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头针结合感觉统合训练对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伴学习障碍儿童的自控能力的影响

陈景汉

摘要:目的探讨应用头针结合感觉统合训练对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患儿的影响伴学习障碍儿童的自控能力及学习功能的影响。方法将60例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伴学习障碍儿童依据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及对照组,每组均30例。对照组应用盐酸哌甲酯缓释片口服治疗,观察组在对照组治疗方案的基础上进行头针结合感觉统合训练,观察2组儿童治疗后自控能力及学习功能变化,并对比临床疗效及不良反应发生率。结果治疗后,观察组SNAP-Ⅳ评分及不良反应发生率低于对照组,WISC-CR、PHCSS评分及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P<0.05)。结论头针结合感觉统合训练能够更有效的改善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伴学习障碍儿童自控及学习功能,提升自控能力,安全性高。

关键词:头针;感觉统合训练;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学习障碍

中图分类号:R245.32+1文献标志码:B文章编号:1007-2349(2021)02-0053-03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是指儿童早起发生的认知、神经发育异常的综合征。注意力障碍为认知功能缺陷最常见的症状,主要表现为注意力高度不集中、行为多动及冲动,大部分患儿伴有学习障碍。其发病率在学龄阶段儿童高达12%。目前临床研究证实,对ADHD患儿进行及时、科学的康复治疗可明显促进患儿的精神健康和心理发育,本研究观察感觉统合训练对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伴学习障碍儿童的自控能力的影响,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选取2018年3月—2019年9月在本院收治的60例ADHD患儿为研究对象,诊断标准:诊断标准:满足美国精神病学会出版的《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第五版(DSM-V)关于儿童ADHD的诊断标准。儿童韦氏智力测验智商评定评分大于70分。纳入标准:经临床实验室、专科症状体格等检查确诊ADHD;儿童年龄7~12岁,儿童家属知情同意,所有患者均为初次诊断。采用简单随机对照分组法分为2组,对照组30例,其中男18例,女12例;年龄7~11岁,平均(8.33±1.01)岁;病程2~10月,平均(4.41±1.63)月。观察组30例,其中男17例,女13例;年龄7~11岁,平均(8.25±1.09)岁;病程2-11月,平均(4.93±1.26)月。2组患者性别、年龄及病程等基线资料对比分析,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本次研究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实施。

1.2治疗方法

1.2.1对照组给予口服盐酸哌甲酯控释片(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60240,18 mg/片),第1周1次/d,1片/次,以水送服,后续每周增加1 片,最大剂量为3片;连续治疗12周。感觉统合训练方案:主要包括触觉训练、前功能训练、本体感觉能力训练和高位统合训练。训练形式以儿童主导式为主,配合合作式训练、互动训练及竞赛式训练等多种方式。触觉功能训练项目主要包括触压、翻滚、拍打等训练方式;前庭功能训练主要包括旋转、滚动、荡摆、起落与震动、反射活动、组合式刺激等训练方式;本体感觉训练项目主要包括位置觉训练和动觉训练、意识性本体感觉训练和非意识性本体感觉训练等方面训练内容。训练器材主要包括:触觉球、平衡台、滑梯、跳跳床、圆木马吊缆、趴地推球、隧道、S形平衡木、圆筒吊缆、袋鼠跳、圆形滑车等。感觉统合训练每周训练5次,每次45 min,共训练12周为1个疗程。

1.2.2观察组在此基础上进行头针结合感觉统合训练头针治疗方案:治则:调养肝肾,安神定志。选穴:百会、四神聪、神门、内关、三阴交、水沟、合谷、太冲、足三里。针具选择:选用采用0.30 mm x 25 mm一次性不锈钢毫针(江苏省吴江市佳辰针灸器械有限公司)进行针刺治疗。具体操作:水沟采用雀啄刺,余穴采用常规针刺,平补平泻。得气后留针30 min,每日1次,每星期治疗5次,治疗12周为1个疗程。

感觉统合训练方案:主要包括触觉训练、前功能训练、本体感觉能力训练和高位统合训练。训练形式以儿童主导式为主,配合合作式训练、互动训练及竞赛式训练等多种方式。触觉功能训练项目主要包括触压、翻滚、拍打等训练方式;前庭功能训练主要包括旋转、滚动、荡摆、起落与震动、反射活动、组合式刺激等训练方式;本体感觉训练项目主要包括位置觉训练和动觉训练、意识性本体感觉训练和非意识性本体感觉训练等方面训练内容。训练器材主要包括:触觉球、平衡台、滑梯、跳跳床、圆木马吊缆、趴地推球、隧道、S形平衡木、圆筒吊缆、袋鼠跳、圆形滑车等。感觉统合训练每周训练5次,每次45 min,共训练12周为1个疗程。

1.3观察指标采用韦氏儿童智力量表(WISC-CR)評价儿童学习功能,包括语言量表及操作量表评分,采用儿童自我意识量表(PHCSS)评价患者自控能力,其内包含行为、智力与学校情况等6大条目;采用进行感觉统合能力的评测;量表从前庭平衡觉、触觉过度防御、本体感失调、学习能力发展不足四方面进行评定。

1.4疗效标准韦氏儿童智力量表(WISC-CR)评分:评分越高提示患儿学习功能越好;儿童自我意识量表(PHCSS):评分越高提示患儿自控能力越强;儿童感觉统合能力发展评定量:评分越高提示患者感觉统合能力、学习能力越好。

1.5统计学方法课题数据采用SPSS18.0统计处理处理,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率表示,采用卡方检验。P<0.05认为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2组儿童WISC-CR评分比较治疗组儿童治疗后语言IQ及操作IQ评分均高于对照组儿童(P<0.05),见表1。

2.22组儿童自控能力评分比较见表2。

2.32组儿童感觉统合能力发展评定量评分比较见表3。

3讨论

ADHD属于祖国传统医学中“脏躁”、“躁动证”等疾病范畴,传统医学研究表明本病的病机主要为阴阳失调、脏腑功能紊乱,病位涉及心、肝、脾、肾。国内外学者认为,ADHD的发病原因与基因遗传有密切相关,脑损伤或脑发育不完善导致脑功能轻微失调对儿童ADHD有影响[1]。感统失调主要表现为触觉、前庭觉及本体感失调[2]。感统失调伴学习障碍儿童主要表现在听、说、读、写、数学能力及推理能力等方面存在一定困难[3-5]。学习障碍儿童大运动基本正常,突出表现为动作精细度不高、协调性差,学习活动笨拙、知觉-动作不协调;语言表达常出现含糊不清、词不达意;读写存在障碍,阅读经常跳行漏字、书写错别字较多、标点符号混乱、抄写漏行、漏段等;日常学习生活带多余的动作,注意力差,上课不认真,双手喜欢玩文具、掰手指等;容易受外界干扰,难以长时间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情绪管理、心理承受能力差,常出现焦虑、畏缩、抑郁等消极情绪[6]。针对以上的病因,学者们不断地探索ADHD的方法。普遍认为对ADHD儿童及时发现并早干预,改善效果越好。目前主要干预方法有药物治疗、感觉统合训练、传统康复疗法、教育与心理疗法、饮食疗法、平衡仪和脑电生物反馈治疗等方法。药物主要包括中枢兴奋剂及选择性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两种,哌甲酯是中枢兴奋剂中的代表性药物[7-9]。

本次针刺采取头针治疗,治则为:调养肝肾,安神定志。兼以养心、安神、益智等。头为诸阳之会,脑为元神之府。百会位于人体巅顶,其为督脉穴位,又为督脉及足太阳经的交会穴,故百会穴可统督人体一身之阳气。四神聪关联督脉,为醒脑开窍之大穴,百会合四神聪可宁心定志。神庭穴,别名发际,出自《针灸甲乙经》,督脉的穴位。神庭合百会穴可镇静安神。足三里为足阳明经的合穴,主生精化血,三阴交为三阴经交会之所,可综合调节肝脾肾三脏功能;神门为心经原穴,主调节心经经气;内关为心包经络穴、八脉交会穴中阴维脉之会穴,二穴合用起宁心安神作用。

感觉统合训练,是利用个体发育过程中神经系统的可塑性,通过听觉、视觉、基础感觉、平衡、空间知觉等方面的训练,刺激大脑功能,促进脑神经细胞发育,使受试者能够有效地整合各种感觉,从而做出正确反应的一种训练方法。感觉统合训练根本目标是发挥孩子的积极主动性,让孩子在感统训练中通过各种外来的强度刺激来唤醒并提高机体水平,进而促进神经系统的全面发展[10-12]。其治疗方法是采用许多运动器具提供各种的感觉刺激,以促进感觉输入的处理过程和脑的统合功能,以改善其感觉统合功能失常現象。感统疗法的目的在于提供前庭体系、筋肉关节动觉和皮肤碰触等感觉刺激的输入,并予以适当的控制,让儿童在驱策力引导自己的活动,自动形成顺应性的反应,藉此促成这些感觉的组合和统一[13]。

本研究结果显示:治疗组儿童治疗后,WISC-CR评分、PHCSS评分、感觉统合能力发展评定均较对照组提高,提示感觉统合训练能够有效提升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患者的自控能力及学习能力,提高儿童学习能力。总之,虽然针刺、感觉统合训练等康复方法在治疗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伴学习困难患者由有明显的临床优势,但其作用机制仍不明确,仍需进行多中心、大样本的随机对照及作用机理的研究。

参考文献:

[1]张颖,潘学霞,包艳,等.共患和不共患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学习障碍儿童家庭环境及认知特征比较[J].中国妇幼保健,2019,34(11):2502-2504.

[2]王燕红.感觉统合功能训练可有效治疗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J].基因组学与应用生物学,2018,37(1):199-204.

[3]姚茹.学习障碍儿童的工作记忆刷新能力缺陷——存储与加工分离的视角[J].中国特殊教育,2017(12):46-52.

[4]黄燕虹,许崇涛,刘少文,等.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行为问题与自我意识的相关分析[J].国际精神病学杂志,2016,43(2):197-199.

[5]李晓龙,吴歆,陈翠华,等.学习障碍儿童的认知功能特点研究[J].中国临床新医学,2015,8(5):404-407.

[6]余韶卫.认知和感觉统合训练治疗儿童学习障碍的效果[J].广东医学,2015,36(8):1206-1207.

[7]张会娟,鲁玉霞.认知和感觉统合训练治疗儿童学习障碍的效果观察[J].河南医学研究,2018,27(11):2037-2038.

[8]黄欣欣,欧萍,钱沁芳,等.心理行为干预联合生物反馈对学龄前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患儿的疗效分析[J].中国当代儿科杂志,2019,21(3):229-233.

[9]王媛,王鹏,张姗红,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儿童的父母养育方式与情绪问题的关系[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9,33(8):607-611.

[10]欧阳娜.感觉统合训练在提高精神运动发育迟缓儿童能力方面的应用价值研究[J].当代医学,2019,25(7):162-163.

[11]李晓岩.感觉统合训练治疗儿童孤独症疗效分析[J].中医药临床杂志,2018,30(11):2117-2119.

[12]李功举.感觉统合训练在脑瘫康复训练中的应用[J].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2018,18(11):147-149.

[13]李杨,杨金伟,周郁秋,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儿童问题行为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全科医学,2017,20(29):3600-3605.

(收稿日期:2020-08-21)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