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教育学论文 > 教育论文 » 正文

概念隐喻理论下的言语幽默方式探析

李坚坚 王苹




摘    要: 第二代认知科学的迅速发展使语言学家对隐喻与幽默的研究突破了单纯的语言范畴,深入对隐喻和幽默的内在机制——概念合成的研究。幽默与隐喻的关系极为密切。本文从认知语言学视角下的概念隐喻理论对言语的幽默性进行探讨,言语幽默大多是利用结构、方位、实体这三种隐喻机制产生幽默效应。

关键词: 认知语言学    隐喻    言语幽默    概念合成

一、引言

幽默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在人际交往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是人类特有的品质、能力及交际方式。幽默之所以能够产生诙谐有趣的效应,是因为言语表达违背常理,揭示的真相不合逻辑,超出常人的认知水平。传统语言学中人们大多从修辞或者语用的角度认识和理解幽默,但是随着认知科学的发展,人们发现从认知角度也可以阐释幽默。运用概念隐喻理论下的相关知识和图示可以将言语产生幽默效果这一过程用动态的方式清晰地呈现出来。深入挖掘幽默与隐喻的内在联系,揭示隐喻在言语幽默理解中的效力与作用,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幽默,而且为幽默言语的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

二、隐喻与幽默的内在渊源

(一)隐喻的认知机制

传统语言学把隐喻视作单纯的修辞方法,认为隐喻就好比拟人、比喻,是一种修辞格,在言语表达上仅仅起到简单的修饰效用。认知语言学指出隐喻不但是增加语言风格魅力的手段,而且是一种对事物进行思维的方法,是人类特有的一种认知心理和思维方式。跨概念域的系统映射是隐喻的核心,实际上反映的是由某一个具体概念域映射到另一个抽象概念域。我们一般将具体概念域定义为源概念域,展现出来的是日常生活中比较熟悉的、具体的、易于理解的事物;另一个抽象概念域定义为目标概念域,表示的事物特征与源概念域的事物特征恰恰相反,揭示的是大家尚不熟悉的、难懂的、不易认知的事物。通过映射的方法在源概念域和目标概念域之间建立关联,从认知视角看就是通过已有的知识经验感知未知的模糊的事物,用一类事物诠释另一类事物。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涉及至少两个不同的概念域之间的信息交换,下面这一个具体图示即形象地体现了隐喻的认知机制。

(二)幽默的认知机制

幽默多指令人发笑的品质或者具有发笑的能力,是一种特殊的语言表达方式,是生活中活跃气氛、化解尴尬的重要元素,可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笑声与愉悦。从认知语言学角度看,幽默的认知机制与隐喻的认知机制有异曲同工之妙。言语之所以产生幽默效果,是通过违反语言正常的使用规律,造成某种意义上的言语不和谐和反常态而实现的。言语产生幽默效果得益于语义范畴之间的错置。把原先归属于各不相同的概念域有意地并置起来,为的就是能够达到令人意料之外的语义冲突。语义冲突的实现要借助语境中说话者概念的偷换,矛盾的升级加剧会使双方故意曲解各自原意。从这个意义来看,幽默实际上是不同概念域之间的映射,是人类特有的认知心理与思维方式。幽默呈现出来的言语含义反映的是说话人的认知心理活动,这种认知活动意味着必须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概念实体组成,而且这两个概念实体之间还会产生映射,以便交谈双方互相理解。也就是说,幽默反映的是不同概念域之间的映射,体现了人类对客观世界的一种心理认知过程。我们同样可以用图示的方法将幽默的认知机制表示如下:

(三)隐喻与幽默关联的认知机制

通过对隐喻和幽默认知机制的分析,发现隐喻和幽默具有结构上的共同点,即二者都涉及两个不同概念域之间的映射,具有共同的心理认知机制——概念合成。無论是隐喻还是幽默,它们体现的都是说话人的思维方式与心理认知。在构建言语意义的动态过程中,心理空间网络中的映射尤为重要。在人们的言语交际中,不同的输入空间代表的概念域是不同的,通过跨空间映射及不同程度的压缩就会形成一个新的心理空间——整合空间,具体变现为压缩的新生概念结构。在这个空间中,不同概念域之间相关的因素通过组合、完善和拓展实现心理合成。这一心理合成过程贯穿于理解隐喻与幽默的始终,是隐喻与幽默关联的内在认知机制,我们可以用以下图式进行描述:

三、隐喻营造言语幽默的方式

Lakoff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中把隐喻分为三类:结构隐喻、方位隐喻及实体隐喻。考察众多的言语表达方式,我们发现言语的幽默效果正是借助这三种隐喻机制才得以实现的。

(一)结构隐喻下的言语幽默

结构隐喻主要是利用某一个概念构建另外一个概念,我们将其中一个概念的知域域定义为源概念域,另外一个概念的认知域定义为目标概念域,虽然这两个概念域的认知域不同,可是结构没有发生变化,各自构成成分之间的对应关系存在一定的规律。对于结构隐喻来说,源概念域一般是明了的、具体的、界定分明的,目标概念域则是模糊的、抽象的、界定含混的。在映射过程中,源概念域能够为目标概念域提供相对丰富的知识经验,使人们能够根据常见的或形象的事物的思维方式理解那些相对复杂的或抽象的事物,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目标概念域,并且在帮助人们理解的同时使言语更加新奇,进而产生幽默效果。如:

妈妈:丽丽,怎么你这么早被送回家了?

丽丽:啊,妈妈,我旁边的男生在抽烟。

妈妈:他在抽烟,怎么把你送回家了?

丽丽:我帮他点着了。

在该例子中,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物为源域,对男生抽烟这一行为的不满是目标域,是作者想要表达的抽象概念,能被点着的应该是烟,而不是男生这个人。这则幽默就是将源概念域的相关概念“点烟”投射到目标域中“点着男生”,完成了结构隐喻中不同认知域两个概念的转换,使听众在非常简短的对话中找到了乐子。对话在产生幽默效果的同时,讽刺了课堂上抽烟这一行为,发人深省。

(二)方位隐喻下的言语幽默

方位隐喻又称空间方位性隐喻。与结构隐喻不同的是,它不是不同概念域之间的建构,而是通过在同一个概念系统内部,以上下、内外、前后等表示空间方位的词为参照实现言语的幽默。空间方位是人类为了生存获得的最基本的能力与经验,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最基本的概念。随着认知水平的不断提升,最基本的经验认知已经满足不了人类的多样化需求。于是人们便利用已有的经验认知中的基本概念理解价值、情感、威望等抽象概念时就形成了方位隐喻。由此可见,方位隐喻的形成与人们的认知心理和言行方式密不可分。通过具体的空间方位之间的联系映射人们抽象的情绪变化或心理认知,便转化成了具体的方位语义概念域阐释抽象概念域的隐喻现象。如: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