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家庭 » 正文

一家3个冠军,最小的才4岁! 跳绳跳出的花样幸福

丹颜



完全人格,首在体育。对于大伟一家来说,体育不仅仅是一种身体运动,还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教育手段、一种精神载体。

4岁的娃娃能干啥? 玩泥巴?尿裤子?还是哭鼻子?

如果你问长春女孩于璨伊,答案恐怕有点儿不一样:跳绳啊。

2020年5月22日,这个只有4岁零7个月的小姑娘,在全国少儿跳绳俱乐部杯网络视频大赛中,一举拿下5周岁以下组七个项目的冠军!捷报传来,网上一片沸腾,于璨伊也被誉为最强势后浪!

为什么被称为后浪呢?因为于璨伊的家是一个跳绳冠军之家,爸爸于大伟是全国跳绳国家队队员兼教练,拥有数十项国际和国内冠军荣誉,妈妈蔺晓琳也曾获得过全国跳绳冠军。一家四口,除了两岁多的儿子,已经出了3个冠军。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服不服气?

爱他,就跟他一起跳绳吧

走进于大伟的“劲酷运动俱乐部”,就好像进了跳绳大观园,各式弹跳器材,五颜六色的跳绳,让人忍不住技痒,恨不得跳上一段才过瘾。“这就是跳绳的魅力。”于大伟笑着说,在他们一家四口眼里,跳绳就像呼吸一样亲切、自然。

在跳绳的道路上,于大伟是全家的领路人。身为跳绳国家队教练员和运动员,他曾获得全国跳绳赛事大满贯,收获上百块奖牌,还拿过跳绳世界冠军,就连妻子蔺晓琳也被他“带偏”了,从语文教师成了跳绳教练。

“跳绳是我们一家人的事业,只不过我们俩都是跨界,只有女儿是童子功。”于大伟说起这段特别得意。他曾是一名拳击运动员,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了跳绳,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从此之后,他浏览了很多国内外资料,揣摩动作技巧,一有空儿就拿着绳子跳。当时还是女朋友的蔺晓琳看男朋友这么执着,也不禁起了好奇心,随手拿绳试了一下。运动过后,蔺晓琳觉得酣畅淋漓。于大伟惊喜地发现,女友的运动天分很高,几个简单动作,稍加练习就掌握了。“晓琳,要不你跟我一起练跳绳吧?”“正有此意!”

高跟鞋换成了平底鞋,约会场地从电影院换成了公园。一根跳绳,将两人的心系得更牢了。2013年底,这对情侣步入了婚姻殿堂。

没想到,新生活才刚展开,蔺晓琳就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髋关节、腰椎骨折,整个人被固定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那段时间,于大伟受国家体育总局委托,在新疆支教,他心急如焚。为了不让丈夫分心,蔺晓琳一直报喜不报忧,让他安心工作。等于大伟回来,蔺晓琳已经出院半个月了。他兴致勃勃地把上课的视频播放给妻子看。偌大的操场上,于大伟穿着橘色运动衫,动作像蝴蝶般轻盈,随着绳子的翻动,轻巧跳跃、翻腾。几百个孩子目光紧紧追随着于大伟,每做一个花样动作,孩子们就热烈鼓掌……看着视频,蔺晓琳既开心又失落,她多想和丈夫一起跳绳啊。

几个月后,蔺晓琳终于能慢慢活动了,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跳绳。但几个简单的动作做起来却十分吃力,这场车祸,夺走了蔺晓琳的自信和阳光,还让她被迫放弃了心爱的教学事业。于大伟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知道,妻子需要一个支点,找回自己。那段时间,他每天下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陪妻子复健,给她讲笑话。一年后,蔺晓琳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可她的笑容仍然少了些灿烂。

2015年初,蔺晓琳怀孕了。那段时间,于大伟和队友排练“三人交互绳花样跳”,怕妻子一个人在家闷,于大伟就带着她来训练队幫着摇绳。掐表、走位、摇绳,一天下来,蔺晓琳觉得特别充实。后来,征得医生同意后,于大伟请妻子做三人组的替补队员,一起参与训练。那时,蔺晓琳已经怀孕四五个月了,胎动越来越明显,训练的间隙,夫妻俩就抚摸着肚子讲笑话。于大伟逗她,“宝宝还没出生就跟着爸妈训练,咱这胎教真是绝了!”

2015年5月,全国跳绳联赛三人交互绳花样跳比赛在大连开赛。决赛的时候,队友因为突发状况不能参赛,于大伟第一时间问蔺晓琳:“媳妇儿,要不你上?”“我?”蔺晓琳有些顾虑,虽然所有的训练她都全程参与,动作也熟悉,可这毕竟是国家级赛事啊。于大伟鼓励她,“放心,有我在呢。”

救场如救火,蔺晓琳按照于大伟的指点深呼吸几下,默默祈祷,“宝宝,你可要保佑爸爸妈妈获胜啊!”热身后,蔺晓琳随队友一起上场。夫妻俩执绳两端,看着对面的丈夫,蔺晓琳突然就不紧张了,摇绳、转身、走位,动作潇洒自如,行云流水。两人和队友配合默契,最终凭实力夺魁,蔺晓琳更是成了全场最亮眼的孕妇冠军。那是一家三口第一次集体夺冠。4个月后,冠军宝宝于璨伊出生了。

爱她,就陪她一起长大吧

这次夺冠经历彻底改变了蔺晓琳,那个阳光自信的她又回来了。女儿出生后,蔺晓琳正式在俱乐部里担任跳绳教练。忙事业兼带娃,教学间隙再喂个奶,忙得像个陀螺,可她觉得特别充实。

于大伟就更忙了,参加比赛、培训教练、当裁判……全国各地到处奔波。但是,只要不出门,他就泡在俱乐部里,教孩子们跳绳,陪着女儿做游戏。能从事心爱的跳绳事业,还能陪着孩子成长,和妻子的共同语言也越来越多,于大伟特别满足。

蔺晓琳每天都带于璨伊来俱乐部。学员们上课,她就在一边爬来爬去。休息的时候,学员们过来逗这个俱乐部里最小的成员,小璨伊眨巴着大眼睛,一点儿也不怕人。

有天早上,于大伟练习跳绳,一岁多的小璨伊也用手扶着墙,用力蹬脚。蔺晓琳觉得有趣,问她在干什么,小璨伊奶声奶气地回答:“我学爸爸跳绳呢。”看着女儿认真的小模样,夫妻俩大笑起来。

会走路后,小璨伊对跳绳的兴趣越来越浓,别人训练,她也不闲着,跟着这个教练学一会儿,跟着那个哥哥姐姐练一练。于大伟觉得有趣,就教了几个跳绳的基本动作。他让女儿观察小木偶转圈,教女儿摇绳转手的动作。没想到,小家伙很快就掌握了,而且进步神速,三岁两个月左右,于璨伊第一次独立完成了一次跳绳,几天之后,她已经能连续跳几十个了。

夫妻俩商量,要不让女儿也跟着练?孩子年龄小,心肺功能和骨骼都不成熟,为了避免运动损伤,两人查阅了不少文献资料,还咨询了相关医学和教育专家,探索适合低龄幼儿的跳绳训练方式。他们没有给女儿规定训练量,只是试着做一些十几秒到几十秒的练习,每天练上二三十分钟。

尽管时间不长,但于璨伊特别认真,幼儿园放学后,她第一件事就是换衣服,拿起绳子练习。说来也怪,虽然璨伊只是个小宝宝,但只要一训练,就像换了个人。在一般人看来,跳绳既累又枯燥,可小家伙从不叫苦,每次都开开心心坚持到最后。夫妻俩特别欣慰,他们感觉,对跳绳的喜爱已经融入孩子的血液了。

于璨伊越跳越多、越跳越好,快4岁时,她30秒钟就可以跳到100个了。这时,于大伟决定让女儿参加一些专业比赛。2019年11月2日,吉林省跳绳公开赛开赛。4岁的于璨伊在比赛中崭露头角,一分钟跳了194个,技惊四座。更难得的是,整个准备活动、检录备赛,再到比赛完收拾装备都是小璨伊自己完成的。看着赛场上的女儿,于大伟和妻子觉得她长大了,参与比赛让孩子获得了更大的成长。

2020年3月,吉林省举行了一场“跳绳抗疫”—2020年吉林省暨长春市跳绳网络挑战赛,于璨伊作为年龄最小的选手报名8岁以下幼儿女子组。那次赛事,4岁的于璨伊和冠军失之交臂,以30秒单摇跳118个的成绩,屈居亚军。“爸爸妈妈,我的大奖杯没有了。”比赛过后,于璨伊哭成了泪人。蔺晓琳抱着女儿柔声安慰着。于大伟比谁都了解竞技体育的残酷性,他耐心地跟孩子解释,“那个小姐姐年龄比你大一些,但跳得确实比你好,咱们不着急,慢慢来。”璨伊歪着头想了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于大伟对妻子说:“孩子拿不拿奖杯不重要,咱们让女儿参加竞赛不仅是让她学会如何在规则中去赢,也要教她怎样面对失败。只有通过竞赛,才能培养她承受挫折的能力,培养出自立和韧劲儿。”

果然,经历那次“挫败”之后,于璨伊在训练时更加起劲了。有一次,女儿正在跳绳,于大伟喊了一声“停!”没想到她不干了:“为什么喊停,我还可以坚持呀!”于大伟暗自欢喜,不过还是很认真地对她说:“爸爸是想纠正下你的动作,这样才能跳得更好。”

跳绳,是一家人最幸福的事

一个多月后,于璨伊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冠军。4月底,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举办“2020年全国少儿跳绳俱乐部杯赛”,这次大赛有 5周岁以下组。于大伟给女儿报了30秒单摇并脚跳、30秒单摇双脚轮换跳、200个定数计时单摇并脚跳、200个定数计时单摇双脚轮换跳、1分钟亲子一带一单摇跳、1分钟棉纱绳单摇并脚跳、1分钟交互绳单摇跳,共7个项目。没想到,这7项于璨伊全部获得了第一。只有4岁的她,跳绳成绩比小学六年级女生体质健康标准中的跳绳指标都要高出许多。

于璨伊夺冠后,很多人追着于大伟夫妇讨教,询问把女儿培养成全国冠军有什么秘诀,俩人异口同声:“很简单,陪着她玩啊。”他们觉得,对孩子来说,最好的启蒙就是父母的陪伴。孩子的童年那么短,一不小心就错过了。夫妻俩说,他们一家人,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练跳绳的时候。爸爸跳绳,妈妈掐表计数,女儿在一旁喊加油,儿子拿着玩具相机“拍照”。两岁多的儿子,看爸爸妈妈和姐姐跳绳,也拿起跳绳来,小手比画着举过头顶,喃喃着:“我也要跳绳。”

在这个过程中,夫妻俩也努力做孩子的榜样。于大伟每天早上都坚持训练一小时,于璨伊和弟弟在旁边看着,给他喊加油。于璨伊经常说的一句话是:“爸爸很努力,我也很努力。”

网上有一段于璨伊和爸爸妈妈花式跳绳的视频:于大伟和蔺晓琳手持大绳两端,于璨伊自己拿着小绳居中,三人齐动,大小彩绳翻飞,两绳忽快忽慢,一家三口配合默契,于璨伊手脚协调,气定神闲,任彩绳从她脚下轻松扫过。从这段视频中,人们不仅看到了精湛的技术,更看到了满满的爱。

虽然拿了这么多冠军,在生活中,于璨伊还有许多其他爱好,她喜欢舞蹈、画画、编程,还喜欢玩拼图。无论做什么,小姑娘都特别认真,带着跳绳那股子劲头儿,坚持,不服输。去年,一家四口去爬长白山,2000多级台阶,于璨伊一气就爬到了山顶。体育运动不仅带给孩子健康的体魄和拼搏的精神,还提升了孩子的自信和专注度。

于大伟说:“每一对父母都有自己独特的育儿法门,以体育人,算是我们家的独门秘籍。”跳绳带给于大伟一家的,于大伟也想带给更多的人。为了推广跳绳,他专门考取了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社会体育指导员专业证书。不少孩子跟着于大伟学习跳绳,获得了全国冠军。很多孩子参加过比赛后,训练特别上心,做事也变得更加积极。这就是竞技体育的魅力。

对于跳绳,于大伟鼓励父母和孩子一起学习,爸爸妈妈参与进来,锻炼身体的同时,还能给孩子带个好头。一有时间,他就去公园跳绳,给人们传授跳绳动作技巧。看到大家兴致勃勃地围着他问东问西,于大伟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2020年6月2日,國家体育总局授予于璨伊“2020年少儿跳绳推广大使”称号,授予于大伟“2020年家庭亲子跳绳推广大使”称号。于大伟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他说,一百年前,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提出:完全人格,首在体育。在他看来,体育不仅仅是一种身体运动,还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教育手段、一种精神载体。于大伟把这种精神通过跳绳带给了孩子们,他希望,通过一家人的努力,带动更多人参与到跳绳运动中来,让人人都增强体魄、受益其中。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