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专业服务建设探究及启示

黄惠平



摘 要 图书馆传统服务面临智能化发展冲击,馆员工作也遭遇“可替代性”,需要给图书馆服务和馆员职能重新定位。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提出了信息和数字素养框架,并组建有助于解决该问题的服务梯队,辅助在校师生进行科研交叉性研究、跨学科合作以及科研成果孵化。本文通过网络调查法和对比分析法,剖析了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的馆员团队建设体系和服务理念,为我国高校图书馆和大型公共图书馆馆员团队提供有效示范。

关键词 服务转型  科研服务  学术支持  馆员团队

Abstract Library service is faced with the impact of intelligent development, and librarians work is also confronted with the problem of “substitutability”, which requires the reorientation of library service and librarians functions. The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Library puts forward the information and digital literacy framework, and builds a service team to help solve the problem, assists teachers and students in the school to conduct scientific research, interdisciplinary cooperation, and incubation of scientific research result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system and service concept of the librarian team of the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Library through the network survey method and comparative analysis method, and provides effective demonstration for the librarian team of university libraries and large public libraries in China.

Keywords Service transformation. Research services. Academic support. Librarian team.

0 引言

面對多方质疑和信息技术的强劲冲击,传统图书馆服务显然不能满足现代社会对图书馆的期望,而图书馆馆员面对这场“灰犀牛危机”[1],需要拷问自己:现今的图书馆馆员应当提供怎样的服务来更好满足读者呢?对于这一问题,英国的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并因此在2018年获得图书馆服务学生体验第一名[2]。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馆长Anne Horn曾表示:“谢菲尔德大学致力于提供一个鼓励智力发现和科研的世界级研究型图书馆,并在复杂的信息领域创造新知识”[3] ,并要求馆员“将自己定位为项目的合作伙伴,而不是项目的服务提供者”,希望馆员参与到制定共享目标中去,共同执行计划。在这一方面, 可以说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正引领着图书馆向学科馆员功能团队服务模式转型。本文将基于该校图书馆学习核心要素进行多层次分析,并对参与科研周期的三个馆员团队进行介绍,以期对我国图书馆的服务转型升级有所启发。

1 谢菲尔德图书馆的信息和数字素养(IDL) 框架

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多年来融入科研项目研究,在辅助师生进行科研交叉性研究、跨学科合作中,发现师生们不仅需要专业团队引导、辅助甚至共同去创造创新,更需要图书馆给他们提供平台和对外交流与合作的机会。师生只有通过深度了解,才能知道图书馆提供服务的深度和广度,而学习基本技能才能更加充分使用和管理好数据资源,并在学习过程中通过交流、思考和质疑,将自己的想法转化为成果。故此,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提出了信息和数字素养(IDL) 框架(见图1),即:发现、理解、提问、参考、创造、沟通。

信息和数字素养(IDL)框架将信息素养、技术技能和数字能力相结合,使学习者在流动的数字世界中能够以批判性的方式学习、发现和吸收信息,以积极追求的精神进行创造性研究,从而实现以研究为主导的大学体验,让高校师生更好地适应日益复杂的数字世界。

2 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的专业学科团队

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为了使馆员全面参与师生科研项目,更好地融入科研项目中,根据信息和数字素养框架中的相关内容,结合现有学科馆员学科背景,成立了三个专业的学科团队,并将学科团队运作过程中相关的内容归纳为五个重点问题:(1)一流大学学科馆员团队如何运作?(2)目前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现有学科馆员的优势在哪?(3)教师和学生的科研和教学需求是什么?各学院项目偏向点如何划分?(4)谢菲尔德大学学术发展理念?(5)谢菲尔德大学预留图书馆馆员发展空间是什么?提供后续招聘和培训条件如何?

三个图书馆专业的学科馆员团队成员包括图书馆馆员和图书馆技术支撑的外部专业人员,分别是教师参与团队(Faculty Engagement Team)、研究数据管理指导小组(Research Data Management Steering Group)和学术交流团队(The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Team)。

2.1 教师参与团队

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在2016年设立了教师参与团队,由12名教职员分工合作,覆盖人文科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工程学和医学五个研究领域,涉及48个学科方向[4]。教师参与团队的工作服务更偏向“授人以渔”,不限于为专一学院提供学科知识和图书馆资源,更注重师生整体的信息素养和专业技能引导和培养。

教师参与团队为减少管理层次,避免学科馆员建立领地意识,建立了上下两种通道工作机制。

一种是自上而下的机制。在每次课题项目实施中,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都会根据项目所处的领域和需要的科研支撑,选择一位总负责组长,以优先或密集的方式獲得有关事宜的信息。这和北美很多高校在学科研究过程中实行Principal investigator(PI)模式类似。项目负责人统筹规划小组的其他馆员提供的科研支撑,并在项目进行中沟通图书馆为科研提供的支持服务,使团队更密切地参与学科或学院的资源建设,主动搜集与学科相关的图书馆资源或网络资源,进行资源的推荐、学科热点或趋势的追踪等服务。

一种是自下而上的机制。教师参与团队以思维创新者的角色,引导学生使用Gale Primary Sources来交叉搜索,分析和可视化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订阅的历史收藏和报纸等资料。教师参与团队提倡将个体的智慧通过交流转化为集体智慧,希望学生通过吉布斯的反思学习周期(Gibbs Reflective Learning Cycle)进行学术反思、总结和交流,将洞察力转化为实践,完成技能培训考核。考核内容是要求学生在一个学年内至少参加4场研讨会,并进行反思性总结写作,实现再交流再反思。为了强化反思性思维,还将根据个人的科研探索经历进行案例分析,使个体“隐性知识”在集体交流中以及知识应用之后的集体评价中,验证集体智慧是否得到发挥,甚至对原有知识产生更加深刻和精细的理解,成为大众认可的公众知识[5]。

2.2 研究数据管理指导小组

2017年,麻省理工学院在探讨图书馆未来发展趋势时,认为高校图书馆将作为一个开放的数字化平台服务于高校跨学科科研和与外界合作的开发项目,为师生提供数据可视化工具,并提供相关数据分析报告[6]。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顺应这种趋势,抽取有计算机和数学背景的馆员组成研究数据管理指导小组,同时吸纳各院系有分享数据成果的教师,与公司信息与计算服务(CiCS)和研究与创新服务(R&IS)的利益相关者合作,对特定学科的研究数据管理项目提供咨询和支持。

研究数据管理指导小组通过多种方式提供支持和实施研究数据管理服务,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内容:(1) 提供战略领导,并与研究和创新相关的机构进行政策制定交流;(2) 与高级研究人员进行交流,选择适当的指标来评估服务,提高业内知名度并影响资助者决择;(3) 提供和建立可持续的服务并就资源需求提供建议;(4) 研究数据管理员收集市场情报和用户反馈;(5) 定期更新大学研究与创新委员会资料。

在此基础上,研究数据管理指导小组深度参与到科研数据的建模和增值过程中,组内有数学背景的学科馆员专门负责给科研团队教授提供数据关系模型的基本用法和工具的使用,内容包括应用程序的数据管理规划、保持数据安全和组织良好的实用指南、管理中心的数据发布和长期保存,以及实现数据服务增值,辅助科研决策等。研究数据管理指导小组还大力推行数据管理计划(Data management planning,DMP),宣传收集、组织、管理、存储、保护、备份、保留以及在适用的情况下共享数据的方法。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给研究数据管理指导小组开发了DMP Tool,实现了科研项目的在线制定、申报和指导。DMP Tool主要模块涵盖了资金资助信息、科研数据需求和权限、文献及数据来源、关联性元数据和数据集、知识产权和法律法规问题等。

目前,指导小组参与到学院所进行的“谢菲尔德研究软件工程和Insigneo”项目中,在整个研究生命周期中提供支持。服务项目主要有:为立项提供数据和元数据标准咨询;在项目进展过程中负责查找数据,并审核引用数据的合理、合规性;有计算机背景的学科馆员利用相关数据库和分析工具挖掘科研需求中关联数据的潜在价值,整合后提供给数据管理小组成员。除此以外,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还开放英国数据管理中心(Digital Curation Center, DCC) 的通道,项目组成员可以借助DMPonline工具选择英国、欧盟和美国大部分资助者的模板并获得DCC专家或者项目资助者的指导。

2.3 学术交流团队

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组建了学术交流团队,以支持大学的战略重点为目标,最大限度地提高学术研究成果的影响力和可获取性。该团队在提高师生对学术传播发展认识的基础上,提供咨询服务和实际支持,使研究人员能够尽可能地开放他们的工作,推动知识及信息的互动和共享,实现高校内部跨学科跨团队合作、高校与企业、研究机构和政府间的合作创新。其推动创新体系如图2所示。

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学术交流团队在推动本校向创业型大学转变的过程中,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1)主动为师生组建创业俱乐部和产业孵化园,进行交流和3D建模。目前有120多名学者和250名博士生汇集在创业园,在学术交流团队带领下进行能源创新和知识交流。

(2)联合政府和企业举办相关的创业计划大赛,并给创意优胜团提供创业基金,与Good Things Foundation的Tom French共同商议将谢菲尔德数据实际运用到解决具有挑战的城市工作上[7]。

(3)作为政府、高校和企业的沟通桥梁,促成产学合作。2009年,谢菲尔德大学就开始和西门子公司进行产学合作,分享风力发电机研究数据,以获得世界一流的专业知识和设施。目前风电(S2WP) 研究中心正在开发下一代风力发电机直驱发电机领域,其全球研究合作伙伴和客户包括波音,劳斯莱斯,联合利华,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西门子和空客,以及许多英国和海外政府机构以及慈善基金会。

(4)定期邀请政府机构专家为师生讲演最新政策动向,提供创业资源利用的专题讲座。讲座内容涵盖商业性谈判技巧、商业资源获取数据库、竞争对手可视化分析、知识产权和资金募集等,深受各学院师生欢迎。

3 对我国图书馆学科服务团队的启示

国内对馆员团队提供数据服务的机制研究较少,还停留在“学科馆员”层面的尝试和探讨,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为融合师生科研活动,根据館员专长设置了教师参与团队、研究数据管理指导小组和学术交流团队,这些做法和成功经验为国内公共图书馆及高校图书馆通过馆员团队的组织,向(高素质) 用户提供发现式和感知化的按需服务提供了有效示范。

3.1 提升自发性用户体验,培养读者反思学习意识

初景利教授提出图书馆在服务之前应该挖掘和获取用户需求,但常规的调研和咨询了解到的用户需求是浅薄和不完整的,因为用户不了解图书馆可以提供服务的深度和广度,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也不能清楚表述[8]。由此对于图书馆来说,可借鉴乔布斯“用户看到我们提供的服务后,发现这正是自己所需要的”的营销理念,基于自发的用户体验行为,以提高用户的潜在需求服务意识。

自2015年以来,有部分高校图书馆已注重打造专业团队,在开展师生信息素养教育时挖掘其潜在需求,以提供学习和研究支持的专业服务。目前高校图书馆服务团队在引导、融合和组织管理的方法上还比较欠缺,可以参考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教师参与团队深入到师生科研实践中,作为项目合作者主动去发现项目进行中需要的资源和技能,并利用吉布斯的反思学习方法,引导师生交流、分享和质疑,从交谈和师生的反思报告中探究潜在需求。

公共图书馆也应注重提升自发性用户体验。图书馆可以根据当地政府部门、高校、研究机构、企业各方的发展规划和需求特点,组建几个相关的专业团队开展服务,同时邀请一些院校的教师或科研院所的相关专家兼职或作为团队的顾问。团队可根据他们的发展规划和创新需求,将其相关资源进行整合在图书馆网站进行发布,并定期组织举行读者研讨会,引导读者与专家交流研讨。为了增强公共图书馆的服务职能,也可以与地方政府部门的图书馆、档案馆、当地高校图书馆结成战略联盟,充分扩展公共图书馆数据平台深度与广度,以便更好为社会、为企业、为读者服务。

3.2 加强数据维护管理,提升个性化数据服务能力

据北京大学科研团队数据管理需求问卷调查显示,大部分学者是愿意通过分享数据获得成果的升值,但是疑虑最多的是有人利用数据窃取成果[9]。这就要求图书馆服务团队做好数据分享的维护管理工作,在构建数据管理平台的基础上进行数据资源重构利用,对敏感数据进行合理的脱敏处理,对重要数据进行备份和加密。

国内高校图书馆对于数据开放共享进行了不断探索研究,目前武汉大学图书馆以开源软件Dspace为平台基础,建设了高校科学数据管理平台并出台管理章程,辅助课题组进行数据的提交、组织、保存,以便日后的数据提取再利用,共享交流再创新[10]。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也都基于Dataverse平台进行数据保存共享,目前主要涉及社会科学方面的数据共享和使用等[11]。然而与国外研究数据管理服务水平相比,国内图书馆在这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差距,数据管理平台的建设还仅限于国内一流高校图书馆,涉及的项目课题还处在实验阶段。在这一方面,可借鉴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数据服务团队的先进经验,提升个性化数据服务能力。在每个项目开始前创建关于这个项目的数据管理计划,可根据密级不同采取不同的防御性能,针对不同的合作机构预留不同的端口。在学术道德方面也应尤为重视。除此之外,对于开源数据的合理合规使用,数据服务团队需要了解相关法律规章和使用界限,要符合数据管理中心的官方规定,且有专家辅助指导。

3.3 注重社会多方联动,扩大社会服务范围

目前,图书馆资源共享主要通过馆际互借、图书馆联盟等形式进行资源流转分享。在这方面,图书馆学科团队可学习谢菲尔德图书馆先进经验,多方联动,将馆藏资源和政府、高校、企业以及研究机构等分享合作,扩大社会服务范围。比如图书馆可以与当地的公安部门、检察机关、法院、监狱部门的档案馆(室)进行协调建立本地涉法档案数据平台,为广大法律人员研究当地法制提供一个数据资料来源。当然还可将数据资源与规划部门、城市建设部门等进行共享。当然对一些重要的资料应建立分级开放的机制。在国外,加拿大的多伦多图书馆将数据分享给政府机构,共同解决当地贫困化问题。在国内,上海图书馆也开放家谱元数据,吸引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在一定程度上对于中华民族的家谱推广直到了很好的作用。总之,图书馆数据服务团队若能通过与社会上的不同部门建立资源共享,创建一个更加广阔的共享平台,才能将躺在图书馆里面冷冰冰的资源发挥出最大的社会价值。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