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论文 > 新闻论文 » 正文

社交媒体谣言的传播机制探讨

孔泽鸣+郑享玉
内容提要:我国互联网的发展速度逐渐加快,在互联网技术发展的同时,网络社交软件应运而生,无论是微博社交媒体,还是微信社交媒体,用户数量均快速增加。这不仅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谣言成本,而且还为谣言传播提供了速度和范围支持,谣言的传播机制也发生了变化。本文对社交媒体谣言进行了分析,探究了对社交媒体谣言的应对措施。
关键词:社交媒体;谣言;传播机制
前言:如今社交媒体及谣言对社会发展产生的影响不容忽视,从典型社交媒体——微博、微信的谣言传播机制分析中可知,谣言对社会发展、信息传播方向具有引导作用,因此,采取有效措施积极应对社交媒体谣言传播具有重要意义。
一、社交媒体的基本现状
我国对社交媒体的研究时间远远短于西方国家,“社交媒体”一词于2007年被提出,我国与以往相比,在这方面的研究取得了显著进步,相关学者提出了重要建议,这为我国社交媒体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现在关于社交媒体的定义不尽一致,不同领域提出了各自的定义,但也有基本共识,简言之,社交媒体即以网络为基础来构建社交平台,以此便于用户间进行信息交流、关系维系。
社交媒体在网络信息技术的影响下,传播内容、发展模式、媒体功能等发生了明显变化,发展空间较大、发展前景良好。在把握社交媒体现状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展开探究,这不仅有利于改变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方式,还能加快信息的传播。以此为基础分析网络谣言的传播机制,同时,提出有效应对策略,这能够为网络媒体、社会发展起到正向引导作用。
二、社交媒体谣言介绍
(一)基本内容。网络谣言之所以能够快速、大范围传播,主要以媒介特性为基础,媒介特性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传播机制。其中,微博社交媒体的媒介特性表现为:关注性,即用户能够主动添加粉丝,无需获得被添加者同意,也可以互相关注;原创性,用户可以借助媒介平台自行发布文字、图片、视频以及结合式内容,一旦发布的信息内容失真,极易构成网络谣言制造、传播的事实;评论性,信息接收者能够在信息下方写下评论,这是谣言“添加”作用的表现;转发性,主要是对原信息直接转发,不附带任何感情色彩,这既能起到谣言消除的作用,也会起到谣言助推的作用。微信社交媒体的媒介特性表现为:好友添加,既能以搜索好友号码的形式添加,又能以通讯录联系人启用的方式添加,但需要获得被添加者授权才能成为好友,即在迎合用户行为习惯的基础上增进用户间的联系和人际关系;群功能,用户可以主动创建聊天群,也能被拉进聊天群,共享群内消息,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谣言的监管难度;朋友圈,用户能够借此发布文字信息、链接分享,同时,用户也能对其评论,这会不同程度降低谣言的鉴别水平[1]。
(二)基本类型和传播路径。微博谣言主要有四种类型,分别为恶性犯罪类谣言、突发事件类谣言、灾害灾病类谣言和政策法规类谣言,其中第一种类型谣言的传播几率较大,具体表现为人身安全事件频发,最后一种类型谣言属于新兴谣言,具有传播速度快的特点。微信谣言主要有五种类型,分别为国际谣言、政策法规谣言、科学常识谣言、微信自身谣言以及社会类谣言,其中科学常识谣言发生频率最高。微博谣言、微信谣言主要有三种传播形式,分别是人际传播、大众传播和群体传播。辟谣机制方面,微博常用辟谣小组处置和用户举报两种方式,微信常用技术拦截、辟谣账号和用户举报三种方式。澄清机制方面,微博主要实施官方账号联合以此声明澄清,微信主要定期推送辟谣报告。惩处机制方面,微博采用微博信息删除、用户停用、账号删除等方式,微信采用账号封锁和文章删除这两种方法[2]。
三 社交媒体谣言的有效应对措施
(一)政府方面。首先,应健全网络立法,以此实现网络信息的正向传播、网络秩序的有效维护、用网环境的净化,为谣言治理提供法律支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已经出台,并作出了司法解释,这为我国网络立法起到了推助作用。我国在借鉴发达国家在此方面的立法经验时,应结合我国实际国情,切忌全盘照抄,在此基础上构建健全的法律体系[3]。其次,强化公信力建设。正是基于网络平台的开放性,才使民众对政府发布的信息有了全面了解和掌握,因此,应重点加强政府公信力建设,这是有效抵制网络谣言的关键。再次,对辟谣信息要全面筛选、合理发布。要提高辟谣针对性,确保将网络谣言攻破,同时,要重视还原事实真相,以消除民众的怀疑心理,降低谣言所带来的不良影响。此外,还能有效增进政府与民众间的距离,加快和谐社会的构建速度[4]。
(二)媒体方面。首先,坚持新闻客观性。当有恐怖事件发生时,媒体报道应严格遵守新闻真实性这一原则,对于夸张、虚假信息应及时制止传播并予以澄清,避免出现信息无序传播、虚假传播,否则,会为民众塑造错误认知。同时,还会增加辟谣的难度,从中能够看出,遵循新闻客观性在制止谣言传播中具有重要意义[5]。其次,强化媒体公信力。应重点加强媒介公信力,提高对信源的分析能力,以及信息的审核能力,从而减少网络谣言的传播,同时,能够还原新闻真实性。从已有谣言的传播中能够看出,一旦虚假性谣言出现,不同媒介常对其作雷同性报道,对谣言传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应实行媒介联合,主流媒体严把信息观,起到信息正向传播的示范性作用,同时,差异性媒体主动提供不同视角,以此实现辟谣目标,强化媒介联合实力。再次,发挥意见领袖的作用。应对微博评论中积极性较高、信息传播内容真实性较高的用户予以鼓励,以此发挥信息传播的正向作用;强化意见领袖意识,无论是政府,还是媒体,抑或是个人,均应做好把关人工作,以此实现网络环境健康发展[6]。
(三)个人方面。为了得到网络环境净化的效果,人们应注意对网络信息的辨别,不断扩大信息接收范围,优化自我议程设置。除此之外,人们还应有针对性地强化自身媒体素养,提高对不良信息的免疫能力和辟谣意识,时刻保持清晰、冷静的头脑,坚持运用理性思维处理谣言,以免负面谣言大范围传播。这对个人发展、网络环境营造具有重要作用[7]。
结论:综上所述,社交媒体谣言应通过政府、媒体和个人层面共同应对,这对谣言的有效抵制具有重要作用,同时,能够营造良好的媒介环境。我国在此方面还存在差距,需要不断努力,借鉴国外好的经验,提高人们的辟谣能力和媒体素养。
注释:
[1]卢尚青. 社交媒体谣言的传播机制研究[D].山东大学,2016.
[2]牛慧清,钱梦姣. 浅析社交媒体中谣言的传播和消解机制——以微信谣言传播为例[J]. 新闻战线,2016,07:57-61.
[3]王军,李曼霞. 灾难报道中新闻图片伦理的分析——微博、微信与传统媒体对比[J]. 新闻爱好者,2016,06:45-48.
[4]张平. 浅析社交媒体谣言的传播机制——以“我和微信的故事”事件为例[J]. 现代视听,2016,07:40-42.
[5]赵萍萍. 社交媒体时代网络谣言的传播研究现状分析[J]. 中华文化论坛,2016,09:153-155.
[6]王宇琦,陳昌凤. 社会化媒体时代政府的危机传播与形象塑造:以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为例[J]. 新闻与传播研究,2016,07:47-59+127.
[7]赵楠,宋燕. 媒体外交与国家形象构建——传播手段视角下的新媒体外交[N]. 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06:26-33.
(作者简介:孔泽鸣,吉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郑享玉,吉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
基金项目:吉林大学基本科研业务费《新媒体流言传播机制及对策研究》(2016ZZ002)。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