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艺术 > 影视 » 正文

网剧的崛起和攀高,是它们顶起了半边天

在剧集从TO B向着TO C的模式转向中,爆款内容的方法论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尤其对于尚还年轻的网剧来说,当创作者都处于摸索阶段时,赛道起跑线的先后也变得不那么分明了。 你有你的张良计,我也不怕比高低。让内容出圈,大厂商做得,新势力也做得。

从去年年底爆火的男频IP剧《庆余年》,到今年各大视频网站的悬疑剧争锋,以及多部女性剧的发酵传播,我们能够从中看到传统劲旅在大制作IP剧上的操盘能力和话题制造能力,也能看到新势力网剧公司的产能与产量,是它们在网剧持续攀高的时节里顶起了半边天。




万年影业:从“无”到“角落”

随着今年播出的《隐秘的角落》爆火出圈,其背后的制作公司万年影业也再度进入人们的视野。

在网剧从蛮荒朝着精品进阶的时代,万年影业就已凭借一部《无证之罪》出圈。

成立于2016年的万年影业,面对的是IP剧大行其道、演员片酬水涨船高、剧集的制作成本不断上涨的行业背景,却反其道而行之,与爱奇艺合作开发出《无证之罪》这样的悬疑短剧,为剧集行业带来了一股新风,也为网剧正了名。

从内容上说,万年影业找到了网剧精品化的一条路子。人们在日后夸赞网剧时常用的短小精悍、美剧模式、电影质感、丰富的角色塑造等形容词,都能在《无证之罪》这部剧中找到影子。

万年影业的成功之道也同这些特质不可分割。他们在剧作上参照的是同类精品海外剧,同时又得益于海外剧在国内互联网兴起之后对本土类型剧观众的培养。正因如此,才有了《无证之罪》的低开高走,也才会让自带些许文艺气息的《隐秘的角落》出圈。

而从制作团队来说,万年影业汇聚了来自北电、中戏、上戏、中传等知名院校的专业人才,在创作理念和艺术表达上趋同且有着自我要求,这也让他们敢于向此前流行的“注水剧”说不。

万年影业的CEO何俊逸就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道,“辛辛苦苦拍出的作品,观众1.5倍速看,那我们创作者又何必去做这么违背发展规律的事呢?所以万年的剧基本是以12集为准,单集45到60分钟。”

除此之外,对市场需求的精准把握也是万年影业发展的一大因素。诞生于互联网兴起之时的影视制作公司,大多都有了创作上去中心化的倾向。万年影业也不例外,由若干个核心制片团队组成,在项目开发时共同决策,相互支持。这样做的好处是,既能让项目保留一定个人化表达空间,又能在很大程度上把握住市场风向。

《无证之罪》的姊妹篇《原生之罪》的口碑略有下行,但在市场上有着不错的表现,或许正是这种机制作用的结果。

不过,机制是死的,人才是活的。万年影业爆款内容的产出,与制作人才仍有着莫大的關系。比如《隐秘的角落》中被观众大肆吹捧的片头、配乐等加分项,更多来自于导演辛爽的个人化表达。

再往后看,万年影业似乎也并不打算仅在悬疑剧领域耕耘,其与企鹅影视合作的恋爱互动剧《声恋时代》已于今年年初杀青,讲述了配音行业的台前幕后和少男少女的爱情故事。

对于一贯以类型剧知名的万年影业来说,《声恋时代》是其去往其他“角落”的一次探索。五元文化:工业架构,规模生产

从爱奇艺“迷雾剧场”中的《十日游戏》《非常目击》《在劫难逃》,到优酷悬疑剧场的《白色月光》,五元文化在近期视频网站的悬疑短剧较量中存在感满满。除此之外,在五元文化的弹药库里,还有《荣耀乒乓》《致命愿望》《盛装》《人生若如初见》《迷雾追踪》等多部剧集待播。

上新多多,余粮丰富。可以说,从《灭罪师》《画江湖之不良人》的声名鹊起,到《白夜追凶》的一夜出圈,再到如今作品的接连上新,五元文化的发展不可谓不迅速。

高产背后,与五元文化的创始人五百所发起的“弧光联盟”有着密切联系。弧光联盟从最初的三人成团(五百、杨苗和王伟),到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囊括了导演、摄影、灯光、武术指导、音乐、剪辑、设计等工种的人才团队,且在内容上不断进行产出,成为五元文化发展中的一大重要布局。

从影视工业化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操作模式无疑是比较科学的:五元文化进行整体内容把控,弧光联盟所含工种各司其职,尽可能地通过流水线作业使每个环节的水准达到保证,最终实现规模生产。实际上,这就是五百曾经所声称的“爆款不可复制,但爆款的生产方式可以复制”。

通过这样的制作模式,五元文化剧集产量有了保障。弧光联盟的创作团队以年轻人为主,他们深受海外优质剧集的影响,更懂得年轻观众的需求,因此创作出来的剧集拥有一定质感,同时也不乏话题讨论与关注度。以今年播出的几部五元短剧为例,这些剧在豆瓣上的评分都属中上,虽无真正意义上的大爆款,但每逢上新,也总能吸引到观众的关注。

不过,就内容制作而言,五元文化面临的瓶颈也十分明显。

实际上,令其打响知名度的《白夜追凶》虽然仍是豆瓣评分最高的国产网剧之一,但其在播出之时,就有不少人批评剧作的中后段粗糙崩坏,甚至可以说是靠着演员的表演和观众入坑时的情感硬撑了下来,这也暴露了五元文化在操盘较长网剧时的短板。

而在其今年播出的几部剧中,也存在一些争议。就拿《白色月光》来说,有些观众指出,剧集片头、叙事甚至影像意象,都有过度借鉴海外同类剧集的质疑。

对五元文化来说,如何在人才稳定、规模生产的同时,把初创时让人耳目一新的风格探索找回来,是未来发展需要关注的问题。灵河文化:IP起家,多面开花

上个月,灵河文化动作频频,先是由企鹅影视、三体宇宙、灵河出品,根据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同名小说改编的《三体》电视剧首发概念海报并官宣主演阵容。而后,由爱奇艺出品,灵河文化联合出品及制作的献礼剧《约定之青年有为》正式开机。一部是大IP改编,另一部是主旋律网剧,灵河文化正在多个类型赛道上奔跑。

成立于2016年的灵河文化,乘着IP剧的东风,在几年间制作了《老九门》《沙海》《S.C.I.谜案集》《黄金瞳》《北灵少年志之大主宰》等知名IP剧,在年轻观众心中有着较高的认知度。

灵河文化的创始人白一骢是编剧出身,曾以不同的身份参与《暗黑者》《执念师》等网剧的创作,是网剧开拓的先锋人物。作为一个创作者,白一骢既是公司老板,也是编剧、制片人,在多个身份间来去自如,由他创作的内容也大都题材不设限,这种“广撒网”的创作特点延展为了公司气质,虽然以IP剧为主,但题材上却十分广泛,涉及玄幻、灵异、悬疑、冒险等多种类型元素。

在国内做网文IP改编,通常被认为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一来,网文的故事情节追求爽感,往往呈现出“低幼化”的特点,可能在阅读中很容易被读者略过,但改编成影视剧,这一特点就会被无限放大,违和感立马就出来了。

二来,由于网文的打赏机制,作者们为了凑字数而乱开地图的现象多有存在,这就使得一部作品中的水分多且故事间的粘连性不强,为剧作的改编增加了难度。在这种情况下,灵河文化能够在IP剧的制作中脱颖而出,很大程度在于其与年轻受众的对接做得独到。比如,《老九门》虽是圈层爆款,但剧中“二月红前来求药”的梗却在播出时刷了屏,即便很多不追剧的人也大概知晓了这部剧。

除此之外,灵河文化在IP剧的制作上也颇为用心。比如,在《黄金瞳》的拍摄中,剧组就辗转北京、乌克兰、银川、瑞丽等地,呈现出了具有强烈地域色彩的地形地貌。而在涉及古董等道具的重头戏中,该剧也做得毫不露怯,为观众上了一堂又一堂生动的文物鉴赏课。

不过,制作给IP带来的提升终归有限,试图在题材上扩充版图的灵河文化能给人们带来多少惊喜,还有待继续观察。 7印象:以剧养影,剧也步步登高

在《八佰》之前,7印象在剧集方面的探索也格外引人注目。由其打造的《龙岭迷窟》于上半年在腾讯视频播出,在豆瓣25万人的评分下收获了8.3的高分。

在此之前,7印象已经获得了包括《龙岭迷窟》《云南虫谷》《昆仑迷宫》《南海归墟》《巫峡棺山》在内的五部《鬼吹灯》的网剧制作订单。不仅如此,《古董局中局》的后两部《鉴墨寻瓷》和《掠宝清单》也由7印象承制。

7印象的前身是管虎工作室,坚持电影、电视剧两条腿走路。这一传统延续到了公司化后的7印象中。7印象董事长梁静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迅速投入到风险比较大的电影中去,公司的稳定性相对而言要差一些。所以,我们一直用‘以剧养影的模式摸索着。”

话虽如此,但7印象投入到剧集上的精力却一点也不少。有电影级的团队坐镇,7印象的剧集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大抵是浓浓的年代感和颇有意境的画面。从其电视剧《外滩钟声》开始,到“鬼吹灯”系列网剧,7印象的制作风格无疑给抠图、磨皮、大平光泛滥的剧集领域带來了一股清风。

除此之外,团队在影视行业多年的耕耘积累了丰富的市场经验,这使其在面对弯路时有着强大的纠错能力。比如,7印象制作的《黄皮子坟》虽然被人赞为电影质感,但由于主创过于自信的改编,引起了原著粉的不满,最终的口碑不尽如意。总结经验之后,7印象抓住了改编精髓,在后续开发中找到了遵循原著和个人表达之间的平衡,受到了观众的认可。

不仅如此,7印象自己的原创剧集项目也在开发中,其中既包括由著名导演张黎监制的民国题材剧,也有都市剧和国安题材剧正在筹备中。

随着在电影与剧集领域双向发力,7印象实际上形成了以管虎为审美把控,旗下团队实操的一种制作模式,正在为国内的网剧创作探索更多可能性。小糖人:我的青春我做主

生长于青春题材迸发的年代里,外界给小糖人贴上了两大标签。一是“青春剧第一厂牌”。

小糖人的第一部作品是剧版《匆匆那年》,2014年在搜狐视频上线,获得18亿播放量的同时,也取得了8.1的豆瓣评分。两年之后,由其制作的第二部网剧《最好的我们》在爱奇艺播出,播放量和口碑均超越前作。而后,小糖人以两年一部的频率推出了《你好,旧时光》(2017年)《独家记忆》(2019年),都有着不错的市场表现和口碑,实现了内容厂牌化的同时,也培养了相对忠实的观众。

对于青春剧的观众来说,小糖人的青春剧屡获认可,原因大致有二:

其一,真实感的营造到位。

曾经的青春剧“堕胎、小三、车祸”蔚然成风,观众厌恶了该类剧集主角们浮夸、造作的青春,更渴望写实内容的出现。《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独家记忆》等作品无疑符合了这一需求。

《匆匆那年》尽管有原著打底,但剧集前半部分对高中学生的懵懂情感、同学之间的珍贵友谊,表现得较为精准;《最好的我们》亦如此,从老师到同学,都像是复刻了现实人物和事件;《独家记忆》所营造的大学生活也令人倍感亲切。除了女主薛桐的身世设定离普通人较远外,个中细节的描绘真实而不刻意,很自然地将观众带入了剧中生活。

其二,人物群像打动人心。

从《匆匆那年》中的陈寻、方茴、乔燃、林嘉茉、赵烨五人组,到《最好的我们》中的振华中学的群像,再到《独家记忆》中的女生宿舍,小糖人制作的青春剧中,最珍贵的不只是男女主角的情感戏,更在于它塑造了一群活生生的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观众最关注的也不一定是主角,在其他角色身上也能找到共鸣。

跳脱出狗血剧情,且能在每一部中找到关于青春的不同表达,这是小糖人青春剧的珍贵品质。

但是,观众给它贴上的另一大标签是“烂尾专业户”。

他们的几部作品,收尾部分都有争议。这一现象在《独家记忆》中最为明显。增加了支线人物的叙事之后,24集的体量已经不足以支撑全部信息。为此,《独家记忆》只能将后续剧情剪成三集番外,对剧中三对人物的结局进行展开。

但即便如此,《独家记忆》的结局仍显匆忙。这也暴露出小糖人操盘的青春剧的一大问题:明明前中期的节奏还不急不缓,怎么到了后期就开始跑步前进了?

丰富支线人物的叙事自然大有必要,但在体量有限的情况下,如何进行平衡就变成一个棘手的问题了。

在接下来的布局中,小糖人也在探索青春题材的更多表达。

改编自日本高分同名动画的《棋魂》预计将于近期播出,与小糖人以往的青春剧相比,这部剧更多侧重于励志与热血。导演刘畅在今年出席上海国际电影节时表示,“我们更多描写的是这群少年们成长、励志和友情的部分,没有关于男女爱情的情节。”

改编自人气美剧《绯闻女孩》的剧集《了不起的女孩》早在今年6月份发布了首张海报,预计将于今年下半年上线。

除此之外,小糖人还在上个月发布了《我们的时代》组讯,开启了演员招募。从故事简介来看,这部剧在青春叙事的基础上,增加了时代发展的主题。闲工夫:量少质优

“如果当时做了一个这样的选择,会不会现在效果更好一点呢?也没有。现在回想我当初每一个关键节点去做的选择依然是合理的,而且很多时候并不是说给了我好多条路让我去选。”

两个月前,《河神2》大结局之时,导演田里接受专访时表示,自己对《河神2》中做出的诸多改变并不后悔。

成立四年多,闲工夫只播出了两部《河神》。2017年《河神》成为了年度黑马,在播出之后疯狂收割口碑与播放量;今年《河神2》虽经历了“换代”之后的必然颠沛,但在垂直受众的圈层中仍然受到了欢迎。

量少质优,闲工夫用两部作品为网剧的创作和市场带来了新启示。

闲工夫是知名电影公司工夫影业的子公司。后者以知名电影人陈国富为核心,曾推出了《鬼吹灯之寻龙诀》《火锅英雄》等影片,并创立了闲工夫、工夫真言和工夫小戏三家子公司,主要目標有二:

第一,网剧开发。闲工夫由田里、王博学、常犇三人为核心,长于制作的他们目前正在参与开发一些IP改编项目。工夫真言在工夫影业电影《二代妖精》基础上开发的《动物管理局》已于去年上线,在故事立意和幽默表达上颇受观众青睐,呼唤第二季的声音不在少数;工夫小戏曾以一支名为《工夫.av》的短视频声名鹊起,涉足网剧之后也有不错表现,一部《我叫黄国盛》用夸张、戏虐的手法直面不同的社会现实问题,在豆瓣上取得了8.5的高分。

值得一提的是,由腾讯影业、工夫影业、阅文集团联合出品,工夫影业制作的《张公案》在经历了撕番位、演员变动等诸多波折之后,终于尘埃落地,已经于8月29日正式开机,这部剧改编自大风刮过同名小说,主要讲述了礼部侍郎兰珏偶遇穷试子张屏,引出张屏从穷书生到小吏最后官至丞相的波澜壮阔的人生。

第二,吸引年轻人才。闲工夫除了田里等三位合伙人,还有两到三拨的导演和制片人,并且能够直接联动北电、中戏等专业院校的毕业生,吸引更多年轻人才的加入。

目前看来,这类瞄准剧集的年轻创作团队,已然得到了市场和观众的认可。

实际上,在这些新兴的制作公司中可以看到,年轻化是他们共存的一个显著特征。年轻的创作者往往不乏创新精神,对于常年处在与年轻观众对接前沿的网剧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