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艺术 > 摄影 » 正文

做好媒体融合发展这篇大文章 《大众摄影》启用毛体改版座谈会召开

李馨

圣洁的白,庄重的红。一年前的10月,《大众摄影》正式启用珍藏了一个甲子的精神财富——毛主席亲笔题写的刊名,同时进行封面改版。换上新装的杂志,在业界引发热烈反响。一年后的10月,作出这一历史性选择与改变的亲历者、见证者们再次相聚,为这份新中国创办最早、有着62年悠久历史的普及型摄影刊物,提出了面向未来媒体融合发展的新课题并进行了深入探讨。

10月27日,《大众摄影》启用毛体改版座谈会在中国摄影家协会举办。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前光,中国摄协主席李舸,中国摄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郑更生,中国摄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高琴,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彭文玲,《大众摄影》历任主编佟树珩、陈仲元、徐艳娟、晋永权,《大众摄影》启用毛体改版设计专家、三联书店设计部原主任宁成春,《中国摄影报》社长赵迎新,中国摄影出版社总编辑高扬,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副主任、网络信息处主任吴砚华等嘉宾出席。

会议现场充满了温馨暖人的氛围——《大众摄影》特别为此次座谈会准备的签名海报、徽章、2019年第10期珍藏版杂志、历年封面的视频短片,一同带领现场嘉宾推开记忆之门与《大众摄影》的过往相遇,毛主席亲笔题写的刊名则再次唤起现场几代媒体人的初心。

李前光在座谈会发言中指出,以《大众摄影》改版一周年为契机召开本次会议,是对改版以来业界反响的梳理和对未来发展的展望;同时,也是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媒体融合发展重要指示的推进会,还是落实中国文联党组关于媒体融合发展建设专题学习的工作会,不仅对大众摄影杂志社,对中国摄协各个媒体单位都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座谈会上,在5任《大众摄影》主编的生动讲述中,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中国摄影事业的关怀以及《大众摄影》走过的不平凡历程被清晰地勾勒出来。同时,嘉宾们也就融媒体时代,包括《大众摄影》在内的中国摄协所属出版传媒如何更好应对时代话题,做好未来发展工作建言献策。

一份历史馈赠,两代摄影人接力

2018年12月19日,纪念石少华同志诞辰i00周年座谈会散会后,偌大而空旷的会场中,耄耋之年的《大众摄影》老主编佟树珩与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前光促膝长谈,说出了自己多年的心愿,也是新中国摄影事业的奠基者、开拓者、组织者石少华生前的嘱托——《大众摄影》应在适当的时机启用毛主席题写的刊名。这个提议,引起了李前光内心的共鸣——早在2008年《大众摄影》创刊50周年之际,时任中国摄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的李前光,就曾建议启用毛主席题写的刊名,然而当时因为多种原因,这个想法并未实现。

日历很快翻至2019,中华人民共和国了0华诞、恰逢毛主席为《大众摄影》题写刊名60周年,在这样重要而恰当的历史节点,李前光亲自部署并督促大众摄影杂志社启用毛体刊名及封面改版工作。

其实,围绕毛主席题写刊名的历史书写与接力,早在2005年就已开启。

当时,已经离休6年的《大众摄影》老主编佟树珩,将20世纪70年代中国摄协委托自己保管的156件珍贵摄影文物移交中国摄协,伴随着两个破旧木箱、铁皮箱的退役,伴随着珍贵文物“入住”专业级保险柜,埋藏在佟老心中34年的心结终于放下。

而亲自主抓文物移交工作的,正是刚刚主持中国摄影家协会全面工作的李前光。在当年举办的中国摄协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第一阶段表彰大会上,中国摄协专门为这批文物的忠诚守护者佟树珩颁发表彰证书。李前光曾在发言中指出:“中国摄影事业的发展壮大,正是因为有许多像佟树珩这样默默奉献的老前辈……我们需要及时抢救、整理相关文物史料,避免给中国摄影史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这批珍贵的文物来自中国摄影学会初创之时,石少华、吴群、陈勃、高帆、郑景康等老一辈摄影家的无偿捐赠,也来自于这些摄影前辈亲自督促下的摄影文史资料征集工作,其中不乏1873年西方来华摄影师德贞医生撰写的《脱影奇观》,1939年白求恩大夫临终前赠送给沙飞的莱丁娜相机,染有烈士鲜血的日记等。这批珍贵的文物中,就有毛主席于1959年和1962年先后為中国摄影学会、《中国摄影》《大众摄影》、中国摄影家协会亲笔题写刊名的原件。在动荡的六七十年代,这批文物辗转至湖北丹江口的一个山洞中被保存。1971年,佟树珩只身前往湖北,将这批文物运回北京,作为当时学会唯一的留守工作人员,负责对这批文物进行保管。

三点希望,明确媒体发展方向

时光再次回到2020,《大众摄影》启用毛体改版座谈会上,李前光说:“当年佟老将毛主席手迹等文物移交中国摄协,是对我们的信任。历史不会忘记佟老为《大众摄影》、中国摄协和中国摄影事业做出的贡献。今天,《大众摄影》5任主编与中国摄协的同志一道,就媒体发展话题进行座谈,这在杂志60余年的办刊历史上,前所未有。同时,近90岁的佟老、近80岁的宁老能够精神矍铄地出席会议,并且思维清晰地为我们讲述那些生动的历史,既是辉煌的传统教育,也是砥砺前行的鼓励。”

在提到启用毛体刊名的意义时,李前光表示,毛泽东同志亲自为一本摄影刊物题写刊名,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文艺工作的重视和关怀;此次改版也是中国摄协对品牌建设的整体建构与全面部署,至此,毛主席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大众摄影》题写的会名、刊名,实现了完整地呈现;毛主席题字是中国摄协独有的资源、宝贵的财富,将激励我们一代又一代摄影工作者,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无愧于时代的贡献。

李前光还提出,进入新世纪后,摄影艺术由胶片时代逐步进入数字时代,影像的呈现与传播发生了颠覆性变化,党中央就全媒体时代的媒体融合发展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作为协会所属媒体,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当下,在面临体制机制发生转变的当下,如何应对新形势运营好自己的品牌,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问题。针对这些现实,他对《大众摄影》及中国摄协所属其他媒体提出了三点希望。

一、坚持正确导向,推出精品力作,歌颂真善美。把好意识形态关,明确“导向”问题是出版物的生命线,这根弦在任何时刻都不能放松。

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为大众需求服务。《大众摄影》要清醒地明确自己的定位,明确“大众”是谁,我们为了谁。为人民编辑、为大众出版、永远是我们的立身之本。

三、坚持媒体融合发展,紧跟时代潮流。摄影术是时代的产物、也是科技的产物,它诞生于工业时代,但我们今天已是身处信息时代。习近平总书记近年来多次强调要适应社会信息化持续推进的新情况,加快传统媒体和新型媒体融合发展,充分运用新技术、新应用创新媒体传播方式,占领信息传播制高点。传统的“内容为王”如今已经转变为“内容和传播”为王,这个变化,值得我们关注,媒体的融合发展,这是一篇大文章。

在提出希望的同时,李前光还结合《大众摄影》的定位、时代发展特点,提出了实用性、基础性、指导性的要求,并给出了“今天的摄影家,无人机应是标配”“手机摄影基础ABC”等具体办刊话题。他指出,学习具有周期性,要针对新老读者,做好周期性的选题规划。同时还举例抖音的快速崛起和短视频在当下的盛行,说明动态、静态影像等多种媒体融合的重要性。

建言献策,几代摄影人共谈发展话题

座谈会上,老主编佟树珩清晰地梳理了《大众摄影》刊名字体在不同历史时期发生的变化——从1958年创刊时期郭沫若题写的刊名到1979年复刊时期改用的美术字体,再到2019年启用毛主席题写刊名,每一次改变背后都有诸多历史故事。佟树珩从毛主席题写刊名等珍贵文物讲起,谈及石少华、雷烨等摄影前辈在战争年代留下了传世之作、培养了数量众多的摄影人才,甚至牺牲了年轻的生命;又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筚路蓝褛,建设规划摄影事业发展蓝图、创办摄影机构与媒体。其中,佟树珩重点提到了中国摄影学会初创者,中国摄协第一、二、四届主席石少华同志的遗愿:在适当的时候启用毛主席题写的刊名。

历史留下的遗憾,在2019年终于圆梦。佟树珩在会上说:“感谢前光同志这届领导班子对此事的重视,如果少华同志在天有知,一定会非常高兴。希望在座的编輯同志,始终要让杂志跟党走,跟人民生活、时代发展相结合,不要仅仅停留在风花雪月等简单化的内容上,要充分发挥媒体在传播历史、弘扬正能量方面的巨大作用。”

为《大众摄影》封面改版倾注大量心血,一次次来编辑部进行指导的资深设计专家宁成春提出,毛主席的字辨识度高、有个性、雄浑大气,用于封面时,提升了整个杂志的格调,在如今这个真正的大众摄影时代,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李舸的发言,从历史传承、文化引领、专业导向、发展融合等方面具有的重要意义出发,谈到时代发展给传统媒体带来的新思考。他指出,媒体融合发展最关键是对于革命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理想信念的传承,同时要以流程优化、平台再造作为融合发展的核心抓手,实现媒体资源与生产要素更好地融合,把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管理手段打通整合。《大众摄影》定位在“大众”,但同时也要强调专业性,一方面要活跃普通人的文化生活,同时也要保持对艺术的深度思考和追求,不能趋同于世俗化的观点,而是要引领更多的人向往更美好的追求。

郑更生指出,此次会议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中国文联党组重要指示的落实会,前光书记提出的三点希望非常有针对行、指导性,希望协会各媒体领会传达,找好自己的定位,同时建议召开读者、作者见面会,邀请老中青三代摄影人给杂志发展提建议、提要求。

曾在《大众摄影》工作25年、担任主编15年,如今在中国摄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岗位上仍然关注杂志发展的高琴,回顾了在杂志的工作经历和感受:《大众摄影》在办刊过程中,始终秉持与时俱进的态度,在即将进入21世纪、媒体竞争开始激烈的时期,于199了年创办大众摄影官网,并于2005年创办《大众DV》杂志,然而,尽管踩上了时代的这个“点”,却没有踩好,这也是发展过程中的一件憾事。尽管如此,还是要在求变中求发展,做到与时代同频共振。同时,杂志社一直坚持群策群力的工作方法,集所有工作人员的智慧,在《大众摄影》的历史上留下了精彩回忆。进入融媒体时代,希望《大众摄影》继续跟上时代步伐、不断探索新的发展之路。

彭文玲在会上提到,毛主席的题字具有深厚的历史价值,在传承弘扬中,让人感到振奋又很温暖,激励着摄影人奋进,无愧于这种无上的荣光。

《大众摄影》第五任、第六任主编陈仲元、徐艳娟(《中国摄影》杂志现任主编)以及现任主编晋永权在发言中提到,改版后的杂志,要做好自身品牌资源的树立,讲好自身的发展故事,而毛主席题写的刊名,恰恰就是杂志最好的故事。在经历了银盐时代到算法时代的改变,进入融媒体时代后,《大众摄影》作为传统纸媒,面临新的读者环境、媒体环境、市场环境如何更好地往前走,如何传播、以什么样的工具进行传播,这些话题都促使我们更应立足自身定位,做好为摄影大众的服务工作。

《中国摄影报》社长赵迎新作为协会媒体代表进行发言,就传统媒体在新时代如何进行更广泛传播,如何有效整合自身历史资源、品牌资源并使其科学运行等方面做了系统发言。

高扬、吴砚华表示,毛主席题写的刊名具有特殊的力量和感情,给人以激励,这是我们独有的历史财富和红色基因,希望《大众摄影》在新时代下取得更好发展。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