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法学论文 > 党政论文 » 正文

论新时代坚定制度自信的几个基本问题

秦志龙 王岩

[摘要]新时代制度自信之所以重要,根本是因为制度问题是一个关系政党、国家和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方向性、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的重大问题,国家之间的竞争最根本的是制度竞争,文明之间的冲突最根本的是制度冲突。新时代制度自信之所以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制度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的根基,创造了世所罕见的“两大奇迹”,无论在历时比较还是共时比较中都显现出多方面的显著优势。新时代制度自信之旨趣,既在于坚定信心、保持定力,找准制度建设的着力點,走向制度自强;也在于超越“西方之制”,为人类对美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更加完善的中国方案。新时代制度自信之增强,一要加强宣传教育,二要强化制度执行,三要推进制度创新。

[关键词]制度自信;制度优势;制度自强;中国方案;时代逻辑

[中图分类号]D6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169(2020)10-0028-06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在我们党的历史上首次专题研究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通过的《决定》在科学阐明我国国家制度与国家治理之间关系的基础上,系统总结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的多方面显著优势,全面有力地回答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何以可能的问题,从制度层面深刻说明了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之所以能够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的深层原因,从制度维度有力说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深入学习领会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制度自信的系列重要论述,迫切需要我们准确把握和科学揭示制度自信的内在逻辑。这对于我们以更加坚定的“四个自信”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新时代制度自信的重要性

制度自信是制度主体基于对制度历史的清晰认知、制度优劣的清醒认识、制度价值的充分肯定、制度未来的坚定信念而呈现出来的一种积极稳定的心理状态。宏观上看,其一般表现为一个政党、国家、民族无论是在历时还是在共时比较中,都能全面看待自己创建发展的政党或国家制度,能找准自己创建发展的政党或国家制度的时空定位,能知晓自己创建发展的政党或国家制度的比较优势与相对不足,并对这种制度的生命力和发展前景充满信心、充满干劲。微观而言,其往往表现为党员、公民对所属政党、国家创建发展的政党或国家制度的制度认同、价值认同及外显的积极态度和内隐的情感寄托。具体到当代中国,制度自信从总体上讲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换言之,也就是对由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等有机构成的“中国之制”的信念和信心。从制度自信本身看,制度自信关乎方向选择、道路选择,坚定制度自信就不会走封闭僵化的老路和改旗易帜的邪路。进一步从本体追问,则是因为制度极端重要,制度问题是一个关系政党、国家和民族生存与发展的方向性、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的重大问题。制度稳则社会稳,治理强则国家强。

(一)从我国发展历程和经验看,新时代的制度建设关乎我们党长期执政和国家长治久安,特别是关乎“我国社会主义实践后半程”能否顺利并取得成功

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制度的认识、对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的探索经历了一个不断深化、不断优化的过程,既积累了重要实践经验、形成了重大制度成果,也不乏失败探索甚至惨痛教训。新中国成立后,经过“三大改造”,我国建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开启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但其后由于国内外诸多因素的影响,特别是由于当时我们党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认识还比较浅显、对共产党执政规律和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还不够深入,尤其是当时在民主制度、领导制度方面存在突出问题,我国逐步滑向了“文化大革命”的全面混乱之中。十年“文化大革命”给我们党和国家带来的教训是极其深刻的。1980年邓小平在反思“文化大革命”时从制度层面一针见血地指出:“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向,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1]。自此,我国走上了制度改革、制度调试的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发展之路,逐步把制度建设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党的十四大明确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目标。党的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也都与时俱进地提出了制度建设的目标任务和实践要求。我国制度建设稳步推进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确立并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并逐步向法治体系转化发展。

党的十八大之后,我国制度建设的需求更加凸显。因为,不论是探索出来的正确道路、发展起来的科学理论,还是培育出来的先进文化,归根到底都需要在制度的守正与创新中加以巩固和提高。故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制度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提出要从“我国社会主义实践全程”的战略高度来认识新时代的制度建设问题。习近平同志指出,从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定型看,我国社会主义实践可以分为前后两个半程,前半程的主要任务是建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改革;后半程的主要任务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构建起一整套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高效的制度体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正是从“我国社会主义实践后半程”的战略高度来谋划全面深化改革、提出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新命题,更加注重制度建设的全面性、系统性、协同性,着力制度体系构建、治理效能优化,到现在已经取得了新的阶段性成果,主要领域基础性制度体系基本形成,为最终全面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奠定了坚实基础。

(二)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历程和经验看,新时代的制度建设还关系到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前景,关系到科学社会主义在世界上的声誉和未来

十月革命后,世界上一直主要存在着两种社会制度模式,一种是资本主义制度,一种是社会主义制度。从理论上讲,社会主义制度应该是比资本主义制度更具有优越性。但事实上,现实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建立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基础上的。在“一球两制”的时空境遇下“如何治理社会主义社会,如何展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成为摆在各个现实社会主义国家面前的重大历史性课题。对于这一课题,以往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没有解决得很好。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在有生之年没有见到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列宁过早逝世,没来得及深入探索这个问题;苏联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较长时间实践探索,取得了一些实践经验,但最后犯了颠覆性错误、走向了反面;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进行了各种探索,也没有比较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党在建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后,不断探索这个问题,虽然经历了严重曲折,但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重要进展。纵观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五百年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纵览社会主义国家治理一百年跌跌撞撞的历史进程,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历史经验是:制度稳则社会稳,治理强则国家强,必须不断从制度层面完善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不断从制度层面实现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实质性超越。改革开放以来,虽然我国已经取得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成就,在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历史性步伐、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从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定型看,从“一球两制”的长远竞争看,我国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上还存在许多不足,我国的制度建设和治理能力建设还任重而道远。故此,进入新时代坚定制度自信至关重要。坚定制度自信,不断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我们就能不断证伪“历史终结论”,在“文明的冲突”中赢得社会主义文明的声誉和未来,最终在世界范围内实现社会主义制度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历史性超越。

二、新时代制度自信的必然性

自信对于主体固然重要,但自信不会凭空产生,也不可能凭空产生。无依无据空喊自信、乱讲自信,只能是“想象自己有自信”[2]。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一再强调要坚定制度自信,特别是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不仅是因为制度自信十分重要,也不仅是因为进入新时代制度自信显得尤为必要,更关键的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具有现实必然性。我们讲制度自信有底气,我们的制度自信以丰厚的制度成果和实践成就作支撑。这种制度自信的底气集中体现在无论在历时比较还是共时比较中,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都显现出多方面的显著优势。这就是《决定》系统总结概括的“十三个坚持”。这些优势逻辑清晰、层次分明,涵盖治党治国治军、内政外交国防、改革发展稳定各个领域,涵盖政治、经济、文化多个维度,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共产党的面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面貌、中国人民的面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面貌、中华民族的面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制度缘由,是中华民族迎来强起来伟大飞跃的根源所在,是新时代中华儿女、中国共产党人最有资格最有理由制度自信的底气所在。对于这些显著优势,我们可以进一步从两个维度加以深刻体认。

(一)从历史维度看,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之“制”不是“舶来品”,亦不是“飞来峰”,它之所以具有多方面显著优势首要在于它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底蕴

在几千年的历史发展中,中国人民创造了灿烂的中华文明,形成了深邃的历久弥新的关于国家治理、社会治理的思想,如德主刑辅、以德化人的德法主张,民贵君轻、政在养民的民本思想,法不阿贵、绳不挠曲的正义追求,等等。这些思想精华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形成和发展的肥沃文化土壤。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旧中国送来马列主义,正是因为其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融通、理念贯通,才得以在我国逐渐受到广泛欢迎,并最终扎根中国大地、开花结果、枝繁叶茂。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创建人民政权(如土地革命时期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抗日战争时期的陕甘宁边区政府),探索建立新民主主义的各项制度,为新中国后来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型国家制度积累了丰富经验。1949年前后,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制定《共同纲领》和宪法,确立国体、政体和单一制国家结构形式。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党进一步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三大改造”,建立了社会主义根本制度,顺利实现了我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社会变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深刻总结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锐意进取、开拓创新,团结带领人民开创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道路”越走越宽广、“中国理论”越来越深刻、“中国制度”越来越成熟、“中国文化”越来越繁荣,使当代中国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盎然春意和勃勃生机,使中华民族迎来了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和实现伟大复兴的璀璨前景。可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底蕴的制度和治理体系,其在新时代显现出的多方面显著优势之“根”和“源”不在“外”而在“内”、不在“他”而在“我”。

(二)从现实向度看,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多方面的显著优势不是自我想象,亦不是自说自话,而是在纵向和横向比较中得出的可靠结论,有其生动体现和有力证明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治理体系管不管用、有没有效,“实践”说了算、人民最有发言权。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我们党团结带领各族人民创造的世所罕见的“两大奇迹”,是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多方面优势的具体体现和有力证明。一是经济快速发展奇迹。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进程,大踏步地赶上了时代并开始引领时代,使不可能成为可能,中华人民共和国正昂首走向世界舞台中央,中华民族正以全新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二是社会长期稳定奇迹。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们党始终着眼于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不断优化社会治理、改善人民生活,增进了民生福祉,形成了良好秩序。特别是通过持续推进平安中国建设,现在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有安全感的国家之一。而反观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经济增长乏力、贫富差距拉大、民粹主义高涨、党派纷争不止、暴力事件频发、种族歧视凸显,其国家治理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两大奇迹”彰显的“中国之治”,既与我国近代历史上遭受的深重的政治危机和民族危机形成鲜明对比,也与“西方之乱”形成强烈反差,是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多方面显著优势的生动体现和有力证明。

概言之,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指导、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底蕴、取得丰厚成果、彰显显著优势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我们坚定制度自信既有历史根基,也有现实依据。

三、新时代制度自信的战略旨趣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一直强调要坚定制度自信,不仅深刻阐明了新时代制度自信的重要性、必要性和可能性,而且鲜明传递了新时代坚定制度自信的战略旨趣。一方面,坚定的制度自信以高度的制度自觉为前提,没有高度的制度自觉,制度自信就是盲目的自信;另一方面,坚定的制度自信以全面的制度自强为指向,不以制度自强为追求,制度自信就是没有方向的自信。

(一)实现全面的制度自强,即以坚定的制度自信推进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建设,争取早日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制度强国,进而实现民族复兴伟大梦想

如前所述,对于人民幸福、社会进步、国家发展、国际竞争来说,制度问题都是一个方向性、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的重大问题。制度不稳,社会就不稳、政权就不稳;制度不强,政党就不可能强大、国家就不可能强盛。党的十八大后,在改革开放30多年经济社会发展巨大成就的基础上,特别是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建设明显成就的基础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始进入新时代。这个新时代“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时代”[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以强起来为战略总目标。为此,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了“新三步走”的战略安排:第一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步,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三步,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社會主义现代化强国,既应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个方面一体推进,也内在要求器物、制度、精神文化三个层面全面跃升。制度强起来必须以坚定的制度自信为前提条件和思想保障。如果连起码的制度自信都没有,更谈不上制度自强。故此,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前接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再接十九大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蓝图,聚焦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与“新三步走”战略部署相呼应、相衔接,提出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可见,新时代制度自信之旨趣首要在于实现全面的制度自强,制度强起来是新时代制度自信的核心追求。

(二)为人类对美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更加完善的中国方案,即以坚定的制度自信推进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建设,全方位彰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为后发国家实现现代化提供更多中国经验,为人类制度文明贡献更多中国智慧

众所周知,当代世界主要存在两种社会制度,一种是资本主义制度,一种是社会主义制度。这两种制度,从建立时间上看,前者早于后者;从国家数量上看,前者多于后者;从分布地域上看,前者广于后者。长期以来,这两种制度处于或明或暗、或激烈或缓和的竞争状态。而由于时间上的后发性和数量上的鲜寡,特别是由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东剧变的巨大消极影响,社会主义制度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劣势和守势。国际上各种唱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论调不绝于耳、此起彼伏,特别是西方学者不断抛出“高谈阔论”,如美籍学者福山提出所谓“历史终结论”。他宣称,人类历史将终结于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制[4]。但历史真的会终结于美式自由民主制吗?邓小平当时就指出:“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锻炼,从中吸收教训,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5]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持续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历史没有终结,也不可能被终结。”[6]这其中的事实依据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持续发展,打破了欧美现代化模式“雄霸天下”的局面,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旗帜。一边是“西方之乱”,一边是“中国之治”。事实雄辩地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已经成为人类社会制度探索的一种可行方案。这一“人类社会制度的中国方案”,既没有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也没有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更不是域外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和现代化发展的翻版,它蕴含着独特的中国理念,贡献了独特的中国智慧。但同时应当清醒看到,“中国之制”并不是完美无缺、尽善尽美的,还远未成熟定型,“人类社会制度的中国方案”还有待继续在实践中完善。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进入新时代“要不断革除体制机制弊端,让我们的制度成熟而持久”[7]。因此,从全球视野看,新时代制度自信之战略旨趣还在于为人类对美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更加完善的中国方案。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