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化出版、民间化交流、产业化运营

张德军

摘 要:日本图书的引进出版一直是东方出版社的重点发展领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稻盛和夫的系列著述。该系列一经引进就受到广大读者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本文通过对东方出版社稻盛和夫系列著述的分析,总结出中国化出版、民间化交流、产业化运营三条经验。

关键词:引进版图书 中国化出版 产业运营

坚持人民情怀、东方智慧的东方出版社,1985年作为人民出版社副牌社创办以来,特别是2012年剥离转制成为独立出版企业以来,一直将同属东方文化的日本图书出版交流作为重点发展领域,与讲谈社、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新潮社、日经BP社等日本出版界有着非常广泛和紧密的合作,成为国内引进和出版日本图书最多的出版社之一。据不完全统计,东方出版社共引进出版日本图书近千种,目前仍在版权有效期内的日本图书近700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中日友好使者”稻盛和夫先生的系列著述。2005年以来,东方出版社活法系列、心法系列、稻盛和夫实学系列、对话稻盛和夫系列、稻盛开讲系列等稻盛和夫著述系列产品总销量超过1000万册,《活法》单书销量突破500万册,受到广大读者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

东方出版社在稻盛和夫著述系列等日本图书的出版传播中,始终紧扣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的根本任务,始终坚守推动文化发展和科技进步、着力为现代化建设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的重要使命,在中日图书版权交流、中日民间文化交流等领域进行了积极探索,逐步形成了中国化出版、民间化交流、产业化运营的出版发展思路,取得了显著成效。

一、坚持中国化出版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这个5000年的文明,我们要尊重,也要弘扬,把它里面精华的东西,和我们现在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结合起来,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论述精神,做好出版传播,传承中华文化,就要求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坚守中华文化立场,既不要简单复古,也不要盲目排外,而是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辩证取舍、推陈出新,摒弃消极因素,继承积极思想,“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一是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我国传统文化,对国外的东西,要坚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经过科学的扬弃后使之为我所用。在稻盛和夫系列著述的出版传播中,我们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始终注意把好出版导向关,努力把稻盛经营哲学的思想精华选出来、传开去。在1996年出版的《稻盛和夫论新日本·新经营》的序言中,季羡林先生赞叹稻盛先生:“这种分析虽浅显明了,却实事求是,切中要害。我们常讲的唯物主义的分析,不就是这样吗?稻盛先生一句马克思主义的词句都不用,谁能说他没有获得马克思主义的真髓呢?”读到稻盛先生关于共生、循环和利他的论述时,季羡林先生又赞叹说:“这是对中国思想的精华,也可以说是东方思想的精华‘天人合一思想最全面、最准确的解释。”对此,《活法》一书的译者、著名稻盛经营哲学研究专家曹岫云先生提出,稻盛先生既是科学家又是企业家,科学技术和企业经营要求高度的现实主义,它必须既唯物又辩证;所以季羡林先生吃惊于稻盛“书中到处是哲学”,就不是偶然了。为了帮助中国读者更好地把握稻盛经营哲学,我们约请曹岫云先生撰写《稻盛和夫与中国文化》,围绕经营的哲学要从中国圣贤那里学天人合一和宇宙意志、实事求是和心纯见真、知行合一和唯物主义等专题,细致梳理了稻盛哲学与中国文化的渊源,坚持中国化立场对稻盛经营哲学进行辩证分析和科学引导。

二是要各美其美、美美与共。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墨西哥参议院演讲时强调,中拉要加强文明对话和文化交流,不仅“各美其美”,而且“美人之美,美美与共”,成为不同文明和谐共处、相互促进的典范。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夫妇时指出,中法作为东西方两大文明代表,应该相互尊重,交流互鑒,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东方出版社坚持16年之久、全品种出版传播稻盛和夫系列著述,是经过长期论证和精心选择的。稻盛和夫1932年出生于日本鹿儿岛,分别于1959年、1984年创办京瓷公司、第二电信公司两家世界500强企业,是日本四大“经营之圣”中年龄最小的企业家,是日本经营哲学的代表性人物。用季羡林先生的话来说,“根据我七八十年来的观察,既是企业家又是哲学家,一身而二任的人,简直如凤毛麟角。有之自稻盛和夫先生始”。用曹岫云先生的话来说,“稻盛先生出身是科学家,出名是企业家,但我认为稻盛先生本质上是一位彻底追求正确思考和正确行动的哲学家。同时他还是教育家、慈善家。不仅在日本历史上,就是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像稻盛先生这样的人物也是凤毛麟角,极为罕见”。作为日本代表性经营哲学的稻盛哲学,其核心是“作为人,何谓正确?”稻盛哲学的每一项每一条,都是稻盛先生在亲身实践中的心血的结晶。在这种哲学的引导下,稻盛先生赤手空拳创办了两家世界500强企业;依靠这种哲学,稻盛先生带领破产重建的日航,仅仅一年,就大幅度扭亏为盈,创造了日航60年历史上最高的利润,同时也是当年全世界航空公司的最高利润,稻盛先生长期对华友好,2004年,应邀在中共中央党校发表讲演,并被中日友好协会授予“中日友好使者”称号;2006年,被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授予“和平发展贡献奖”;2008年开始,中央电视台围绕稻盛哲学作了7期节目,其中《对话》就有3期。从季羡林、曹岫云两位专家的论述,我们可以看到稻盛经营哲学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一脉相承的,与马克思主义是相通的,具有能够为我所用的优秀文化内容。这既是为稻盛和夫系列著述在中国畅销实践所证明的,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其在中国畅销的深层次原因。

二、坚持民间化交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华文明在5000多年不间断的历史传承中兼容并蓄、创新升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坚持保护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动中外文明交流互鉴,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积极贡献。要让文明交流互鉴成为增进各国人民友谊的桥梁、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要着重发挥民间外交作为推进文明交流互鉴最深厚力量的突出作用。

在中日民间文化交流中,自古以来,出版就发挥着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公元600年,摄政圣德太子首次向中国隋朝派出使节,开始了国家间的正式交往。公元607年,以大礼小野妹子为正使第二次派遣使节访隋,据日本《经籍后传》记述:“是时国家书籍未多,爰遣小野臣因商于隋国,买求书籍,兼聘天子。”据《宋史》,有日本国僧介绍日本“国中有《五经》书及佛经、《白居易集》七十卷,并得自中国”。2021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驻日本大使孔铉佑在接受《央广会客厅》专访时,专门介绍了中国的科幻小说《三体》在日本掀起了不小的热潮;强调今明两年是中日文化体育交流促进年,双方正在筹备一系列交流活动。

在近20年的中日民间出版文化交流中,我们始终坚持底线思维,将守住出版底线放在第一位。一是始终坚持正确的出版导向,坚决贯彻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坚决以党中央关于形势的重大分析判断统一认识,对重大方针政策、新概念、新论断等严格把关;注重提高政治敏锐性和鉴别力,对涉及近代中日不平等条约、甲午战争、抗日战争、东海、南海、钓鱼岛以及日本国内参拜靖国神社等人物、事件、问题相关选题保持高度警惕。二是始终坚持正确的历史观,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对一些可能引发争议的错误倾向保持高度警惕。比如,有的哗众取宠,对中日有关历史事件、人物评述出圈;有的随意解读历史,为中日有关历史事件、人物翻案;有的以“揭秘”“真相”为噱头,随意杜撰、歪曲中日相关历史事实;有的在中日相关研究中,把重点放在细枝末节,将中日历史的主题主流边缘化等等。

我们积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出版了一大批反映日本经营管理、先进制造业、服务业、中小企业、新农等领域新成果、新经验的高质量图书。比如,《精益制造》系列、《服务的细节》系列的“双百工程”,被列入“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音像、电子出版物出版规划以及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服务的细节》系列已出版109个品种,《精益制造》系列已出版67个品种,总销量突破200万册。为迎接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我们策划了《风月同天——中日民间经济文化交流纪实》丛书,选取在中日关系冰河时代奋力破冰的代表性人物,及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为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代表性日资企业和团体,对过去50年中日民间经济文化交流进行回顾、总结,并对未来提出积极展望。同时,我们还将南怀瑾先生《孔子和他的弟子们》《人生的起点和终站》《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以及《烈火三国》《奇迹:发展背后的中国经验》等一大批经典图书对日本输出版权,向日本社会各界积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积极介绍中华优秀文化和当代中国发展成就。

三、坚持产业化运营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推动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推动各类文化市场主体发展壮大,培育新型文化业态和文化消费模式,以高质量文化供给增强人们的文化获得感、幸福感。要坚定不移将文化体制改革引向深入,不断激发文化创新创造活力。作为文化产业改革发展的主力军、主阵地、排头兵,出版业一直引领着文化产业的改革创新和高质量发展,在2020年全国文化企业30强榜单中就有13家出版企业(占比超过40%)。作为中央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东方出版社在日本图书引进出版等领域始终坚持改革创新,积极推进高质量发展。

一是推进版权体系化。出版业的核心是版权。我们聚焦核心版权,积极构建体系化、规模化版权群,为出版传播夯实版权基础。以稻盛和夫系列著述为例,《活法》单书销量超过500万册,我们围绕《活法》先后推出平装本、精装本、大字本、线装本、口袋本等不同系列品种并得到相应版权授权,先后引进“活法系列”、“活法套装系列”、“心法系列”、“文库本系列”、“稻盛和夫的实学系列”、“对话稻盛和夫系列”、“稻盛开讲系列”、“传记系列”等70多个品种的版权。同时,积极约请国内专家撰写稻盛和夫相关研究著作,先后出版曹岫云先生所著《稻盛和夫与中国文化》《稻盛和夫的成功方程式》《稻盛和夫与阳明心学》等。

二是推进出版融合化。在做好纸质图书出版的同时,我们坚持一體化发展,围绕核心版权资源,通过流程优化、平台再造,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实现版权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共融互通,放大一体效能,打造活法公众号、有声读物、音像制品等一批融媒体出版物,初步打造形成具有较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稻盛和夫融媒体出版矩阵。

三是推进项目公司化。适应出版高质量发展,我们积极探索内涵式发展、公司化运作的新路径,在原有“稻盛和夫项目组”的基础上组建专门的公司,并努力将其打造成为敢于担当、敢于亮剑的“三体”化的创新主体。这里的“三体”,就是作为科学文化技术创新的责任主体,要积极承担起创新的责任,不断出版国际上最新、最前沿的东西,把国内最好的作者、最前沿的成果介绍出去;作为文化市场的独立主体,要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有效参与市场竞争、独立自主发展、独立承担法律和社会责任;作为干事创业的利益共同体,要通过股份制改造,通过上市公司,通过建立股权激励机制,逐渐使出版企业的经营团队、骨干力量、员工,来分享企业改革发展成果,形成有共同发展目标、共担责任、共享利益的干事创业的利益共同体。

四是推进运营市场化。要围绕核心版权积极进行市场化资源配置,更加注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在纵向上,要坚持出版融合发展、坚持一体化发展,实现一种资源、多种媒介传播的融媒体出版。在横向上,要打通出版、传播、教育、培训、咨询等多领域知识服务渠道,构建以出版资源为核心,逐步具备资源聚合平台化、生产方式个性化、获取渠道多元化、服务对象智能化、价值实现共享化等创新优势的新型知识服务体系。

参考文献:

[1]稻盛和夫.活法[M].曹岫云,译.北京:东方出版社, 2012.

[2]曹岫云.稻盛和夫与中国文化[M].北京:东方出版社,2021.

[3]稻盛和夫.稻盛和夫论新日本·新经营[M].吴忠魁,译.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6.

[4]柳斌杰.出版社要努力 进入“三体”时代[N].中国新闻出版报,2016-01-27.

[5]陈锦华.中日关系大事辑览(增订本)[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

(作者系东方出版社社长)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