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腹腔镜联合药物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的价值评价

崔夏夏 李莉

[摘要] 目的 探讨腹腔镜联合药物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的临床效果。 方法 按照治疗方案不同将184例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的患者分为A组(腹腔镜手术)60例、B组(腹腔镜手术+孕三烯酮)62例和C组(腹腔镜手术+醋酸曲普瑞林)62例,比较3组患者术后妊娠及复发情况。 结果 A组子宫内膜异位症Ⅰ级~Ⅱ级和Ⅲ级~Ⅳ级患者术后12个月、24个月妊娠率均显著低于B、C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患者术后子宫内膜异位症复发率显著高于B、C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在腹腔镜手术基础上加用药物治疗可有效提高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患者术后妊娠率,降低复发率,均为辅助治疗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的优选药物。

[关键词] 腹腔镜;孕三烯酮;醋酸曲普瑞林;子宫内膜异位症;不孕

[中图分类号] R713.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5)06(c)-0058-02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Laparoscopic combined with drug in the treatment of endometriosis-associated infertility. Methods 184 cases of patients with endometriosis-associated infertility were divided into group A (60 cases, treated by laparoscopic), group B (62 cases, treated by laparoscopic+gestrinone) and group C (62 cases, treated by laparoscopic+triptorelin acetate).After treatment, the pregnant and relapse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hree groups. Results The rate of pregnant of the group A were lower than that of the group B and group C(P<0.05); The rate of relapse of the group A were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group B and group C(P<0.05). Conclusion It can increase the rate of pregnant and reduce the rate of relapse for the patients with endometriosis-associated infertility by using laparoscopic combined with drug. With goof effect, triptorelin acetate should be a priority.

[Key words] Laparoscopic; Gestrinone; Triptorelin acetate; Endometriosis; Aciesis

子宫内膜异位症是导致育龄期妇女不孕的重要因素之一,以盆腔痛、进行性痛经以及性交痛等为典型临床症状,严重影响夫妻和谐生活[1]。手术是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的主要手段,随着微创技术在临床上的广泛应用,腹腔镜手术已经成为了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的主要方案[2]。临床研究表明,在手术治疗基础上辅助给予药物治疗可有效提高治疗效果,提高术后妊娠率[3]。为探讨腹腔镜联合药物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的临床效果,山西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院2011年1月—2013年1月间采用腹腔镜联合药物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取得了较为满意的临床效果,现将该方案的临床优势进行分析,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随机抽取山西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院收治的184例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的患者的临床资料。纳入标准:①符合《子宫内膜异位症的诊断与治疗规范》[4]中子宫内膜异位症相关诊断标准;②经常规B超或MRI检查确诊;③夫妻性生活正常,同居一年以上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而未能受孕;④经丈夫精液检查、性激素常规检查以及排卵B超检查证实为女方不孕。排除标准:①因其他因素导致的不孕患者;②性生活不和谐者;③有其他盆腔疾病者;④合并严重器质性病变或恶性肿瘤者;⑤不能配合完成该研究及术后24个月随访者。按照治疗方案不同将184例患者分为A组60例、B组62例和C组62例,其中A组患者年龄为21~40岁,平均(28.26±5.35)岁,不孕时间1~6年,平均(2.05±0.83)年,子宫内膜异位症临床分期:Ⅰ期12例、Ⅱ期13例、Ⅲ期18例、Ⅳ期17例;B组患者年龄为20~40岁,平均(29.05±5.25)岁,不孕时间1~6年,平均(2.08±0.73)年,子宫内膜异位症临床分期:Ⅰ期13例、Ⅱ期14例、Ⅲ期19例、Ⅳ期16例;C组患者年龄为21~40岁,平均(28.66±5.41)岁,不孕时间1~6年,平均(2.06±0.79)年,子宫内膜异位症临床分期:Ⅰ期12例、Ⅱ期14例、Ⅲ期18例、Ⅳ期18例。

1.2 方法

1.2.1 腹腔镜手术 3组患者均在气管插管全麻下实施腹腔镜手术治疗,麻醉起效后常规建立气腹,采用四孔法置入腹腔镜及相关手术设备,仔细探查盆腔情况,分离盆腔粘连后对病灶部位和红色病变部位进行电凝,将卵巢囊肿进行分离和切除后缝合卵巢组织,然后将输卵管周围粘连部分进行钝性分离,若发现患者优伞端闭锁需给予输卵管造口并进行输卵管通液检查。术毕使用生理盐水进行腹腔冲洗,缝合穿刺口。

1.2.2 药物治疗 A组患者术后不辅助给予药物治疗;B组患者术后3 d开始给予孕三烯酮治疗,2.5 mg/次,口服,2次/周,连续治疗6个月;C组患者术后3 d开始给予醋酸曲普瑞林治疗,3.75 mg/次,肌肉注射,1次/月,连续治疗6个月。

1.3 观察指标

比较3组患者术后12个月和24个月妊娠率以及子宫内膜异位症复发情况。

1.4 统计方法

使用SPSS 19.0软件统计和分析数据,以百分率表示计数结果,使用χ2检验。

2 结果

2.1 3组患者子宫内膜异位症Ⅰ~Ⅱ级术后妊娠情况比较

A组子宫内膜异位症Ⅰ~Ⅱ级患者术后12个月、24个月妊娠率均显著低于B、C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3组患者子宫内膜异位症Ⅲ级~Ⅳ级术后妊娠情况比较

A组子宫内膜异位症Ⅲ级~Ⅳ级患者术后12个月、24个月妊娠率均显著低于B、C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3组患者术后子宫内膜异位症复发情况比较

A组患者术后子宫内膜异位症复发率显著高于B、C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临床研究表明,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因卵泡生成、发育异常以及排卵障碍以及腹腔内微环境变化而引起不孕[5]。腹腔镜技术以其微创、准确等临床优势是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的常用外科治疗手段,通过破坏病灶达到消除腹腔细胞因子、炎症因子等对妊娠影响的目的[6]。大量文献报道指出,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患者发病因素复杂,存在不同程度的盆腔正常解剖结构破坏,引起粘连、堵塞、疤痕等不良情况影响妊娠,而腹腔镜手术虽能够破坏病灶,但部分微小病灶仍可对排卵功能产生影响[7]。Alhamdan等[8]的研究也指出,单纯进行腹腔镜手术治疗在提高术后妊娠率和降低复发方面存在一定欠缺,需辅助药物治疗提高临床效果。该研究结果显示,A组子宫内膜异位症Ⅰ级~Ⅱ级和Ⅲ级~Ⅳ级患者术后12个月、24个月妊娠率分别为35.71%、42.86%和31.25%、37.50%,术后子宫内膜异位症复发率分别为14.29%和18.75%,效果均明显较辅助应用药物治疗的B、C两组差,与上述研究报道内容相符。

孕三烯酮具有抑制黄体激素和垂体促卵泡激素分泌和强效结合孕激素受体的效果;而醋酸曲普瑞林则能通过抑制垂体分泌促性腺激素而降低雌激素水平,两药在抑制异位妊娠病灶上均有良好的临床效果。但需要注意的是孕三烯酮对肝脏有损伤,需控制用药剂量。该研究结果显示,B、C两组子宫内膜异位症Ⅰ~Ⅱ级和Ⅲ~Ⅳ级患者术后12个月、24个月妊娠率分别较A组均有显著提高,术后子宫内膜异位症复发率均较A组有显著下降,表明在腹腔镜手术基础上辅助应用药物治疗能够有效提高妊娠率,降低复发率。

Adamson等[9]的研究指出子宫内膜异位症的严重程度为影响患者术后妊娠率的独立危险因素,该研究中3组患者子宫内膜异位症Ⅰ级~Ⅱ级术后妊娠率均高于Ⅲ级~Ⅳ级,于上述研究结果相符。另外,该研究中C组患者术后妊娠率略高于B组,(65.38% vs 63.64%)、(76.92% vs 72.73%)(58.33% vs 57.50%)(69.44% vs 67.50%),复发率略低于B组,(3.23% vs 4.84%),提示醋酸曲普瑞林临床效果更具临床优势。

综上,在腹腔镜手术基础上加用药物治疗可有效提高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患者术后妊娠率,降低复发率,其中醋酸曲普瑞林效果更佳,可作为优选药物。

[参考文献]

[1] 窦国萍.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的研究进展[J].海南医学,2011,22(1):117-118.

[2] 张辉. 探究腹腔镜手术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症的临床效果分析[J]. 中外医疗, 2014, 33(28):129-130,133.

[3] 张艳, 林丹玫. 子宫内膜异位症合并不孕治疗的研究进展[J].中国临床医学, 2012, 19(4):447-449.

[4] 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子宫内膜异位症协作组. 子宫内膜异位症的诊断与治疗规范[J]. 中华妇产科杂志,2007, 42(9):645-648.

[5] 石璇, 毛莉, 周萍, 等. 子宫内膜异位症相关不孕的原因分析与治疗[J]. 中外医疗, 2009, 28(36):85.

[6] Cai SQ, Zheng M, Man XY. Perineal endometriosis: a case report[J].Int J Clin Exp Med, 2014, 7(9):2939-2940.

[7] 程红, 宋秀珍. 腹腔镜联合药物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80例疗效观察[J]. 中国妇幼保健, 2010, 25(5):708-709.

[8] Wimberger P, Grübling N, Riehn A, et al. Endometriosis - A Chameleon: Patients' Perception of Clinical Symptoms, Treatment Strategies and Their Impact on Symptoms[J]. Geburtshilfe Frauenheilkd, 2014, 74(10):940-946.

[9] Signorile PG, Baldi A. A Tissue Specific Magnetic Resonance Contrast Agent, Gd-AMH, for Diagnosis of Stromal Endometriosis Lesions: A Phase I Study[J]. J Cell Physiol, 2015, 230(6):1270-1275.

(收稿日期:2015-03-24)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