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季德胜及其蛇药的甲子军缘

徐同宣
中图分类号:R249 文献标志码:E 文章编号:1006-1533(2018)S1-0055-03
他没有当过兵,却成功救治过命悬一线的军人;他虽离世多年,但其非遗蛇药至今护佑子弟兵。他便是今年诞辰120周年的著名蛇医——季德胜。
近一甲子,季德胜和季德胜蛇药片,与人民军队一直结缘守望,且在今天的强军兴军征程上发挥着特殊作用。一粒粒小药片构建的时空,延续了一位医者生命的长度与广度,也成为人民群众特别是子弟兵的人生守护。
1 那年,季德胜成功抢救空军军官
从南通到上海,乘快艇过江;从上海到武汉,坐专机直飞。如同大姑娘坐轿子,更似战士领命出征,这是1960年8月28日,季德胜一生中颇为特别的一天。
此行,是他从医几十年非比寻常的一次出诊:赴武汉抢救一位名叫朱保祥的空军中尉。这名军人5天前被毒蛇咬伤,多方抢救无果,已经生命垂危。
一个普通军官的生命牵动着远在北京的空军首长的心,通过各方面联系,最终请到了远在南通的季德胜。时年62岁的季德胜,听说要抢救在危急中的空军官兵时,顾不得自己正患着胸膜炎在医院医治,毅然抱病出行。
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斗,为了能让季德胜以最快速度抵达武汉,军地双方各个部门紧张进行着各项准备工作。8月28日下午两点,驻沪海军部队派出了快艇到南通接上季德胜,随即赶往上海。而一架“伊尔-14”型飞机从杭州紧急转场至上海,驻沪空军部队又抓紧组织夜航工作,最终于当晚11点30分,专机载着季德胜飞抵武汉。
而这一次,就像半年前,即1960年2月,那个轰动全国的“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故事那样,也是空军连夜派出专机,而且是专门送他前去抢救危急中的军人。他内心怎能不激动?!
下飞机后,季德胜抱着未愈病体、頂着旅途疲乏,直奔正在救治朱保祥的武汉空军医院。到院后连口水也没顾上喝,就开始诊治了。
季德胜精心地检查朱保祥的伤势,断定是毒性最烈的竹叶青蛇所咬。他连夜配制3种内服外敷药剂,一直忙到29日凌晨3点钟才休息。
朱保祥得救了!在他半年后发表在《解放日报》的署名文章中,这样写道:“季专家是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人,满身装束像个老农,有一副慈父般的容颜,两撇鬍髭不时在气喘声中颤动着。”正是这位慈父般的“神医”,从死亡的边缘挽救了朱保祥的生命。还在病床上的朱保祥紧紧拉着季德胜的回春妙手,连声道谢。季德胜索性坐在床边,叙述起自己悲苦又幸福的经历,他感慨地说:“别说你朱同志毕生难忘,我季德胜也毕生难忘。一个旧社会的‘蛇叫化,竟会坐快艇、飞机来看病,党和人民对我是多么重视啊!”
季德胜和他的蛇药的确不简单!当年他花了大半辈子的时间在祖传秘方的基础上,尝药试药、以身试毒再解毒,确定安全有效后再配制成一个服用更方便的药丸。1956年,在政府支援国家建设的号召下,季德胜毅然将祖传秘方献给了政府,后交由南通制药厂(现精华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独家生产经营。时至今日,中成药季德胜蛇药治疗毒蛇毒虫咬伤仍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果然,此行令季德胜毕生难忘。一生救人无数的他,最为挂念的仍是人民子弟兵。1981年他临终前,嘱托其子季荣生有机会看看朱保祥。
朱保祥同样毕生难忘。他获知季德胜不幸去世的消息后,托人来到南通,登门致哀以表对救命恩人的感念之情。
然而,由于部队的特殊性以及时过境迁,季荣生此后多次寻找未果。2017年,季荣生因病不治,临终前请求精华制药集团在可能的情况下设法找到朱保祥,代表季氏后人将季德胜留下的相关资料交给朱保祥,如果健在,就邀请他在身体条件许可的前提下来南通做客,看看今天规模化的“季德胜蛇药片”生产线。
2018年4月,精华制约集团请笔者所在的《空军报》编辑部帮助寻找朱保祥。对于家乡人家乡事,笔者于公于私义不容辞。
怎奈年代久远,寻找殊为不易。笔者查找到当年《空军报》的报道,了解到朱保祥当时属于空军雷达兵部。但由于空军机关历经多次整编,人员流动较大,多方打听也未能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尽管还找到当年采写《空军报》报道的其中一位作者,但实在年代久远,这位正在甘肃兰州部队干休所安享晚年的老首长,回复“很抱歉,记不得了”。
季氏两代人的夙愿暂时没能实现,虽然有些遗憾,但值得欣慰的是,季德胜与人民子弟兵的缘分,早已由当年一人得救,到今天默默护佑着全军每个官兵。可以说,能打胜仗的人民军队,也有季德胜的一份功劳。
2 如今,季德胜蛇药片配备至全军营连
3年前的一天凌晨1点50分的急促电话铃声,惊醒了正在值班的空军某场站医院卫生员何卉,原来警卫连战士小秦站岗时被蛇咬伤。何卉立即通知医生和值班司机,准备好相关急救设备和季德胜蛇药片,搭乘救护车直抵现场。
尽管听令出诊过程只用了不到10分钟,但伤者已经出现发热麻木的反应,伤口周围肿胀明显,腿部隐隐地泛着吓人的黑紫色。医生和卫生员一边镇定地安慰小秦,一边沉着冷静地开展工作:放血、上药、包扎、开通静脉通道。他们分工精细明确,动作干净利落,相互配合默契。
回忆起那个夜晚,如今刚刚从军医大学专升本毕业归来的何卉,记忆清晰如昨。她记得,当时他们分工将一部分季德胜蛇药片磨碎外敷,并给小秦内服了20片蛇药片。由于施救及时,蛇药给力,战士转危为安。
何卉服役的部队地处南方,平时就非常重视防治蛇咬工作,季德胜蛇药片不但是必备药物,而且官兵们早已耳熟能详。笔者联系何卉所在场站政治工作处吕干事时,一提起季德胜蛇药片,他立即说:“那太熟悉了!我就是季德胜蛇药片受益者!”
那是在2014年7月15日傍晚,当时作为排长的他带领维护班去维护机堡大门,尽管戴了白手套,不料左手大拇指根部被针扎了一针似的,不到1分钟,他就头晕、呼吸困难,大拇指和食指肿大。连长闻讯立即带车将他送到场站医院。经紧急清理、吃药和观察,他成功脱险。经医院院长分析,其应被蜈蚣所咬伤。
60多年来,季德胜蛇药片的工业化生产造福全国乃至世界人民的同时,与人民军队的不解之缘也愈发浑厚。尽管无法统计究竟有多像朱保祥、小秦、吕干事那样的官兵直接受益,但这一小小药片的价值早已实现超越,它不仅保护官兵健康,更催生着部队战斗力。
在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南方边境战事中,当地气候炎热潮湿,蛇虫鼠蚁众多,就像当年朝鲜战场上一样,季德胜蛇药片也成为参战官兵贴身携带的必需药品。到了20世纪90年代,武警8664部队医院、解放军161医院、解放军炮兵学院医院等用季德胜蛇药片治疗毒蛇毒虫(蜱虫、隐翅虫、蜈蚣、海蛇、刺毒鱼等)咬伤疗效突出。
进入21世纪后,季德胜蛇药片被解放军原总后勤部列为军队特需药品,收入《军队合理医疗药品目录》。目前,按照《军队营连药材供应管理规定》,在“军队营连药材配备标准”中,“南通蛇药(季德胜蛇药)”是其中唯一的蛇药。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军上下大抓练兵备战,部队机动驻训、野营拉练等越发频繁,官兵在训练生活中被蛇虫咬伤的概率也随之增加,季德胜蛇药片的作用自然愈显重要。
据《解放军卫勤杂志》刊文,2015年 6月15日傍晚,某部警卫战士王某在执勤巡逻时不慎被毒蛇咬伤。卫生队接到连队求救后,仅用时7分30秒,就完成了对该战士的抗蛇毒血清注射。随后,又为其伤口进行了“十”字切开,外用蛇药片,在确保生命体征平稳后,转诊体系医院,1周后痊愈出院。
在2016年杭州G20峰会期间,担负安保任务的武警某部在卫勤保障上,在每个哨点、野外宿营点以及上勤路线周边抛洒石灰和雄黄,防止发生虫叮蛇咬。同时,还利用执勤间隙,组织官兵使用就便器材进行伤口近心端结扎训练,做到会伤口判断,会初步排毒、消毒处理,会协助受伤人员口服、外敷季德胜蛇药,严防出现非战斗减员。
今年,在空军雷达某旅机动营官兵的战备行囊里,带上了很多看似“用不上”的东西,其中就包括蛇药。这些小物件,都是官兵们在一次次实战化训练摔打后,反复考量才装入背包行囊里的。同样,在野外驻训期间的空降兵某旅,也组织军医深入一线开展流行性疾病和卫生防疫知识讲解,发放防蚊虫、治蛇咬常备应急药品,提高官兵自我保健意识。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