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法学论文 > 政治论文 » 正文

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与出口贸易关系稳定性

冯等田 杨素婷 邹宗森




摘 要 本文使用联合国商品贸易数据库(UN Comtrade)国际贸易标准分类第三版5位码层面出口数据,采用生存分析方法,考察了1999—2015年中国出口贸易关系的稳定性;进一步设定Cloglog模型,检验了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对出口贸易关系稳定性的影响。研究发现,样本区间内中国出口贸易关系的平均持续时间仅为2.96年,且贸易关系稳定性不高;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升值会增加出口贸易失败的风险,不利于出口贸易关系稳定;研究还发现产品特征变量和目的地特征变量对出口贸易的稳定性均有显著影响。本文还进行了变量内生性、样本代表性、模型设定偏误等稳健性检验,均支持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升值会降低出口贸易关系稳定性的结论。

关键词 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 出口贸易关系稳定性 生存分析

一、引言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口贸易快速发展,货物出口总额由1978年的97.5亿美元增加至2019年的2.5万亿美元,年均增长率高达14.5%。自2009年起,中国已连续10年位居全球货物贸易第一出口国地位。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后,随着逆全球化兴起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中国货物贸易出口总额增速逐渐放缓,个别年份出口甚至出现负增长;货物出口贸易总额占全国GDP的比重不断降低(见图1)。

近年,美国对华战略已经明显发生转向,已由“接触”(engagement)转为“规锁”(confinement)。美国已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经济体发动贸易摩擦,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与曲折性,必然引起强烈的贸易转移和贸易创造效应,其间也会伴随大量产品层面贸易关系的终止、转移和新建。基于贸易关系稳定性视角,重新审视双边贸易关系,研究贸易关系稳定性及其影响因素,具有重要意义。

汇率作为重要的国际经济变量,直接影响出口商品的国际市场价格,影响出口竞争力和出口贸易关系稳定性。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进程看,自中国人民银行2005年7月21日启动第二次“汇改”,实施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后,人民币开始逐渐升值。此后,2007年5月、2012年4月和2014年3月央行先后三次扩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提高汇率弹性。2015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进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第三次改革,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增强市场化定价程度和透明性。这有利于出口企业研判汇率变动对其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价格竞争力的影响,有利于稳定企业出口。由于对外贸易中产品通常出口至多个目的地国家(地区),且对每个目的地的出口额存在差异,使得产品层面的有效汇率表现出异质性,体现在不同产品面临的有效汇率升贬值方向和幅度可能存在差异,导致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对于产品出口稳定性的影响存在差异。在贸易伙伴国汇率波动不确定性增加的背景下,本文拟将有效汇率的测算深入出口产品层面,并采用生存分析模型考察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对出口贸易关系稳定性的影响,进而提出增强出口产品国际竞争力的建议。

二、文献综述

(一)不同层次加总的有效汇率

依据加总层次,有效汇率主要分为三类:基于国家层面加总的有效汇率、基于行业层面加总的有效汇率和基于企业层面的有效汇率。现有研究主要使用上述三类不同层次的有效汇率。

1.国家层面有效汇率。国外文献中,Hooper 和 Kohlhagen(1978)以及Kenen 和 Rodrik(1986)使用加总国家层面有效汇率。国内研究中,李亚新和余明(2002)基于相对物价指数计算有效汇率。王慧敏等(2004)对比基于消费物价指数和单位劳动成本计算的实际有效汇率,选取更能体现国家间生产成本差异的单位劳动成本指标测算实际有效汇率,进一步研究了中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牛华等(2016)把国家层面出口增加值纳入实际有效汇率的研究,衡量贸易伙伴的相对重要性。刘会政等(2017)基于全球价值链视角和价格指数计算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

基于国家层面加总的有效汇率忽视了不同行业间进出口份额、出口目的地以及结算货币的不同,因此不能反映行业间竞争力差异。此外,使用加总国家层面有效汇率还会产生“加总偏差”(aggregation bias),甚至可能得到错误的结论。

2.行业层面有效汇率。Goldberg(2004)最早基于行业层面构建行业实际有效汇率。Lee 和 Yi(2005)在研究中改进测算实际有效汇率的方法,将加总价格指数变为基于行业层面生产者价格指数,证明基于加总价格指数测算的实际有效汇率不能有效反映韩国行业间实际有效汇率的差异。徐建炜和田丰(2013)通过匹配国内外行业价格指数和贸易数据,分行业测算了实际有效汇率,发现行业间实际有效汇率具有异质性。李颖帅(2014)以生产价格指数计算实际有效汇率,以不同行业出口额占总出口额的比重作为权重,发现行业有效汇率异质性使不同行业在国际贸易竞争中产生明显差异。基于行业层面有效汇率的测算能够厘清行业间竞争差异化特点,部分解决国家层面加总有效汇率的不足,但不能反映行业内不同企业面临有效汇率的差异。因此,学者开始转向企业层面有效汇率,关注企业面临有效汇率的异质性。

3.企业层面有效汇率。李宏彬等(2011)基于企业贸易额设定权重,采用消费者价格指数,构建企业维度的实际有效汇率。戴觅和施炳展(2013)基于2000—2006年“企业—交易”层面海关数据计算中国企业层面有效汇率,研究发现企业层面有效汇率变动与加总有效汇率走势一致,但不同的贸易企业面临有效汇率存在较大差异,并且企业有效汇率95%以上的差异来自行业内而不是行业间差异,即行业内差异能够解释企业层面有效汇率差异的绝大部分,但使用行业层面有效汇率代替企业层面有效汇率会产生较大的估计偏差。

(二)匯率与出口贸易稳定性

国外对于汇率变动对进出口贸易影响的研究,无论是在理论层面还是在实证层面,都较为成熟。但由于研究方法和研究样本等差异,在汇率变动对进出口贸易的影响问题上尚未取得一致性结论。Goldstein 和 Khan(1985)把汇率波动引入国际贸易相关领域,分析了汇率风险与国际贸易商品价格之间的变动关系,认为汇率波动对一国进出口商品的价格存在影响。Dellas 和 Zilberfarb(1993)从风险偏好的角度分析,认为风险增加时厂商的收益增加,汇率波动对进出口贸易产生正向作用。Doyle(2001)基于1979—1992年爱尔兰与英国进出口贸易数据实证检验发现汇率对出口贸易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然而,Cushman(1986)认为汇率波动会使出口贸易不确定性增加,因而可能抑制出口贸易发展。Rahman 和 Serletis(2009)使用月度数据构建向量自回归修正模型,度量汇率不确定性,通过模型估计得出结论,汇率波动性对美国出口总额产生显著的负向影响。Peridy(2003)使用移动样本标准差方法,利用面板数据研究不同方式构建的汇率波动率对多个国家出口贸易的影响,认为汇率波动对不同国家出口贸易的影响不同。

国内学者在汇率与国际贸易关系的研究上起步较晚,且主要以实证研究为主。强永昌(1999)认为不同时间范围内,汇率变动对一国出口贸易的作用效果存在显著差异,因此要从短期和长期方面分别看待。陈志昂(2001)通过实证得到的结果支持上述结论,长期来看人民币名义汇率与浙江出口贸易正相关,实际有效汇率则相反;短期来看汇率变动与浙江省出口贸易弱相关。在支持汇率波动促进出口贸易的研究中,谷宇和高铁梅(2007)通过引入外商直接投资分析了人民币汇率波动与我国进出口贸易的关系,发现人民币汇率波动风险与我国进出口存在明显的短期和长期关系,短期上都表现为正相关。王春平和刘传哲(2007)在充分考虑影响中国出口贸易各项影响因素基础上,通过协整检验发现实际有效汇率变动与山东出口贸易额呈同向变动。部分学者认为汇率变动抑制出口贸易发展,其中李广众和Voon Lan P.(2004)等从行业层面研究我国汇率波动对出口总额的影响,认为汇率与出口贸易呈负向关系。张伯伟和田朔(2014)运用2000—2011年国别面板数据分析发现,人民币汇率波动风险对不同国别出口贸易影响差异不同,且人民币升贬值幅度较小时有利于出口,升值幅度较大会阻碍出口。张天顶和唐夙(2019)基于全球价值链视角,通过国家层面出口贸易数据,实证检验了实际有效汇率波动对一国出口贸易的负向影响。潘红宇(2007)研究人民币汇率波动对欧洲、美国和日本出口贸易的影响,结果发现实际汇率波动对中日贸易无显著影响,对中欧和中美贸易存在负向影响。陈平和熊欣(2002)以22个贸易伙伴国(或地区)为研究对象分析汇率波动对出口的影响,结果发现两者间存在负向关系。还有学者认为汇率与出口贸易间关系不确定,王雪等(2016)以中欧、中美和中日的双边贸易为研究对象,发现双边汇率波动不会强烈影响我国双边贸易额。印梅和张艳艳(2018)通过构建微观分析框架,并运用数据进行实证检验,发现汇率变动对出口贸易的影响逐渐弱化。

Besedes 和Prusa(2006)首次将“贸易持续时间”的概念引入进出口贸易问题的研究,借助生存分析法对美国进口贸易的持续时间进行研究,贸易关系持续时间开始成为国际贸易增长边际研究中新兴起的重要分支。国内学者邵军(2011)、李永等(2013)、蒋灵多和陈勇兵(2015)等文献研究了初始贸易额、出口价格等产品层面变量对产品出口持续时间的影响。张凤等(2018)探讨了出口持续时间长短对产品出口技术复杂度的影响,认为提高产品在出口前期的持续时间能够促进贸易关系稳定而且可以通过提高出口技术复杂度提升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部分学者将贸易稳定性与不同产业或产品相结合,冯伟和邵军(2013)把贸易持续期的研究范围细化到机电产品,通过1995—2010年机电产品出口数据,分析了促进和阻碍我国机电产品持续期发展的因素,并提出促进机电产品出口贸易稳定发展的建议。余华等(2015)在分析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出口贸易问题中,发现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出口存在“门槛效应”。张凤等(2019)结合出口持续期的方法从进入、退出、存活和深化四个维度对中国出口增长进行了动态结构分解。此外,出口贸易关系的行业研究还包括农产品行业(杜运苏和陈小文,2014)、文化产业(张欣怡,2016)、资源品行业(李永等,2015)和服务业(殷凤,2010),等。

部分学者已将研究从汇率对贸易量或贸易价格的影响转向汇率和出口贸易持续时间关系上,并以贸易持续时间作为衡量贸易稳定性的重要指标。李清政等(2016)基于中国出口东盟自贸区农产品数据研究发现,出口目的地国的汇率对贸易关系持续时间的影响显著。邹宗森等(2019)分析了中国出口贸易持续时间的分布状况,并检验双边实际汇率和第三方实际汇率波动对于出口贸易持续时间的不同影响。潘家栋(2018)通过构建微观模型论述了汇率变动影响出口贸易持续时间的一般化机制。

综上,无论是国家层面、行业层面还是企业层面的有效汇率都可能存在偏差;基于国家、行业和企业层面构建的有效汇率无法准确区分具体产品面临的汇率冲击,结论缺乏有效性和针对性,不能及时为微观企业生产和出口安排提供富有价值的信息和建议;此外,将汇率作为核心变量考察其与贸易关系持续时间的研究并不多见。本文基于产品层面构建异质性有效汇率,考察有效汇率对出口贸易关系稳定性的影响,可能的贡献在于:(1)本文在充分对比不同加总层次有效汇率的基础上,基于产品层面测算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是对现有有效汇率测算理念和方法的一个重要补充。(2)在测算产品层面有效汇率的基础上,本文采用生存分析方法,考察异质性有效汇率对出口贸易稳定性的影响,同时构建其他微观变量并考察各变量对出口贸易稳定性的作用,丰富了汇率变动与贸易关系稳定性的相关研究。

三、指标测算与统计分析

(一)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分析、测算及其波动性描述

1.测算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的必要性。若一国企业出口到汇率变化完全相同的不同国家,那么加总的有效汇率能够反映企业各自面临的汇率变化。但在實际中,一个出口到不同目的地市场的企业,面临的汇率也不相同。也就是说,基于国家层面的有效汇率忽视了不同企业之间的异质性,分析基于企业层面的有效汇率对出口的影响更为合理。但不同的贸易企业因出口多种产品到不同目的地市场,企业内各产品面临的有效汇率也各不相同。现举例说明(见图2),为考察中国对美国、日本和德国三个经济体之间的出口贸易关系,假设:(1)中国有3家企业,每家企业生产及出口的目的地固定,每种产品的出口额均等;(2)人民币对美国货币美元升值10%,对日元汇率保持不变,对欧元贬值10%。在上述假设下,基于国家、企业和产品层面的有效汇率不同。

基于国家层面有效汇率的计算:为简化分析,有效汇率的计算方法为 REER=∑wiRi。其中,wi为一国对第i个国家出口额占该国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Ri为该国货币与第i个国家货币的双边汇率。中国对美国出口贸易额与对德国出口贸易额均等,有效汇率为加权双边汇率,人民币对日元汇率保持不变,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效应与人民币对欧元的贬值效应相互抵消。因此,国家层面人民币有效汇率不变化。

基于微观层面有效汇率的计算:

此处有效汇率的计算方法与国家层面有效汇率计算公式相同,区别在于权重以企业(或行业)出口贸易额计算,有效汇率为各企业(或行业)有效汇率的加权平均值。企业A三种产品都出口到美国,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则企业A面临的有效汇率升值;企业B出口产品d到美国,出口产品e到日本,出口产品f到德国,三种产品的贸易额相等,产品因出口目的地不同导致汇率的上升与下降幅度相抵,故企业B有效汇率不变;企业C产品均出口到德国,人民币对欧元贬值,则企业C面临的有效汇率贬值。同理,若产品a、b和d处于同一行业P,且行业P内只有a、b、d三种产品,则行业P有效汇率升值。

分析上述案例可以看出,国家层面有效汇率不变,行业P有效汇率升值,企业A面临的有效汇率升值,而产品a、b、c和e面临的有效汇率不变,产品d面临的有效汇率升值,产品f面临的有效汇率贬值。因此使用国家层面、行业层面和企业层面有效汇率,无法充分体现出产品层面汇率的异质性,無法为企业产品生产和出口决策提供真实有效的信息。考察汇率对产品层面贸易关系的影响,就非常有必要基于产品层面构建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

2.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的测算方法。有效汇率(effective exchange rate)是以一变量为权重计算的加权平均汇率指数,权重变量通常以贸易额来设定,反映该国货币在贸易中的竞争力。相对于双边汇率(bilateral exchange rate),有效汇率指标充分考虑了与众多伙伴国进行贸易的综合影响,能够反映一国货币价值整体变动以及国家整体竞争力的强弱,进而体现出汇率影响一国国民经济整体运行状况。双边汇率指标反映两国货币比价,双边汇率对双边贸易会产生直接影响,但难以反映汇率对一国出口贸易影响的全貌。

根据是否纳入价格变动因素,有效汇率又可分为名义有效汇率(nominal effective exchange rate,NEER)和实际有效汇率(real effective exchange rate,REER)。本文主要构建并考察实际有效汇率对出口贸易关系稳定性的影响。产品层面的实际有效汇率取决于人民币相对于产品出口目的地货币的双边名义汇率水平、中国和出口目的地的价格水平以及中国对目的地出口额的大小(用以构建权重)。不同产品往往出口至不同的目的地,出口额彼此之间差异很大,因此产品层面有效汇率也会呈现出较大差异性。基于产品层面进行研究,就有必要构建产品层面的有效汇率,本文称为“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参考李宏彬等(2011),本文采用如下公式计算异质性产品有效汇率:

其中,Ejt和Ej0分别表示间接标价法下的t期和基期(取2010年)的双边汇率水平,数值变大表示人民币升值;由于部分双边汇率无法直接获取,本文通过各国货币与美元汇率进行换算获得双边汇率,Ec和Ed分别表示人民币兑美元和产品出口目的地货币兑美元的汇率水平;Pt和Pjt分别表示中国和出口目的地j在t期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wjt为贸易权重,等于该产品在t期对目的地j的出口额占该产品在t期对所有目的国出口总额的比重,满足∑nj=1wjt=1。

3.有效汇率的演变特征。计算中国历年不同产品层面有效汇率需要各国货币兑美元的汇率水平、目的地消费者价格指数以及产品层面贸易数据。本文依据公式(1),使用1999—2015年联合国商品贸易数据库SITC第三版5位码层面的中国出口贸易数据,

该数据集共3903228条观测值,中国出口3072种产品到218个目的地。以及从世界银行WDI数据库获取的双边名义汇率和各国消费者价格指数,测算了每一种产品历年实际有效汇率用于实证分析。同时依据公式(1),本文测算了SITC-1位码行业层面实际有效汇率,绘制图3;依据裴长洪(2013)按加工程度和使用方向进一步合并相关行业,将出口产品分为初级品、中间品、资本品和消费品四个大类,绘制图4。

从按SITC-1位码分类的有效汇率指数演变看(图3), SITC-1位码行业代码及名称依次为:SITC0(食品和活动物)、SITC1(饮料及烟草)、SITC2(除燃料外非食用原料)、SITC3(矿物燃料、润滑油及有关原料)、SITC4(动植物油、脂及蜡)、SITC5(未另列明的化学品及有关产品)、SITC6(主要按原料分类的制成品)、SITC7(机械及运输设备)、SITC8(杂项制品)、SITC9(未分类商品)。中国不同类别出口产品实际有效汇率的波动性既在趋势上相似,又在波动程度上存在差异:(1)不同产品大类实际有效汇率均呈波动上升趋势,表明在此期间人民币相对于出口目的地货币整体是升值的。分周期波段来看,从1994年人民币第一次汇改起到1998年,产品大类实际有效汇率升值;之后到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实际有效汇率贬值;此后产品大类实际有效汇率又再度升值至2015年高位。(2)与工业品相比,初产品的实际有效汇率波动较大;工业产品中,机械及运输设备的实际有效汇率波动较大。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