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安区6~15岁在校儿童高浓度麻疹IgG抗体影响因素研究

孙杨青 陈俊良 莫博惟




【摘要】 目的 研究分析宝安区6~15岁在校儿童高浓度麻疹免疫球蛋白G(IgG)抗体影响因素。

方法 研究共调查宝安区6~15岁在校儿童444例, 均釆集静脉血1 ml, 分离血清并进行麻疹IgG抗体的定量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检测, 并对高浓度麻疹IgG抗体影响因素进行单因素及多因素分析。

结果 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年龄、父亲文化程度、母亲文化程度、麻疹疫苗接种剂次、首针接种月龄是6~15岁在校儿童高浓度麻疹IgG抗体的影响因素,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 年龄、首针接种月龄为6~15岁在校儿童高浓度麻疹IgG抗体的主要危险因素,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儿童麻疹发病的预防控制, 对于麻疹疫苗首剂的接种, 可以考虑将首剂接种月龄延后, 以提高疫苗的效力。对于该年龄段的儿童可以考虑结合实际情况, 适时进行加强免疫。

【关键词】 宝安区;儿童;麻疹;免疫球蛋白G抗體;影响因素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20.07.004

Study on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high-concentration measles IgG antibody in children aged 6-15 years in Baoan District   SUN Yang-qing, CHEN Jun-liang, MO Bo-wei, et al. Baoan District Fuyong Preventive Health Center, Shenzhen 518103,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y and analyz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high-concentration measles IgG antibody in children aged 6-15 years in Baoan District. Methods   A total of 444 children aged 6-15 years in Baoan District were investigated, and 1 ml of venous blood was collected from the respondent. The serum was separated for quantitative enzyme-linked immunosorbent assay (ELISA) detection of measles IgG antibodies, and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high-concentration measles IgG antibody were analyzed by single factor and multi factor analysis. Results   The results of single factor analysis showed that age, fathers education level, mothers education level, times of measles vaccination and the first month of vaccination wer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high concentration of measles IgG antibody in school children aged 6-15 years (P<0.05). The results of multivariate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 main risk factors of high concentration of measles IgG antibody in school children aged 6-15 years were age and the first month of vaccination,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For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measles in children, the first dose of measles vaccine can be delayed to improve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vaccine. For children of this age, strengthening the immunization at the appropriate time should be considered according to the actual situation of children.

【Key words】 Baoan District; Children; Measles; Immunoglobulin G antibody; Influencing factors

人类是麻疹病毒的唯一宿主。受感染者可以获得持久的免疫力。麻疹成分疫苗(MCV)已在世界范围内使用, 大大降低了麻疹的发病率。在某些发达国家, 麻疹病毒的局部传播已成功减少。与天花相似, 从世界上完全消灭麻疹是可行和实用的。然而, 只有当人口易感性低于可以维持传播的水平时, 才能实现消除的目标。因此, 95%的人群免疫力是中断传播和消除麻疹所必需的。在中国, 麻疹疫苗接种始于1978年。最初的计划是给8个月大的婴儿接种1剂麻疹疫苗[1]。而中国30多年的麻疹疫苗接种大大降低了麻疹的发病率, 尤其是麻疹疫苗适种年龄段的人群, 麻疹发病率大大降低。但是, 近年来中国一些地区的研究发现, 麻疹适种年龄段的发病率有上升趋势, 本研究针对深圳宝安区在校儿童麻疹血清抗体水平进行调查, 了解该年龄段儿童疫苗接种效果, 为麻疹预防提供科学依据以及预警信息。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研究共调查宝安区6~15岁在校儿童444例, 其中男240例(54.05%), 女204例(45.95%)。444例儿童一般资料见表1。

1. 2 调查方法 以宝安区在校儿童为研究对象, 在各医院和预防保健所的健康体检人群中, 通过方便抽样, 抽取符合条件的调查对象, 在征得调查对象同意后, 对调查对象进行问卷调查, 包括:个人的基本情况:年龄、出生日期、性别等;生活习惯及保健情况:饮食情况、医疗保健情况、身体锻炼情况等;免疫接种情况:免疫起始月龄;针次间隔时间;在规定的月龄内完成免疫接种。同时釆集调查对象的静脉血1 ml, 血液收集后放于2~8℃的条件下存放, 当天运送至实验室及时分离血清, 将血清置于-20℃的温度下保存。对血清进行ELISA检测, 采用德国virion/serion公司生产的试剂盒(SDG.BQ 14.04.2016)定量检测麻疹IgG抗体浓度, 并通过问卷调查进行麻疹抗体水平的影响因素分析。其中抗体浓度≥800 mIU/ml为高浓度麻疹IgG抗体,

<800 mIU/ml为低浓度麻疹IgG抗体。

1. 3 统计学方法 采用EpiData V3.1软件建库并进行数据双录入和一致性检验, 采用STATA V14.0进行统计学分析, 单因素分析采用χ2检验, 多因素分析采用Logistic回归模型。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6~15岁在校儿童高浓度麻疹IgG抗体单因素分析 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年龄、父亲文化程度、母亲文化程度、麻疹疫苗接种剂次、首针接种月龄是6~15岁在校儿童高浓度麻疹IgG抗体的影响因素,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2 6~15岁在校儿童高浓度麻疹IgG抗体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 年龄、首针接种月龄为6~15岁在校儿童高浓度麻疹IgG抗体的主要危险因素,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麻疹作为疫苗可预防的传染性疾病, 对于适龄人群的及时的免疫接种对于预防该疾病是至关重要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所有易感儿童和成人接种麻疹疫苗。现有的减毒麻疹疫苗安全有效, 提供持久保护, 价格低廉, 可在免疫计划中互换使用。使用2剂含麻疹成分疫苗接种所有儿童是免疫规划的标准, 两剂剂量均适用于每个地区的所有儿童, 旨在消除麻疹就需要实现95%的覆盖率。国内的研究发现, 麻疹疫苗接种史是麻疹发病的影响因素[2, 3], 本研究对于已经接种麻疹疫苗的6~15岁年龄段的儿童进行高浓度麻疹抗体水平阳性率的调查, 了解麻疹疫苗接种的效果以及为麻疹的预防控制提供科学依据。

在本次研究中, 6~15岁年龄段的儿童的麻疹抗体阳性率为89.64%, 但是总体的麻疹抗体的浓度滴度较低, 这与周海等[4]和倪俐等[5]的研究结果相似。有研究表明[6], 当麻疹IgG抗体浓度达到一定程度, 其对个体抵御麻疹病毒才有较好效果, 当体内麻疹IgG抗体浓度较低时, 即便抗体水平为阳性, 也存在感染的风险。

本研究发现, 首针麻疹疫苗接种的月龄是高浓度麻疹抗体形成的影响因素。对于6~15岁儿童高浓度麻疹IgG抗体影响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 8~9月

龄接种首针麻疹不利于高浓度麻疹IgG抗体的形成;较小年龄的婴儿接种麻疹疫苗会因为母传抗体的存在以及自身免疫系统发育未完全而导致疫苗效力变低[7], 对于70个研究结果进行分析的meta分析表明, 在9~11月龄的时候接种麻疹疫苗, 其疫苗的效力为84%, 而在月龄≥12月的时候接种麻疹疫苗, 其效力为92.5%。目前,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在麻疹流行地区服用第1剂麻疹疫苗9个月, 在非流行地区服用12~15个月。在中国, 麻疹疫苗接种始于1978年。最初的计划是给8个月大的婴儿接种1剂麻疹疫苗。1985年修订了时间表, 给儿童2剂麻疹疫苗:8个月大时的第1剂;

7岁时的第2剂。2006年, 第2次接种年龄由7岁改为18个月。中国30多年的麻疹疫苗接种大大降低了麻疹的发病率。对于麻疹疫苗首剂的接种, 可以考虑将首剂接种月龄延后, 以提高疫苗的效力。

本研究还发现, 随着年龄的增长, 高浓度麻疹IgG抗体的阳性率可能会逐渐下降, 这与严睿等[6]的研究结果相似。麻疹IgG抗体浓度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下降, 在成人阶段尤其明显, 而且自然感染获得的麻疹抗体可提供比人工免疫更持久的保护。在疫苗时代, 绝大多数的儿童都会接受麻疹的免疫接种, 但是疫苗免疫所产生的抗体保护持续时间不如自然感染所产生的。对于该年龄段的儿童, 可以考虑结合实际情况, 适时进行加强免疫。

随着中国对于麻疹实行计划免疫的推行, 中国麻疹的高发人群出现“中间低, 两头高”的改变, 即月龄<8个月的婴幼儿和>15周岁人群麻疹发病率不断升

高[8]。6~15岁儿童的出生队列正是处在国家实行麻疹计划免疫的时候, 但是, 该年龄段的麻疹发病仍然时有发生[9], 而且该年龄段有大部分的儿童处于求学阶段如发生麻疹感染容易引起麻疹暴发疫情, 国外学校就曾出现麻疹的暴发。国内有研究报道, 近年来儿童发病有上升的趋势, 可能是与儿童的麻疹抗体浓度较低有关[10]。因此, 儿童麻疹发病的预防控制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①加强儿童的麻疹疫苗免疫程序管理, 完善对于幼儿园以及中小学的入学预防接种证验证制度;②对于该年龄段的儿童, 可以考虑结合实际情况, 适时进行加强免疫;③加强传染源管理以及对流动人口的健康教育宣传, 在麻疹高发季节普及麻疹的相关知识, 提高麻疹知晓率, 引起父母对预防接种的重视。

参考文献

[1] 刘元宝, 胡莹, 邓秀英, 等. 江苏省儿童和成人麻疹传播影响因素的1∶3配比病例对照研究.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6, 20(8):796-800.

[2] 孟凡亚, 陆志坚, 沈永刚, 等. 安徽省2015-2016年麻疹发病影响因素病例对照研究.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7, 21(6):581-585.

[3] 张宁静, 张晓曙, 付鸿, 等. 甘肃省<8月龄及≥15岁人群麻疹发病危险因素分析.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4, 35(10):1095-1098.

[4] 周海, 吕海英, 蔡乾春, 等. 中山市2011年健康儿童脊髓灰质炎、麻疹和乙型肝炎抗体水平监测. 微生物学免疫学进展, 2014(6):59-62.

[5] 倪俐, 朱秋艳, 张磊, 等. 2012~2015年云南省红河州健康人群麻疹抗体水平监测分析.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16, 22(4):399-404.

[6] 严睿, 何寒青, 周洋, 等. 浙江省6~15岁儿童高浓度抗麻疹病毒抗体影响因素分析. 浙江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8, 61(2):

170-173.

[7] 卞琛, 张建陶, 凌良健, 等. 常州市8月龄~14岁儿童麻疹传播影响因素分析. 实用预防医学, 2015, 22(8):921-923.

[8] 苏琪茹, 郝利新, 马超, 等. 中国2015-2016年麻疹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18, 24(2):146-151.

[9] 林茜, 周令, 王旭阳. 大连市8月龄~2岁儿童麻疹发病特征及影响因素分析. 浙江预防医学, 2018, 30(6):636-638.

[10] 赵小冬, 徐勝平, 李传彬. 济南市8月龄~14岁儿童麻疹流行特征及发病原因分析. 中国社区医师, 2014, 28(31):148-149.

[收稿日期:2019-10-22]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