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法学论文 > 党政论文 » 正文

列宁关于“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的思想探析

史为磊 王欣媛

[摘要]在领导俄国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程中,列宁高度重视党的领导权问题,始终坚持无产阶级政党在革命和建设中的领导地位,形成了一系列关于党是最高政治力量的思想观点,主要包括党是无产阶级联合的最高形式,是无产阶级政权的唯一领导力量,是无产阶级专政体系的领导核心,在全部政治经济工作中发挥着“总的领导”作用。在列宁150周年诞辰之际,在切实加强党的政治建设、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的今天,我们重温列宁主义,尤其是重温列宁关于党的政治建设的理论思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列宁;政治建设;领导权;领导核心

[中图分类号]A8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169(2020)11-0019-04

在列宁150周年诞辰之际,我们重温列宁党的政治建设思想,对于今天我们党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切实做到“两个维护”,依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在领导俄国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程中,列宁高度重视党的领导权问题,始终坚持无产阶级政黨在革命和建设中的领导地位,形成了一系列关于党是最高政治力量的思想观点,主要包括党是无产阶级联合的最高形式,是无产阶级政权的唯一领导力量,是无产阶级专政体系的领导核心,在全部政治经济工作中发挥着“总的领导”作用。

一、党是无产阶级政权的唯一领导力量

列宁认为,根据俄国特殊国情,无产阶级革命要分两步走,先进行资产阶级革命,后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不论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还是社会主义革命,两者都必须由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来领导。列宁强调,无产者“不要把革命中的领导权交给资产阶级,相反地,要尽最大努力参加革命,最坚决地为彻底的无产阶级民主主义、为把革命进行到底而奋斗”[1]。在这个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无产阶级必须掌握领导权,充分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因为无产阶级是革命运动中唯一的革命阶级,也只有无产阶级可以胜任领导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取得胜利的历史重任。

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更确定地说,主要是领导农民的问题,是同农民一起,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行到底。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责任就是要争取广大民众,特别是争取农民群众,才能实现党的领导作用。为了实现无产阶级的领导权,无产阶级必须把小资产阶级,特别是要把农民阶级从资产阶级自由派的领导下争取过来。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坚决把革命旗帜树立起来,把农民群众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群众吸引过来,从而“领导人民的群众运动去推翻万恶的专制制度”,“这就是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在资产阶级革命中的任务”[2]。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无产阶级政党就必须努力提高群众的革命觉悟,使他们认清革命前途,坚定革命信心,只有这样,才能最终把他们从自由派的影响下争取过来。

列宁指出,无产阶级专政之所以需要自己的政党,就是因为党是领导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夺取和巩固政权的战斗司令部[3]。当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在还没有取得政权时,其第一位的任务就是必须夺取政权,从而建立起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革命道路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有顺利前进,也有曲折倒退。不论是前进还是倒退,都不应当忘记我们党的目的,即实现革命无产阶级专政[4]131,使“国家政权从一个阶级手里转到另一个阶级手里”,这“是革命的首要的基本标志”[5]。因此,任何革命都有其最为根本的问题,这就是国家政权问题。如果党的领导者“反对立即夺取政权,反对立即起义”,那么他们就是“十足的白痴或彻底背叛”[4]276。当夺取政权的时机已经成熟,无产阶级政党要毫不迟疑地抓住有利时机,坚决地领导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推翻敌人的统治堡垒,进而掌握国家政权。列宁强调,“特别是先进阶级的政党,如果在可能取得政权的时候拒绝夺取政权,那它就没有权利存在下去,就不配称为政党”[4]276。俄国布尔什维克党不但领导了无产阶级打败沙皇统治,而且在国内战争中保持和巩固了自己的政权,并且成功地领导了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由此证明了无产阶级政党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唯一领导力量。

二、党是无产阶级专政体系的领导核心

早在列宁之前,马克思和恩格斯于1850年3月在《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告同盟书》一文中曾明确指出,无产阶级政党应该成为工人联合组织的“中心”和“核心”[6]。这一重要思想,被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和俄国社会民主党内的机会主义者阉割了。他们跟着资产阶级跑,背叛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列宁批判马尔托夫等人抹杀党和其他组织之间的关系、地位、作用的界限;同时,列宁对德国“左派”共产党人拒绝参加反动工会的错误思想进行了严厉批判,还对托洛茨基和布哈林否定党的领导作用的错误思想进行了针锋相对的驳斥。在批判各种错误思想的斗争过程中,列宁明确提出了党是无产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的命题,这就从根本上回答了党在无产阶级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

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建立的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体系中,除了具有领导地位的先进布尔什维克党组织外,还有苏维埃政权组织、工会组织,以及合作社、青年团、妇女组织等。这一系列组织和团体共同构成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完整体系。其中,每一个组织和团体都有其特殊的任务和作用。正是依靠这些组织和团体,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任务才得以顺利完成。列宁认为,在无产阶级专政体系中,党居于领导核心地位,并且必须充分发挥其领导核心作用,这是处理好党和政权之间的关系一条重要原则。列宁认为,一方面,苏维埃政权的实质“是受资本主义压迫的阶级即工人和半无产者的群众组织,是全部国家权力和全部国家机构的固定的唯一的基础”[7]。另一方面,广大劳苦群众“现在经常被吸引来而且一定要吸引来参加对国家的民主管理并在其中起决定作用”[7]。由此可见,在处理党和苏维埃政权的关系时,首要的是发挥党的领导核心作用,坚持党对苏维埃国家政权机关的领导,同时还要保持苏维埃政权机构的群众性和民主性,充分发挥组织作用。

所谓坚持布尔什维克党对苏维埃政权的领导,主要是指党对苏维埃政权实行总的领导,是就党在整个国家政治经济生活中的领导地位而言。列宁在1920年2月发表的政论家短评中指出,“苏维埃应当掌握全部政权”,“先锋队,革命无产阶级的政党应当领导斗争”[8]。在无产阶级专政体系中,党肩负着对所有国家机关的工作进行“总的领导”的政治任务。而萨普隆诺夫和奥新斯基的机会主义集团却极力否认党在苏维埃工作中的领导。鉴于此,列宁明确指出,共产党的政治任务就是要在“劳动者的一切组织(工会、合作社、农业公社等)中起决定性影响和掌握全部领导”,在“苏维埃中实现自己的纲领和自己的全部统治”[9]。这就是说,无产阶级政党作为全国政权的领导力量,应当为国家规定伟大的战略目标、长远规划和具体的战斗任务,善于解决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关键性问题。

为了维护党的领导核心地位,更为有效发挥党的领导作用,就必须坚持把党的领导和国家政权职能之间明确区分开来,必须重视国家政权机关自身作用的发挥,从而防止出现以党代政、党包揽一切的现象,避免使党陷入事务性的怪圈而削弱党的领导作用。十月革命胜利后,由于布尔什维克党地位的变化,党的中心任务的转移,如何正确地领导国家政权,充分发挥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职能作用也提到了日程。布尔什维克党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一重要问题,在党的第十次代表大会上明确指出,在激烈的国内战争之后,工作重心必须适时地转向经济建设,对在战时负责主要鼓动和动员中心工作的各地方苏维埃政权提出要求,它们也必须转变成实际领导当地经济生活的机关。因此,为了保持党对苏维埃国家政权实行总的领导,就必须把党的工作与苏维埃机关的工作明确区分开,把党的机构和苏维埃机构区别开来,学会正确地领导和运用国家政权。这是布尔什维克党在新形势下发挥自己领导核心作用的重要课题。列宁曾多次严厉地指出,我们党内确实有些领导者,没有正确地处理好党与政权的关系,不会巧妙地运用政权,他们没有充分地认识到,执政党的领导一旦离开了国家政权,那就会变为一副空架子。布尔什维克党的纲领、路线和各项方针政策,必须通过苏维埃政权来实现,也只有通过苏维埃政权才能保证实现党的领导。为了实现党的领导的基本要求,就决不能把党组织的职能与苏维埃政权的职能这两者混淆起来。党的领导必须通过苏维埃政权机关来实现,但绝不意味着党可以代替苏维埃。布尔什维克党的第十次代表大会指出,要保证苏维埃机关更有计划地讨论和解决属于经济性质的问题,党要为苏维埃撑腰,为苏维埃政权树立威信,不要过分地频繁地干涉苏维埃的工作。为了使这个基本要求付诸实施,列宁主张选派数以千计、万计的优秀党员去参加苏维埃政权工作。他认为,为了完成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艰巨任务,布尔什维克党最迫切的任务之一是选派自己的优秀党员、最坚定忠实的党员到苏维埃国家机关的工作岗位上去。通过他们实际的、忘我的工作贯彻党的纲领、路线和各项方针政策。列宁一再强调,党是国家的领导力量,而苏维埃是国家政权机构,这两者是有区别的。如果把它们当作一个东西,那就必然导致党政不分,就会削弱党对无产阶级专政体系中各个组织的领导作用。

三、党对全部政治经济工作进行“总的领导”

列宁认为,党的领导作用不是空洞的,而应该是实实在在的,应当切实地贯穿于各条战线、各个领域中。也就是說,在各个无产阶级组织中,党必须是领导者,而且在各条战线、各个部门中,党还是总的领导者[10]。具体而言,党的领导作用应该充分体现在国家政权的全部政治经济工作中,反映在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等各个方面的工作中。

列宁多次对党与国家政权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深刻论述,他指出,苏维埃应当掌握全部国家政权,无产阶级政党应当领导革命斗争。苏维埃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政权组织形式,党的各项工作必须通过苏维埃来进行。任何国家机关如果没有经过党中央的指示,那么就都不得擅自决定、处理重大的政治问题和组织问题。鉴于此,列宁指出,俄国社会民主党应该主动参加非党工人代表苏维埃,在苏维埃内部建立起强力精干的党小组,并且要保证这些党小组的活动同党的整个活动保持一致。通过一系列的实际行动,使千百万被剥削的劳苦大众,亲身感受到无产阶级政党是为劳动群众谋利益的,并且从内心认同无产阶级政党是自己可靠的领导者。党的全部工作都要通过苏维埃来进行,但需要十分明确地划分党(及其中央)和苏维埃政权的职权,党的任务是对所有国家机关的工作进行总的领导,而不是事无巨细的干涉,不要把一些具体的小事,也搬到政治局去解决,要充分发挥苏维埃政权的作用,从而使“两个轮子”相互协调地开展工作。

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是党的全部领导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内容,其首要问题是要靠党制定的正确的政治路线和经济路线。列宁认为,必须处理好政治和经济之间的关系,一个政党如果不从政治上正确地处理和解决问题,就不可能维持它的统治,因而也就不可能胜利地完成发展国民经济的任务。然而,发展国民经济并不是一项轻而易举的事情,它需要用新的方式去建立千百万劳动群众生活上最坚实的经济基础,每一个党员每一个领导干部,都必须努力学习经济,学习技术,学习管理。为了达到学习的目的,就要向专家学习,向国外先进技术学习,努力使自己成为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的内行。

列宁认为,军队是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获得解放的有力工具。军事组织必须无条件地在无产阶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只有在无产阶级党组织的领导下,这支军队才能为保卫祖国和为全人类解放服务。在国内战争时期,列宁主张把“无产阶级的一切优秀力量派往前线”[11]。列宁告诫党内同志们说,如果军队中缺少共产党人、工人骨干,那么,我们就有可能灭亡,社会主义事业就有可能被葬送。为了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必须坚决对军队中离开党的领导的言论和倾向予以批驳,从而切实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夺取政权后,在进行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同时,文化建设任务也随着提到日程上来。然而,“文化任务不能像政治任务和军事任务解决得那样迅速”,“从问题的性质看”,文化建设任务“需要一个较长的时期,我们应该使自己适应这个较长的时期,据此规划我们的工作”[12]。一个无产阶级国家,如果不完成自己的文化建设任务,它就很难称得上是社会主义国家。要想完成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任务,就必须有党的领导,离开党的领导是行不通的。

总之,列宁在领导俄国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程中,高度重视党的领导地位和作用,始终坚持把党作为无产阶级专政体系的唯一领导力量和坚强领导核心,在推进全部政治经济工作的伟大实践中始终坚持发挥党的“总的领导”作用。这一科学论断是列宁建党学说的重要组成部分,指明了无产阶级政党同无产阶级专政的关系,以及党在无产阶级专政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在列宁150周年诞辰之际,在切实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的今天,我们重温列宁关于“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的理论思考,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列宁全集(第二版增订版):第1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34.

[2]列宁全集(第二版增订版):第1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372.

[3]赵云献.列宁建党学说概述[M].北京:北京出版社,2017:79-87.

[4]列宁全集(第二版增订版):第3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5]列宁全集(第二版增订版):第2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137.

[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93.

[7]列宁全集(第二版增订版):第3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493.

[8]列宁全集(第二版增订版):第3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155.

[9]苏联共产党代表大会、代表会议和中央全会决议汇编:第1分册[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570-571.

[10]万福义.党鉴:共产党历史发展与执政规律研究[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175-176.

[11]列宁全集(第二版增订版):第3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240.

[12]列宁全集(第二版增订版):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211.

责任编辑:王玉倩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