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收结构与经济增长效应:基于省级面板数据的区域分析

冯文斐




摘要:税收结构通过资本积累、人力资本的途径影响经济增长。从区域看,东部各税种上升后,都会带来经济增长的负效应。但是各个税种差异较大。西部对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的敏感度不如东部大。中部则显示了对东部更为敏感的企业所得税与流转税。而个人所得税和流转税相对敏感。

关键词:税收结构;区域;经济增长;面板分析

引言

营改增以来,改革的具体影响逐步深化,时间关系尚未得到定量研究。但是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探讨:由于我国各省之间经济发展的差异,各省税收结构不尽相同,不同税种结构对经济增长作用不同,这种空间的差异性可以帮助预测和理解全面营改增后对经济增长的效应。

一、文献评述

20 世纪60年代,自从Harberger(1964)提出超中性猜想,后期比较有代表性的包括:Engen and Skinner(1996)、Schwellnus andArnold(2008)等。

从国内看,与税负和税率相比,我国学者研究税收结构比较晚,且并没有达成共识。代表性研究如李绍荣、耿莹(2005)、何茵、沈明高(2009)、崔治文、王蒂、管芽芽(2010)、刘海庆,高凌江(2011)用税收结构对整体经济增长的影响进行计量分析,但对流转税和财产税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及作用方向得出了不同的结论。申媒娥(2006)、吴玉霞(2009)、苑小丰(2009)、徐利君(2008)、夏侯曦域(2011)、李磊(2014)、胡小青(2015)、柏莉(2015)等则对经济增长的内在因素进行了分解,通过分析税收结构对不同经济增长要素的作用进一步明确税收结构的经济增长效应的传导路径。

本文侧重对不同区域收税结构的经济增长效应。考虑到我们不同经济增长要素差异性较大,将经济增长的要素区分了资本投入与人力投入两种。

二、模型与数据来源

(一)包含税收的经济增长模型

税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通过三个要素达到:资本存量、人力资本与科技进步。但税收对科技进步的正向作用多是通过减税或者税收返还来实现,存量的税收数据无法观测到。因此,将税收影响经济增长的路径定义为两条:一条是影响资本存量,另一条是影响人力资本。税收通过不同的结构安排,影响资本存量与人力资本的使用效率,也就是其弹性。因此,一个包含税收影响的经济增长模型如下:

其中,Yit为各区域的经济总量,Kit为各区域的资本存量,Lit为各区域的人力资本,xijt为第j种税收在第i区域的税收收入所占比重。αijt和βijt表示税收结构中第j种税对资本和人力资本产出弹性的影响,表示税收结构对资本和劳动产出效率的影响,γijt表示在剔除资本要素和劳动要素后,税收结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程度。

对以上模型对数化,得到以下计量模型:

在实际模型中,我们还考虑了政府支出及地区队伍开放程度的影响。

(二)數据来源

目前征收的税种中,由于个别税种之间存在较强的共线性,文章选取流转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作为分析对象(严格意义上税收分类不应这样分类,但是考虑到营改增后数据的一致性,将营业税及增值税合并成流转税)。三类税收收入在税后总收入中所占的比重代表税收结构。税收收入来源于历年《中国税务年鉴》。各省GDP作为经济增长的衡量指标,采用以1995年为基期的可比价格计算(GDP为中国统计年鉴数据,统计局经济普查后调整后数值未考虑在内)。资本存量的计算基于单豪杰(2008)(1)的方法计算。人力资本以各省就业人数为指标,数据来源为历年《中国统计年鉴》。我国的税制改革自1994年开始,因此各指标的数据区间均为1995—2018年。

(三)计量模型选择

不少文献显示,面板数据三种模型中,混合回归模型并不适用。本文主要使用固定效应模型和随机效应模型,具体计算结果见表1。由于不同省份之间存在着紧密联系,为更直观地显示税收对区域经济的作用机制,将各省份分为东部、中部和西部,分别分析税收结构对三大区域的影响。

从上述模型看,固定效用模型更能较好拟合。从模型结果来看,企业所得税与个人所得税对经济增长起了正向作用。企业所得税对资本存量的贡献更大,而个人所得税对人力积累的存量更大。可能在原因在于,如果个人所得税占比提高,在税制不变的情况下,说明人力资本积累更高。而流转税的影响尚不明确,在不同模型中显示出不一样的结果。

三、结论

根据上述定量情况,把全国31个省级单位划分为东、中、西部三个区域板块,分别计算不同税收结果对其的影响。具体见表2。

(一)区域差异

从上述结果看,东、中、西部的区域差异是较为明显的。东部各税种上升后,都会带来经济增长的负效应。但是各个税种差异较大,相比较而言。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对东部的副作用影响更大。一个主要的原因在于东部私营经济更加发达,税负的增加对其成本的影响较国有经济要大。但流转税对东部的影响较小。显而易见,我们加入了政府支出和开发程度后,东部的正向作用较为明显。东部作为较早实施改革开发的地区,对外经济占比较高,对经济的正向作用也较为明显。

西部对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的敏感度不如东部大,这与近年来西部经济增长的主要靠大规模基建及重工业发展密切相关。对流转税的敏感度较低,甚至在随机模型中,西部对流转税回归系数并不显著。我们认为这与经济结构仍然密切相关,西部基本经济活力的企业相对较少。中部则显示了对东部更为敏感的企业所得税与流转税。

(二)税种差异

相对而言,企业所得税对西部与中部的影响更为敏感。企业所得税税负的下降,也是近年来呼吁较高的一种声音。我国企业尤其是私营经济所得税税负较重,虽然在个别行业实行了优惠政策,但对企业而言仍然是杯水车薪。随着征收手段的升级,企业所得税的漏税现象有所改善,也增加了企业的成本。

个人所得税影响不大与我国目前个人所得税征收有关。从当前情况看,高收入人群尤其是自由职业者高收入人群的个税漏缴较为严重,个税对其正常生活影响不大。个人所得税影响较大的群体如国有企业员工等其自身发展一般不考虑个税。也就是说,个人所得数的征缴,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这也为后续个税改革提供了空间。

流转税对无论东部、中部、西部的影响都是负的。显而易见的是,流转税无法真实反映企业的价值创造,对相当部分企业造成较高的经营成本。流转税征缴比较方便,但对企业发展不利,营改增后,有效降低了企业负担。但也要清醒地看到,由于进项发票不易取得以及其他各方面原因,营改增有效降低企业税负这个目标实现起来还任重而道远。

结语

本文的研究不足在于时间序列的完全可比性,不能完整反映营改增后的税收效应。虽然为营改增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视角,但没有考虑诸如税制改革、政府换届等较为明显的影响因素。

另外一个不足在于税收结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路径没有分析清楚。税制结构是从微观角度,而经济增长是从宏观角度,微观的企业及个人如何过渡到宏观的整体经济增长,其具体的路径及影响程度尚未揭示。

注释:

单紊杰.中国资本存量的再估算:1952—2006年,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8 (10):17-31。

参考文献:

[1]胡小青.税收结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D].杭州:浙江大学,2015.

[2]柏莉.税收结构与经济增长——基于省级面板数据实证研究[D].杭州:浙江财经大学,2016.

[3]阚梦婷.OECD国家的税收结构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研究[D].南京:南京大学,2016.

[4] 吴玉霞.中国税收结构的经济增长效应——基于省级面板数据的统计分析 [D]. 天津财经大学博士论文,2009.

[5]周振,张充.金融业营改增、税收负担与经营绩效——基于沪深 A 股上市公司的经验数据分析[J].华东经济管理,2016(09):100–104.

[6]李磊.税收结构对区域经济增长影响实证研究[D].兰州:西北师范大学,2014.

标签: 财会毕业论文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