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论文 > 新闻论文 » 正文

浅谈新形势下长书频率的发展趋势

徐丽+贾冬雪+刘濒阳
评书是古老的艺术,早在春秋时代就有人说书,流传至今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它是我国劳动人民创造的一种口头文学。廊坊电台长书频率自2002年开播至今,已走过了十五个年头,经历了从“全国首创”到“全国普及”,再到现在“突破创新”的一个发展历程。在发展的过程中我们深知,要在“求新求变”中寻找节目与广大受众的平衡点,既要跟上社会的发展步伐,又要满足广大听众的收听需求,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对于长书频率的受众定位我们一直是以中老年群体和在车上长时间度过的人群为主。但随着十五年来受众群体的不断更新,以及新媒体的不断冲击,如何凸显频率特色,留住目标受众,就需要在评书节目的选择与编排上不断探索新的方法。以此为出发点,廊坊长书频率在不断的探索与实践中进行了多层次多视角的改革尝试。
一、广播优势的独特性,是长书频率发展的基础
广播具有可移动性、携带方便的独特优势,非常适合评书节目的收听。人们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各种状态中随时随地收听。同时,广播以其声音的伴随性,可以只需入耳、不需动手,在听广播的同时可以做其他事情,充分提高时间的利用率。另外,广播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依靠声音传播内容,声音的优势在于具有传真感,听其声能如临其境、如见其人,能唤起听众的视觉形象,有很强的吸引力,更具想象空间。
二、评书广播的特色化,是长书频率发展的优势
我们通过整合有限的资源,对长书频率的内容加以细致的区分,增强节目的针对性,使之更符合收听人群的习惯,以此来提高节目的收听率。广播评书有着雄厚的听众基础,自古至今很多百姓养成了听书的习惯。收听的群体由老年扩大到中青年甚至少年,不少人是听着评书步入青年、中年或老年的。评书讲述的内容基本做到故事化,故事情节化,情节趣味化,趣味演讲化,演讲口语化,非常符合人们的收听习惯。这些都是巩固和开拓听众的优势,也是廊坊长书频率发展至今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坚守媒体责任,把握舆论导向
广播电台作为主流媒体,无论如何变,坚持正确舆论导向不能变。就长书频率来说,那些引人入胜的故事,动人心魄的情节,高洁刚毅的人物形象,其实都离我们很近。在谈古论今之中,用评书大家们的真诚演绎唤起听众的不仅仅是记忆和怀念,还有认同与共鸣。
长书频率始终围绕“宏扬爱国主旋律,传播奉献正能量”这一主线选播书目。2016年继《野火春风斗古城》、《红岩魂》、《破晓记》、《少年将军许世友》等宣扬爱国主义、民族精神的评书相继播出后,我们又选入了更多听众耳熟能详的“红色经典”,如《陈毅》、《将军杨靖宇》等书目。在选播这些传统书目的同时,我们也发现,大多数“红色经典”故事源自于战争时期。其实,爱国主义、民族精神绝不仅仅体现在抵抗外侮、寻求民族解放等宏大叙事上。因此我们也在尝试播出了一些新时代人民在各行各业中体现出“正能量”的评书作品。
评书《一生守候》讲述的就是作为“人民守护者”的新时期人民警察保卫人民、主持正义的故事。在曲折离奇的案件中为听众生动描绘出他们可敬又可爱的伟大形象。改编自报告文学的评书《根本利益》则是反映了在“农村问题”日益凸显的情况下干部不断探索、寻求解决问题之道,最终赢得民众爱戴的故事。这些现代评书题材符合时代潮流,也更贴近大家的生活,播出后反响很好。
四、节目编排注重合理性
评书节目的时间安排要有科学性、合理性,让评书的收听效益达到最大化,要照顾到不同的听众群体,让喜欢评书的听众都有时间听到评书,不让听众感到失望或遗憾。我们通过问卷调查、召开座谈会等多种形式,广泛征求各界听众的意见,照顾多数听众的收听习惯,使不同时段的评书节目,最大限度地满足不同听众的需求。
当前,国内电视剧每集长度一般在45分钟到1小时(含广告)之间,首播多为两集连播,算下来是一个半小时。有些英剧会直接出现一个半小时一集的情况,每次播出一集。通过上述分析,我们认为,选择一个半小时作为一部书一天的播出量是比较科学的。评书节目每一集的时长在22分钟到25分钟之间,三集连播刚好符合这一规律。在节目重播的安排上,我们依旧采取下午首播,次日上午重播的传统形式。
五、播讲内容多样化,收听层面多元化
评书的书目选择上也要做好与听众的沟通,改变有啥播啥,播啥听啥的被动局面。为此,我们备足待选书目,并通过多渠道保持与听众密切联系,听取和采纳多数听众的意见,最大限度地满足听众的收听愿望。
随着受众群体的不断更替,大家喜欢传统评书,可是又不满足于传统评书以“豪侠列传”为主的叙述范围。远至三皇五帝,近至“感动中国”,广至他国故事,偏至奇闻异事皆可入书,皆可成讲。我们选入了《赵武灵王》《二战经典战役》《青帮三大亨》《萧太后》等评书,扩大了原有的讲述范围。同时为了吸引众多喜欢武侠小说的听众加入到我们的受众群体中,我们在年末精选了评书《多情剑客无情剑》。自播出后受到了听众的广泛好评。
六、选取题材平民化、纪实化
评书节目的内容多为历史朝代更迭及英雄征战和侠义故事。像《白眉大侠》《隋唐演义》等经典书目,很多老听众已经听了十几年。这些题材虽说深受听众喜爱,还有一定的听众市场,但我们不能“坐吃山空”,躺在“经典”上睡大觉,人为的拉开广播与听众、内容与现实之间的距离,让听众觉得我们的节目就如同“鸡肋”一样,听之无味,弃之可惜。
如果说传统题材是激荡人心的、富有传奇色彩,那么题材的平民化带来的是熨帖与平实,拉近了与听众之间的距离,也更加丰富了评书作品的样式。当前,越来越多与之相对应的现代故事、小人物故事、纪实文学开始出现在收音机里。在节目编排中,我们也同样留出了相应的板块穿插在节目中。
七、热点话题应适时适量
传播的“时效性”不仅仅作用于新闻类节目,评书节目的时效性也体现在对社会热点话题的把握和表达上。如果与时代潮流贴得紧密,自然也更容易与听众产生共鸣。中央反腐重拳出击,反腐不仅是立党之本,更是民心所向。《清官于成龙》《红顶清风》《海青天》等作品就为听众讲述了中国历史上的清官典范。
有些话题可能本身不是热点也并不“新鲜”,但如果放到合适的位置上就会显得十分动人。选择在五月份播出刘兰芳老师的《中国母亲》,也正是考虑到了母亲节这一因素。我们常讲,做节目最好能引起共鸣。一讲评书过后,有多少听众会拿起手边的电话,对远方的母亲道一声“节日快乐”啊!
八、长书短读,短篇合集
很多广播电台都曾出现过“长书短读”这种节目形式。不管成功与否,都证实了听众的收听习惯总体上是向着“短、平、快”的方向發展。而传统评书多以长篇大书为主,虽然后来也有篇幅较小的中篇书或短篇书,但长篇大书仍为其主流。一部长书能达到四、五百集,前后需几个月才能播完。而对于新听众来讲,落下其中几集就可能导致故事衔接不上,进而对整个故事的持续收听失去耐心。但选择集数太少的评书作品,十几天就能播完一部,又不利于培养听众的收听习惯。
那么有一种形式就显得非常讨巧,即“短篇合集”。看似是个“大部头”,其中故事又独立成章,相互并不影响。长书频率播出的《三言二拍》《古今奇案大观》《中国母亲》《狄仁杰》等评书作品都是采用了这种形式。这样,既能满足广大听众的这一收听需求,又能为青年评书演员提供一个展示才华的舞台,有利于培养更多的评书表演人才。
总之,随着新媒体的不断冲击,整个广播行业面临着被压缩的风险。在这种倒逼形势下,就要求我们在不断提高节目质量的前提下,走频道专业化日趋完善的道路。在这方面,廊坊电台长书频率仍要在调整频道架构,组织节目编排,把握受众群体,在常变常新的基础上力求节目的精细化,以及由传统媒体向新媒体形态转型等诸多方面加以努力,争取在未来更加激烈的媒体竞争中谋求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创造出频率应有的价值。
(作者单位:廊坊广播电视台)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