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分类:故事

《别离,旧时光》

东荆“这是需要做交换的。”“什么交换?”“用你和你挚爱之人的未来,换你至亲之人不会忘记过去。”Chapter1“是老年痴呆。”医生的诊断像突如其来的钟声,让罗溪芮觉得有点耳鸣,她问医生:“就是那个阿尔...

2019-09-23

微光终将汇聚星河

【1】江晚晚看到艾米招聘私人助理的微博时,她已经在杭州换了三份工作。江晚晚是北方人,男友是大学直系的学长林明朗。林明朗毕业后在杭州做程序员,于是江晚晚也跟到了杭州,她先后做过销售、行政和运营,每次都任...

2019-09-23

风往北去,船向南开

三心草Flora1我提笔写下最后一个字,把信笺装进了信封。青莲镇,还是一如我记忆中那般纯净、祥和。阳光下,我怔怔地抬头,仿佛看见那个少年依旧英姿飒爽地站在他家门口。“菁菁,喝水。”好客的何妈妈从搪瓷罐...

2019-09-23

今朝风日好

简一1、昨夜雨疏风骤,姜念醒来时发现工作台上的茉莉已悄然盛开。伴随着清雅香气同时到来的,是周则安的短讯,里面提到,下月中旬他将在艺术中心城举办展览,邀请她去参加,还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回家。姜念的困意尚...

2019-09-23

霜满玉

标题12.双生花之泪回到福利院后,浚谷与玉河带着小姑娘到了院长办公室,正好看到院长与阿濯在交谈有关他资助孤儿的费用问题。他皱着眉头耐着性子听了好一会儿,待她们的敲门声打断谈话时,如蒙大赦一般挥了挥手:...

2019-09-23

这个夏天有点甜

今年的夏天似乎格外漫长,午后醒来再也睡不着,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蝉噪。我的思绪开始漫无边际地飘。记忆中,夏天到底是什么味道?是柠檬汽水开盖时一股脑冒出的气泡,是篮球散场后那颗无人注意到的篮球随意地蹦蹦跳...

2019-09-23

乌梁素海边

张靓1.远远的,程叶听见叮叮当当的响声了。像一把小木槌,一下一下敲在编钟上,发出清脆明亮、悠扬动听的音色。是马铃铛。那声音越来越近,还有马蹄踏在草甸上的足音,嘚嘚,嘚嘚,像蒙古族喇嘛跳查玛时击响的羊皮...

2019-09-23

斩虎记

清朝康熙年间,江南入夏多雨,屡发洪灾,数县颗粒无收,流民北上逃荒者无数。叶霖与其父亲便是北上人群中,两个最为显眼的人物。因这二人俱生得高大威猛,与南人的柔弱,全然不同。而自过江以来,父子俩盘缠用尽,衣...

2019-09-23

一碗粉丝汤

在大清朝的所有皇帝画像中,你会发现道光皇帝旻宁是个大瘦壳儿,清瘦得两颊深陷,一边准能放进去一颗鸡蛋!皇帝老儿咋能够瘦得脫了像?原来与道光皇帝舍不得吃有关。“一国之君”为啥会这样抠门儿?这事儿竟然与一碗...

2019-09-23

开仓放粮

明朝末年,山东青州府大旱,江河断流,庄稼枯死十之八九,灾民纷纷携家带口,逃荒要饭。按说,国内大旱,按规矩当政者应该救助灾民,但此时的崇祯王朝外有满清进犯,内有李自成起义军骚扰,已经无暇顾及赈灾事宜了。...

2019-09-23

配合工作

这天傍晚,林山村村支书老林一个人,径直来到了村东赵熙家里。赵熙正在吃晚饭,看到老林不打招呼就来了,赶紧起身让座。老林也不客气,一腚坐在了沙发上,然后让赵熙继续吃饭,吃完饭再谈。赵熙三下五除二吃完了饭,...

2019-09-23

《云深何遇见》

南望第二十三章 我喜欢一个人何遇没想到程云深力气这么大,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快,拦住他,把酒抢回来!”老板娘帮着一拉,总算从程云深手上夺回来了。程云深也不闹,扫了一眼桌子,对着几瓶啤酒眼睛放出了光。...

2019-09-23

事不过三

赵大敢好不容易承揽到了一单绿化工程,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回到家抱着老婆小兰就啃了一口。小兰笑着推开赵大敢:“你偷吃了蜜蜂屎了,老不正经。”赵大敢说:“279省道绿化工程我中标了,怎么样,你老公还有点能耐...

2019-09-23

刘局长的第一次

小鲤飞鱼刘局长最近心里很烦,在单位里见谁都没好气,回到家一屁股坐下,又开始受起了老婆金桂数小时的埋怨。埋怨什么呢?主要还是说他快退居二线了,还是两袖清风,而听说谁谁谁利用职务之便,让哪个开发商送了他两...

2019-09-23

《生意经》

闫俊杰蔣诚信在城里开了一家“诚信火锅店”。火锅店开起来了,厨师的手艺也不错,可店里的生意却不怎么好,这可急坏了蒋诚信。蒋诚信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在店门口贴出告示:凡来本店就餐的客人,免费送...

2019-09-23

直觉

王副局長去掉副字,扶正了。多年媳妇熬成婆,王局长兴奋地一夜没睡好觉。第二天一大早,王局长觉得屋里闷得慌,要出门透透风。他顺着马路刚走出没多远,迎面碰上了去公司上早班的二叔。没等王局长开口打招呼,二叔便...

2019-09-23

包鱼塘

林贵看看身边的人都在创业搞项目,他有些着急。就在这时候,机会来了。村里有个叫王老三的鱼塘承包人,要到城里孩子那里去享清福,村里的鱼塘不包了。林贵得了信,立刻兴冲冲赶到了村里,告诉村主任王海,自己想包这...

2019-09-23

词播四方的柳永

俞杰柳永,原名柳三变,字耆卿,又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今武夷山市)人,生于宋雍熙元年(984年)。父亲柳宜,曾任南唐监察御史(掌监察百官、巡视郡县、纠正刑狱、萧整朝仪等事...

2019-09-23

光荣的“逃婚新郎”

杜宇是一家国营造船公司的高级电焊工,他是个典型的大龄青年,由于一直忙于事业,耽误了婚姻大事,已经三十出头了,还没有成家。两年前,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小芸,两人相处得不错。今年年初,他们本打算携手步...

2019-09-23

新世界

元元1.“如果可以穿越平行时空,让你去替代最优秀的那个‘你坐拥荣华富贵,你愿意吗?”这是三天前准备轻生的周同被消防员从三十多米高的大楼上救下来后听到的问题。说这句话的人,自称是某未来项目的负责人,正在...

2019-09-23

清欢渡,不归路

Chapter1秦阮总说自己是被沈蔚一不小心才收留的,刚毕业进公司的时候这么说,现在已经过了快四年,对着公司里初来乍到的崭新面孔,她依旧这么说。四年的时间不长不短,却也真的改变了许多,比如,写字楼下的...

2019-09-23

岁月荏苒,初心恒在

【1】“林小姐的童年是如何度过的?”2018年的尾声,林纾蓝受邀参与一家媒体访谈,记者如此问道。林纾蓝眯起眼睛将目光移向前方,仿佛透过眼前的墙,看到过往岁月正滔滔流过。她顿了一下,说:“我父亲在我8岁...

2019-09-23

长沙:橘子洲头,岁月已晚

达达酱1飞机降落在黄花国际机场时,已经是夜里12点多,我的航班比预计到达时间晚了两个小时,那天的雨像漫天的线细细密密挂在天地之间。这是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长沙,我以为这个热情似火的城市,却不料我先见...

2019-09-23

霜满玉

凌谷8.无辜的狗从餐厅出来后,阿濯去车库取车,景霜和浚谷站在商场门口等他。现在只剩了她们两个人,浚谷这才斜了景霜一眼,说:“怎么回事啊?玉河哪儿去了?”景霜闻言叹了口气,眼神飘向远处,半晌才说:“是我...

2019-09-23

黑桃Q

春夏邪第二十章 求求你 帮帮我当欧阳子琴慢慢睁开眼睛时,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阴暗而潮湿的地面上,周围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她想张口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嘴已经被胶带牢牢封死。手脚也被胶带反绑在了一起。她...

2019-09-23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