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法学论文 > 政治论文 » 正文

中美竞争态势下东南亚地区权力格局的演变

聂文娟




摘 要 地区权力格局影响着国家的对外行为和政策。在中美日益激烈的竞争态势下,东南亚地区的权力格局进入了快速调整期,现有的二元权力格局出现了新的发展动向。地区经济格局出现了中升美降的趋势,地区政治格局出现了倾中疏美的趋势,地区军事格局出现了倾美稳中的趋势。中国的力量呈上升趋势,中国的主导性在增强,这一地区权力格局的结构性变化将会对地区国家间关系带来深刻的变革。

关键词 中美竞争 东南亚 权力格局 二元格局

国际关系中的权力格局是各种国际战略力量之间交互作用在一定时期内形成一定的力量对比关系。

方柏华. 国际关系格局:理论与现实[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23.权力格局关系到国际体系的发展进程,关系到国际体系的性质,关系到国际体系的秩序,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要在国际社会中维护自身的国家利益,发挥一定的作用,就必须准确地研判国际关系格局。

同上。十八大以来,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日益上升,中国的国家利益日益复杂多元化,中国奋发有为的大国外交日益有力。在中国整体外交战略规划中,周边地区作为中国的战略依托区,周边外交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其中东南亚地区自然具有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

本文旨在探讨在中美日益激烈的竞争态势下,东南亚地区权力格局发生了哪些演变?新的地区权力格局对中国的东南亚政策有哪些启示?文章第一部分对现有地区权力格局的研究做一简单梳理;进而依次从经济格局、政治格局、军事格局三个维度探讨东南亚地区权力格局的演变趋势;最后结论部分对未来的东南亚地区政策提出参考建议。

一、地区二元格局的现有研究及不足

根据权力分配的不同形态,国际关系格局有多种类型,如单极、两极和多极等。二元权力格局介于单极霸权体系和两极体系之间,是一种过渡形态。在体系权力转移的过渡时期,现有主导国在部分领域权力衰减,崛起国在部分领域权力出现增长,能够对主导国构成特定挑战,但又不能完全替代主导国。很多学者认为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快速增长,美国的霸权力量有所衰减,东南亚地区形成了二元等级格局(dual hierarchy),美在安全領域仍保持主导地位,但中国在经济领域逐渐取得主导地位,该地区的大多数国家安全上依赖美国,经济上依赖中国。

二元等级权力格局对应着东南亚国家的特定战略,正如吴翠玲(Evelyn Goh)为代表的东南亚研究学者认为,东南亚国家正在奉行一种两面下注战略,一方面与中国在政治、经济和战略领域保持沟通接触,另一方面与美国保持安全合作,以对中国形成“软制衡”或“间接制衡”。

二元权力格局的产生会强化主导国和崛起国之间的权力竞争。约翰·伊肯伯里(John Ikenbery)指出,在地区内出现了两个领导国家,中国和美国会不断竞争领导地位,会不断争夺对地区国家的影响力和获得认同感。中美两国各自具有一定的政治工具,都能够向地区国家提供回报,都能够通过一定的“胡萝卜和大棒”政策对地区国家或拉拢或施压,双方战略互动会日益频繁,地区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

二元权力格局作为一种过渡形态具有动态性,它的维持取决于中美两大国的权力对比以及各自战略政策的调整。从长期看,倘若中美两国权力相等,形成两个权力中心,二元格局就会逐渐向两极格局演变;倘若中国或美国出现了针对另一方压倒性的权力优势,二元格局就会逐渐向单极格局演变。从近期看,基于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权力竞争,中美双方都不断做出战略评估,进行战略政策调整,从而增强自身优势,削弱对方优势,因此二元权力格局会不断出现流变,对此需要进行动态的跟踪评判。

基于二元权力格局的动态性,尤其是在中美不断加剧的战略竞争下,权力格局进入了快速调整时期,本文认为现有研究关于二元格局的描述存有以下缺陷:(1)缺乏动态性分析,没有很好地描述和解释二元权力格局下出现的新趋势,如中国主导的经济领域和美国主导的安全领域出现了哪些新变化?(2)具有简单片面的嫌疑,现有研究简单地认为“安全领域靠美国,经济领域靠中国”,忽略了中美在经济、政治、安全的每一个权力领域内的竞争互动,双方在巩固自身优势的同时,也努力向对方的优势领域扩散,因此对二元权力格局的考察必须时刻注意中美战略竞争的动态性。(3)缺乏对历史方向性的把握,现有研究都局限于现有的权力分布,没有回答二元权力格局未来的演变趋势,在一定意义上二元权力格局的动态性更加突出了对历史方向性把握的重要性,唯此,才能更好地进行战略谋划,更有力地影响大国间的战略竞争。

二、地区经济格局的变动:中升美降

近年来,中国经济实力快速变化,与美国的差距逐渐缩小,2009年中国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欧盟除外),2017年中国GDP首次突破十万亿美元大关,2018年中国GDP达到10.8万亿美元,约占美国GDP的 60.7%。

在中国经济实力快速发展的同时,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经济联系日渐紧密。据统计,1991年,中国与东盟双边贸易额仅63亿美元;1996年中国成为东盟全面对话伙伴国,双边贸易额超过200亿美元;1997年东南亚地区发生金融危机,中国表现出了真诚的合作意愿,从此地区经济合作化进程加快,中国东盟关系经历了“黄金十年”;2007年双边贸易额为1711亿美元;2017年双边贸易额达到4410亿美元。

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2008年中国东盟贸易额首次超过美国东盟贸易额,2009年中国超过欧盟和日本成为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连续多年保持这一地位。2017年内中国东盟贸易额比美国东盟贸易额高出206.9亿美元,几乎是后者的一倍。

对东南亚每个国家来说,2017年数据表明,与中国的贸易额都超过与美国的贸易额,具体如下图所示。除文莱外,中国已经超过欧盟、美国和日本,成为东盟其余九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对中国贸易依存度最低的印尼为5.8%,最高的为越南,高达41.9%。2018年中国对东盟的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也首次超过美国,总投资额为101.9亿美元,美国的直接投资额为81亿美元。除了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外,中国在其他几国的投资都已经超过美国,具体如下图所示。

尤其是,近年来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一带一路”经济合作项目不断取得进展,翻开了双边关系的新篇章,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注意。中国—中南半岛国际经济走廊是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规划建设的六大经济走廊之一,该经济走廊以中国广西南宁和云南昆明为起点,以新加坡为终点,纵贯中南半岛的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是中国连接中南半岛的大陆桥,也是中国与东盟合作的跨国经济走廊。

盛叶,魏明忠.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通道建设探究[J]. 当代经济,2017(2): 4.在双边层面上,中国与多个国家建立了示范性合作项目,如“中新(重庆) 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中老铁路”、“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项目、“中越两廊一圈”、“文莱-广西经济走廊”、“中国—马来西亚钦州产业园项目”、“中国—马来西亚关丹产业园项目”、“马六甲皇京港项目”等。

东南亚地区的经济格局已经出现了向中国倾斜的态势,这种经济格局势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地区政治格局的调整。正如约翰·伊肯伯里所指出的,不论中国政府主观是否有意,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都会产生一种“涟漪效应”(influence effect)。

有东南亚研究学者指出,显而易见,中国在该地区经济重要性的不断增长将会转换成中国的战略资产,毕竟,对东南亚国家来说经济繁荣是国家的头等目标。

有学者进一步研究了中国是如何利用自身在地区经济生产链中的核心位置以及巨大的市场和经济资源优势来影响东南亚国家的政策选择。

三、地区政治格局的变动:倾中疏美

随着中国实力在该地区的不断上升,该地区的经济格局发生变化,东南亚国家对中美的政治外交政策随之进行程度不等的调整,虽然国情有所差异,但“倾中疏美”在一定时期内成为一种地区趋势,即调整过去追随美国的亲美政策,与美国的地区政策保持适当距离,同时向中国的地区政策进行适当倾斜,与中国发展一定的政治合作关系。

在东南亚国家的外交实践中,倾中疏美的地区趋势分为以下五个等级:

(一)偏向中国的政策,柬埔寨、老挝、缅甸最为突出。中柬关系曾被两国领导人形容为“铁杆朋友”。

中国是柬埔寨最重要的战略和经济合作伙伴,柬埔寨认为中国的崛起有助于柬发展经济,抵御西方压力,捍卫自身的自主。柬埔寨首相洪森曾指出,“中国的崛起不会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中国的睦邻外交和“一带一路”倡议有利于亚洲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柬埔寨正从中获益。”

2010年双方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9年4月,两国签署《构建中柬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双边关系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与柬埔寨一样,中老关系近年来也不断取得进展。中老两国都由共产党执政,具有相同的理念和发展路线,在国际事务和地区事务中都存在广泛共识,老挝领导人曾形容中国为“生死与共、值得信赖的朋友。”

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国家主席会见常万全[N]. 人民日报, 20140517.当前,两国正在加快“一带一路”倡议同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的战略对接,共同建设中老经济走廊。2009年9月,双方决定把中老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8年5月,老挝总书记、国家主席本扬访华期间,两党两国最高领导人一致决定启动制定《构建中老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中老关系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中缅关系经过一段调整后,重新进入了快速发展轨道。2010年吴登盛政府上台以后,缅甸放弃了1988至2010 年间基本上形成的向中国“一边倒”的外交政策,积极发展与西方的政治外交关系。

2011年9月缅甸政府搁置正在兴建的伊洛瓦底江密松水电站项目。11月,美国时任国务卿希拉里抵达内比都,开启对缅甸的“历史性访问”,随后美国开始逐步放松对缅甸实行的制裁。2012年11月,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抵达缅甸,成为对该国进行历史性访问的首位在任美国总统。两年后,奥巴马再次访问了缅甸。2014年协议中的中缅皎漂—昆明铁路工程由于缅甸方面缺乏兴趣,暂缓推动。

许多分析家认为中缅亲密的外交关系到了一个“历史转折点”,甚至有西方媒体形容“中国正在失去缅甸。”

但2016年緬甸民盟政府上台后,对华采取务实的合作态度对此转变进程的详细分析,中缅关系重新走上快速发展的轨道。中缅的“一带一路”合作项目不断取得进展,2017年中缅正式签署协议开通中缅石油管道。在中国的倡议下,2018年9月中缅正式签署《共建中缅经济走廊谅解备忘录》,11月双方签署《缅甸皎漂经济特区深水港项目框架协议》,中缅两国政治、经济等各领域合作快速发展,亮点频出。2020年中缅双方决定携手构建中缅命运共同体,共同开辟中缅关系新时代。与此同时,2017年底以来,由于罗兴亚人问题以及由此产生的其他相关问题,缅甸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持续紧张,美联社对此发文称,“缅甸和西方关系刚刚回暖,又倒向了中国。”

(二)对华关系上升,对美关系下滑的政策倾向,菲律宾和泰国最为突出。2016年6月,菲律宾新上任的杜特尔特总统顶住了美国的压力,在菲律宾国内和东盟峰会上对南海仲裁结果表现出冷静和克制的态度。2016年10月杜特尔特访华,双方就南海问题的管控以及进一步的共同开发达成原则共识,中菲关系实现全面转圜,进入全新发展阶段。

杜特尔特访华期间,宣布要在经济和军事上与美国“分道扬镳”,追求独立于美国的外交政策

杜特尔特回国后澄清:在华称与美国“分道扬镳”并非断交。2017年双方决定建立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2018年习近平访问菲律宾,两国外交关系达到一个高潮,双方决定建立中菲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并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等29项合作文件。

2019年4月杜特尔特在北京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期间,菲中两国企业签署了19项商业交流协议,吸引中国投资和合作高达121亿美元。

2019年中菲双方宣布成立油气开发合作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和企业间工作组,就开展油气开发合作的基本原则和工作机制达成共识,中国南海政策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即将取得重大突破。

杜特尔特上台三年多来,已经访问中国5次,与此相比较,他曾婉拒了访问美国的邀请,倾中疏美的政策非常明显。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文认为菲律宾倒向了中国:“擦亮眼睛吧:美国在东南亚地区的坚定盟友正像成熟的芒果一样扑通一下掉入了中国人的掌心,

西方媒体网站曾用“杜特尔特效应(The Duterte Effect)”表达了对杜特尔特政策调整的地区示范作用的担忧。

美泰关系近年来也呈现出下降趋势。亚洲基金会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包括军方人士在内的几乎所有泰国受访官员和学者都认为泰美关系在减弱,许多泰国人认为未来泰国靠向中国的趋势是一个自然进程。

双边关系下滑的一个导火索是2014年5月泰国陆军总司令巴育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民选的英拉政府。政变后美国时任国务卿克里发表声明称,“该行为将对美泰关系造成消极影响,特别是对美国与泰国军方的关系。我们正在根据美国法律,重新审视对泰国的军事及其他援助。”

2015年1月美国总统特使、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访问泰国,公开发表批评泰国军人政府的言论。美泰关系的挫折更深层次折射出了双方在民主、人权以及国家发展等价值观的不同,正如巴育针对美国的批评称,世界上没有统一的民主形式,相反,每个国家应该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适当的民主形式。

泰国精英阶层认为美国对泰国国内的政治发展不够理解,对泰国军队以及王室的历史作用不能充分理解,而中国政府对此表示了理解。

马凯硕,孙合记. 东盟奇迹[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 112.中泰关系的发展已经成为近年来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的典范,中泰开展了多领域、多层次的合作,政府和民间的交流都很活跃。2012年泰国与中国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同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泰国最大的贸易伙伴。2013年两国政府发表了《中泰关系发展远景规划》,促进双方在政治、经贸、投资和金融、防务和安全、交通和互联互通、文教和旅游、科技与创新、能源、海洋领域等合作。2014年12月,中泰两国签署了《中泰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除了经贸和基础设施的合作外,中泰军事、防卫合作是近年来中泰关系的一个亮点,详见下文。泰国的对华战略认知也和美国拉开了距离。东南亚研究著名学者伊恩·斯托里(Ian Storey)认为,泰国军方和文官领导人都未对美国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表示过真正的支持,许多泰国人认为亚太再平衡战略旨在遏制中国,对此,泰国方面认为支持该战略将会损害泰国与中国的良好关系,与美国不同,泰国并不认为中国是该地区战略不稳定的根源,恰恰相反,中国是泰国重要的经济和安全伙伴。

泰国政府也并未参加奥巴马政府的TPP谈判。泰国领导人认为未来中美之间适度的竞争与合作是泰国最乐见其成的,而一旦中美冲突走向零和博弈,美国不应该强迫泰国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泰国的政策将会时刻顾及到中国的利益和关切。

(三)对华关系发展速度快于对美关系发展速度的倾向,马来西亚、新加坡、文莱较为突出。三国在维持与美国关系的同时,更大程度上发展了与中国的关系,维持了一种更谨慎的平衡。2014年4月,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访问了马来西亚,这是自1966年以来时隔48年美国总统再一次访问马来西亚,双方决定把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伙伴关系。马来西亚对美国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表示了支持,还积极参加了奥巴马政府倡导的TPP谈判,双方也展开了一系列的军事交流。

与此同时,中马关系快速发展。2013年10月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访问马来西亚,双方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4年马时任总理纳吉布正式访华,双方庆祝建交40周年。马来西亚是最早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沿线国家,也是共建“一带一路”早期收获最丰硕的国家之一。2015年,双方建立港口联盟,2016年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与马来西亚铁路衔接有限公司签署了马来西亚东部沿海铁路工程设计施工合同,合同金额折合人民币约为728億元,这是中马两国之间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也是中国企业境外将履约实施的规模最大的工程项目。

2018年5月马来西亚新总理马哈蒂尔上台后,连续叫停了多个中资参与的基础设施项目,包括东部铁路项目,但经过协商和改善后,双方的合作又重回正轨。2019年4月东部铁路项目复工,同月马哈蒂尔来华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表示对“一带一路”倡议“完全支持”。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