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传播中非语言符号的特点与运用

彭敏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不同民族、不同语种间社会成员的交流日益频繁,双语种乃至多语种交流也日益成为普遍现象,与此同时,非语言符号的运用成为人际传播的重要手段。在大众传播中,如何更好地利用非语言符号,充分发挥其作用,越来越为业界和学界所关注。

非语言符号的特点

传播学学者韦尔伯•施拉姆和威廉•波特在合作撰写的《传播学概论》中认为,所谓非语言符号,是指语言、文字、图画以外可以通过感官感觉到的姿势、音容、笑貌、气味、颜色等的总称,它可以增强语言符号传播的信息,也可以否定语言符号传播的信息。有学者也指出,非语言符号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通常分为体语、服饰、类语言等。体语是指用身体的动作,如手势、表情、眼神等表达某种信息;服饰是指人的衣着装饰在传播活动中传递着某种信息;类语言包括传播活动中的音调、音量、音速、音质乃至停顿等“声音因素”和哭泣、呻吟、叹息、笑声、掌声等“功能性发声”。

纵观以往的研究,可以发现,不管非语言符号有多少种或采用哪一种传播方式,也不管它是有意而为还是无意而为,它们都呈现一些共同的特点:连贯性、相似性、通义性、协同性、即时性以及真实性。

连贯性。非语言符号“相互连贯,并形成一个色带(色彩)和范围(声音)”。就是说,非语言符号没有很强的数位性,它传播信息时,只是在一连串的符号中着重突出某个符号,而该符号的表述并没有固定的位置,而且它总是与语言符号或其他表达方式结合在一起,很少单独出现。因此,它也可称作连贯符号。

相似性。非语言符号与指称对象之间具有某种相似性,因为它是把客观事物符号化。例如,竖起食指可以代表数字“1”,伸出双臂上下扇动可以代表飞鸟等。

通义性。非语言符号几乎可以称之为“世界语”。对于非语言符号的译读、理解,似乎无须接受专门教育,因为非语言符号与实物之间的相似性可以产生出通用的意义。例如,向人作恫吓或威胁的姿态,向人做出欢迎或喜爱的动作,这些非语言符号所传达的意义,不同国家的人都能作出相近、共通的理解。

协同性。有学者认为,各种非语言符号在传播中“是相互关联、互为依托、协同一致的。如果它们不是这样,你的意图就要受到怀疑”。例如,某人为迷路者指示路径,他的眼睛、表情、身体也会随着手臂的指向配合行动。现实中的非语言符号都是协同传播的。

即时性。语言符号总是经过一定的思考才使用的,而非语言符号往往未经思考就立即作出条件反射式的传播。例如,驾驶汽车时,红灯一亮即踩刹车;一看到美味佳肴,饥饿的人就忍不住要流口水。对于外在变化的事物,人体会利用非语言符号立即作出反应。

真实性。身体语言多数是人们在无意识或半意识状态下运用的,例如瞳孔变化、出汗、心跳加快等往往不是完全用意识可以控制的,因而,身体语言常常是人们内心状态的真实反映。也就是说,语言信息可能会“言不由衷”,但非语言信息却常常是“真情流露”。

非语言符号在大众传播中的作用

美国口语传播学者雷蒙德•罗斯认为,在人际传播活动中,人们所得到的信息总量中,只有35%是语言符号传播的,而其余65%的信息是非语言符号传达的,其中仅仅面部表情就可传递65%中的55% 的信息。美国心理学家艾伯特•梅拉宾也认为,面部表情最具信息冲击力,并远远超过声音和言辞。他为此专门设计了一个冲击力的计算公式:信息冲击力1=0.07×言辞+0.38×声音+0.55×面部表情。在人际交往的信息传播中,讯息不仅通过话语,也通过声调、节奏、眼神等非语言符号显示出来,并由接受者的心理感受间接地来体会。

非语言符号的种种特点,使它在传播中具有种种作用。

补充作用。声调、面部表情、手势等非语言符号,都可以用来填补、充实语言符号在传播信息时的某些不足、损失或缺欠。例如,在课堂上,老师要求学生们“注意听讲”的时候,眼睛盯着说话的学生,意在提醒“不要说话”。

替代作用。这是指以非语言符号代替语言符号传播信息的功能,此外,当某件事不便用言语表述或特定环境阻碍言语交流时也会利用非语言符号的这种功能。例如,當一位朋友在饭桌上准备将某人一次尴尬的经历告诉别人时,某人会用脚踢他一下,他会意后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重复作用。有时非语言符号会重复语言符号所传播的信息含义。如,在对服务员说“再拿两瓶啤酒”时伸出两个手指,说“真棒”时连连点头,说“没劲”时连连摇头。重复可以使信息传递更加明确。

大众传播中非语言符号的应用

广告中非语言符号的传播应用。在施拉姆的经典著作《传播学概论》中,施拉姆指出,在某些特定的场合中,非语言符号要比语言符号传达更多的意义,因为人是作为一个整体存在于一定的环境中,不是只有语言在孤立地起作用,尽管语言传播具有强势作用,但人不可能压抑自己,非语言符号会传递更多更为真实的信息。正如施拉姆所说,非语言符号同样具有重要的传播功能,除具备传递信息的基本功能之外,非语言符号还可以检测语言符号的真实性,对语言符号进行补充。另外,非语言符号在特定的传播情境中还可以营造出特定的传播意境。比如,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行为中,“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很大程度上,是由非语言符号传播所产生的,而这对于广告来讲,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非语言符号在广告中可以起到传递信息、体现创意、塑造形象的作用。广告中的信息基本都围绕作品的诉求点来安排,所以非语言符号的出现大部分都直指诉求目标。在广告中,对非语言符号的设置与运用可以形成作品的记忆点,能有效地增强作品的鲜明性。如,在一则

空调的影视广告中,一个台球高手一杆将四个球同时击入洞中,台球手高超的技艺让受众对

该广告片产生深刻的印象。可见,掌握广告中非语言符号的编码技巧,充分发挥非语言符号的大众传播功能对于影视广告创作人员来说是十分必要的。

节目主持人对非语言符号的应用。在主持节目的过程中,主持人要被受众接受,并进一步取得好的传播效果,就需要尽可能地调动一切传播手段,运用多种信息符号。在电视节目中,主持人除语言符号外,其相貌、服饰、表情、体态以及使用的道具等非语言符号亦可成为主持人传播的重要策略。语言学家爱德华•萨丕尔将其称作“一种不见诸文字,无人知晓,但大家都能理解的微妙代码” 。在主持人参与的这种类似人际传播的大众传播中,非语言符号所传递的信息量不容忽视。研究表明,在有两个人传播的局面中,有一半以上的含义是通过非语言传播的。

有了非语言符号,主持人所传播的内容及其传播意图就可以更加清晰地传到受众那里。例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下台时发表电视讲话,当时的气氛十分尴尬沉重。此刻,主持人对尼克松的下台发表任何评论,似乎都是不合适的。所以主持人“沉默是金”,什么都没说,只是对着观众看了看,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膀,停顿片刻,然后接着介绍下一个节目。这里,主持人用沉默和非语言符号来表达其复杂情绪,而观众也会在这“不着一字”中若有所思。主持人用这样高明的“留白”手法和体态语言产生了很好的效果。

由此,不难看出,非语言符号在电视节目中的作用举足轻重。如何使用非语言符号为节目“造势”,如何恰当运用非语言传播方式使节目更具人性化,是应该深入研究的课题。

作者单位 西藏民族学院新闻传播学院

标签: 符号 主持人 信息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