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故事 » 正文

冯友兰家族 好学传家远 诗书继世长


在中国学界,有三位一级教授出自同一家族,即大名鼎鼎的“冯氏三兄妹”:哲学家冯友兰、地质学家冯景兰、文史专家冯沅君。他们是亲兄妹,分别在各自的研究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和作出的贡献至今令人称道。

冯友兰是哲学泰斗,他的著作《中国哲学史》《贞元六书》等已成为20世纪中国学术的重要经典,对中国现当代学界乃至国外学界影响深远,被称为“现代新儒家”;冯景兰是著名地质学家,我国近代矿床学的奠基者,学部委员,中科院院士,地质学界元老,“丹霞地貌”概念的提出者;冯沅君是二十世纪初最早从事文学创作的女作家之一,与冰心、凌叔华等齐名,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研究生,后成为文史研究专家,著作影响学界深远。

“冯氏三兄妹”的后人也极为出色,品学兼优,成就非凡。据研究者统计,冯氏家族自冯友兰所在的七世起,至九世止,共有博士十余人,大学学历者六十余人,其中有40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级名校。

冯氏子女的卓然成就与传奇故事,激励着人们奋进;“冯门望族”的血脉渊源与人文精神,启发人们思索。

【家史】

祖辈勤学 文化传家

唐河位于河南省西南端。在唐河东南二十多公里处,有一个位于祁河和仪河之间的小镇,名为祁仪,冯氏祖上自康熙五十五年即从山西高平县经商落户于此。

冯友兰先祖冯泰原籍山西高平县,冯泰之子冯珽玙后迁至河南南阳唐河,以经商为业。及至冯泰五世孙冯玉文时,冯家已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大家族。冯玉文知书识礼,也曾应试,虽成绩优异,但因与主考的人关系不谐,致使落选,他决心不走科举之路,从事工商经营,在镇上兴办酿酒作坊,经营客栈,生意兴隆,渐成祁仪巨富。

冯玉文虽为理财高手,却受传统文化滋润颇深,并不痴迷于钱财。清光绪年间,河南大旱,馮玉文竭尽全力赈济灾民,并为无力安葬者广施棺木,赢得当地百姓赞誉。冯玉文在家中多处张挂“耕读”牌匾,并写下“富贵何足荣,清贫岂为苦”之诗句,希望后代都能成为踏实进取、品德高尚之人。他育有三子,均让他们受到良好的传统教育,长子冯云异、三子冯汉异均为秀才,二子冯台异更是一枝独秀,于光绪十五年中举,后又中了进士,成了官员。

冯家有善诗之家风,冯玉文有《梅村诗稿》,冯云异有《知非斋诗集》,冯台异有《复斋诗集》,冯玉文之女冯士钧亦善诗文,但不幸在十八岁时病逝,冯家将她生前诗作辑为《梅花窗诗草》出版。冯氏一家出了四本诗集,这亦为少见之文化奇观。

冯友兰之父冯台异精通传统文化,善诗文,与妻子吴清芝育有三男二女,长子冯新兰,早夭,长女冯温兰,早为人妻,次子冯友兰,三子冯景兰,小女冯恭兰,后改名淑兰,又定名沅君。其子女大多为“五·四”运动后中国学术文化领域中杰出人物,得益于家庭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

冯台异科举入仕之后,被分配到两湖总督张之洞幕下,此时,张之洞正在武昌办洋务,其中一项就是办新式教育。冯台异被委派为武昌“方言学堂”会计庶务委员。当时方言学堂的监督(相当于校长)是武昌知府梁鼎芬兼任,因公务繁忙,梁氏无暇顾及校内事务,实际校务均由冯台异负责。冯台异对新式教育非常熟悉,对子女的教育也是极为重视。他在家设了书房,请“教读师爷”给三个孩子上古文、算学、写字、作文课,还开了几门西洋学科,开阔孩子的眼界。

冯家三兄妹的母亲吴清芝是一位通晓诗书、思想开明的知识女性,她曾担任过当地女子学校校长。在冯家,无论男女,小孩儿七岁一律上学,接受私塾教育。而允许女孩上私塾,这在当地开了风气之先,因此冯家几代都出才女。

冯台异被任命为崇阳县县令时,吴清芝在衙门家眷居所内教子女读书,屋宇逼仄,书声闻于外。冯台异之幕僚听见了,便有人感叹:“吾作幕多年,未见太太少爷如此好学。”

就这样,冯家把好学的传统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冯友兰:哲学泰斗 著作等身

冯友兰(1895—1990),字芝生,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祁仪镇人,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教育家,191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24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曾先后担任燕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哲学教授,任清华文学院院长达18年之久,并曾担任过清华校务会议主席,主持日常工作。著有《中国哲学史》《中国哲学简史》《中国哲学史新编》《贞元六书》等,被誉为“现代新儒家”。

1895年12月4日,冯友兰降生在河南省唐河县祈仪镇一个“耕读传家”的地主家庭。冯家除了家道丰厚之外,更令人羡慕的是代代相传的书香之气,从祖父到父辈,都是学富五车的文化人,在这种“富而好礼”的家中,冯友兰从小就接受了严格的文化教育。

冯友兰六岁就入馆就读,先生为表叔刘自立。由长期读经培育成的深厚学殖,济之以渊源家学,再辅以个人特出的天资与悟性,冯友兰到了十二岁,其父便认为他的文章已达到可以考取秀才的程度。在后来的三整年里,他又转益多师,在其他师傅的督导下继续勤学苦练,积累了丰厚的文化基础。

光绪三十四年夏,冯台异暴病卒于崇阳任所,冯友兰随母吴清芝返回故乡。回乡后,吴清芝让冯友兰兄弟报考中州公学,冯友兰以初试第二,复试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

1911年暑假,冯友兰回到祁仪,与表妹吴淑贞成亲。同年,其母吴清芝应族弟吴简斋之邀,出任唐河端本女学学监。吴清芝趁机将女儿冯沅君、儿媳吴淑贞带至女学念书。因不满于中州公学的办学状况,冯友兰决定转学武昌中学,又获悉上海中国公学在全国招生的信息,即回开封参加入选中国公学的考试。

1912年冬,冯友兰如愿以偿,以河南官费生资格,抵沪入中国公学。在中国公学的求学过程中,他的英文得到了加强,初涉西方逻辑理论,引起了他极大的学习兴趣。对逻辑的兴趣,又使得他向往学习西方哲学,这为他今后立志专攻哲学选定了道路。

1915年,冯友兰从中国公学毕业,考取北京大学法科。进入北大后,他从法科转入哲学,是北大中国哲学门开办以来招收的第二批学员。冯友兰升入大三的时候,胡适正好由美国学成归国,于1917年9月起在北大开讲中国哲学史,并成了哲学研究所的创所所长,而冯友兰立刻就选修了胡适在研究所讲授的全部两门功课,并大量地选修西方的社会科学课程,治学方向和兴趣已由传统学问向西学转移。

冯友兰进入中国公学读书不久,其妻吴氏便病故。1914年由同学金松岑介绍,他与北京女子师范学校的任载坤相恋。任载坤的父亲任芝铭是辛亥革命的前辈,他率先在河南提倡妇女解放,叫他的六个女儿统统放脚,并送她们到外边上学。二人志趣相投,大学完成学业之后便喜结连理。

1918年,冯友兰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回到河南开封,在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和省立师范学校里教国文和修身。由于受到“五·四”运动的影响,他和几位朋友在河南办了一个宣传新文化的刊物,叫《心声》。这个刊物,在当时的河南是唯一宣传新文化的刊物。

1919年秋,冯友兰来到北京,顺利通过了教育部组织的出国留学资格考试,于1920年1月进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开始系统地学习西洋哲学。当时在该研究院担任导师的杜威教授对冯友兰十分器重,在一封推荐信中称赞冯友兰“是一个真正学者的材料”。在哥伦比亚大学三年学习期间,冯友兰致力于对中西哲学进行比较研究,1924年获哲学博士学位,然后回国。

随后,冯友兰先在河南中州大学任教,尔后北上,先赴燕京大学,后又至清华大学。抗战时期,他随清华师生南迁,先到湖南衡山,后又至云南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任教,在危难中砥砺德行、在艰苦中勤于学问。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中,冯友兰教学之余,共完成了六部书:《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新知言》,被称为“贞元之际所著书”。他正是通过“贞元六书”,创立了新理学思想体系,使他成为中国当时影响最大的哲学家。

1946年抗战胜利后,西南联大解散,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北返时,在西南联大立了一个纪念碑,碑文是冯友兰所作。碑文中的铭辞概括联大校歌的意思“千秋耻,终已雪。见仇寇,如烟灭,大一统,無倾折。中兴业,继往烈……神京复,还燕碣”。碑文气势磅礴,旨正意远,文采横溢,旅美史学家何炳棣称其为二十世纪的一篇雄文。

同年,冯友兰应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邀请,任客座教授一年,集结其间讲稿出版《中国哲学简史》一书,由纽约麦克米伦公司出版。解放战争节节胜利后,冯友兰怕新中国成立后中美断交,婉言谢绝了好友的挽留,毅然决然地返回了祖国。

北平将要解放时,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离校,冯友兰被推选为校务委员会临时主席,他一方面组织师生照常上课,一方面成立学校保卫委员会,保护学校资产,维持校内秩序。

1949年1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北平军管会正式接管清华,冯友兰以校务委员会代理主席身份,在全校师生员工大会上宣布:“清华大学从即日起,正式成为人民政府主管的大学。”冯友兰在清华工作达二十年之久,他最后把这所名校交到人民之手,是这所大学的有功之臣。

新中国成立后,冯友兰放弃其新理学体系,接受马克思主义,开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研究中国哲学史。著有《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一、二册、《中国哲学史论文集》、《中国哲学史论文二集》、《中国哲学史史料学初稿》、《四十年的回顾》和七卷本的《中国哲学史新编》等书。冯友兰潜心于中国哲学的研究,他筚路蓝缕,殚精竭虑,第一个写出系统、完整的中国哲学史,不仅在中国,在东南亚亦有深刻影响,像他这样自成体系的哲学家,在中国寥若晨星。

1990年11月26日,冯友兰在北京病逝,享年95岁。

冯景兰:地质先驱 桃李满门

冯景兰(1898—1976),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地质教育家、矿床学家、地貌学家。在两广地质、川康滇铜矿地质、豫西砂矿地质、黄河及黑龙江流域新构造运动、工程地质学等方面进行过大量开创性工作,而对矿床共生、成矿控制及成矿规律等研究贡献尤大,提出了“封闭成矿学说”,他参与主编的《矿床学原理》是矿床学的系统专著和教科书。他是中国矿床学重要奠基人之一,提出了“丹霞地貌”概念,在地貌学上亦有建树。

1898年,冯景兰出生。父亲冯台异是清末进士,哥哥冯友兰是著名哲学家,妹妹冯沅君是现代著名女作家。冯景兰儿时入家乡私塾,后就读于县城小学,1913年入河南开封省立第二中学学习,1916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

1918年,冯景兰考取公费赴美留学,入美国科罗拉多矿业学院,学习矿山地质,1921年毕业,同年考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攻读矿床学、岩石学和地文学,1923年获硕士学位。当年回国,从此终生献身于祖国的地质教育和矿产地质勘查事业。

1923到1927年,冯景兰任河南中州大学讲师、教授和矿物地质系系主任。除教学工作外,他还研究了开封附近的沙丘。这是他与黄河治理和开发结下不解之缘的开始。1927年,他到河北昌平黑山寨分水岭调查金矿地质,这是中国最早进行的现代矿床地质工作之一。

1927到1929年,冯景兰任两广地质调查所技正。他先后与朱翙声、乐森璕等共同工作,调查广九铁路沿线地质、粤北地质矿产和粤汉线广州至韶关段沿线地质矿产综合考察工作等。他们对粤北的地形、地层、构造和矿产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研究,并充分注意到区内第三纪红色砂砾岩层广泛分布。该层在仁化县的丹霞山发育最完全,丹霞层呈平缓状产出,经风化剥蚀后形成悬崖峭壁,到处奇峰林立,构成独特的景观,冯景兰遂将其命名为“丹霞地形”或“丹霞地貌”。这个命名至今仍为中外学者沿用。

1929年,在爪哇巴达维亚(今雅加达)举行的第四届泛太平洋科学会议上,冯景兰宣读了关于广东地质矿产的学术论文。回国后,他还著文介绍了国外火山学研究的进展。

1929到1933年,冯景兰任北洋大学教授,讲授矿物学、岩石学、矿床学和普通地质学等课程。这段时期调查过辽宁沈海铁路沿线地质矿产、河北宣龙铁矿成因、陕北地质等。这时,冯景兰不仅潜心于国内的地质调查工作,而且对国际上地学动态也十分重视,并且尽量将重要的信息介绍到国内,以提高国内地质工作的水平。如为促进中国矿产资源的开发,他编著了《探矿》一书,该书1933年在商务印书馆初版后,不止一次再版,发行甚广,也是如今的《找矿勘探地质学》前身。

1933年起,冯景兰任教于清华大学地学系,不久,兼任地学系系主任,讲授矿床学、矿物学和岩石学等课程。

1933到1937年,暑假期间冯景兰等调查了河北平泉、山西大同、山东招远以及泰山等地的地质和矿产。他是招远玲珑金矿地质研究的先驱之一,近十多年玲珑金矿的地质研究才是兴盛时期。

抗日战争时期,清华大学被迫南迁,在昆明与北京大学等校组成西南联合大学,冯景兰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兼任云南大学工学院院长和采矿系系主任。这段时期,冯景兰主要研究四川、西康和云南三省的铜矿。1942年,出版了《川康滇铜矿纪要》。由于该书既有理论概括又有实际意义,因此获当时教育部的学术奖。这时期冯景兰除在地质教育方面的贡献外,还充分发挥了他在地质、地貌等方面科研的专長。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