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论文 > 新闻论文 » 正文

马克思恩格斯论党报遵循“党的精神”

陈力丹

鉴于德文、英文等日耳曼语族文字的构词法与斯拉夫语族俄文的差异,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中没有使用过列宁和中国意义的“党性”的概念,但他们在论证党的出版物时,各使用过一次“党的精神”(Sinne unsererPartei)的概念,要求党的新闻工作者遵循党的精神。

1848-1849年,德国处于民主革命的高涨时期。在马克思担任主编的《新莱茵报》出版地科隆,建立了由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为骨干的科隆工人联合会,人数迅速从最初的300人增加到5000人。马克思1848年10月至1849年2月代理联合会主席。这期间,联合会内出现了一股“左”倾势力,他们通过会刊《自由、劳动》报(编辑弗·普林茨与他们的观点相同),对马克思的《新莱茵报》编辑部进行攻击和诽谤,为此在1849年1月15日的联合会委员会的会议上,马克思和另一位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卡尔·沙佩尔提议:“在委派普林茨任联合会正式机关报的编辑的同时,再成立一个编辑委员会,它应监督使机关报真正代表联合会的利益,并根据我们党的精神进行编辑工作。”会后普林茨不服从这个委员会的领导,于是1月29日联合会委员会,通过一项决议:不承认《自由、劳动》报是联合会的机关报,出版《自由、博爱、劳动》报,作为联合会的机关报,任命克·埃塞尔为编辑。在1849年1月15日科隆联合会委员会的会议记录上,留下了马克思使用一个概念“我们党的精神”(Sinne unserer Partei)。

1889年,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威廉·李卜克内西的女婿布鲁诺·盖泽尔主编的“人民丛书”,出版了马克西米利安·施累津格尔的书《社会问题》,该书企图“批判地修改”马克思的学说,书的扉页上印有包括威廉·李卜克内西名字在内的编委会名单。恩格斯为此T8月17日此致信李卜克内西,严厉地批评了他。恩格斯写道:“在你名字的掩护下,出现了某个坏蛋搞的一本卑鄙的、极其恶劣的作品,真正下流的东西。这个不学无术的坏蛋在那里声称,他有能力纠正马克思。由于在扉页上有你这位编者的名字,这本下流东西就被作为根据我们党的精神写出来的著作而推荐给德国工人……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他就此对党的理论刊物《新时代》主编卡尔·考茨基说:“如果出版物上没有李卜克内西的名字,那就可以一笑了之。”果不出恩格斯所料,德国反动报纸《新普鲁士报》于9月18日发表文章《社会民主党的反马克思主义者》。李卜克内西被动发表声明,说刊印那本书没有得到他的同意。恩格斯使用的概念“我们党的精神”与马克思40年前的完全一样,只不过das Sinn用的是单数。

这里的“das Sinn”(马克思用的是复数“dieSinne”)指思想,意识,知觉,翻译为“精神”是准确的。从他们强调党的出版物要遵循“党的精神”的背景看,他们极为重视维护党的外部声誉,对于以党的名义出版的报纸、书籍,要求内容必须符合党的纲领和基本理论,与中国共产党使用的党报“党性”的内涵大体是一致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为维护党的声誉或正确形象、确保党报遵循党的纲领和正确传播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各种违反这一原则的行为进行过多次毫不让步的斗争。维护党的理论的纯洁性和党的荣誉,是马、恩交往中经常谈到的问题。他们都要求党内的人、党的出版物按照“党的精神”讲话。

在党形成的过程中,恩格斯于1847年就指出:“党的出版物是做什么的呢?首先是组织讨论,论证、阐发和捍卫党的要求,驳斥和推翻敌对党的妄想和论断。”他多次批评“交往超出了党的政策和党的荣誉所允许的限度”的事情。1859年,德国工人运动领导人费迪南·拉萨尔没有与马克思和恩格斯商量,便出版了一本关于国际形势的小册子。尽管那时不存在任何形式上的“党”,但外界一向把拉萨尔与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看作一个“党”,所以马克思向拉萨尔指出(保留下来的文字是向恩格斯转述的):“今后在这样危急的关头谁要想代表党讲话,只能在下面两者中择其一:要么他事先同别人商量,要么别人(一种婉转的说法,指你和我)就有权撇开他而公开发表自己的意见。”

历史上,马克思和恩格斯因为报纸的办报方针违背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而与其断绝关系的事件有几起。例如1864年11月,全德工人联合会机关报《社会民主党人报》邀请马克思撰稿,马克思和恩格斯看了他们的办报纲领,没有发现明显的错误,于是答应偶而为该报写稿。12月《社会民主党人报》出版试刊,发表了马克思的《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1865年1月该报正式出版,马克思和恩格斯各为该报写了一篇文章。后来他们发现该报宣扬对联合会领导人费迪南·拉萨尔的个人迷信,向德国政府首脑俾斯麦献媚。马克思多次致信批评报纸错误的办报方针。该报编辑致信马克思表示不接受批评。在这种情况下,马克思于2月18日起草了不再为《社会民主党人报》撰稿的声明,恩格斯签字后广泛散发给德国各报。其他原来为该报工作的党内同志也宣布退出编辑部。由于该报编辑发表的文章歪曲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态度,捏造不为报纸撰稿的原因,马克思又于3月15日写了《关于不给(社会民主党人报)撰稿的原因的声明》,广泛发表在德国各报上。

无论当时的“党”是否成形,若报纸以“党”的名义讲话而又违背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马克思和恩格斯必然果断地采取措施,或发表声明划清界限或与其断绝关系,以维护党的荣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