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工学论文 > 设计论文 » 正文

调研方法组合应用的可行性研究

韩炎萃 姜可 罗天慧




关键词:调研方法 观察法 访谈法 行为地图法 引导性叙事法 组合应用 代际沟通

引言

设计调研是设计进程的首要环节,其目的是获取丰富有效的信息数据,确定用户需求,定位设计方向,调研方法在其中发挥着理论指导和步骤规划的作用[1] 。选用恰当的调研方法能够协助设计人员尽可能了解所有可能的信息,明晰设计意义,拓宽设计思维[2] 。然而,当前对调研方法的选择与运用都越来越流于表面,缺乏针对性的思考,有必要加深调研方法在设计调研活动中的应用研究。

一、调研方法的应用现状与问题

在设计活动中,不论是设计探索阶段的用户调研,还是设计验证阶段的用户测试,都离不开调研方法的指导[3] 。因此,设计者们在设计项目初期会将很大一部分成本用以相关的调研活动,其中对调研方法的选择和应用也越来越重视。

但是,随着设计行业的发展和调研方法的普及应用,在调研方法的选用方面,一些问题开始显现甚至长期存在。例如,一些学生和设计工作者经常犯“我认为用户怎样想”的错误,调研过程敷衍了事甚至之间略过调研阶段,直接按照自己的想法开始做设计;还存在随意选用调研方法的问题,习惯性地将头脑中已有的经验总结当作科学的方法工具,未发挥出调研方法应有的价值。这些问题直接影响了调研质量和效率,使得调研获取的信息数据无法有效服务于设计项目的需求定位,同时也是对相关人力物力资源的浪费。

实际上,由于各类因素的影响,调研所获得的信息与数据的准确率是无法达到百分之百的。但是,可以通过合理选用调研方法来尽量提高这个准确率。因此,本文从设计探索阶段调研方法的选择与应用研究入手,旨在探究更有效的调研方法的应用形式,发挥调研方法应有的理论指导价值,提升设计调研的质量和效率。

二、研究对象的选定及依据

本次调研方法研究的对象为观察法、访谈法、行为地图法和引导性叙事法。其中,观察法和访谈法是调研活动中最常选用的两种调研方法,但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逐渐产生一些问题。例如,观察得到的情绪的真实性可能存在不确定性[4] ,导致调研结果存在较多偶然性;访谈过程中容易忽视对受访者的合理引导,获得的访谈信息宽泛,抓不住重点。结合这两种调研方法在应用过程中的问题,权衡其他调研方法与二者的关联程度,查阅并比较一些调研方法后,选择行为地图法和引导性叙事法一同研究。

三、调研方法的比较与组合

主要查阅了《通用设计方法》[5] 和《IDEO方法卡片》[6] 中對各个调研方法的描述和解析,比较调研方法的定义、分类和应用内容,分析并总结这四种调研方法的应用优缺点,详情见表1。

各个调研方法的定义和属性不同,使其在应用对象、适用范围和操作难度方面也有所差异。比较4种调研方法的定义、应用优势和应用劣势,发现它们之间存在关联和互补的特征:

观察法和行为地图法都注重实地考察,通过眼睛或摄像记录看到的环境和人群信息。隐蔽观察法的周期短,成本低,但观察范围比较单一,所得到的信息存在偶然性;行为地图法能从多个特定地点入手,能够将抽象的观察信息转化为时间和空间上的显像化联系[7] ,系统总结多个地点的观察情况,弥补隐蔽观察范围的有限性。除此之外,传统的参与式观察周期长,成本高,很难适用于一般情况下的设计调研,应当根据不同调研情况做适当优化和简化。

访谈法和引导性叙事法都采用面对面的交流方式,强调受访人给予真实的反馈信息。如果只采用访谈法进行采访,经常会产生偏离访谈主题或访谈深度不够的情况,获取的信息宽泛且浮于表面;引导性叙事法能够辅助访谈回归主题,引导受访者深入讲述,使得反馈信息有针对性。

依据这几种调研方法之间的关联性和互补性,将它们恰当地组合起来,是否能够优化单个方法的应用弊端,从而更有效地指导实际的调研活动?因此,提出“观察法+行为地图法”和“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两组方法组合形式,并应用到实际的设计调研活动中,以验证其可行性。

四、设计调研实例——了解公共环境中不同年龄的人群之间的代际沟通情况

设计调研的整体进程可划分为前期准备、调研实践、调研总结和设计分析四个阶段。

(一)前期准备

1. 确定设计调研的主要内容,包括调研的时间、地点、对象及目标。

调研目标:了解某一公共场所内不同年龄人群之间的代际沟通情况,发现他们代际沟通中的突出问题与原因,获取到有关代际沟通的问题与需求。

调研对象:不同年龄层的群体或个体,包括老年人、青年和儿童。

调研时间:2019年10月18至20日;其中,18日的调研采用“观察法+行为地图法”,19、20日则应用“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进一步调研。

调研地点: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南长河公园。

2. 在选定调研方法的条件下,准备好所需的调研工具。

“观察法+行为地图法”需要相机或手机拍摄,记录所需的纸笔;

“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需要录音笔或手机录音,记录所需的纸笔。

(二)调研实践

调研实践的过程就是组合应用两种调研方法的过程,按照由浅及深,由远及近的调查逻辑,先组合应用“观察法+行为地图法”观察公园环境信息和群体信息,再组合应用“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一对一访谈典型个体。

1.“观察法+行为地图法”组合应用:第一阶段的调研实践是一次观察为主,以行为地图法为辅的过程。观察开始之前,先大致了解调研地点的区域划分和人群分布情况,以圈定合适的观察点。观察过程中,一人负责摄影记录,一人负责笔记记录;每个观察点的观察时间控制在一小时左右。其中,对观察法和行为地图法的应用情况如下。

(1)应用观察法:隐蔽式观察和参与式观察相结合,将公园内人群聚集的区域设为首要观察点。例如,对公园休息区内逗留的奶奶、母亲和孩子采取隐蔽观察法,尽量减少对他们的影响;对公园广场上蘸水写毛笔字的老人和儿童采用参与观察法,近距离观察甚至参与到他们的互动交流中,观察情况见图1。

(2)应用行为地图法:选择以地点为中心的行为地图法,用以整理和记录不同人群在观察点的行为信息。首先,以南长河公园的平面地图为底图,标出公园内主要的功能分区;其次,用不同颜色的圆点代表老年人、中青年和儿童三类用户群体,一个圆点代表一人,统计观察到的人群分布情况;最后,以地点、人群、行为和活动主题四方面整理出人群活动的信息簿,最终的信息汇总见图2。

2.“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组合应用:第二阶段的调研实践是一次引导性叙事法辅助下的访谈。访谈开始之前,需要提前根据调研主题拟好访谈提纲。访谈过程中,一人负责提问和引导,一人负责录音和笔记记录;每次访谈时间控制在半小时左右。其中,对访谈法和引导性叙事法的应用情况表述如下。

本次访谈主要围绕代际关系和代际沟通问题,访谈的提纲见图3(左)。应用引导性叙事法,当受访者表现出“答非所问”或停止回答时,访员可以根据实际问答情况,运用恰当的提示语和引导词,引导受访者逐渐回归访谈主题,鼓励他们讲述出与代际沟通相关的故事和感受。此次访谈分别对三名典型个体进行了一对一深度采访,访谈的流程见图3(右),访谈的内容记录见图4。

(三)调研总结

1. 应用“观察法+行为地图法”,经多层次的观察发现:一般情况下,不同年龄层的人群行为表现为“各自玩各自的”,例如,老人们聚在一起下棋打牌,小朋友们在空地堆沙子。但是,当出现可共同参与的活动时,更容易触发代际沟通行为。例如,河边的亲子测水质活动(详情见图3),能让家长和孩子共同参与到活动当中,从而产生丰富的代际交流。

2. 应用“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在引导性叙事法的辅助下,深入采访发现:虽然父母与子女交流较少,但他们仍渴望与家人建立良好的沟通。例如,在河边下棋的老人,他们很乐于和子女讲述他们曾经的趣事和难忘经历,也想聆听儿女生活中的趣事或烦恼,多了解年轻人的世界,但总是缺少合适的契机。

(四)设计分析

通过实地调研,对该公园内老年人、中青年和儿童的观察和访谈,了解他们对代际沟通的理解,发现代际沟通当中的主要问题和原因,挖掘设计的痛点和需求,在此基础上定位设计方向,提出设计构想和方案。

1.挖掘设计痛点和用户需求

(1)设计痛点:在代际沟通情境当中,缺乏有效的共同参与感和代际互动媒介[8] ,是造成代际沟通障碍的一个重要原因。

(2)用户需求:各年龄层的用户需要代际之互动的共鸣感[9] ,儿童需要获得积极有效的亲子交流,以获得更多的家庭安全感;老人和青年人同样渴望更良性的代际沟通,以维持好社交能力和情感联系。

2.提出设计构想:基于设计痛点和用户需求,提出初步的设计构想:通过改良公共设施产品或服务流程,改善用户的使用体验,促使各年龄段的用户群体共同使用该产品,或者共同参与该活动,搭建代际互动与沟通的桥梁。

目前公共场所設置的跷跷板一般只适合儿童玩耍,由于成人和儿童的体重差异,儿童无法将成人成功翘起,于是经常会出现儿童独自玩耍,而父母在一旁无所事事的情况,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代际沟通的缺失。于是,可设计一款可根据重量调节杠杆的跷跷板,适合成人和儿童一起玩耍,改善代际互动的方式,增进代际情感。设计方案示意见图5。

五、调研方法组合应用的可行性分析

调研方法的应用目标是指导调研过程,获取用户信息。于是,相应地从方法应用的操作要求和获取信息的有效性两方面分析“观察法+行为地图法”和“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组合应用的可行性。

(一)调研方法组合应用的操作要求:“观察法+行为地图法”的应用过程可归纳为观察,记录和信息整理三个步骤。其中,观察的时间可控,记录以摄影和笔记的形式为主,整理获取的信息时要求记录人员按照地图进行分类标记。“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将引导性叙事融入到访谈过程中,除了按照提前拟好的提纲进行提问,访员还需具备一定的应变能力,根据受访者的回答及时抛出一些提示语进行引导。另外,需要一名记录员全程记录访谈内容。总体来说,应用这两组方法组合的时间和人力成本都比较低,对调研人员的技术要求不高,易于操作。

(二)调研方法组合应用的信息有效性:有效的调研信息能够准确反映设计痛点和用户需求,定位设计方向。应用“观察法+行为地图法”能够获取到目标人群的行为和环境信息,以及目标用户的行为习惯,由此发现潜在的问题与痛点;应用“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能够深入了解到目标个体的态度和心理活动,挖掘用户行为背后的动机与原因。通过对环境、用户行为和态度各层面信息的全面审视,从中得出用户的需求与愿望,再结合产品和用户体验等层面的分析,有效定位设计的初始方向,提出设计构想。

(三)结论:“观察法+行为地图法”和“访谈法+引导性叙事法”的组合应用形式偏向于“主+辅”的形式,用行为地图法辅助观察,用引导性叙事法辅助访谈。这是在比较分析了各个调用方法的优缺点之后,依据其关联性和互补性所得到的组合应用形式,并在实际调研中得到有效验证。通过调研不同年龄层的用户在公共场所的代际沟通情况,从方法应用的操作要求和获取信息的有效性两方面分析,二者的操作易于把握,获取的用户信息丰富全面,能够反映问题与用户需求,从而帮助定位设计方向。

本文论述的设计调研实例属于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理念指导下的一次需求性调研,一般发生在设计项目的初期探索阶段,其核心任务是搜集获取大量且丰富的用户信息,并从中挖掘出用户的核心需求。在这种设计调研中,依据调研方法的关联性和互补性,将调研方法组合应用,能够产生“1+1>2”的放大效应,更多发挥出各个调研方法的理论指导价值。相较之下,使用单个调研方法获取信息的针对性比较强,很难获取到丰富全面的用户信息,更适合于对某个特定具体问题的设计调研。

设计方法在实际的设计实践中不断演变与发展,沿着不同方向去尝试探索而走向多元化[10] 。对调研方法而言也是如此,对于调研方法的组合应用研究并非仅限于这一种组合形式,还应当向着其他维度深入拓展。例如,“定性+定量”的组合形式当中,哪些具体的调研方法更适合组合在一起使用。对调研方法的研究是整个设计方法研究当中需要加以重视的一部分。通过合理地选用调研方法,得到有效的用户研究,能够最直接获取到用户的愿望和需求,这是一项创新设计活动中非常重要的敲门砖。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从产品市场研究和可用性测试等多角度权衡利弊,从而不断明确和优化设计方案,得到更满意的设计结果。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