。不同的语篇类型有其不同的文体特征、组织结构和表达方式,比如议论文以观点统摄全文,对客观事物或现象进行理性分析以达到明辨是非的目的,逻辑推演严谨,言辞表述概括性强,多见从句形式。不同的文体呈现不同的语言特点、交际目的和思维方式,教学必须按照语篇的本质特征来依照实施。
语篇结构属于语篇知识范畴,即语义连贯的语篇是如何组织架构而成的,既讲求句子内部的搭配、指代等方式,也探究段与段、部分与主题的关系[2]26。任何语篇的构建都不是词句简单堆砌所得,说明一件事情、讲清一个道理,都要遵照一定的结构和顺序,使之“言之有理且有序”。语篇具有统一性(unity)和连贯性(coherence)特征,即主题引导下的意义统整,部分、段落、句子的呈现和布局都要对主题起到支持性;段与段、句与句之间的承接并不任意或孤立进行,要有衔接的连贯性,做到上下通达,前后一致。语篇结构是语篇意义建构的逻辑呈现,较为常见的是“问题—解决”(problem—solution)、因果 (cause—effect)、概括—具体(general—specific)、 比较/对比(comparison/contrast)、时空顺序 (time/space sequence)等等[3],在同一语篇中可能有多种结构混合出现。理顺语篇结构,有助于学生感受词句对整体意义建构的贡献,有助于辨明情节发展线索和逻辑演绎路径。初中教材中“He Lost His Arm But Is Still Climbing”一文的第二段行文组织包含这样的结构形式:“什么问题”(His arm was caught under a 360-kilo rock),“什么结果”(He could not free his arm; When his water ran out, he would die),“怎么解决”(Action 1: cut off half his right arm; Action 2: bandaged himself;Action 3: climbed down the mountain to find help)。据此,教学活动可围绕“难题—后果—措施”思路展开,并强调“because, but, so, then”等连词的作用,帮助学生找准信息传递的逻辑起点和脉络顺序,加深理解事件和行为的前因后果,探究解决问题的策略与结局,从而提高阅读效果并促进思维发展。
三、判明观点
观点,是考察事物时所处的立场或采取的态度,是对事物的判断、看法和主张,涉及作者的价值判断、品味偏好、理想信念和态度坚守。对观点的推断和判定,是学生领悟思想意义、发展思维品质的重要途径,能有效促进思想意识和认知水平的发展。
探寻、辨析观点过程中要注意厘清观点与事实的互为关系。事实,即事物、事件的真实情况,表现为人物、时间、地点、数据、事件等信息,通常只作客观描述和呈现,不作主观诠释。事实是证据,能有力地支持思想的表達。观点是主张,事实是依据,共同建构语篇意义。离开事实谈观点,观点失去了根据,空乏其身,言之无物;撇开观点留事实,失去观点统率的事实永远只是一堆混沌的材料。
目前英语教学中存在的较大问题是重事实梳理轻观点探寻。例如在某次高中教材“A Master of Nonverbal Humour”阅读课上,教师结束一系列的信息梳理后,以“interview”的方式检验学生的输出。一名学生扮演记者,另一名学生扮演卓别林,随后发生了以下的对话。
Reporter: Hello, Mr. Chaplin! When were you born?
Chaplin: I was born in 1889.
Reporter: What did your parents do?
Chaplin: They were both poor music hall performers.
Reporter: What was your most famous film?
Chaplin: The Gold Rush.
Reporter: When were you given a special Oscar?
Chaplin: In 1972.
学生“输出”是教师“输入”最好的反馈,它像面镜子一样反照出教的问题。追根溯源,是教学只注重事实信息处理所致。教师将大部分时间和主要精力聚焦在几个以who, what, when, how 等疑问词为代表的事实信息提取上,留在学生脑海中的学习沉淀也必定是这些以Wh-疑问词为线索的零碎事实。当他们被要求做学习反馈时,输出也必定是他们最受到强化的内容。细察语篇,卓别林出生年月等信息,提供了著名人物生活的时代背景和社会状况,起到了解人物成长经历的作用,但掌握这些细碎的事实信息不是该语篇的要旨所在,肯定卓别林表演才华和探寻他通过创作电影作品愉悦、激励人们内心的艺术贡献,才是语篇真正需要挖掘的思想观点所在。从表象上看,这种“信息处理”式语篇定位,既强化了学生语言知识和技能的学习,也培养了学生信息获取能力,但长期下去会导致语篇理解表层化、目标定位粗浅化。教师必须重视对语篇观点的探寻,探索事实信息背后的思想与主张,培养学生对观点评判的敏感度和深度意义的把握。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