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艺术 > 书画 » 正文

宋人怎么吃水果?

城市水果市场的发达,直接反映了宋朝市民对于水果的消费需求。我们今天习惯在餐后享用几片水果,宋人也是如此,你到高端一点的酒店吃饭,“凡酒店中不问何人,止两人对坐饮酒,亦须同注碗一副,盘盏两副,果菜碟各五片,水菜碗三五只”;“虽一人独饮,碗遂亦用银盂之类,其果子菜蔬,无非精洁”。

果品是士大夫宴会必备食物

在讲究享受生活的士大夫宴席上,水果更是必备的。有一位名为张镃的文人,在他的《赏心乐事》中记述了一年四季的果品宴会:四月,玉照堂赏青梅、餐霞轩赏樱桃;五月,听莺亭摘瓜、清夏堂赏杨梅、艳香馆赏林檎、摘星轩赏枇杷;六月,霞川食桃、清夏堂赏新荔枝;七月,应铉斋东赏葡萄、珍林剥枣;九月,珍林赏时果、满霜亭尝巨螯香橙;十月,满霜亭赏蜜橘。

从宋人描绘士大夫宴会、宴席的画作上,我们毫不意外地找到了水果的影子。请看赵佶《文会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宋佚名《夜宴图》(美国私人藏)、宋佚名《春宴图卷》(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宴席的主人都准备了丰盛的水果招待宾客。

宋人吃水果还挺讲究。你去看宋代金大受《十六罗汉图》的《注荼半吒迦尊者图》(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请注意图中一个细节:罗汉尊者跟前的果盘上放了两枚水果(看起来像是沙梨),旁边还有一名侍童,正一手执水果刀,一手拿着一个水果削果皮。这个细节显示,宋人吃水果是要削皮的。话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们乡下孩子难得吃一次苹果、鸭梨什么的,还都不削皮呢。水果削皮的吃法可能来自佛教,因为过去佛教有“诸比丘使净人尽剥果皮而食”的习惯 。

平常百姓也爱吃水果

那么寻常百姓是不是也吃得起水果呢?这得看宋代水果的价格。据程民生先生的《宋代物价研究》,北宋四川在荔枝丰收时,价钱低贱,“大如鸡卵,味极美,每斤才八钱”;太湖出产的柑橘,“每一百斤为一笼,或得上价,笼一千五百钱,下价或六七百”,平均每斤六七文钱;绛州的枣,“千石往麟府,每石止直四百”,每石只需四百文钱;在郑州,梨的价钱也比较便宜,“三钱买个郑州梨”。开封与杭州的物价无疑会更高一些,就算贵上三倍吧,一斤荔枝按二十多文钱计,对于日收入一百文至三百文钱的宋朝普通市民来说,这个水果价格还是在其消费能力的范围内。也就是说,城市里的平民是吃得起水果的。

你也许会说,水果无非是寻常之物,吃了似乎也不需要大书特书。对的。不过如果宋人吃的是冰镇水果呢?你在炎热的夏天,吃水果一定更喜欢吃冰镇的。试想一下,夏日炎炎,热浪炙人,还有什么比大啖一盘“冰盆浸果”更惬意的呢?

宋人吃冰镇水果消暑

宋人的生活也是如此。六月的开封,“都人最重三伏,盖六月中别无时节,往往风亭水榭,峻宇高楼,雪槛冰盘,浮瓜沉李,流杯曲沼,苞鲊新荷,远迩笙歌,通夕而罢”。这个时节的杭州,“湖中画舫,俱舣堤边,纳凉避暑,恣眠柳影,饱挹荷香,散发披襟,浮瓜沉李,或酌酒以狂歌,或围棋而垂钓,游情寓意,不一而足”。所谓“浮瓜沉李”,就是用冰水浸泡瓜果,使其冰凉后再吃。真会享受的宋朝人。

唐宋人夏天吃樱桃,喜欢将樱桃装在碗里,然后淋上冰镇过的蔗浆、奶酪,就跟我们现在吃水果沙拉差不多。唐朝诗人韩偓的《樱桃诗》这么形容:“蔗浆自透银杯冷,朱实相辉玉碗红。”说的便是冰镇蔗浆浇樱桃的吃法。有一首宋诗也写道:“房青子碧甘剥鲜,藕白条翠冰堆盆。”说的亦是夏季吃冰镇果子的惬意事。司马光亦有诗曰:“蒲葵参执扇,冰果侑传杯。”诗的题目叫《和潞公伏日晏府园示座客》,“伏日”二字表明诗人吃“冰果”的时节,正是炎热的夏季。看来三伏天吃冰镇水果,是许多宋朝人的生活方式。

“冰盆浸果”的生活细节,还被宋人画入他们的画作中。但你得够细心,才可以发现这些细节。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有一套传为南宋刘松年所作的《十八学士图》(一说为明人作品。一套四幅),其中一幅是“棋弈图”,画面左下角的石桌上,有一个果盘,果盘装了几颗桃子,还有一大块冰。正是冰镇水果。

元初画家刘贯道描绘自己心目中宋朝士大夫生活的《消夏图》(美国纳尔逊‧艾特金斯艺术博物馆藏),也画有一个果盘,搁在一张木几上,果盘里装了水果和冰块。明代亦有一幅《消夏图》(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构图完全模仿刘贯道,画中的水果冰盘更为清晰。这些图像史料让我们确信:古人的“消夏”方式,原来跟我们一样,也是吃冰镇水果。而夏季用冰的平民化,大致就是从宋朝开始的。

冰镇用的冰从何而来

宋朝并没有电冰箱,宋人又是如何在盛夏时节取得冰块的?其实,古人在很早以前就有冬季采冰以供夏用的做法,皇室建有“凌室”藏冰,设立“凌人”掌管藏冰事务。不过,宋朝之前,通常只有皇家、贵族、官宦、豪富之家才有条件藏冰;市场上虽然已出现商品化的夏冰,却是不折不扣的奢侈品,“长安冰雪,至夏月则价等金璧”。

到了宋代,除了朝廷还保留着“三伏日,又五日一赐冰”的惯例,寻常市民也可以享用到消夏的冰块,因为这时候夏冰已经作为大众消费品进入市场。杨万里有一首诗描写了走街串巷的“卖冰人”:“北人冰雪作生涯,冰雪一窖活一家。帝城六月日卓午,市人如炊汗如雨。卖冰一声隔水来,行人未吃心眼开。甘霜甜雪如压蔗,年年窨子南山下。”诗中的“市人”、“行人”,显然包含了一般市民,他们也是商品冰的消费者。

宋人冰镇的食物不只是水果

由于夏冰已经是常见的大众消费品,许多夏季食物都使用了冰块。我们今天常用冰块给鱼肉保鲜,宋人也这么做。南宋人爱吃石首鱼,“其味绝珍,大略如巨蟹之螯,为江海鱼中之冠。夏初则至,吴人甚珍之,以楝花时为候。谚曰:『楝子花开石首来,笥中被絮舞三台。』言典卖冬具以买鱼也”。可惜此时天气已热,“鱼多肉败气臭,吴人既习惯,嗜之无所简择,故又有『忍臭吃石首』之讥”。幸得“二十年来,沿海大家始藏冰,悉以冰养鱼,遂不败,然与自鲜好者味终不及。以有冰故,遂贩至江东金陵以西,此亦古之所未闻也”。有了夏冰,生活在金陵以西的非沿海居民也能够吃到新鲜的石首鱼。

宋朝市场上还出现了众多的夏季冷饮。 《东京梦华录》、《梦粱录》、《繁胜录》、《武林旧事》都收录了宋人在盛夏时节可以买到的各种“冰雪爽口之物”:冰雪冷元子、冰雪凉水、雪泡豆儿水、雪泡梅花酒、乳糖真雪、白醪凉水、雪糕、雪团、雪泡缩脾饮,等等。从名字就可以知道,这些夏季上市的宋朝饮料、甜品,都是加冰的,可以解暑的。

北宋时开封的饭店,供应的菜品非常丰富,“或热或冷,或温或整,或绝冷、精浇、膘浇之类,人人索唤不同”。这里的“绝冷”之菜,应该就是冰镇的凉菜。南宋时杭州的富人,在天气炎热的夏季,还会发起向穷人发放冰镇解暑凉水的慈善活动:“富家散暑药冰水”,可见夏冰在宋代已不再是昂贵的物品。

盛夏六月的宋朝城市,贩卖水果的商贩当然也会用冰块来给水果保鲜。 《东京梦华录》载,是月巷陌路口、桥门市井,皆卖“芥辣瓜儿、义塘甜瓜、卫州白桃、南京金桃、水鹅梨、金杏、小瑶李、红菱、沙角儿、药木瓜、水木瓜、冰雪凉水、茘枝膏”等水果或水果制品,“皆用青布伞,当街列床凳堆垛,冰雪惟旧宋门外两家最盛”。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宋朝的寻常市民在炎夏时节也是能够吃上冰镇过的水果的。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