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清明

张晨曦

我生长在一座清秀的江南小城,这里的春天曾是文人墨客尽情讴歌的对象。清新明媚,也是根植于我内心最本真的清明印象。那些美丽而温馨的记忆在孩提时代就被珍存,历久弥新。

儿时的清明是欢乐的,如果让我去概括那时的清明和那时的我,应该就是一个字——“玩”。幼时的我,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和家人、伙伴在乡间玩耍。外婆喜欢在清明节前去郊外挖野菜,我也常常跟着去。穿行在油菜田中,身材矮小的我就像一只蚕宝宝,一不留神就被黄澄澄的花海簇拥。我高兴地跳着,跑着,拿着小铲,撑着布袋,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走过菜畦、河埂和荒地,细致地分辨每一抹绿色,寻找每一棵大自然馈赠的礼物。马兰头、地皮菜、荠菜、苦菊……每每有收获,我都会站直身子,挥动手臂向大人们炫耀,然后满意地收入囊中。最惊喜的莫过于发现那掩藏在庄稼下的一撮撮茅草根了,我喜欢把最细最嫩的部分拔出来放在嘴里细细咀嚼。涩、微甜、令人不会生厌的土腥味,一齐在唇齿间弥散开来。哈哈,这不用花钱的零食真的有说不出来的美味。

那时的我古灵精怪,模仿大男孩捣鼓出很多好玩的花樣——画彩蛋、掷沙包;学着动画片里的情节,做风筝和小姐妹们一比高低。女孩们一人举着风筝跑,一人摇着线,而我这小身板只有跟着跑的份儿,好不容易抓住了线,风筝却一头栽了。如此,我便和风筝结下“梁子”了。

长大后,记事更清晰了,一年一度的清明节便留下了很多不一样的体验和感知,我也渐渐懂得清明的意义。这是一个充满仪式感的节日,在极富生命力的春天寄托着人们的浓浓情思。看着人们拿了纸钱、供品,缓缓朝远郊走去,我知道那是写满断肠的思念,是对亲人和往昔真挚情感的寄寓。除了祭奠,清明时节总还有一些特别温馨的活动——做青团、打发糕,让人们拥有了更多对生活的珍惜和对未来的憧憬。

如今,每当我坐在操场上看见小朋友在放风筝时,总会想起那些年的清明节。那里有儿时的油菜花、儿时的风筝,有我漫山遍野乱跑的身影,这些,共同串起了我放飞的童年时光。

(指导教师:史建国)

标签: 菜畦 马兰头 孩提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