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故事 » 正文

斩虎记


清朝康熙年间,江南入夏多雨,屡发洪灾,数县颗粒无收,流民北上逃荒者无数。叶霖与其父亲便是北上人群中,两个最为显眼的人物。因这二人俱生得高大威猛,与南人的柔弱,全然不同。

而自过江以来,父子俩盘缠用尽,衣食无着,好在两人一身武艺,便寻思去街市叫卖,以谋些饭钱。不巧的是,叶父因连日赶路,中暑发烧,一病而有不起之势。

叶霖对父亲说:“我想先去街上讨些钱来,好请郎中,买药。”

叶父艰难道:“不可。君子不吃嗟来之食。我不过是得了些小病,还有力气卖艺。你不用替我担心。”

叶霖见父亲执着,便没再勉强。出去弄了一捆木棍,一堆青砖,又从栖身的土地庙中,搜出一只石香炉,一一搬到街上,将两手拢住嘴巴一喊,四面人群便纷纷汇聚起来。

父子俩先演套路,再练对打,后飙气功,一场下来,只见叶父已是脸色苍白,冷汗淋漓,几欲虚脱。叶霖见势不妙,便想讨钱收场,尽快让父亲歇息治病。围观的看客当然也明白叶霖的意思,有些都已经伸手往身上掏钱了,没想到前排一中年男子,到这出钱的关键时刻,竟转身开溜了。

他这一走不要紧,学样的可是一大串,先是三五个跟着走了,接着是整一圈都不见了,最后几个犹豫了片刻,也还是尾随而去,一轰而散了。

叶父伸手大喊:“回来,都给我回来。”

但已经走了的人,谁还肯回转过来呢。叶父又累又怒,禁不住一阵急火攻心,连吐几口紫黑血水,竟倒地不起,一命呜呼了。

叶霖抱着父亲的尸体,大哭起来。这哭声引来了一山羊胡子的瘸腿老者。老者对叶霖说:“你知道率先開溜的那个人是谁吗?”

叶霖听此一问,哭声顿止。因为老者的话正巧问到了他的心坎上。叶霖可说是恨死了此人,但眼下回想,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已无半点记忆,只好向老者请教。

老者道:“此人名叫蔡虎,是这儿出了名的无赖,恶霸。”

叶霖问:“这蔡虎家住何处?”

老者道:“不远。顺着眼前这条路一直往前,十里地后,见一石桥,桥边一幢青石大院,院前一对石虎,那便是蔡虎的家了。”

叶霖又问蔡虎模样,老者道:“胡须发黄,眉间长一颗带毛黑痣者便是。”

叶霖听后,双目喷火,他先将父亲尸身安顿在土地庙中,之后便带上一把匕首,朝蔡家赶去,打算向蔡虎讨个说法。

一气行了五六里地,叶霖见前面有两个轿夫,正抬着一顶轿子匆匆向前。看样子似乎与他正好同路。叶霖觉得自己不便暴露,就放缓脚步,悄悄跟在轿子后面了。

这样跟了四五里地,那轿子还没改变方向。等到过了石桥,叶霖已经望见老者所说的青石大院,便原地止步,想等轿子走过头,自己再直奔蔡虎家。没想到那轿子竟没朝前走,而是往右一折,直接往蔡虎家抬去了。

只见那轿子就落在院前一对石虎中间,前头的轿夫先去开了院门,待其转身时,叶霖定睛一看,那人一脸黄须,眉间一粒铜钱大小的黑痣更是分明。原来此人便是蔡虎,叶霖认出仇人,正欲上前,却见蔡虎一弯腰,往轿中拖出一妙龄女子来。

那女子十六七岁年纪,容貌姣好,手脚都被绑着,嘴中一团棉花,塞得严严实实。蔡虎想把她往院中拖,她就拼命扭动身体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喊声。然而一介女流,哪里敌得过虎背熊腰的蔡虎,也就一会儿功夫,蔡虎便将女子拖进院中,另一个轿夫见状把门一关,正要往回走,却见叶霖手中的匕首已抵在了自己的咽喉。

只听叶霖低声问道:“那女子从哪儿来?”

轿夫愣了一下,才结结巴巴地说是抢来的。叶霖这才怒目从嘴角挤出一个“滚”字,接着便一脚踢开了蔡家的大门。

蔡虎听得动静,衣衫不整地从里屋蹿了出来,随后,方才那女子也披头散发地往外面冲来,蔡虎将手一拦,竟没拦住,那女子顺势跑到叶霖身后躲了起来。

蔡虎见叶霖来者不善,拾起墙角的一把斧头,便挥舞着砍将过来。他以为叶霖只是直挺挺站着,哪曾留意叶霖手中的匕首。只见蔡虎人还没到叶霖跟前,叶霖手中的匕首已飞出一丈远,直中蔡虎胸膛。

这时,叶霖才终于摆好架式,准备开打,不料蔡虎一直躺在地上,就是不起来。叶霖觉得不对劲,走近一瞧,蔡虎竟已断气,死去多时了。

叶霖不曾想过杀人,但事已至此,他也只得认了。那女子问叶霖有何打算,叶霖对她说:“你我还是各奔东西吧,就当没有发生过刚才的事。”

说完,叶霖便转身往回跑去,等他再次回到土地庙中,见一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正在等他。一问才知,那青衣人是向叶霖道歉来的。

据青衣男子说,他近几日一直腹泻,下午本是出来买药的,见叶霖父子街头卖艺,觉得有趣,便近前看了起来。这期间,好几次肚子咕咕乱叫,大有便意,但都因叶霖父子演得精彩,强忍住了,等到表演结束,他实在觉得一秒钟都忍不下去了,便转身钻出围观人群,朝茅厕跑去。谁知他这一跑,竟让别人误会,最后引得看客全数轰散,令叶父大怒身亡。青衣男子听说这消息后,心中不忍且不安,于是便带了钱财,找到这土地庙,前来向叶霖请罪慰问。

叶霖大惊,问青衣男子道:“你的名字可叫蔡虎?”

青衣男子道:“蔡虎是我们这儿的一霸,谁不认识,我怎么会是蔡虎呢。”

叶霖一下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迷糊了。正在叶霖沉思时,一队捕快在一轿夫的带领下,闯进庙来。轿夫一指叶霖,道:“就是这小子,是他杀了我兄弟蔡虎。”

叶霖正欲辩解,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好束手就缚,被押到了县衙。

叶霖这儿刚向县令大人一跪,那边衙前就有一老者领着一女子,为叶霖击鼓鸣冤。县令差衙役将二人带上堂来,叶霖定睛一看,认出那二人一是瘸腿老者,一是被自己从蔡虎手中救出的年轻女子。

瘸腿老者自称是那女子父亲,因其女长得漂亮,而被蔡虎看上。蔡虎托人求亲不成,便于今日叫上其堂兄,抬一轿子,强行将女儿劫走。老者追赶不上,正在街上喘气,亲眼看到叶霖讨钱不成,叶父吐血而死,不得已,只好将率先转身离去的青衣男子说成是蔡虎,故意引叶霖前去,希望叶霖能顺手救出自己的女儿。方才,女儿果然好端端重回家中,而蔡虎却被叶霖所杀,老者深知此中利害,赶紧出门来找叶霖,却听街坊说叶霖已被官府捉拿,便带上女儿喊冤来了。

县令听了老者供词,不禁拍手称快,一说老者为人地道,二说叶霖为民除害,不仅无罪,还让叶霖做了县里的捕快,又亲自为叶霖保媒,让老者的女儿嫁给叶霖,作了夫妻。

作者:林扶霄   原名:林明龙

电话:15867328178  QQ:2631417771

地址:浙江宁波鄞州首南街道钱湖南路666弄学府一号A幢

邮编:315100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