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亲子 » 正文

观鸟的四季,让孩子找到另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

孙锴


当大多数人还只能凭借树叶的颜色和气温辨别季节的更替的时候,会观鸟的人却早已在镜头里看到了另一个四季,属于鸟类的四季。大自然的神奇就在于它拥有无数种让我们走进它的路径,每一种路径上都有不一样的独特风景。

我喜欢带着孩子到野外去探索。观察昆虫、采集植物标本都非常有意思,可惜在北京,虫子并不是在每个季节都会有,植物在冬天也大多在沉睡,于是观鸟就成了我俩的另外一个选择。北京的一年四季都可以观鸟,而且随着生态环境的改善,即使不去山野,在一些公园中、大学里,也会有很多观鸟收获。

春风里的歌舞

春天万物复苏,树叶刚刚发芽,鸟儿们在树丛中不容易藏身,容易被看到;而鸟儿欢快的鸣叫会暴露自己的行踪,此时观鸟可以欣赏鸟儿的歌舞。

乌鸫是一种浑身黑色,长得像乌鸦的鸟,它们金黄的鸟嘴,让它们显得比乌鸦更加精致可爱,而它们的歌声,更是强过乌鸦千百倍。春天的公园中经常会听到乌鸫的鸣叫,让人忍不住驻足倾听。这个时候,儿子会拿起手中的长焦镜头搜寻,有经验的他不多时就会发现站在枝头快乐鸣叫的它们。与此同时,各种山雀也会在公园中与乌鸫“合奏”,让春天变成一场鸟儿演唱会。这最好的歌声是鸟儿们在求偶呢!

除了用歌声,鸟儿还会用舞蹈追求自己的伴侣,凤头就是舞林高手。春天,如果在颐和园、圆明园的湖面上看到了长着“狐狸脑袋”的凤头,那你一定要好好看一会儿,它们有可能会慢慢地游向对方,在互相低头致意后,就开始跳起了奇怪的舞蹈:左右晃动着脑袋,希望彼此能够同步。直到把舞跳到琴瑟和谐,它们会成双成对地开始在湖面上筑巢,把时间用在产卵、孵卵和育雏上了。

夏日里的父母

初夏时节,温度迅速回升,鸟儿们也开始忙碌起来,最忙碌的要数那些鸟妈妈们。这时候带孩子观鸟需要格外有耐心,因为浓绿的树荫会挡住视线,但是一旦在镜头里看到鸟儿,这部“家有儿女”的“大电影”就变得格外有趣。

在圆明园一棵高高的大树上,一只色彩鲜艳的雄性鸳鸯站在树干上,紧张地叫着。这时,从它脚下的树洞中探出了雌鸳鸯的脑袋。原来,细心的鸳鸯妈妈钻进树洞,去检查洞内的情况,照顾里面的雏鸟;而身体强壮却有些粗手笨脚的爸爸待在洞外,肩负起警戒保卫的工作。

就在鸳鸯巢穴下的草地上,一只色彩斑驳的戴胜正四处游走,忙着寻找食物。草丛茂密,突然湿润,很多昆虫都活跃起来,草丛也就成了戴胜的自助餐桌。戴胜用长长的尖嘴在土层中试探,一旦遇到土下的昆虫就毫不迟疑地将其拽出地面。没过多久,这只经验丰富的戴胜就有了收获,将一只肥大的蝼蛄(蝲蝲蛄)拖了出来。戴胜用尖嘴啄了几下,蝼蛄就丢了性命,稍作调整之后,戴胜马上叼着战利品起飞,带回自己的树洞,去填喂那几张嗷嗷待哺的小黄嘴。

秋叶下的忙碌

秋风一起,叶片枯黄,食物丰富的季节马上就要结束了,鸟儿们开始为严酷的冬天储备体力。这时候观鸟,儿子总是能在镜头里看见鸟儿捕食,其中既有辛苦,又有智慧。

啄木鸟是北京常见的鸟种,无论是麻雀大小的星头啄木鸟,还是鸽子大小的灰头绿啄木鸟,都能找到充足的食物来源。不过,为了避免都在树干上找虫而发生争执,大个子的灰头绿啄木鸟时常会飞到地面上找虫吃。儿子比较说,它可不像戴胜捕食一样先是小心试探,而总是凭借粗壮有力的喙部用力翻开土壤,挖出一个土坑,一副开垦拓荒的架势。相比之下,儿子更喜欢长时间地看样子乖巧的棕头鸦雀,成群的棕头鸦雀在秋天时会聚集在芦苇丛中,啾啾细语,飞飞停停,在枯萎的茎秆上小心啄动,谨慎地收集着能找到的每一条小虫和每一颗虫卵。

秋天也是候鸟启程飞往南方的季节,为了长途飞行而积累脂肪是它们成功南迁的保障。虽然出发的心情非常急切,但候鸟们也必须要有耐心。我们经常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水塘边看停落在那里的成群的苍鹭。它们蜷缩在风中,死死地盯着静静的水面,看似优雅,实则无奈——没有充足的鱼获补充体力就不能出发!一旦水中有了鱼儿搅动的涟漪,我们就能看到硕大的苍鹭赶忙起飞,顾不上自己的形象,在鱼儿头顶扑向水中,再凭借有力的翅膀扑打水面,将猎物衔出水面,回到岸边享用。

冬雪里的独特风景

候鸟们终将被寒风吹走,而留下来的鸟儿要面对更难熬的时光。不过,在冰雪占领、枯枝遍布的公园中,观鸟倒变成了最容易的一件事。此时儿子反而更喜欢拉着我跑到各个公园中,因为他能看见冬日里一道别样的风景。

翠鸟是一种非常美丽的小鸟,喜欢在水边的树枝上守候,锁定水下的小鱼、小虾后就一跃而下,冲入水中将猎物准确捕获,而后再飞回原地享用。冬天的水很冷,但对翠鸟来说,只要还有没有结冰的水面,就有捕猎的机会,也就不需要飞到南方去越冬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北京的很多公园中,我们都能在冬季看到翠鸟,它们像蓝色闪电一样在尚未完全冻结的水域穿梭。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没错,在冬季的后期,我们又会在春风到来前迎来各种各样的候鸟。先到的候鸟以水禽为主,北京各大公园中的水面是它们惬意的栖息地,如果会观鸟,你就能在公园的水面上看到各种难得一见的“稀客”,比如能和芦苇丛融为一体的大麻鳽,会趁夜色降落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偶尔钻出芦苇和游人见面,享用人们“贿赂”它的小鱼;拥有长长尖嘴的秋沙鸭,和众多野鸭一起在北海中游弋,任由周围熙熙攘攘的观众指手画脚;就连羞涩蠢萌的丑鴨,也不知怎的造访了小月河的水渠,让好客的北京观鸟者兴奋了大半个冬季……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