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艺术 > 书画 » 正文

心游艺海 情系版纳

于志学




中国水墨画是中华民族精神凝练出的艺术,是寄崇高的民族情怀于祖国山川之中的一种悠久传统,她渊源绵长,川流不息,与传统汉文化共铸几千年中国历史和东方文明,在世界艺术史上自成体系,别具一格。

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西方各种美术思潮的冲击,中国画坛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变,流派分呈,观念各异,形成了多元化的艺术格局。部分画家注重新时期自我个性精神的解放与张扬,在中国画的材质、精神依托和艺术形态上标新立异;部分画家则注重中国传统文化的承继和作品社会精神的属性,尤其借助边远、未受外界喧嚣浸染的朴厚乡土边陲风貌,来寄以灵魂回归自然本源的情怀。

张广志就是这样一位有着深厚的民族情愫,用生命走进云南,探索以西双版纳等地为生活创作发源地,开拓中国水墨艺术发展新空间,表现“天然去雕饰”的平中寓奇的民族风情绘画并做出可喜成绩的中年画家。

张广志自幼喜爱中国画艺术,他曾创作多幅优秀美术作品参加国内外美术大展并获奖,还经常在国内各报刊杂志上发表美术作品。不仅如此,他还具有广博的学识和编辑才能,曾与人合著《实用黑板报壁报装饰集萃》《题图尾花集萃》,出版有《广志画集》及中国美协等单位主编的《跨世纪中国美术家艺术成就——张广志国画作品优选》。1990年,他作为皇城脚下的中国画家,没有被首都强大、快捷、多种多样的信息量所迷惑,将视点聚焦在祖国的云南,那充满诗情画意、多种文化形态的美丽、神秘的净土上。他渴望在那里找到他单纯、朴素、自然的艺术语言和创作灵感。一踏上美丽的西双版纳,他的心“就如同小鸟飞回大森林般的兴奋和畅快”,混莽神奇的原始热带雨林、开朗活泼的叶子花,赋予了张广志以极大的创作激情,这种强烈的主观感受化作他坚定的艺术信念和作品基本的精神格调,他用真挚的感情讴歌生命,吐出心声。

中国五代后梁杰出大画家荆浩在《山水画诀》中说:“度物象而取其真。物之华,取其华,物之实,取其实。不可执华为实。若不知术,苟似,可也。图真,不可及也。何以为似?何以为真?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者气质俱盛。凡气传于华,遗于象。”

张广志牢记一千多年前古人之告诫,在大自然中去“度物象”,观察生活,感受生活,通过“因惊其异,遍而赏之”,而“取其真”具像表现生活,把真情视为艺术美的生命。他在“气势相生”“气质俱盛”的创作中找出“华”与“实”的不同;“华”即是美,即是神,“实”即是物,即是形;“实”是物的基础,是生命,“华”是物的精髓,是灵魂。他在“尽物之性”时,不“离形而空”,在“物之实”基础上,通过艺术加工概括转化为华、实一体的绘画语言符号,并达到“气传于华”的超越和形神的统一。

正因为张广志崇尚师法自然,他在表现版纳风情时,能够把握住中国传统绘画的精髓。二个多月的时间,他的足迹遍布了版纳的村村寨寨,他通过混沌未开的原始、苍凉的土房、草屋的“实”的表象,經过自己心灵的统合和精神观照,采用象征性的、重感性和重写实的艺术表现形式,把民族风情中人和自然的关系——和谐、共存和发展的“华”的本质,生动、深刻地揭示出来。从版纳一个民族的生存空间和精神风貌反映和体现出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气质。

应当承认张广志是位重视视觉语言的画家,他不同于那些把绘画主旨隐含在描绘的图象之内,简约、概括性的写意画家,他属于那种积极地、充分地调动一切绘画手段,讲究画面的精道与和谐,追求作品内在精神的充实与清新,力求深思熟虑地处理画面,有自己精致风格的画家。他不去追求作品的冲击力和夸张性,不是以强烈的刺激去兴奋读者的视神经,而是用一种温馨的气息,耐人寻味的遐想,细腻的情感和诗一般的水墨语言打动读者的心扉。通过他精心描绘的物体的纹理、质感,光泽和色彩的匠心独具,来达到他心目中建立的某种绘画观念,注入作品一种自然流露的审美情趣和唯美主义的韵致。

在《曼夕风情》作品中,傣家的草苫木屋被他置于远处若隐若现的土丘、椰树和近处攀藤着绿色果实的树木之间。画家别出心裁地用彩墨和细线条来描绘傣族的生态环境,那不经意处理的晾晒在桅杆上的鲜艳民族服装,点缀了一种民族亲情和人与自然亲和的氛围与诗情。

在《神秘的版纳》一画中,画面近处的傣寺塔尖和远处的群山遥相呼应、浑然一体,突出了作者欲强调的神秘与生命、宗教与生命的创作主题。数座佛塔错落有致和细腻的笔触与水墨淋漓、粗犷的群峰笔墨,结构对比鲜明,再辅以橙黄、翠绿的轻描点染,在形式因素的辅助下,使色彩发挥和完成主观立意要求的圣洁和神秘的作用,营造出一种可视的现实空间和超现实的纵深感。

《古榕秀色》中,作者以他在版纳独特的艺术视角,用柔婉轻盈的绿色色系,表现了祖国大自然固有的郁郁葱葱的瑰丽和盎然勃发的生机。作品布局考究,疏密相问,富有诗意,是色彩与墨色,素描与写意相互衬托融合的产物,体现了一种时代美感和大自然恬静的无究魅力。

《榕树与少女》作品扑面而来的是人与大自然亲情的气息。在两棵参天的古榕之间,伫立两位亭亭玉立的傣家少女。作者恰当地把握了人物和景物距离的分寸感,动静结合,并在色彩、服饰和画中的人物是背向画面,但依然散发着青春少女和绿色榕树一样的生命气息,给人留下了意味深长的联想,表现了作者在构图上强调现代形式视觉美感,使读者能和画面中的人物一道共同融人大自然如梦如仙的幻境。

张广志十年来的创作历程,体现了他理想主义自我意识的追求和表现自然与生命的艺术根本内涵。

在21世纪来临,经济全球一体化时代的今天,我们并不是要削弱和取缔民族文化,而是要继续保持和发扬传统民族文化的特性和优势与世界文化“并流”,才能不被世界艺术大潮所淹灭。

张广志通过对中国少数民族自然景观和人文风情的描绘,无疑在东西文化相互并存、相互冲突、相互交流的艺术洪流中,恪守了一个当代艺术家的神圣职责,为弘扬传统民族文化做出了贡献。他的作品蕴含着传统中国文化的底蕴,是中国艺术家心境与情感的写照,是在自然的“实”中再现了自然的“华”的典范,显示了张广志水墨艺术的独特与不凡之处。

责任编辑:熊莉莎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