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艺术 > 影视 » 正文

极简哲学

哈尔斯




极简摄影绝不是“为了简单而简单”的构图方法,而是—种通过简洁有力的画面来诠释摄影者复杂的观念思考的影像表达方式。它看似简单,却暗合了深刻观念,摄影家艺术家们将自己的意识形态转化在摄影上,将影像背后的思考映射在极简的画面中。我们将通过东西方五位摄影大师的作品来诠释极简摄影的哲学内涵,体验极简背后的力量。

杉本博司

极简是对万物的禅修

在杉本博司的作品《海》中,他走访世界各地的海岸,将海最简单的形式进行几何的分割,画面正中的海平面将天空与静海分割,如同黑白的世界禅修。在另一部经典作品《几何》中,看似简单的几何体实际上来源于他与诸多数学家的合作而产生,通过数学计算,形成了数学上最完美的曲线与形态,如果说终极的艺术是数学,那么在杉本博司眼中,终极的数学则是宗教,杉本博司通过带有仪式感的语言方式,将他对禅的宗教理解转化在摄影艺术的创作中,在他看来,极简主义的摄影,正是表达了他对世界的理解,简洁却充满了固有的结构。

约翰·塞克斯顿

极简是对自然的敬畏

如果说摄影是以光绘画,那么塞克斯顿的作品往往是对光、自然本身进行描绘,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体会到自然界固有的美感,在他创作的一系列关于树木的作品中,笔直而具有结构的线条构成了整个画面,黑白灰的影调关系被这位优秀的摄影师压缩,自然仿佛被他处理成了一个平面,简洁而充满了力量,如果说极简王义摄影是i种摄影上的题材归纳方法,那么塞克斯顿的作品则是通过对自然最原本的观看,诠释自然始终是极简的这一观念。

鲁丝·伯恩哈德

极简是生活的提炼

出生在德国的伯恩哈德有着典型的德式性格,对细节的极致要求和严谨的视觉结构,极简摄影对于伯恩哈德而言,并不是个固有的形式,她在这些极简的画面中所要追求的是通过将光和影分离、简化、用最大的清晰度展现神奇的画面效果,用最理想的比例展现出作品雕塑般的质量和内在精神。伯恩哈德并没有去寻找那些具有典型极简意义的画面,而是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摄影棚内的拍摄上,她对生活中琐碎的细节进行提炼,对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杂物进行摆布。

石元泰博

极简是对建筑的解构

在石元泰博的摄影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他对日本建筑的分解、重构、再刻画,画面中的建筑被简化成几何线条,散发着“点线面”的空灵与静谧。极简主义对日本文化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在建筑中尤以“枯山水”的风格著称,庭院的解构与砂石的图案相互依托,在素雅的色彩与空灵的建筑中体现着人类的审美,石元泰博深受此文化影响,他将建筑的线条与摄影的精致相结合,映射在底片上的,是条条如同木刻的线条。

曾忆城

极简是东方智慧的延续

在东方的视觉语境下,极简主义是个很少提及却又一直贯穿着整个东方思维逻辑的词汇,曾忆城并不刻意地追求极简的画面,而却无形的地东方的极简发挥到极致,在他的镜头里,树木、草、鸟、水等看似最为平常的景物都被幻化成了宋元的文人画的气质,极简留白,生趣灵动。一如古代文人以书画澄怀观道、修身养性,曾忆城也通过摄影观照自己的内心,将拍摄作为自我修炼的途径,用最简单的艺术语言直抵人心。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