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故事 » 正文

神秘的“薰衣草”

张希


奈尔是一个黑帮的小头目,他黑白两道通吃,能从警局内网上得到很多绝密信息,为黑帮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数次帮助自己人逃脱了警方的缉捕。

业余时间,奈尔喜欢收藏艺术品,鉴赏水平很高。

话说这天,一个朋友拿着几幅油画找到奈尔,让他帮忙看看值多少钱。奈尔一幅一幅地看过来,认为这些画很普通。

奈尔摇摇头,说:“这几张画值不了几个钱,但如果你喜欢,放在家里欣赏也不错。”

朋友临走前,从几幅画作中随便选了一张尺寸较小的画送给了奈尔。奈尔不想驳了朋友的面子,就微笑着留了下来。朋友走后,他仔细看了看这幅画:画中有一个山坡,山坡上有一大片薰衣草,画作的顶部有一条黑色的细线,看起来有些碍眼。奈尔耸了耸肩膀,把画随手搁在了沙发旁。

这时,奈尔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人介绍了一个叫奥罗的男子给他,说奥罗会去奈尔家拜访,有事求助。

不一会儿,果然有一个瘦高个儿的中年男人来奈尔家了。

这个瘦高个儿就是奥罗,他开门见山地说:“我最近因为涉嫌诈骗,被警方盯上了……还请老弟帮忙。”

奈尔笑了笑,说:“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奥罗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奈尔,说:“请您注意警方的动向,帮忙通风报信。”

奈尔例行公事般地说:“我一定会帮你的,放心。”

奥罗起身,说:“谢谢,打扰了。”一不小心,他的衣角挂到了沙发旁搁着的那幅油画上。奥罗赶忙伸手扶正,顺便打量了一番。他看着这幅画,想了想,问道:“这幅画您能卖给我吗?我给您三万欧元。”奥罗开出的价钱,令奈尔吃了一惊。奈尔的脑子快速运转,莫非这幅画是名家真迹?

见奈尔没有回答,奥罗微笑着说:“原谅我的唐突,我只是很喜欢这幅画的意境。这样吧,我出五万欧元。”

见奈尔还是有些犹豫,奥罗笑着说:“咱们交个朋友,我以后还得麻烦老弟……”

这话让奈尔听出了些许门道,他心想:奥罗是以买画为由,故意给我送钱,目的是让我为他的事多上点心。不过,还是慎重些好,万一是这家伙看出了画的好处,自己不就亏了?想到这儿,奈尔笑笑说:“今晚我有点事,画的事咱们以后再商量?”奥罗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奈尔找了好几位权威收藏家鉴定,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这幅画是一个普通画匠的作品,水平一般,估价不超过两百欧元。

回到家,奈尔把奥罗叫到了家中。让奥罗来自己家,目的主要还是为了那幅油画。奈尔明白,奥罗想通过买画和自己搭上关系,奥罗长期游走在犯罪边缘,自然想時刻了解警方动向。

奥罗绝对是江湖中人,早就明白了奈尔的用意,他旧事重提,直接给了奈尔五万欧元现金。接着,奥罗握了握奈尔的手,打趣道:“老弟,这画你要是卖亏了,可不许反悔啊!”

转眼过去大半年,这天,奈尔从新闻里看到了一个爆炸性消息,著名印象派画家马奈的作品草稿被意外发现,在圣劳伦拍卖行被神秘买家以四千万欧元天价拍得。画作照片一闪而过,却让奈尔心里一惊:这画怎么像那幅“薰衣草”?

奈尔赶忙上网查询,网上清晰的拍卖现场照片显示,这幅天价拍品,就是奈尔卖给奥罗的“薰衣草”。

爱财如命的奈尔气疯了,但他想不通,这幅水平相当一般的油画,怎么会是印象派奠基人马奈的作品呢?奈尔带着一脑袋问号上网搜索,发现了画作拍出高价的原因:画作顶部有一条突兀的黑线,引起了油画主人的注意,他认为,“薰衣草”之下,可能还隐藏着其他画作。油画颜料有很强的覆盖性,为了节省,油画布常常会被画家拿来循环使用,因此,一幅油画之下隐藏着其他画作,十分常见。于是,画作主人用X光对这幅画进行检验,发现“薰衣草”之下竟然真的有另一幅油画:马奈著名画作《奥林比亚》的草稿,画作一角还有画家的亲笔签名。


奈尔越想越吃亏,五万和四千万,这是好几百倍的差距。奈尔将名家真迹白白送给了奥罗!

连续失眠一个礼拜之后,奈尔决定要回属于他的钱,奈尔开始了对奥罗行踪的调查。经过连续几天的跟踪,奈尔发现,奥罗每晚八点离开公司,在地下停车场开黑色凯迪拉克离开。奈尔想,这是好机会。

这天晚上八点,奥罗一袭黑色风衣出现在地下停车场,直奔他的凯迪拉克而去,就在奥罗拉开车门的一刹那,奈尔用枪顶住了奥罗的脑袋。

奥罗惊魂未定地问:“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奥罗,你太坑人了!五万从我手里骗走的画,转手卖了四千万。我不想跟你废话,让你助手马上往我账户中打三千万,咱们两清!”

奥罗声音里带着哭腔:“兄弟,你饶了我,我真的没钱,你可以查询我所有账户,我还欠银行很多钱呢。再说……你那画真不是名画!”

“不是名画?能卖出四千万?”奈尔质问道。

“兄弟啊!事已至此我就说实话吧,你那画不用说四千万,就连我给你那五万都远远不值,”奥罗喘了口气,继续说,“那画顶多值两百欧元。我给你那五万,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奈尔追问道:“那新闻里说的马奈草稿又是怎么回事?”

奥罗说:“什么马奈草稿,哪有的事,都是我编的故事。媒体上曝出的X光照片也是假的,如果没有这离奇的故事,谁能信这幅破画值四千万?说实话,那买家是我未来的合伙人。”

奈尔问:“什么意思?”

“老弟还不明白?这拍卖就是演戏,目的是让大家知道,我这幅画价值四千万。”

“这有什么用呢?”奈尔问。

“当然有用,我让我的合伙人,也就是那个所谓的‘买家,把这幅画抵押给银行,贷款之后再去做生意,这样就不用掏本钱了。我原以为老弟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能明白这里面的道道儿,哪知……”奥罗说到这儿,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奈尔听了这话,拿枪的手慢慢地放了下来,心中倍感失落。

奥罗发动凯迪拉克,他摇下车窗,嘴角微微上扬,说道:“老弟,还是谢谢你,把画卖给了我。”接着,奥罗一踩油门,飞快地离去了。


奈尔呆呆地望着凯迪拉克远去,猛然间,他反应过来,懊恼地一跺脚,叹道:“上当了,刚刚那是奥罗现编的谎话!我怎么忘了,他可是一个资深诈骗犯啊!”

(发稿编辑:陶云韫)

(题图、插图:佐夫)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