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菊花

祖父曾告诉我,三尺之上有一把刀

祖父总用一双皲裂的手按住我头颅

那时年少,有着猎豹的速度与弹跳

三尺于我只是一个计量的词

而今頭颅正中部位,已被削出一块空白

眉睫之上遍布伤痕,对了,我有多年偏头疼史

现在呀,别说头顶之上三尺,就是三寸

于我也是遥远距离

跪在祖父坟前,我趴在地上的样子

甚至没有一朵野菊花高

标签: 野菊花 头颅 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