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分类:文摘

朱自清相亲

叶细细一见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来。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黄昏时的霞彩似的。谢谢你给我力量。叶圣陶对婚姻有个比喻:好比蜗牛背了壳。朱自清自然也明白婚姻的种种繁琐,也是不愿早婚的。但很多事情原本由不了他,19岁就与父母包办的女子武钟谦结婚。武钟谦内向沉静,与朱自清同岁。那时,朱自清在清华教书,讲扬州方言,说话很急,还脸红。与武钟谦感情却很好。婚后12年,生下3男3女。朱自清不是个很爱孩子的人,在文章里也描述过与孩子共度时哄闹的场面。吃饭时,一溜的孩子坐下来,要吃稀饭的,要吃干饭的,要喝汤的,哭的哭闹的闹。...

2019-03-24

江湖谁人不识君

陈进红“开篇不读金梁古,读尽诗书亦枉然。”毋庸置疑,其中的“梁”,指的就是梁羽生。他是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文心侠骨,统揽孤怀”是他一生追求的风骨。有人说,梁羽生功力不如金庸,诡异不如古龙,怪诞不如温瑞安,然而,透过他冷清寂寥的武侠世界,清晰可见的是他如隐士般的侠骨文心。旧历鼠年岁末,梁大师驾鹤西去,享年85岁。斯人虽逝,但梁老笔下的那些纵横江湖的狂侠、侠骨柔肠的魔女和一桩桩潇潇洒洒的快意恩仇却永远在“游剑江湖”中卷起千层浪花,与世长存。书香门第娇生惯养梁羽生其实是笔名,梁公原名陈文统,1924年4月...

2019-03-24

江山如此多“焦”

陈染一个小孩在一个污浊的人性环境中成长,那么即使他长大成人,出国留洋到最文明的国度,依然会潜藏着不易察觉的童年的污浊烙印。多年之前有一段时间,我家里曾有过一个钟点服务工叫娇娥。娇娥从四川农村老家来,经人介绍,我们请她来家里做卫生及餐饮服务。刚刚来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她不会写字,连自己的名字和住址都写不上来。她管北京叫“上边”,却不知道北京位于四川的北方。娇娥将近40岁,却从没听说过唐山地震和“四人帮”。但她脑瓜还算灵光,身体好,人也勤快,做得一手好饭菜。我想,家里肯定不是请学者来探究文化的,也不是请哲学家来...

2019-03-24

安息在这里的人

佚名来到莫斯科的游人,大多要到新圣女公墓去看一看。乍一听似乎令人费解,其实世人了解历史的一个重要途径,是发掘研究古人的墓葬,许多墓葬早已成为著名的景点,只是它们不叫墓,而叫陵,像印度的泰姬陵、中国的乾陵、十三陵等等。走进莫斯科西南部的新圣女公墓,你会发现一种全新的墓园文化。这是一个绿树掩映的花园,置身其间,感觉不到丝毫的阴森压抑;这是一个平等的逝者的家园,安息在这里的人,不管是总统还是平民,都只能占据同样有限的一块空间;这是一个综合的、多功能的课堂,不管你对哪门知识感兴趣,政治的,历史的,雕塑的,创意设计...

2019-03-24

青春期的恨与爱

韩铭我的青春期来临的时候,正是20世纪90年代招商引资最红火的时候,国有企业开始走下坡路,我妈下岗了,开了个饭馆,天天忙得团团转,爸爸开始怀疑妈妈有外遇。童年简单美好的工厂大院生活,似乎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上初二,学习成绩像是荡秋千,忽上忽下。看很多课外书,不爱和人说话,觉得周围的人浅薄无知头脑简单。晚上回到家,家里总是没人,饭桌上妈妈的留言一定是早上写的。觉得自己很孤独,似乎这世界只剩了我一个活人。每天早上都有同学抄作业,照着别人的答案在自己的习题簿上画ABCD,不知道是骗老师还是骗父母的学费。我...

2019-03-24

食物是所有的梦想

和菜头关于童年的事情,99%的内容都和食物有关。在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我发了狂一样梦想着一个人吃掉一整只烤鸭。关于童年的事情,99%的内容都和食物有关。和所有的食物相比,烤鸭意味着甜蜜美满的人生,圆融无碍的境界,以及完美的理想彼岸。在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我发了狂一样梦想着一个人吃掉一整只烤鸭。 我生于1975,改革前3年。在我的记忆深处,30年来一直有一枚鸭子在闪闪发光。每次当我试图在记忆深处找寻一点庄严的、厚重的、深刻的事物,可以用梦想或者理想这种字眼装点的往事,那只烤鸭就从不知哪个角落里钻将出来,熟练...

2019-03-24

闲话狐狸精

朱辉美女的天敌是时间,时间能让任何美女变成老妪。同样,词汇的天敌也是时间,时过境迁,许多曾经流行的词汇变成了古汉语。不过其中却有例外,比如“狐狸精”这个词,历经千年至今依然时尚,并且似乎可以继续时尚千年。“狐狸精”应该算个贬义词,最常见的使用场合是合法妻子去捉奸,无论该妻子学历如何、出身怎样,她多半会骂第三者为“狐狸精”。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狐狸精”的贬义色彩却在褪色。你私下说某女白领是“狐狸精”,她未必十分生气,因为她会觉得至少你觉得她漂亮。现代女性不一定喜欢别人夸她有才有德,却个个都喜欢被认为漂亮。...

2019-03-24

不亲爱的名字

江岸据说英国人喜欢投书报章,特别是给《泰晤士报》写信。《泰晤士报》历年的读者来信名单里,就有丘吉尔、萧伯纳、艾略特等响当当的名字。有人写了好几十封信却没有一封登出来,于是一气之下给编辑的信开头称呼只写sir不写Dear,“我不称呼你亲爱的,因为你对我不亲不爱,除非你登我这封信。”这个英国读者气鼓鼓又顽皮任性的样子如在眼前,很可爱。他以不亲爱的称呼来惩罚有眼无珠的编辑,自视这是有威慑力的举动。但谁又能说它不是?猛然收到一封光秃秃的“Sir”打头的信,想必编辑自会因好奇而多看两眼。我的一个女友是冰雪聪明的人,...

2019-03-24

真的善良

彭永强罗斯福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在国家大事面前总是充满信心,做事果断,面对嚣张的恶势力从不手软。然而,在生活当中,罗斯福却是另外一副面孔:他慈祥、善良,甚至对待曾经伤害过他的人,也能以礼相待,愿意伸出温暖的帮助之手。罗斯福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家乡一个大农场里工作。农场主德里斯是个刻薄而吝啬的人,平时工作中,他屡屡对罗斯福吹毛求疵。一次,罗斯福负责的工作出了一点点的纰漏,德里斯居然以此为借口,扣发了罗斯福的全部工资。罗斯福气不过,就将德里斯告上法庭,可德里斯提早拉来了农场做工的工人作伪证,罗斯福不仅...

2019-03-24

忘记玄奘是可耻的

周国平在中国历史上,世界级的精神伟人屈指可数,玄奘是其中之一。玄奘不但是一位伟大的行者、信仰者,更是一位伟大的学者。在他身上,有着在一般中国学者身上少见的执著求真的精神。去印度之前,他已遍访国内高僧,详细研究了汉传佛教各派学说,发现它们各执一词,互相抵牾。用已有的汉译佛经来检验,又发现译文多模糊之处,不同译本意思大相径庭。因此,他才“誓游西方,以问所惑”,到佛教的发源地寻求原典。他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求取和翻译佛教经典。其中,取经用了17年,译经用了19年。他是一个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的人,有极其明确的目...

2019-03-24

信用卡的诱惑与陷阱

朴仁权母亲忍耐着全身的痉挛,抬起手来,指了指呼吸机的电源插座。他用颤抖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了父亲的遗物。就是那张锋利的信用卡。也许在别人看来,这是用来自杀的凶器,但是对他来说,却是父亲留下的最后的遗物。他把了却父亲生命的信用卡的锋利面放在连接母亲鼻子和氧气筒的薄薄的塑料管上面。只要稍微用力,被磨得锋利的信用卡就会切断薄薄的塑料管,母亲就不用再过这种窘迫的生活了。但是,纳罗还是无法割断呼吸机的塑料管。手中单薄的卡片太重太重了,重得让他难以承受。所以他下不了手。他不能满足母亲的心愿,不能给她的人生画上句号。他把自...

2019-03-24

谁骗了我的母亲

1962年农历六月初七,母亲60岁。父亲突然丧生28年了。她在生活的两个极端中撑下去:赌博和沉思。她常打牌通宵,不打牌的时候,就沉默地躺在床上。只有两个月就是她生日了,母亲得了感冒,咳嗽不已,吃药无效。我带母亲去台湾大学医院,医生诊查之后,要母亲照X光。他看了光片,要和我单独谈话。他告诉我母亲得了肺癌,扩散得已无法动手术,已无法挽救了。我求他不要告诉母亲,只因为我不要母亲绝望地死去,而是充满希望地活着。我忍住眼泪,告诉母亲她得了气管炎。我日夜在医院陪伴母亲,眼看着她日渐衰弱消瘦。她在医院住下去,只是为了打...

2019-03-24

这些文学青年

罗屿凭着出书和演讲,克林顿夫妇不仅还清了离开白宫前欠下的一屁股债务,而且赚了逾亿美元。而美国出版界一再劝告布什:“出自传?请耐心等待40年。”布朗的苦恼最近,英国首相戈登•布朗有点苦恼。先是被昔日校友在电视访谈中曝料曾因逃课被高中校长用皮带狠揍,为挽回形象,布朗赶忙说他的前任布莱尔也曾因为违反校规,被小学校长用藤条打。此事还没平息,布朗又一时口误,在国会上称自己在金融危机中拯救了地球。第二天,他就上了各大媒体的漫画版——紧身衣,红斗篷,一身超人装。只是,布朗的脸远不及超人帅。让布朗尴尬的何止这些。他写了整...

2019-03-24

短信平台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与《视野》有了不解之缘,喜欢她的设计、她的内容、她的风格。同时,她也是我赠送朋友最好的礼物!希望《视野》越办越好!——150****3689三年的风雨,对《视野》的依恋不变。她充实了我的生活,开阔了我的视野。走上工作岗位后,阅读《视野》依然是我闲暇时的首选,她的很多文章都会让我很受启发,人生路上有《视野》的陪伴,相信我会走得更好。——133****3376每拿到新一期的《视野》我都会满心欢喜,清新脱俗的封面让人赏心悦目,丰富的内容给了我很多人生启迪。如果《看这里》和《自留地》栏目做得再精细...

2019-03-24

卧谈会

夜已经深了,阿鹤的电脑上仍然放着苏打绿的《小情歌》,另外三个人翻来覆去睡不着,有一个大声嚷道:“快点睡吧,听的什么呀!”正是阿基。此时,另两个人阿俊和小猪也随声附和道:“是啊,实在不行换个许巍的吧!”“就是就是,这女的唱的有啥好听的?!”阿鹤:“更正一下,这是个男生唱的好不好!”小猪:“啥子个,男的,这声音,有点难度!!”阿俊:“呵呵,这算啥,我觉得维塔斯那声音难度才大,才算是天籁呢!”阿鹤:“你们懂什么懂,这是文化!”阿基:“充其量就是个流行歌手、流行歌曲嘛,不要抬得那么高!小心抬得越高,摔得越惨!”阿...

2019-03-24

论坛

小沫:2009-01-2222:53兄弟们,春节都回家了吗?我是第一次从外地回家过年,深刻体会到了买票一个难!回家一个累呀!平锋:2009-01-2223:08是啊,我大年初一才回的家,买个票咋就这么难呢?!春风里:2009-01-2319:42第一天发票,排在第一个,愣是没买到票。俺欲哭无泪,票呢,为什么没有票呢?潜水:2009-01-2321:31想要票,找黄牛吧……月光光:2009-01-2412:06我现在才知道,买票难呀!为什么铁道部不可以改革一下呢?我现在也很怀疑铁道部的人品了。泡沫:2009...

2019-03-24

高手对面才是高人

王绍斌两人是年轻的拳击手,都还没到在拳台上耀武扬威的阶段。两人是好朋友,一样的高,一样的壮,都是左撇子,善使神出鬼没的左勾拳。两人常在一块比武,交起手来难解难分,不相上下。 无名的拳手还不能靠一双拳头在台上挣饭吃。为了生计,他俩只能应征给别人在台下当陪练。 他们是在报上看到那两份招聘广告的,通过划拳,两人决定了各自的归宿——一个走进武馆,一个迈入豪门。走进武馆的那个是给一位有名的拳王当陪练。说是陪练,开始的时候,他只不过是一个流动的肉体沙袋罢了。他每天被打得遍体鳞伤,甚至鼻口出血。在威风凛凛的拳王疾风暴雨...

2019-03-24

好公司还是好上司?

杰克·韦尔奇很多人在求职时会提出这个问题。人们在答案上分歧巨大,这让我惊讶不已。我之所以感到如此意外,是因为这绝对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如果必须在这二者之间进行选择的话,我一定选择在好公司里工作!如果你在一个好公司里认真工作,公司的领导迟早会发现那个不称职的上司,并把他辞掉。这可能需要时间——几个月,甚至是一年或更长时间。如果是这样,你甚至有可能因为你在“艰苦”条件下的出色表现而获得提升。毕竟,在职业生涯中,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个阶段遇到和忍受一些喜怒无常、卑鄙龌龊或者毫无能力可言的人。即使你没有因为...

2019-03-24

茶馆等

我们要修路等孩子回来重庆万州绿茶村的30多位留守老人决定修好村里的14公里烂泥小路,为此老爷子老太太们上街卖鸡蛋、小菜,凑了一万多块钱。此前村里的路经常摔伤人,而由于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家家都没有劳动力,修路队中最老的已经93岁。干不了,谢谢。1934年秋,胡适在北大讲课时又对白话文的优点大加颂扬,一位同学提出抗议道:“胡先生,难道说白话文就没有丝毫的缺点吗?”胡适冲着他微笑着说:“没有的。”那位同学更加激愤地反驳道:“肯定是有的!白话文语言不精练,打电报用字多,花钱多。” 当时,有位朋友邀胡适去做行政院...

2019-03-24

“吃”出的幽默等

李利等中外不少名人,面对餐桌上的佳肴美味、粗茶薄酒,抑或发生的意外变故,常能机智地“幽”上一“默”,妙趣横生,绕梁三日,让人回味无穷。已故著名散文家郑逸梅,生于1895年,生肖属羊。有一次,他与几位朋友一起去清真饭馆吃面条,朋友点了美味的羊肉供大家品尝。大伙吃得津津有味,并称赞羊肉的鲜美。郑逸梅却只吃面条,不吃羊肉。朋友忙问其故,郑逸梅虔诚地说:“羊秉性温顺善良,我生肖属羊,怎忍心食之?”朋友大笑之余,内心不免感动。著名作家聂绀弩生前十分幽默。抗日战争时期,他居住桂林,与友人会饮于餐馆。服务员端来白斩鸡,...

2019-03-24

幽默现场

哎……上学期没得三好生,老爹鼓励我:“不怕,不急,不得一次算什么,就当马屁拍得不够到位。”我……——有这样教育孩子的吗以前地理老师是个男的,特别暴力,谁一说话或走神,上来就是一拳,但不打女生。有个新的女生不知道,还以为男女平等,有一次她上课偷着看漫画,被地理老师发现了,走到她面前来,还没任何表示,这女同学先吓得小脸煞白,高呼:非礼啊~我们地理老师瀑布汗……——珠江“萱萱”非常可乐中学的时候,期中考试语文试卷,文言文翻译“苛政猛于虎也”,偶翻译成“凶猛的苛捐杂税,比老师还要凶猛啊!”发下卷子来才发现,汗啊!...

2019-03-24

法国的蟋蟀和青蛙

刘媛众所周知,法国人爱狗如命,可如果是在春天,全巴黎最受宠的小动物却是蟋蟀和青蛙。法国蟋蟀并没有高卢血统。在遥远的中世纪,它们乘坐香料船从阿富汗越洋而至。这些来自异域的“移虫”,自然与法国南部的蟋蟀土著不同:它们身材娇小,害怕寒冷。因为来自热带,蟋蟀们下船后即躲进壁炉边的缝隙落脚。上世纪末,随着先进取暖设备的出现,电力革命使壁炉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经过一番考察,蟋蟀的前辈发现了新住所:巴黎地铁。那里烟头食之不竭,热量取之不尽。搬迁之初,日子相当太平。不久,地铁技术开始革新,越来越少的小石头令蟋蟀流离失...

2019-03-24

悄悄地扔

刘卫在伦敦商业街的一家酒店“下榻”后,虽然身处异国他乡,贸易小组的老郭依然不改早上跑步的习惯。那天早上,怕跑迷了路,他硬拉上我“作陪”。伦敦,世界著名的“雾都”果然名不虚传。凌晨,教堂的钟声悠然响起,零稀的红色双层巴士闪亮着车灯,裹着雾霭从空旷的大街上穿行而过。突然,他停下来,指着码放在路边的一堆旧物说:“你看,这些是什么?”抬眼望去,街边有几处带花园的别墅,窗口透出柔和的灯光,静谧而安详。弄不好,我们“误入”伦敦富人区了。路灯下,细看眼前旧货,其实并不旧。一个长条沙发上有垫子,没看出有破洞,摁了几下,弹...

2019-03-24

记忆里的四只白天鹅

从维熙来到南方的这座城市,头一夜,我就梦见了曾见过的四只白天鹅。1964年,我在一个劳改农场改造。第一次见到那天性驯良、美如天使的水禽动物,是在劳改队大队部的葡萄架下。我隔着铁丝网,神往地望着白天鹅那一身洁白的羽翼,心里不禁自问:“蓝天才是它们的故乡,江河湖泊才是它们的天堂,它们到这儿来干什么?还摆出一副悠然自得、闲庭信步的架势!飞吧!我的天使!这儿是囚笼,不该是你漫步的地方;露珠闪光、水草萋迷的青青河畔,有你的群落,有你的家族,为什么你要眷恋这个鬼地方呢?”后来,我知道了。原来这两只天鹅是被主人剪去了一...

2019-03-24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