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亲子 » 正文

女儿的三幅画

陈慧方

2020年的寒假让父母和孩子终生难忘。疫情发展严重的那段日子,我每天聊微信、翻看朋友圈、查看百度疫情资讯,忙碌在各个群里买口罩、消毒液,深陷在“自我不安”的情绪中。

有一天,女儿忽然拿着一幅画来问我:“妈妈,冠状病毒是不是因为它戴着一个皇冠?”我放下手机,看她递过来的作品:画面中绿色的病毒像妖怪一样凶神恶煞,迎面扑来;坐在地上的小孩哇哇大哭;而旁边一脸惊愕的妈妈手上拿着手机,茫然无措。主体物的周围是一圈类似于“闪电”“颤抖”的笔迹。

学过《儿童心理学》的我,马上想到“画面可以传达幼儿的心理”。美国最早的艺术治疗专家凯西·玛考尔蒂在其所著的《儿童绘画与心理治疗:解读儿童画》一书中明确提出“儿童绘画的过程和内容是儿童表达思想与情感的工具”。

哭泣的孩子、茫然的家长、凶恶的病毒、颤抖的画外音,女儿的画不禁让我心头一怔。我在专注疫情实时发展情况的时候,却忽视了身边最弱小、最需要关怀的女儿。一个5岁的孩子面对病毒带来的变化——不能外出游玩,不能接触外人,周围成人的紧张情绪等,心里一定会有不安和焦虑。心理学理论认为,紧张不安的情绪源于对未知的恐惧,表现为对某些事情的担心,连带着引起身体上的反应。

当务之急,我最需要做的是放下手机,用孩子能够听得懂的语言,向孩子解释说明发生的一切。借助网络资源,我收集了一些关于冠状病毒的浅显视频、图片给孩子看,让她了解大人们口中说的“病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并在一些科学示范中学习基础的自我保护方法。我还找了很多医护人员、警察、社区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的照片,看着他们辛苦工作的样子,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妈妈,我们要乖一点,不能捣乱。”

女儿再次绘画的作品,让我的心里宽慰了许多。她把自己和妈妈一起学到的本领,转化到画中,表达了自己对于“自我防护”的认识。她向我解读画的内容——“隔离在家,每天好好睡觉,听‘口罩阿姨的话乖乖測体温”“我们要戴口罩、勤洗手”。显然,孩子在这样的过程中,获得了安全感。

西班牙心理学家桑德拉·卡西奥在疫情期间说:“孩子的心理健康将取决于父母能否处理好眼下的这种情况。比起只会怨天尤人,把更多精力放在关心和爱护孩子上,才是为人父母最明智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帮助孩子们渡过疫情带来的心理难关。”我很庆幸,孩子的一张画及时引起了我的注意,让我及时关注了孩子的心理。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