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重庆市农村金融发展与农村经济增长的互动效应

徐贇

摘 要:本文以重庆市农村地区为例,使用协整检验、因果检验等对金融发展与农村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分析,结果表明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存在互动效应。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推动重庆市农村金融发展的建议,旨在实现重庆市农村经济更好更快增长。

关键词:重庆市;农村地区;金融发展;经济增长

中图分类号:[S-9]

文献标识码:A

引言

对于农村金融发展来说,其与农村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紧密联系,促进农村金融的更好发展;同时,农村金融体系的进一步完善为资源分配的合理性保障提供支持。基于此,探究两者的互动效应,并重点发展农村金融十分必要。

1 重庆市农村地区金融发展水平的测度

1.1 指标选取

农村地区金融资源配置市场化程度不断升高,代表着农村地区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更好,更大程度地推动了农村经济增长[1]。因此,分析农村地区金融资源的配置功能极为必要,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本文选择了Private、Privy这些指标,以重庆市农村地区为例,衡量相应地区的金融发展水平。其中,Private为非金融部分私人信贷总额与总信贷的比值;Privy为非金融部分私人信贷总额与GDP的比值,總体对地区金融的市场化程度进行了衡量。

1.2 水平测量

本文主要应用Private以及Privy指标,其数值越高,证明重庆市农村金融资源配置率越高。同时,使用农林牧渔业的总产值完成重庆市农村地区总产值的估算;私人信贷为企业贷款、乡镇企业贷款、个人贷款的总和。计算结果显示,近3a重庆市农村地区Private指标分别为0.0390、0.0393、0.0406;Privy指标分别为0.2837、0.2740、0.2804。能够看出,重庆市农村地区资源配置效率呈现出逐年增高的趋势。

2 重庆市农村金融发展与农村经济增长之间关系的实证分析

2.1 样本与数据

本研究使用人均农林牧渔业的总产值对数代表重庆市农村地区总产值,以此降低波动性对分析结果准确性的影响;对相关变量进行取自然对数的处理,以降低变异方差性对分析结果准确性的影响;使用Private以及Privy指标的自然对数值作为分析变量;样本数据为近10a重庆市农村相关数据。

2.2 单位根检验

应用ADF单位根检验方法,对相应时间序列指标的稳定性程度落实判断。在本研究中,主要对人均农林牧渔业的总产值对数(Lgdpt)、Private对数(Lprivatet)以及Privy(Lprivyt)对数的平稳性展开验证,结果如下。

Lgdpt的ADF值为0.7487,在1%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4.2001,在5%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3.1754,在10%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2.7290,因此可判定该时间序列指标的检验结果为不平稳;Lprivatet的ADF值为0.0203,在1%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2.7922,在5%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1.9777,在10%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1.6021,因此可判定该时间序列指标的检验结果为不平稳;Lprivyt的ADF值为-1.1183,在1%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2.7922,在5%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1.9777,在10%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1.6021,因此可判定该时间序列指标的检验结果为不平稳。

总体来说,选取的3个指标均为不稳定的时间序列;对其二阶差分后的各个数据进行对比,发现在1%水平下显著稳定,表明为二阶单整序列。

2.3 协整检验

经单位根检验发现,本研究中使用的时间序列并不稳定,因此选用协整检验的方法完成变量间长期稳定比例关系的分析。对3变量指标的滞后阶数进行检验,得出1/2以上的准则选择的最优最后阶数为三阶。完成VRA模型的构建后,得到协整检验结果如下:假设Lgdpt与Lprivatet的协整向量个数为0时,特征值为0.9976,迹统计量为58.5521,在5%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15.4947;假设Lgdpt与Lprivatet的协整向量个数最多为1时,特征值为0.3653,迹统计量为4.0913,在5%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3.8415,P值达到0.0431。假设Lgdpt与Lprivyt的协整向量个数为0时,特征值为0.7803,迹统计量为15.6314,在5%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15.4947,P值达到0.0477;假设Lgdpt与Lprivatet的协整向量个数最多为1时,特征值为0.0465,迹统计量为0.4756,在5%的显著水平下临界值达到3.8415,P值达到0.4904。

2.4 因果检验

为了验证重庆市农村金融发展中的Privy指标与农村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的关系,本研究对两者展开了因果验证,所选用的检验方法为Granger因果检验,得到的结果如下:假设Lgdpt不是Lprivyt的Granger原因时,样本区间为10,滞后期为2,F值为7.9082,P值为0.02828;假设Lprivyt不是Lgdpt的Granger原因时,样本区间为10,滞后期为2,F值为1.25728,P值为0.36113。

总体来说,Lprivyt是Lgdpt的Granger原因,即金融发展水平与农村经济增长之间存在关系,在重庆市农村经济每增长的条件下,农村金融发展均做出贡献。

2.5 结果分析

经过上述的实证分析能够得出,在重庆市农村地区,金融发展水平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长期的、稳定性高的关系(主要为金融发展中的Lprivyt指标)。换言之,在重庆市,农村地区的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互动效应,且金融发展能够在经济增长中起到推动性作用。同时,结合Lprivyt指标的相关数据及分析能够发现,重庆市农村地区的金融资源配置市场化程度依旧有待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仍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在促进重庆市农村地区金融发展以及农村经济增长的工作中,可以从这一方面(即推动金融资源配置市场化)入手完成。

3 推动重庆市农村金融发展的建议研究

3.1 完善顶层设计

现阶段,农村地区仍存在融资难的问题,大量的金融需求无法迅速、有效获取金融机构的帮助与支持,阻碍着农村地区的经济增长。针对这一情况,应当由当地政府部门主导,在保证政策性金融到位的前提下,积极拓展农村地区的融资渠道,鼓励多种金融机构参与农村融资活动。同时,应当对扶贫性金融制度与互助性金融制度进行重点优化落实,构建更为多元的农村金融制度,达到推动农村经济更好、更快增长的效果[1]。

3.2 优化农村金融体系

为了进一步加深金融资源配置市场化程度,需要持续进行农村金融体系的优化调整。在此过程中,应当积极推行短期融资券,强化票据在农村实体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同时,需要配套建设农村票据专营机构以及登记查询系统,以此提升农村票据交易的专业化程度及实际效率,并达到降低欺诈、不良操作等风险概率的效果[3]。另外,可以结合置换、并购等资本运作形式,促使农村地区资源进行重新配置,完成对农村经济结构的优化,推动农村地区金融更好发展,实现农村经济增长。

3.3 调整农村金融生态环境

强化农村投资机制的改革,实现投资项目公示,或形成代建制试点,吸引更多企业进入农村地区投资。同时,要加大对农村地区的社会信用文化建设,鼓励建成多种信用中介机构;对农村企业展开信用评级,促使企业形成信用意识的同时提升社会资本(或是金融机构)的投资信心。另外,还需要构建、落实完善的企业信用獎惩机制,推动农村地区信用文化的快速形成,达到优化农村金融生态环境的效果,为农村地区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提供更好条件。

4 总结

综上所述,农村金融发展与农村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紧密联系,探究两者的互动效应,并重点发展农村金融十分必要。以重庆市为例,分析农村地区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两者存在关联性,且金融发展推动经济增长;重庆市农村地区的金融资源配置市场化程度依旧有待提升,需要进一步完善顶层设计、优化农村金融体系、调整农村金融生态环境,推动农村经济的更好更快增长。

参考文献

[1]戚德才.浅析农村经济增长与农村金融发展的相互关系[J].农村经济与科技,2020,31(02):236-237.

[2]李卉,李之凤.甘肃省农村金融发展与农村经济的相关性分析[J].生产力研究,2019(11):38-42.

[3]杨婷.农村金融发展与农村经济增长的实证分析——基于VAR模型[J].潍坊学院学报,2019,19(05):24-27,33.

(责任编辑 常阳阳)

标签: 农业技术论文15期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