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故事 » 正文

踢球得官

大词人柳永的哥哥柳三复,考中进士后,几年都选不上官。当时参知政事丁谓正如日中天,柳三复便想走他的门路,可又苦于无人引荐。他听说丁谓喜欢踢球,就天天守在丁谓家球场的墙外。终于有一天,丁谓踢的球飞出了墙外,柳三复赶紧拾了球,抱着进去还丁谓。见到丁谓后,他把手中的球抛在空中,一面跪拜,一面用肩、背、头顶球,球一直没有落地。最后,他靠这个绝技打动了丁谓,迅速登上政坛。


不“俗”的倪瓒

元末大画家倪瓒为人正直,军阀张士诚的弟弟张士信听闻倪瓒的才名,便带着金银绢帛去请他作画。

谁知倪瓒非常生气,说:“倪瓒不能为侯门画画。”并撕绢退钱,张士信被倪瓒搞得很没有面子。

岂料冤家路窄,有一天,倪瓒泛舟太湖,不巧正好撞见了张士信,张士信便派人把倪瓒痛打了一顿,倪瓒挨打之时,一声未发。后来旁人问他缘故,倪瓒说:“一出声便俗!”脸皮厚

唐朝有个书生买了卷诗集,看里面诗歌不错,便冒名自称作者。这天,他来到蕲州拜见刺史李播,呈上诗集。李播翻了翻,问道:“这是尊作?”书生点头称是。

李播一拍桌子,说:“大胆,你怎敢把我的诗窃为己有?”

书生一听呆住了,赶紧道歉:“小人不敢冒犯,望大人恕罪!”见李播没再发火,他就厚着脸皮说:“大人著作等身,能不能把这诗集让给我,也好让我成名?”

李播不置可否,又问了书生以后的打算。书生松了口气,又开始吹起牛来:“实不相瞒,小人要去江陵见表叔卢尚书。”

李播听罢,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说:“卢尚书也是我表叔,我怎么从不认识你?”

书生大窘,只好继续厚着脸皮说:“那大人索性把表叔也送给我吧!”行侠与行骗

唐朝任侠的风气很盛,人们也喜欢急公好义。可后来世风日下,侠义竟然成了一种骗术,诗人张祜就上过当。

一天半夜,有个人提着个血皮囊来拜访张祜,说自己复仇十年,终于把仇人杀了,皮囊里就是仇人的人頭。

张祜听罢,敬佩不已,那人还说:“我还有恩没报,能先借我十万钱吗?”张祜毫不犹豫就借给他了,那人把皮囊放下出了门,再也没有回来。张祜打开皮囊一看,原来是一个猪头,这才知道受骗了。晋明帝惊闻家史

东晋初年,王导和温峤一起谒见晋明帝司马绍,司马绍问温峤前代统一天下的原因是什么。王导插话说:“温峤年轻,还不熟悉这一段事,请允许臣为陛下说明。”然后王导就把司马懿如何骗取曹爽信任,转手杀掉曹爽全家和拥护曹魏政权大臣的往事一一道来,又说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典故。司马绍听后,羞得掩面伏在床上,说:“如果像您说的那样,晋朝天下又怎能长久呢!”“纪大烟袋”找烟锅

纪晓岚烟瘾极大,一顿要抽掉半两烟丝,人称“纪大烟袋”。由于换烟丝太麻烦,他便定制了一个超大的旱烟锅。每日上朝的时候,他烟锅里装的烟,可以从家里吸到午门。有一次,这个大烟锅被窃,家丁惊恐,怕主人怪罪下来担当不起。可等他把这件事告诉纪晓岚后,纪晓岚却笑了笑,说:“我的烟锅太大了,没人抽得了。你们拿两吊钱到琉璃厂旧货摊,保准能找来。”果不其然,家丁去琉璃厂找到了这只大烟锅。

(本栏插图:孙小片)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