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论文 > 新闻论文 » 正文

家庭伦理剧中“育儿”叙事的喷涌

冯美
内容提要:在近几年的家庭伦理剧中,扎堆出现关乎孩子喂养和教育的话题:《小儿难养》《断奶》《宝贝》《今夜天使降临》《辣妈正传》《孩奴》《二胎时代》《三个奶爸》,剧中围绕“育儿”问题,讲述家庭中怀孕、分娩、育子、教子等一系列幸福心酸的生活故事,由此赢得众多观众的喜爱。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一方面满足了他们对家庭中隐秘空间私密关系的窥视,另一方面也可借此移情互换,思考拥有孩子之后自我在家庭情感和社会生活中的变化。
关键词:家庭伦理剧;育儿叙事;戏剧冲突
家庭伦理剧以对伦理情感道德的关注、对每个人置身的家庭生活的多维度透视,如今已行走数十年,目前仍是创作收视两热,其高收视率的播放效果和广泛的大众观看效应,预示着家庭伦理剧在未来的发展中仍具有蓬勃的艺术生命力和广阔的创作空间。荧屏上的家庭伦理剧则是将家中发生的事件,如爱情、婚姻、婚外恋、多角恋、偷情、家庭解体、妇女独立、老人和儿童等社会伦理道德问题搬上荧屏,“引起人们思考,促进社会的不断进步。”[1]这类电视剧种在创作数量和质量上的大丰收,带来了电视剧理念的创新和深化。
近几年家庭伦理剧中,扎堆出现关乎孩子喂养教育的“育儿”话题,讲述家庭中怀孕、分娩、育子、教子等一系列幸福心酸的生活故事,将叙事视角伸向围绕孩子团团转的家庭生活,以孕子、生子、育子等日常经验为主体内容,以平民日常生活化为叙事特征,将“孩子”作为叙事线索,讲述由“孩子”所带来的家庭婚恋和工作职场等一系列戏剧冲突。
一、“育儿”叙事的创作缘由
近年来,以“育儿”叙事突出的家庭伦理剧影视文本《小儿难养》《断奶》《宝贝》《今夜天使降临》《辣妈正传》和《孩奴》集中喷涌,这一影视现象的创作缘由是什么呢?其中,剧中所反映的育儿元素、育儿情节、育儿人物对当下的现实意义和文化价值又有哪些呢?
中国历来是一个重视“传宗生子”、“孩子教育”的国家,面临现实生活种种压力的年轻人不仅是房奴、车奴、卡奴,还有一个称谓“孩奴”。传统生育观念的淘汰、新式教育理念的生成,这些年轻人的育儿压力也是与日俱增。而家庭伦理题材电视剧一向具有广泛的大众性和号召力。这时,“育儿”叙事的家庭伦理剧不仅可以抚慰他们焦虑的心灵,解决现实中暂时的困扰,也同时引起他们对家庭、子女、婚姻的新思考。
(一)生子育儿:传统文化心理的牵引。“电视剧作为大众文化艺术形式之一,在运用活动的影像和声音来表现貌似平常的人生故事时,就在表达自己的意识形态。”[2]世系的传接需以人种的繁衍为前提。在传统文化心理的牵引下,人类不仅需要生儿育女、延续种族,还要承担抚养教育自己骨肉的家庭责任。在家庭生活中,传宗接代与婚姻家庭密不可分。列宁说:“两个人参加爱情生活出现第三个新的生命,这里面包含着社会利益,产生了对集体的义务。”也就是说,家庭是社会绵延的细胞,是人类自身生产的基本组织形式。在荧屏上,家庭伦理剧反映生子育儿、传宗接代问题,不仅契合了婚姻家庭中的传统意识和心理,也刻画了传统风俗习惯对现代孩子的教育至今仍影响极深。
(二)辣妈奶爸:时代流行元素的反映。诚然,电视剧中的“男人”和“女人”跟现实生活中的人物特质一样,他们的形象并非是一成不变的,也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其中,男性受到家庭和社会的双重压力,以致他们无法在家庭中占据权威地位,沦为物质社会和家庭女性的附庸,在孩子问题上成为奶爸。另外,现代女性和男人一样进入公共领域,同时兼顾家庭和事业,并以事业为主,职场生活使女性的性别角色多样化、复杂化,追求外观的美丽时尚、工作的高效优异,赋予的自信与强大使其在家庭生活中的地位日显重要,在孩子问题上成为辣妈。荧屏并非是当下社会现状真实的写真,但荧屏最吸引受众的是它反映了时代流行的元素,塑造了贴近生活的新型性别形象。
(三)现实婚恋:人性生活复杂的呈现。家庭伦理剧不仅是中国社会现实的产物,而且它也再现了以两性为主的家庭关系。“夫妻轴心的核心家庭逐渐成为当今中国的典型家庭形式,家庭伦理关系从纵向的父子关系轴心轉变为横向的夫妻关系轴心。”[3]也就是说,在传统家庭中,以传宗接代为婚姻目的夫妻关系,逐渐变为以爱情为婚姻目的家庭关系,在现实婚恋关系中,更注重个人情感生活。在艺术作品中,亟需反映这种生活的复杂性、人性的多元化、情感的丰满质感,大众希望看到自我真实的形象,并体验真实的婚恋情感。在家庭伦理剧中,围绕夫妻双方情爱的私人空间,以孩子抚养教育为话题,凸显家庭成员各自的价值选择及人性的复杂,除此之外,还着重地刻画了由孩子出生给家庭婚恋情感生活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
(四)家庭空间:受众窥视想象的满足。如今我们处在一个传媒技术手段日益发达、镜头无处不在的视图社会,在这其中,家庭显然成为最隐秘私人的个体空间,于是处在这一空间中的人际关系和情感联系也就成为整个社会关系中相对最为私密的关系。家庭伦理剧中,镜头指向:卧室中夫妻的争吵爱昵、客厅中婆媳的矛盾嫌隙、家庭成员对孩子的手忙脚乱和费劲心思,都一一满足了受众的窥视欲望,这一切莫不建立于对隐秘空间、私密关系的窥视。“家庭的内部空间成为最隐秘化的个人空间,家庭成员之间的人际关系成为最私密化的社会关系。”家庭伦理剧对“育儿”的描述满足了我们对现实生活中怀孕、分娩、育子的想象,为渴望孩子的年轻夫妻、坚守丁克的摩登男女、已经为人父母的人们,提供了具体的窥视目标和理想化想象性的解决方案。
二、“育儿”叙事的本体结构
(一)怀孕分娩育子的生活化故事。在家庭伦理剧的“育儿”叙事中,最典型化、最类型化的当属对其家庭成员怀孕、分娩、育子生活化故事的讲述,尤其表现在《小儿难养》《宝贝》《断奶》《辣妈正传》,四部剧毫无例外地完整讲述了女主角简宁、陈静波、安琪、夏冰、李木子,她们所经历的由漂亮女孩到成熟女性、由任性妻子到担当母亲责任的完美转变。怀孕时的担心——分娩时的恐惧——降生后的感动——喂养时的烦恼——磨练的母爱,这不仅是故事叙述的线性顺序,同时也构成了整部电视剧文本的基本框架结构。这种生活化的叙事,其实是将这些女性的故事经历和情感体会来作为大众的代言人和发言者,其潜台词是使大众清醒地发现年轻现代的“80后”,她们尚未真正成熟、懂得担当,却已开始迎接对下一代的喂养教育问题的挑战。这不仅仅是荧屏上所反映的本体故事,也同样是取自社会现实的活生生的例子。
(二)由孩子引发的婚姻职场变故。《小儿难养》中简宁因为怀孕不仅被姐妹陈昭仪暗算抢去职位,还遭到公司的种种嫌弃;《今夜天使降临》中田甜本以为可以隐藏怀孕蒙混过关,不料被安总发现,从公司策划部调到后勤部工作,并受到公司成员的排挤;《辣妈正传》中夏冰因怀孕不仅失去做经理助理的机会,而且也差点丧失前台的工作。器重栽培她的总监李木子不仅斥责夏冰“你宁愿要孩子,也不要自己的工作前途”,并对其百般刁难。《二胎时代》中金灿灿在有了二胎之后,面临生活的重重打击,她重拾专业,挺着肚子牵着大宝杀入职场,护卫家庭,从一个娇气的小女人变成了无坚不摧的二宝妈。剧中除了讲述职场上因怀孕给现代女性所带来的种种危机之外,同时也反映了女性在家庭婚姻生活中需处理的感情裂缝和情感变故。由于孩子的降临,琐事的剧增,家庭重心的转移,夫妻情感不再拘泥于两人的爱昵婚恋,开始演变为以“孩子”导向,向“孩子”妥协的育儿生活。最为突出的当属在《孩奴》中,母亲卢丽和父亲刘志高因教育理念的迥异而加剧矛盾,引发猜疑,争吵冲突不断,险些导致婚姻的破碎。
(三)三代人新旧育儿观念与实战。在传统的中国家庭代际关系中,“隔代亲”在坊间广为流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四位老人对孙辈的疼爱与亲情格外浓厚。但是随着现代教育理念的提高,父母对子女期望、要求的愈来愈高,于是在育儿抚养、教育方面,就很容易产生两大派别:由老人所坚守的传统派与由年轻爸妈所执意的现代派,家庭这一温馨港湾也由于观念的差异开始产生种种矛盾。《小儿难养》中简宁妈妈执意要节省开销选择公立医院生产,简宁却据理力争坚持必须去私立医院。《孩奴》中卢丽公公为了孩子天性让其制作航模,而卢丽却担心孩子耽误功课,不仅摔碎完整的航模作品,也使公公和孩子伤透了心。《宝贝》中,“90后”荣升妈妈的一丫对孩子各种新奇的教育和喂养着实令一丫婆婆惊讶和反对。以上便可看出,如今家庭在抚养孩子方面所投入的精力和财力空前加大,“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已经成为当前绝大多数家庭关系的真实写照,人们的生活方式都在围绕“孩子问题”展开,这种6+1的家庭教育模式,不仅消解了权威式的家長模式,而且也因对下一代的过度重视而渐渐忽视了对老年人的关爱。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