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故事 » 正文

救父

李雨桥


无论过去多久,康静始终认为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而每每回想起,总是让她又回到那个不愿提及却终生难忘的日子。

2018年4月2日,康静如往常一样醒来。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子,小屋温暖而宁静。她侧卧在床给睡意惺忪的小女儿喂奶。厨房里传出叮叮咚咚的声音,丈夫在做早饭。

忽然,电话响了,康静摸索着手机接听了电话。电话是母亲打来的,未等康静开口,母亲在电话里悲痛欲绝地喊:“静,你爸出事啦!”

“什么!我爸咋啦?妈,你别哭,到底我爸咋啦……”电话那头是妈妈悲怆的哭声。康静不敢怠慢,迅速下床,风驰电掣般赶往医院。

路上她想:在她30载的记忆里,父亲几乎与病无缘,更没见过他吃药打针,父亲就是一家坚不可摧的擎天柱。他在县钢厂工作多年,为给家里增加收入,他几乎没有请过假,因身体好,业务过硬,他也是团组的支柱。莫不是在单位磕碰出了小事故,更年期的母亲大惊小怪了吧?

康静在医院病房见到她的父亲康青海。只一刹那,康静两耳“轰”的一声,大脑一片空白。眼前与自己预料的可谓天壤悬隔!她从众人以及亲人的围观中,不得不判定:这一团血肉模糊,毫无生命迹象,令人愕然恐惧的肉身,就是父亲!父亲蜷缩着,全身通红,面目全非,身上不断有殷红暗黄的血水流淌渗出!天哪!康静一下子傻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原来康静的父亲康青海在今晨交接班时,不慎跌入作业区沸腾的高温热水池,强烈的求生欲,激发他在昏迷之前拼尽全力爬上地面。幸亏工友们及时发现,将他第一时间送到医院。

医生告诉家人,因烫伤面积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康青海几乎已无生还的可能,唯一的希望就是火速转市医院急救。

经市医院再次诊断,康青海全身烫伤面积达99%,其中80%是三度烫伤,生命垂危。医院在最短时间给予全力抢救,立即启动补液、抗休克、抗感染、手术植皮等治疗手段。

母亲目光呆滞:“咱家,天塌了!”祸从天降,让一家人不知所措,谁都无法从噩梦中醒来。

康静看着从手术室推进推出,浑身缠满绷带的父亲,回头看一眼以泪洗面的母亲和惊魂失魄的弟弟妹妹,她挺直脊背,紧紧搂住他们:“天没有塌,咱家还有我!”

父亲的病况让人无法预知生与死的距离。康静开始习惯医生不间断送来的病危通知,最初签字时她的手会抖,但渐渐地,她似乎有了见微知萌般的沉静与坚定。

在医院的每一天都是煎熬,康静知道父亲随时会有意料不到的状况发生,随时有离开人世的可能。她的耳朵总是习惯性听着来自病房的传唤。

走廊那头妈妈和姑姑又在小声饮泣,康静也有害怕,痛不堪忍,但她不能流泪。她知道父亲暂时躺下了,她要为这个家重新撑起一片天。康静一个人透过门上的玻璃,远远望着昏睡的父亲,默默祈祷。她相信父亲一定能听见。

情深可撼天!康静常听奶奶说,一个受苦受难的人若能得到所有亲人至真至诚的祷告,迟早会脱离苦海。以前她笑奶奶迷信,这次她信了。一个星期后,深度昏迷的康青海竟醒了過来,虽然还神志不清,迷迷糊糊,但能醒过来说明他已经迈出挣脱死神的第一步。医生激动地说,这是一个奇迹!

全家人喜极而泣。

一个月后,康青海时好时坏地恢复了意识。他看到康静的第一眼,嘴唇蠕动,断断续续吃力吐出几个字:“妮儿……你咋有白、白头发了?”康静笑着哭了,在场的医生护士也都偷偷转过脸,悄悄地拭泪。

全家似乎看到了曙光!康静心里也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正当这家人满怀期待时,又一个骇心的消息传来:由于康青海属烫伤特重度,医院一直反复采用头部一块仅存的自体皮肤与人造皮肤结合培植,但因烫伤面积太大,等待表皮恢复时间过长,自身免疫逐渐减弱,已有感染败血症的危险……医生建议,挽救康青海的性命,最好的方案就是:从亲属身上取皮移植。

医生的话音刚落,康静说:“用我的皮吧!”

妈妈哭着摆手阻拦:“静静,可不能用你的皮,你从小到大怕疼又晕血。没听医生说吗,取皮是有危险的,有感染的可能,再说,你还有吃奶的孩子啊…”

“妈,你不要担心,比起我爸的命,这又算什么呢?”康静安慰妈妈。妈妈捂着脸,靠墙一蹲,眼泪顺着指缝淌了下来。弟弟妹妹靠在她的肩头呜咽,争着要取自己的皮。康静告诉弟弟妹妹,他们还太年轻,她是大姐,是家中的长女,理应身先士卒。说完没半点犹豫就去医生那里签了字。

手术前一天,她回老家了。医生说手术后就不能给孩子哺乳了。在返回医院的路上,丈夫一直沉默,康静在后视镜里看见男人眼里闪烁的泪花。

7月4日,医院为康静进行了两大腿取皮术,同时为她父亲做了烧伤肉芽创面扩创植皮术。手术中腰部以下麻醉,康静的脑子是清醒的。手术过程很安静,她甚至可以听见刀片切割皮肤的“嚓嚓”声。她闭上眼睛,听液体一滴滴注入血管的坠落,想着自己一片片鲜活的表皮,植贴覆盖在父亲全身裂开的肉芽上。情浓,血浓,父亲身上的伤口在愈合,表皮在伸展、蔓延。

手术很成功,康静为父亲献出身体约百分之二十多的表皮。手术完成,医生在她面前竖起大拇指:“我从医将近40年,遇到类似病人太多,可一般都是父母为子女献皮,但子女给父母献皮的真不多见哪!即便有也多为男性。第一次见这么一个文静柔弱的姑娘为父献皮,好姑娘啊!”

手术后的康静其实是很痛苦的,两条腿缠紧绷带,针扎般地疼。母亲进来了,看着女儿疼得满头大汗和苍白的脸,心如刀割。康静笑着说:“妈,你和爸为了抚养我们姐弟三人,风里雨里,没日没夜,有过怨言吗?无论多么艰难你们还不总是笑呵呵的。再说爸爸那么开朗豁达,谁家有困难他都出手相帮。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女儿帮了一回爸,你应该替我高兴。”

她又问妈妈:“我爸怎样了?是不是有了我的皮的保护,身上就会舒服一些了?”她清楚父亲的状况,父亲的身体完全是没有皮肤的创面,结着厚厚的硬痂,如乌龟的背壳,错综开裂出一道道血痕。康静每次看见都不忍直视,她不敢想象,父亲经历了怎样非人的痛楚与折磨。

丈夫将一双儿女带到医院,想让孩子慰藉一下支离之苦。几个月的时间,被强硬断奶的女儿对她显然已经陌生,辨认多时,扑进她怀里大哭。上小学的儿子知道妈妈的腿正在痛痒长肉阶段,揪心地难受,他伸出小手默默替妈妈揉揉脚,轻轻拍打双腿。

十几天后,康静挣扎着下地了,她太惦记父亲。她知道父亲也在惦念着她。

康静脱下了病号服,穿上漂亮的花长裙,把马尾辫扎得高高的,拖着依然麻痛的双腿一步一步挪到父亲床前,拉住父亲的手爽朗地笑:“爸,我来看您了!您快点好吧,我们还一起拉上奶奶去村边捉泥鳅,和妈一起喂鸡,卖鸡蛋去。”

54岁的康青海久久凝视着消瘦的女儿,嘴角颤抖,父女执手相看,无语凝噎,只泪眼滂沱。

康青海的身体恢复很快,女儿的表皮为他起死回生。虽然在医院期间做了30多次手术,以后还会有一些后续治疗,但康青海一次比一次乐观,一次比一次有信心。大家都明白,女儿康静给了他不可思议巨大的爱的支撑!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康静割皮救父的事迹不胫而走。住院期间,总有爱心人士前去探望,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勇敢可爱的姑娘和大难临头永不言弃的一家人。

一天傍晚,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找到她,拿毛巾不断擦拭着眼角说:“闺女,我步行走了一百多里地就是为了看看你,你是我们老人的希望,是天下做儿女的榜样啊!”康静紧紧拉住老人的手:“我们的命都是父母给的,相比养育之恩,这么一点点事不足为道,搁谁都可以做到,算不了什么!”

康青海出院后的一天晚上,康静在灯下沉思良久,郑重写下入党申请书。经历一场劫难,康静的心里深有感触,她感激那些救死扶伤,视患者如亲人的医务工作者们,感恩素不相识的社会爱心人士。她想向党组织靠拢,要求自己不断进步,走出自我,将来更好地为社会为身边的人传递真情,奉献温暖。

(康静,用自己18块手掌大小的皮肤,挽救了父亲的生命,被网友赞为“最美女儿”,获“中国向上向善好青年”“中国好人”等荣誉称号。)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