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论文 > 语言学论文 » 正文

专名翻译工作实务




摘 要:结合编辑出版工作实践,浅谈专名的翻译中可能存在的困境、导致专名翻译错误的常见原因,并尝试给出一些具体的对策以及翻译查证的推荐流程。

關键词:专名翻译;科技术语;查证流程

中图分类号:H159;N04 文献识别码:A DOI:10.3969/j.issn.1673-8578.2020.05.012

Abstract:Combining with the author's working practice, this article intends to discuss about the difficulties during translation of proper names, and the most common causes of translation errors.Moreover, the author attempts to provide some specific countermeasures and a commendatory process about examination of translation.

Keywords:translation of proper names;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terminology; examination process

现代语言学中,“专名”作为专有名词(proper name)的简称,是与“通名”(common name)相对而言的概念。具体而言,专名包括人名、地名、作品名、事物名、朝代名、种族名、组织机构名等。

王力先生曾经指出:“名词所代表之物,往往是一个通名。例如‘马字,并非专指某一匹马,而是泛指一切的马。但是咱们普通所谓人名或地名,却是专指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地方而言。例如‘孙中山专指一个人,‘上海专指一个地方。我们把这种名词叫作专名;专名和通名是对立的。”[1]

专名问题长期处于语言哲学的核心,受到语言学家长久而热烈的关注。本文不试图深入探究哲学问题,而是结合编辑出版工作实践,浅谈专名的翻译工作中可能存在的困境、导致专名翻译错误的常见原因,并尝试给出一些具体的对策以及翻译查证的推荐流程。

一 可能遭遇的困境

在进行专有名词的翻译时,译者、审校者和编辑等相关人员自身的知识积累和对相关领域内容的掌握很重要。但正如王元院士在《数学大辞典》前言中指出:“文献浩如烟海……即便是专业数学家,对他专业以外的数学领域,往往也了解有限。”[2]其他学科的情况也大体相似:分支领域越来越繁杂,概念越来越抽象;同时,跨学科交叉现象越来越普遍。有鉴于此,人们就难免会遇到一些专名(或者更广泛来讲,遇到一些专业术语),自己不熟悉、不了解,甚至没见过,难以准确译出。

笔者对36位相关人士(含各行业专家12人、翻译工作者9人、编辑15人)进行了调研,调查问卷和访谈结果显示人们最常遇到的三种困境为:没有相关资料、缺少权威资料、资料相互矛盾。现简单分述如下。

1.没有相关资料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缺乏参考资料,是很多人在专名翻译过程中遭遇的最大障碍。这又分两种情况:其一,确实没有相关资料出版或发布,例如对于某些地名,现有的辞书、手册、教材、权威网站等均未收录或发布其译名;其二,有相关资料而未能获取或不知如何获取,例如有些重要辞书、权威网站人们并不知悉。

2.缺少权威资料

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网络信息飞速增长,在海量数据中进行检索,搜索结果为0的情况比较少见,多数情况是返回的检索结果数量很多,但往往质量不一、良莠不齐,总体而言,可靠性仍偏低。同时,也应看到,目前的图书市场中,以及学术论文当中,对于专名的翻译,情况也不是十分理想,误译现象屡见不鲜。为了获得精准的译文,权威资料、可靠信息源的作用就显得尤其突出了。

3.资料相互矛盾

由于出版时间或发布时间不同,在不同的阶段,人们对于某些专名的翻译,也许会有不同的见解;另外,由于作者或发布者考虑的角度不同等因素的影响,对于同一个专名的译名有可能存在不一致的现象。这些均可能导致读者一时无所适从。

二 常见的出错原因

通过分析专名翻译出错的原因,可以更好地理解和掌握专名翻译的原则和方法,从而提高翻译的精准度。

1.思想上不够重视

译名工作呼唤工匠精神,翻译过程需要精益求精。在无十足把握情况下,一定要认真查阅相关文献,切忌草率定下译名。例如(以下括号中为常见不妥译名):美国州名Georgia应译为佐治亚(格鲁吉亚),古罗马名医Galen应译为盖伦(加伦、加仑、盖仑……),美国国家医学院院长Victor J. Dzau应译为曹文凯(维克托·祖),亚当·斯密的著作The Wealth of Nations应译为《国富论》(《国民财富》)……误译可谓千奇百怪! 究其原因,是思想上没有充分重视,认为专名的翻译是无足轻重的事情,从而给读者生造出这许多“迷魂阵”“拦路虎”。

2.行动中过于随意

笔者从事编辑二十年,也关注图书市场许多年。确实会有作者在翻译专名时“信手拈来”,完全凭借读音自己进行翻译。此类读物,往往会使读者如坠云雾,不知所指。“常凯申”和“门修斯”事件,时刻在提醒大家,专名翻译不可儿戏。而把胡克和列文虎克混为一谈的情况也时有出现,各种不规范译名更是层出不穷,令人咋舌。

3.业务上有待精研

以科学家人名翻译为例,1987年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现称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提出的《外国自然科学家译名通则》对用汉字正确译写外国自然科学家姓名做出了基本的规定。而人名音译的原则主要有:①“名从主人”,②“约定俗成”,③“副科向主科靠拢”[3]。类似地,地名等一些专名也有相应的规则或规范可循。译者在开始翻译工作前,应尽可能掌握。当译者无从了解相关信息时,编辑可以向其提供帮助和指导,使译者少走弯路。

4.录排中存在疏误

作者或者录排人员计算机操作疏忽而导致的差错,目前仍较为常见。以下两方面的问题尤为突出:①同(近)音字误用。例如(以下各例中,括号内为正字) :墨(莫)桑比克,新南维尔斯(威尔士)州,普瓦捷(普瓦提埃)大学,虾姑(蛄)科,库伦(仑),比(毕)奥,赫(亥)姆霍兹,摄尔胥(修)斯……而洛伦兹(Lorentz)与洛伦茨(Lorenz)则是不同的学者,译名不可混用。②形近字、音近字误用。例如,“珀金”误为“帕金”,“玻尔兹曼”误写为“波尔兹曼”,“多普勒”误排为“多普靳”或“多普勤”,“魏格纳”误排成“魏格约”,等等。

三 解决问题的路径

首先应该认清利弊,充分重视专名的译写。其次要做到尊重规范,严密考证。另外,切忌生搬硬造,应在熟悉人名译写原则的前提下,开展相关工作[4]。通过严谨的查证,最终要实现准确、规范、全稿统一的目标。

下面是笔者对几类专名的查证路径,以及学术名词的查证流程的一些建议。

(一)人名

1.人名译名参考资料的优先顺序

(1)外国科学家人名译写,以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审定公布的相关学科的规范定名为准。可在其“术语在线”网站进行查询。另外,随着名词审定工作向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拓展,今后越来越多的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知名学者的规范译名也将可以通过该网站查得。

(2)查询相关学科的国家标准。很多标准中,设有中英文对照的术语,并带有解释。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两种规范、标准资料中,往往不是直接给出人名的翻译,而是含在相关的以人名命名的术语中,例如:Kondo effect(近藤效应)、Clapeyron-Clausius equation(克拉珀龙-克劳修斯方程)、Bergmanns rule(贝格曼法则)、Tellegen theorem(特勒根定理)等。

(3)通过前面两种方式进行查询没有结果时,对于有通行译法的人名,可参考《中国大百科全书》各卷所附的“外国人名译名对照表”、《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以及《不列颠百科全书》等。

(4)查询新华社译名室编的各语种译名手册及《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上下卷,修订版)。

(5)亦可利用网络检索功能辅助确定译名,但须注意甄别信息的可靠性。

(6)仍不能确定的,可根据新华社《译音表》音译,确感难译而无把握者,可仅写原名,这两种情况均请用另纸注明试译名和依据。

从(1)至(6)的总体趋势是:推荐优先级渐弱,但覆盖范围渐广。

2.人名译名中的一些注意事项

(1)日本、韩国、朝鲜、越南等国人名,采用其固有汉字写法,包括姓和名两部分。

(2)外国人名中,与君主、教皇连用的序数词,一般汉译形式为“几世”;只表示承袭长辈姓名的序数词,汉译为“第几”,如“雅各布第一·伯努利”。

(二)地名

1.外国地名尽量采用定译。不常见的外国地名,在书稿中首次出现时须加圆括号注出原文。译述地名,建议依次参考如下工具书。

(1)《世界地图集》(第二版,2017年修订);

(2)《外国地名译名手册》(中国地名委员会);

(3)《世界地名翻译大辞典》(周定国主编)。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应关注原国家测绘局(后改称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现并入自然资源部)、外交部、民政部等权威机构发布的地名信息。例如,韩国的首都“汉城”改名为“首尔”。2019年2月12日,马其顿的国名由“马其顿共和国”变更为“北马其顿共和国”,简称北马其顿。

2.古地名,首次出现时应尽可能括注今地名。

3.无现成译名可循的,建议据注有音标的外国地理辞典或地名委员会的《外国地名汉字译写通则》音译,并用另纸写出原名、拟译名和依据及其在稿件中的页码。

(三)机构名

外国的机构名称,尽可能用定译,并在首次出现时括注原文;名称中有人名、地名的,须按人名、地名的译法确定。

机构名翻译错误也很常见,如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常被译作国际天文学会。经常有译者想当然地套用我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名称,将欧洲科学基金会(European Science Foundation,ESF)译作“欧洲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关于机构的规范译名,亦可参考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的“术语在线”。在该网站检索框中输入“International Union” 查询的部分结果如图1所示。 同样地,相关标准和权威工具书也可充分利用。

(四)学术名词

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原称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于1985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是经国务院授权,代表国家审定、公布科技名词的权威性机构。国务院于1987年8月12日明确批示,经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审定公布的名词具有权威性和约束力,全国各科研、教学、生产经营以及新闻出版等单位应遵照使用[5]。同时,有关译名还应参照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有关部门发布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等。而由于有关标准尚未整合在一起,检索起來便捷性不及“术语在线”。因而,建议的查证流程如下:

1. 现代学术名词尽量采用各学科现代通用名词、术语,并以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公布的定名为准。

2. 通过国家发布的有关“标准”进行查证。例如,国家标准GB/T 37467—2019《气象仪器术语》中,就可以查到有关术语的中英文名称和释文[6],如图2。

3. 依据权威工具书进行查证

表1列出了中国出版政府奖部分获奖辞书,可在工作中多多参考。此外,各领域大都有相应的较为权威的参考书,如植物学领域中荣获200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的《中国植物志》、药学领域由国家药典委员会创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等。各位译者需要根据翻译内容所属学科找到可信赖的资料源。

4.向权威专家请教

请教业内权威专家,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最好能征求术语所属领域的领军人物的宝贵意见,他们高瞻远瞩,往往能够给出非常合理的定名,而且对于定名的推广也有引领作用。

另外,可向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有关专业的委员和审定专家或者国家标准起草者请教,这些专家既熟悉专业,又懂译名原则,对于译名的标准化、规范化会大有裨益。

还可咨询相关专业的资深编辑,他们长期奋战在编辑出版一线,见多识广,并与有关专家联系紧密,对于译名的确定也会热心给予帮助。

5.查考经典教材和专著

选取术语所在领域中公认的优秀著作和教材,从中查考;需要注意出版时间,应尽量选取现行出版物和最新版次。

最后,建议对于易混淆和不常见的学术名词以及自拟的译名,在书稿中首次出现时,在该译名后加圆括号注出西文原名。

由于出版和发布时间等因素的影响,有时不同文献给出的定名可能略有差异。例如,“阿伏伽德罗常数”为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颁布的标准术语,“阿伏伽德罗常量”为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审定公布的规范名词,都可以使用,使用时应前后一致[7]。

另外,需要注意,由于历史的原因,在不同学科之间,一些名词的译名会有不同。例如,Hermite在数学领域,应译作“埃尔米特”,而在物理学领域,则通常译为“厄米”。需要在“名从主科”和“约定俗成”的原则之间做出平衡。

四 结 语

总的来说,从事翻译或者编辑出版以及相关工作的人员,需要不断掌握新知识,熟悉新领域,开拓新视野,增强本领能力,加强调查研究,以便为读者提供信达雅的译文。“不制造难以理清的文字谜团,不生产本可避免的文化垃圾”,或许可以作为每位科技翻译相关工作者的基本共识,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为科学技术名词的规范化,进而为科技领域的交流和科技事业的发展做出一份贡献。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