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论文 > 新闻论文 » 正文

梁赞诺夫爱情三部曲中的女性形象研究

柳薇
内容提要:埃利达尔·梁赞诺夫是前苏联杰出的悲喜剧导演,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前苏联女权运动的大背景下,梁赞诺夫通过自己的视角,用喜剧表达了自己对女性的认可、男女平等的观念以及对爱情的追求。本文通过分析梁赞诺夫的爱情三部曲中的女性形象,剖析梁赞诺夫的女性观。
关键词:梁赞诺夫;女性观;爱情三部曲
梁赞诺夫是俄罗斯一位大师级导演,在其导演生涯中,拍摄了许多令世界瞩目的佳作,塑造了许多个性鲜明的人物。电影作品本身即是透明的镜子,能十分精确地反映出导演的内心世界,导演塑造的影视形象,常常都是对社会症候的一种艺术隐喻。
弗朗索瓦·特吕弗说,"电影是女性的艺术。"纵观电影的发展,女性作为电影中的一个重要元素,从电影初期时担任配角到如今的小妞电影,都验证了这一点。仔细品味各个影视作品,都能从细节中捕捉到导演的用意,梁赞诺夫的爱情三部曲也不例外,运用悲喜剧的手法,表达了对爱情的歌颂,对女性的尊重。
一、女性主义大背景下的呼告
1966年,争取妇女公民权利的运动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1968年,“后女权主义”兴起,此后,不再用“女权主义”一词,而改为“女性主义”。在这场浩浩荡荡的运动中,她们提出了“打倒女权主义”的口号,这个运动有双重指向,第一是平等,第二是认同。[1]通常女性主义者认为,媒介在塑造一些永恒,但是俗套的女性形象起着重要的作用。婦女在媒介中的人物塑造,潜意识引发一些对女性非常有局限性的期望。比如说,妇女总是被设置在家中,她们比男性低一等,她们喜欢暴力的男人等。一九七九年十月,在苏联列宁格勒、诺沃西比尔斯克等几个城市出现了地下刊物《妇女与俄国》,苏联女权运动的发起人,该刊物主编达吉亚娜·马莫诺娃回顾童年生活时说:苏联妇女还远远没有获得她们应得的权利,她们很难获得那些重要职位,有的高级部门根本排除妇女进入的可能性;许多妇女还得在家做贤妻良母,做丈夫和孩子的仆人;男人生怕把母亲和妻子的地位升高后,他们会丢脸。而梁赞诺夫打破了这种桎梏,在二十世纪七十、八十年代,他通过爱情悲喜剧的方式,表达了对女性的尊重,比如《办公室的故事》当中柳德米娜局长的身份,《两个人的车站》中薇拉有拒绝乘务员的权利,以及普拉东甘愿为妻子顶罪的决心,电影中设置的人物形象,除了剧情需要外,都掺杂了导演对剧中人物形象的主观意识,深深地打上了导演的主观印迹。梁赞诺夫同样通过对人物的设定,剧情的推进,表达了他对女性的态度,这样的表现也可能是无意识而为之,也可能是有意展示。
二、梁赞诺夫视角下的女性形象
(一)柳德米娜·布洛科夫耶夫娜·戈布里洛娃。《办公室的故事》当中的女主人公柳德米娜,是梁赞诺夫电影中性格鲜明的人物。柳德米娜是一个言行冷酷、性格怪癖的大龄剩女,被同事称为"冷血动物",又是个女强人的形象,是男主人公诺瓦谢利采夫所在单位的局长。她不多与属下来往交谈,不苟言笑,不通人情,参加同事聚会也是独处。戴着古板的眼镜,超短的头发,深色的套裙,走路的样子十分生硬,活脱脱像一个男人的感觉,从她一出场给人的形象就是一个性格怪僻之人。通过影片的描写得知,她之所以拼命工作,断绝了与所有女性的来往,是因为她曾经的爱人跟她的闺蜜在一起了,于是受到伤害,性情大变。尽管如此,她还是小心翼翼的活着,保持着对工作的一丝不苟,和对什么是正确之事的判断。
每一个坚强的外表下都有一颗脆弱的心,柳德米娜就是这样,梁赞诺夫用自己的镜头,塑造了一个让人心生怜爱的人物,总想给这个看似刀枪不入实则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伤害的女人一丝温暖,希望她品尝到被爱的滋味。最后她真的找寻到了爱情,学会打扮学会微笑学会称赞。梁赞诺夫塑造的柳德米娜,试图告诉观众,女性无论把自己包装得多么强大,实则都是弱者,都是需要被保护、被尊重的。
(二)薇拉。《两个人的车站》中的薇拉,只是扎斯图平斯克的一位普通的乘务员,虽然经历坎坷,被丈夫抛弃,不但要照顾公婆,还要抚养孩子,但梁赞诺夫还是把薇拉塑造成一个心地善良,有自己的原则,独立,并且渴望爱情的女性,而不是因为受到了生活的打击而充满怨恨与绝望。梁赞诺夫力图通过自己电影中塑造的女性形象,从而感染苏联社会中被社会抛弃的女性。电影当中有两个细节,一是在火车上,那位乘务员向薇拉提出过分的请求,由于薇拉的拒绝使得乘务员并没有强迫她,在那样的时代,尊重女性的人格与意愿是十分难能可贵的;第二是薇拉作为一个服务员,成年累月地辛勤工作,服务他人,却从来没有得到与之相对应的尊重,自然不用提赞美之词了。电影当中有这样一个细节,男主人公普拉东真心的赞美她的时候,她竟然哽咽地、深情地说:“从来没有让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梁赞诺夫通过女主人公的行为与话语,流露出他对女性的尊重,以及呼吁大众对女性的认同。
梁赞诺夫把薇拉塑造出了丰满的性格,其人物塑造不能定义为单一的好与坏,而且随着影片的推进展现出真实的一面。刚毅仁爱、乐于助人有侠义心肠;对于吃饭不交钱的人,死拽不放;当普拉东一气之下给了多于饭钱的钱数,薇拉只拿了自己该拿的钱;以及对醉汉的豪爽,还有因为觉得对普拉东亏欠去帮他卖瓜找住宿的地方,而不是置之不理,都使得薇拉这个形象成为一个可爱的人。
(三)娜嘉与戈雅。《命运的捉弄》当中的女主人公名字叫娜嘉,她知性优雅,已经三十五岁,离过一次婚,影片开始时她正和一位高大壮硕的男人约会。正是由于她的超凡脱俗,富有魅力,性格独立坚强,使得35岁的她尽管离了婚,还是对爱情充满渴望。而戈雅是与男主人公热尼亚恋爱两年的恋人,在圣诞节前夕主动向热尼亚提出结婚,她骨子里主动和浪漫,尽管最后二人因为深深的误会没能走到一起,但还是能够感受到她的善良与温暖。两个女人的宿命因为一个共同的男人而变得不同,这是该剧让人唏嘘的地方,我们不能说没有获得爱情的女人就是不幸的。影片中被塑造出来的女性都是善良的,值得怜爱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是,尽管有时上天会开个小小的玩笑,但一切都还把握在自己的手里,若没有戈雅的放手,也不会有娜嘉与热尼亚的幸福结局。
三、从女性形象看梁赞诺夫的女性观
《命运的捉弄》《办公室的故事》《两个人的车站》这三部影片,通过爱情的主题,也折射出了梁赞诺夫对女性的肯定。在历史长河中,用文化塑造女人,使女人在身体、情感、心理上永远处于被动的地位,使女人丧失主动选择生活方式、选择所爱之人的权利。[2]而梁赞诺夫通过自己的视角塑造的这几位女性,都蕴含着他对女性的幻想印记。他认为,女性应该是像柳德米娜一样,应该获得应有的社会地位,独立自主,可以担任重要的职位,并且无论她多么坚强,实则都需要男人的宠爱;女性应该像薇拉一样,善恶分明,侠义心肠,为爱无私付出与等待,尽管生活的艰辛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但还是要对生活抱有希望和爱;女性都应该像娜嘉与戈雅一样,善良执着,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梁赞诺夫在影片中勾勒出的这一个个令人怜爱的女性,挖掘出了女性各种各样的美好品质。他让男性与女性有了一个平等的沟通机会,有两性的和谐和对爱情的重视,他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观众,不能忽视了女性身上闪耀的光芒,女性应该得到尊重,得到平等,自由勇敢地追逐爱情。
注释:
[1] 吉尔·内姆斯.女性和电影[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01 (1) :26-47.
[2] 张晓倩,任梦池.《女人不坏》女性观与爱情观[J].电影评介, 2009 (8) :36-36.
(作者单位:河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