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论文 > 新闻论文 » 正文

女性意识对金星主持风格的影响与制约

刘婷
内容提要:金星作为当前中国电视界唯一的女性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其主持风格带有独特的女性意识。她是一位变性人,特殊的生命经历使她观察世界的视角既不同于男性又异于女性,独立又妥协的女性意识对她的主持风格既有影响也有制约,反映了当今社会主流媒体对女性思想的价值引领。
关键词:女性意识;金星秀;奥普拉;主持风格;脱口秀节目
近年来中国脱口秀节目迅速发展,新节目不断出现。由东方卫视制作播出的《金星秀》自2015年1月28日起,每周三晚间22:00开播,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据CSM52 4+ 2016年7月至2016年12月每周三卫视晚间时段节目的收视率调查数据显示,《金星秀》节目收视率在0.859%-1.171%之间,市场份额占有率在3.58%-5.40%之间;其中的《金星时间》板块节目收视率在0.692%-1.254%之间,市场份额占有率在3.73%-7.254%之间。半年的26期节目中,除2016年10月5日央视《金秋相声大联欢》和2016年11月16日央视《越战越勇》占据同时间段综艺节目榜首外,其余24期节目一直稳居同时间段全国卫视节目收视率排行第一位。
《金星秀》节目使金星以脱口秀节目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观众的视野里,并获得了很高的收视率,迅速抢占了同类节目的市场份额。纵观当前国内收视率较高的脱口秀节目,如周立波《壹周立波秀》、王自健《今晚80后脱口秀》、梁宏达《老梁故事汇》、高晓松《晓松奇谈》、罗振宇《罗辑思维》等,脱口秀节目主持人都是男性,而金星作为当前中国电视界唯一的女性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她的主持风格与这些男性脱口秀主持人的风格不同,带有独特的女性意识。
金星的主持风格是她在《金星秀》节目中呈现出来的犀利辛辣的语言、真实诚恳的态度、迅速敏捷的思维等独特主持个性和快言快语、幽默风趣、爱打抱不平等个人性格特色。18世纪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布封提出了“风格即人”的观点,金星在《金星秀》节目中的主持风格明显带有她个人的价值观念及女性意识。金星是我国首例变性人,在28岁之前以男性身份存在,28岁以后则以女性的身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自幼就有变性的渴望,早年留学美国学习现代舞,通过事业上的成功换得社会对她不同身份的认同……这些特殊的生命经历,使男性的理性与女性的感性在她身上交织在一起。
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沃尔夫“双性同体”女权思想指出:“在我们之中每个人都有两个力量支配着一切,一个男性的力量,一个女性的力量。……最正常,最适意的情况就是这两个力量一起和谐的生活、精诚合作的时候”。[1]金星的主持风格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弗吉尼亚·沃尔夫“双性同体”女权思想,她在节目中的《有话问金姐》板块对“男性出轨”“小三上位”“女性自我价值实现”“家庭中的女性角色”等社会现象和问题的评价跳出了男性中心的单一批判标准,也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不理性地斥责,她既从男性角度分析其心理层面的真正需求,又从女性角度给观众以理性判断和价值引领。这使得金星在脱口秀节目中的主持风格带有矛盾的女性意识。
一、犀利辛辣,直言善辩——为女性立言
金星自节目开播以来就以“毒舌”而饱受非议,她在节目中言辞犀利甚至辛辣刻薄,特别是对社会中出现在男女情感、婚姻家庭等方面的问题更是直言不讳,坚定地站在女同胞的阵营里,特别是她在节目传递的感情观和婚恋观,带有鼓励女性实现自我的女性意识。“一个女人最大的踏实感,不是源于依赖,而是来自认可。我心有所属时,就不再寻觅,不再游离,我的生活重心终于可以在这里放下了,这比任何一种男人对你居高临下的保护都强。”[2]她不主张女性对男性的过分依赖和寻求保护,鼓励女性独立和自我价值的实现,正视自己内心的需求,承认女性的包容性超越男性,但是她独特的变性人身份,在看待男女平等的问题上却是传统的、保守的,她在接受《南都周刊》采访时公开承认“男尊女卑”和女性对男权社会的服从。
作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在传统朝鲜族家庭中的一个男孩,金星骨子里对男尊女卑传统的认同感是根深蒂固的,他在28岁的时候顶住社会偏见,变性成为女人,满足的只是自己长久以来个人对女性身份的向往。她的勇敢和突破是自己选择自己性别这一层意愿,而不是更高层次的追求男女性别在社会上的平等。金星作为脱口秀节目主持人,一个社会公共话语权的持有者,一方面犀利辛辣,直言善辩地为女性立言;另一方面也从女性身份出发,在主持中真实诚恳地规劝女性服从男权社会的规约,给女性洗脑。
二、真实诚恳,冷静规劝——为女性洗脑
金星的主持风格受到观眾欢迎,除了她敢于用“毒舌”针砭时弊,还有她对女性在社会、在家庭中的态度符合了一部分人对女性角色的传统期待。她在《金星秀》节目中一直以旗袍示人,在主持中用自己事业上的个人奋斗经历来鼓励女性。她从外形到内在都打造了一个完美成功的女性形象,却在思想上臣服于传统男权统治,骨子里是一个男权社会的捍卫者。她鼓励女性改变世界,前提是在对男权的依附之下。
早年的男性生活经历和如今的女性生活经历,使得金星深谙男权社会对女性的限制,她真实诚恳、冷静规劝女性满足男权社会对女性角色的传统期待。她规劝老公劈腿的女人要“守得云开见月明”,告诉花心的男人们“还是原配靠得住”;她奉劝有才的女人要低调,要沉下来,不要跟男人争,沉下来女人的才华才能变成大气和包容。她不鼓励女性去突破边界、打破旧规则,她自始至终认同自己的女性身份,她说:“我一直是女人,只是在男人的世界卧底28年,仅此而已。”[3]
波伏娃在她的著作《第二性》中提出:“一个女人之为女人,与其说是‘天生的,不如说是‘形成的。没有任何心理上或经济上的定命,能决断女人在社会中的地位,而是人类文化的整体,产生出这居间于男性与无性中的所谓‘女性。”[4]那么从波伏娃的“女性形成”论来看,当初在生理属性上是男性的金星,其实在心理属性上早就是女性了,她承认自己的女性存在,并看穿了女性在男权社会的生存法则,她变性成为女人是个人愿望的实现,是对社会人权的争取,她甘心做卑从于男权的女人是她矛盾的女性意识所形成的生存法则。
这种独立又妥协的女性意识使金星主持风格中表现出来的犀利辛辣、直言善辩的“毒舌”大姐大形象和真实诚恳、冷静规劝“守妇道”邻家大姨形象交织在一起,满足了当今社会对理想女性形象的想象——既独立又顺从。
三、传递正能量,鼓励自我奋斗——做女性的榜样
一档以主持人为核心的脱口秀节目,自开播以来能够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一直稳定地保持较高的收视率,并持续占有同时间段的市场份额,拥有一大批粉丝观众,这档节目除了主持人具有话题奇观、独特个性的主持风格以外,一定还有其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人格魅力。
金星在节目中毫无保留地分享自己的个人奋斗经历和她的处事哲学,让观众看到了一个真实、勇敢、有血有肉、有情有爱、不怕吃苦、努力奋斗的自主强大个体,也使其反观到了在社会生存压力下、经济文化转型中奔波劳碌的自己。 她给观众传递了满满的正能量、鼓励女性自我奋斗,却又带有小市民的处事哲学和普通人的爽朗随性。
金星主持节目的率性、纯粹、不迎合、不做作,有别于国内其他女性节目主持人。在女主持人从审美、价值观到思想意识,还在被男权绑架的传媒圈,金星独立又妥协的女性意识影响了她的主持风格,使她在男性脱口秀主持人中获得了一枝独秀的话语权,但是制约了她往更高层次发展,难以成为中国具有思想影响力的主持人。
金星追求的是性别的改变,可以自主选择性别的自由,而不是不同性别在社会地位上的平等,从这一点来看,她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带有中国“男尊女卑”传统保守主义色彩的女性角色,是维护男权社会传统价值观的保守主义者。这是她与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最大的不同。奥普拉鼓励追求自由、人权,不在乎种族歧视、对自己黑暗的童年勇敢直面、大胆公开,并通过个人努力在1993年使美国通过了保护儿童免受虐待和性骚扰的《全国儿童保护法》。奥普拉的身上带有美国个人英雄主义色彩,她是女权意识的觉醒者和实踐者,也是捍卫美国种族平等和妇女儿童人权的先锋。
同样作为脱口秀节目女主持人,女性意识的不同导致了金星与奥普拉主持风格的迥异:一个是茶余饭后说教似的中年大妈,体态优雅,言辞泼辣犀利,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为大家的烦恼事、不平事出口恶气;一个是真诚朴实的黑人知心胖姐姐,在节目中公开承认童年遭遇性侵的经历,与嘉宾谈论禁忌话题。当然,女性意识的不同也使她们的成就和各自在本国的社会影响力迥异。2003年奥普拉成为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的首位黑人女性,是美国第一位黑人亿万富翁,她成为鼓舞美国妇女的精神榜样。作为一名有影响力的女性脱口秀节目主持人,一个社会公共话语权的优先占有者,在实现了社会经济地位这些表象上的女性独立之后,如何在主流社会媒体中引导女性意识的自我觉醒,值得每一个女性媒体人深思。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