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故事 » 正文

迁都之惑

吴瑞贤 吴静波




午夜的茶楼,坐着一位穿着旧式旗袍的老妇人,她身边放着一只古铜色皮箱,眼睛望向窗外,耳朵竖起,聆听着楼道上若有若无的脚步声,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那只皮箱就像一部怀旧电影里的道具,外表已经剥落,露出了粗糙的粒子。

每年九月的这一天,老妇人总会准时出现在这家茶楼,雷打不动地坐在靠窗的那个位置上,时间是深夜十二点一刻。她的脸色看似平静,眼神却稍显不安。她满心期待有上楼的声音出现,可又极其害怕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那足音只有她能辨识出来。因此,当别人上楼时,她没有一丝激动,相反却是深深的失落和忧伤。

已经后半夜了,天开始下雨,一股寒气从窗外飘了进来。

老妇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水,今天等你又没有等到,唉,我只能先走了。我真的老了,心也碎了,明年的今天,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来……”

老妇人的名字叫海棠,她嘴里的“水”,是一个男人的名字——戚静水。

四十多年来,海棠每年都要上一次茶楼,每次来,她都是独自一人闷声不响地坐着,从午夜一直坐到天亮,从来都不与人交谈。有人说她是疯子,因为正常人是不会这样做的。也有人说她是个情痴,可能是当年那个叫戚静水的男人相约和她私奔,结果他却背约了,以后也一直缺席。于是,这个薄命的女子,就再也没能从那个古老的梦境中走出来……

但是,人们的猜测都错了,海棠要等的那个人,其实是她的战友,当然也是她的恋人!她没有疯,戚静水也没有背弃她!

时光倒流,让我们随着海棠的记忆,一起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吧。

在烟波浩淼的长江上,漂着一具年轻男性的“尸体”,“尸身”上背着一只黑色皮包。一个小时前,“死者”还在南京城郊的空地上,躺在叠成小山般的乱尸堆里。半个小时前,他又在蝼蚁一般黑压压的逃难队伍中躲躲藏藏。

他的那只黑色皮包内,装着一份关乎整个中日战局的绝密文件,确切地说,关乎国民政府的生死存亡,其中也牵涉到延安方面,对后来的八路军、新四军的影响也非常大。

淞沪会战后,日军占领了上海,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岌岌可危,可国军与共军还得生存下去,为了不让如此重要的绝密文件泄露出去,各路友军相继接到上峰下达的密令,见到这个身背黑色皮包的男子戚静水,格杀勿论。原因很简单,那份文件——“风之影”绝密文件,一旦落入日本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戚静水,此前供职于国民政府总统府,是一名武官,谁知他竟趁着日军即将攻破金陵古城之际,浑水摸鱼,窃走了那份文件。为了逃避追杀,他脱下军装,换上便服,混进外逃的难民之中。途中,日本鬼子在屠杀国军将士与老百姓时,他也被刺刀刺中。他忍着剧痛,干脆躺倒在乱尸之中装死。

后来,他正是靠着一路装死,才得以逃出生天。

一场血腥杀戮过后,有了暂时的平静,他已然出现在长江边。他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的“尸体”漂流在长江之上,他要用这种随波逐流的方式将自己送到对岸去。

往日翠玉般清澈的江水,流进了太多鲜血,此时已经泛出了浊红色。

没有哪股势力会放过他,戚静水明白自己已经陷入不可逆转的漩涡之中。

蒋介石闻听绝密文件被盗,气得在中山陵的地宫中破口大骂“娘希匹”,下令军统特务头子戴笠不惜一切代价追杀戚静水。一旦抓到他,就以叛国罪论处,将戚静水就地正法。军统特工队哪敢怠慢,立即展开行动,从长江的此岸到彼岸,幽灵般晃动着他们的影子。

周恩来得悉此情况后,也指令中共南方局,派出精兵强将,四处寻找戚静水的下落,绝不能让大鱼漏网。新四军南方游击队在山林中布好了口袋,守株待兔,等待着戚静水往口袋里钻。

至于日本人,他们的鼻子比狼狗还灵敏,很快就嗅到了气味。日军驻华东地区最高司令长官松井做梦都想得到戚静水和他手里的绝密文件。

漂过长江后的戚静水从芦苇丛中爬起来,窥视着岸上的动静。拂晓前的江边一片宁静,他悄无声息地上了岸,然后在劲风中开始了九死一生的逆行。

谁知他刚一露头,密集的枪声就响起来了。一路人马包抄过来,一边射击一边大喝:“抓住戚静水这个奸细,别让他跑了!”

戚静水拔腿就跑,速度简直比风还快。可他又能往哪儿跑呢?四周像是布下了天罗地网,他只不过是一条在网中挣扎的鱼儿。

紧追戚静水的人是国民党军统特工小分队,领头的是个女的,名叫李艳秋,名副其实的美女蛇,她的副手名叫赵志瑜,也是个冷血杀手。

子弹带着呼呼的风声,从戚静水的耳边飞过。情急之下,他转身钻进了一片树林。

他本想放慢脚步喘口气,冷不防从树枝上射下来数支冷箭,接二连三地落在他的脚下。他左躲右闪,出尽了洋相,总算没有被箭射着。正惊疑间,忽然从树上跳下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个山里女子,长得人高马大,倒也漂亮,正是新四军游击队女队长马英姑。

马英姑用枪指着戚静水,喝道:“姓戚的,放下你手里的皮包,我们可以饶你不死!”

戚静水也不答话,头一低,往斜刺里疾跑。不承想前面竟是悬崖峭壁,下面是万丈深渊,他无路可走了。

很快,马英姑他们追上来了。

戚静水心一横,眼睛一闭,纵身跳下了悬崖。

戚静水是被一位老艄公救起来的,他在老艄公的茅屋里呆了几个时辰,总算逃过了一劫。此地不宜久留,他怕夜长梦多,各路追杀的人马如果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的。

在纵身跳崖之际,戚静水先将那只黑皮包抛向了空中,飞落进了江水之中。他不知道它有没有沉入江底,如果那样的话,足可以告诉追赶的人,皮包和绝密文件已随着他的生命一起消失在茫茫江水之中。如果皮包被江水冲走,不管是谁捞到它,都是徒劳的,因为包是空的,包内的绝密文件,已被戚静水藏起来了。

脱险后的戚静水重返先前的那片树林,幸亏当时做了记号,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藏情报的地方,顺顺當当地取回了放于竹筒之中的东西。

他站起来,眺望东南方向,那个同样在日寇铁蹄蹂躏下的东方大都市,等待着自己的又将是怎样的命运呢?

他心神不宁,脸上掠过一丝迷茫。但是,他很快镇定下来了,开始朝东南方向走去。他心知肚明,自己正在朝夜的方向前行,从此将步入无边的黑暗。可他已别无选择,就算此时天上下刀子,他也得义无反顾地往前走。

戚静水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上海。此时的上海已经成了日占区,明里暗里都是日本间谍。

当戚静水披着一件风衣出现在黄浦江畔的时候,国民党军统特工小分队也在李艳秋和赵志瑜的带领下,跟踪追击到达了上海滩。

此前,李艳秋已经翻看了从水中捞起来的那只黑色皮包,见里面是空的,她不由冷笑了一声,生气地说:“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给我们使了障眼法!”

赵志瑜说:“队长,戚静水肯定没有死。而且,我敢断定,他下一步是去上海!”

“你说得没错,他手里的情报,只有交给日本人才有价值!”李艳秋阴沉着脸说,“走,我们也去上海!我就不相信他能逃到天边去!”

戚静水隐隐感觉到,无论自己逃到哪里,那张无形的网都将他紧紧包围着。

他的感觉当然是对的,此时的戚静水已被军统列为头号通缉犯,蒋介石指令戴笠对他格杀勿论,上海滩的大街小巷贴满了通缉令,悬赏一万大洋取他的人头。戚静水一下子成了可耻的叛徒、大汉奸、民族罪人,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毫无疑问,他藏着那份绝密文件,就像怀里揣着一枚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引爆。

戚静水一进入上海就被军统特工盯上了,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些军统特工也被别的人盯上了。

戚静水拐进了一条巷子,背后跟着两个“影子”,自然是军统的两名杀手。他们正要追上去抓戚静水,冷不防飘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他们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谁知女子突然出手,眨眼间将二人的眼珠子给抠了出来,然后扬长而去。

女子自然是日本特工,她这样做,是在向军统特务发出严厉警告,不要轻易对戚静水下毒手,有人在暗中保护着他。

在夜色的掩护下,戚静水行走在黄浦江边。白天他是不敢出来的,有人惦记着,有人盯着,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七拐八拐之后,他去了一趟临江的静安寺。

一轮明月当空照着,他踏着月色与苍苔走进寺里,出来时已是两手空空。

随即,静安寺被人翻了个底朝天,日本特务不是吃素的,军统的特工们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要追查的是那份绝密文件的下落,而不是戚静水这具皮囊。

但是,特务们做梦也不会想到,那份绝密文件已经落入一个神秘女子的手里。她悄无声息地从佛像底下将文件取出,迅速从暗道里离开了。这个神秘女子,就是本文开头所写的海棠。那晚,海棠根据计划,提前潜伏在静安寺里,与戚静水接上了头。二人将这一切做得天衣无缝,所以特务们根本没有察觉。

定时炸弹终于不在身上了,戚静水顿感一阵轻松。

戚静水是在大世界舞厅里认识雪子的。当时,他被雪子的目光击中,浑身上下就有触电的感觉。英雄难过美人关,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手心出汗了,灵魂也出窍了。老实说,除了恋人海棠,戚静水从未见过如此标致、温柔的女人,这样的女子,要是和她睡上一觉,欲仙欲死一回,死了也是值得的。而且,她竟然和海棠长得那么像,真是不可思议!

雪子舞技超群,又能说会道,一场舞跳完,戚静水早被她迷得晕头转向。后来,他鬼使神差地上了她的车,来到她的住所,彼此都有些情不自禁了。

这个雪子,其实就是在大街上挖掉军统特工眼珠子的那个日本女间谍。她有一种近乎神奇的化装本领,她要是使用易容术,换成别的女子的相貌,就像是从镜子里走出来一样。

他们在情调温馨带有几分暧昧的小木屋内共进烛光晚餐。

雪子笑着说:“戚先生,你一定想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对不对?”

戚静水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没有立即回答。在她面前,他似乎只有发呆的份儿。

雪子忽然笑出了声,逼视着他,说:“告诉你,我专吃人肉,专喝人血!”

话音未落,她已经将他紧紧地搂住了。她的嘴唇贴到了他的嘴唇上,忘情地吸吮起来。刚进这栋闹中取静的雅致别墅时,雪子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真想放出狼狗来咬他,而现在,她自己倒成了一条咬住他不放的发情母狗。

亲吻了很长时间,她才松开了他。

戚静水喘着气,忍不住问:“雪子小姐,你难道是日本人?”他闻到了她身上的一股特殊的香味,又见她跳着日本舞,喝着日本清酒,自然就有了这样的猜测。

雪子倒是没有否认,大方地点了点头。

沉默了片刻,戚静水忽然冷冷地说道:“你们日本人真是可恶,正在侵略我们的国家,到处屠杀凌辱我们的同胞!”

雪子低下头,声音细若蚊蚋,软绵绵地说道:“是的,这个我知道。可是,我们太过卑微,改变不了这一切。”

戚静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唉,这是什么世道啊,真是冰火两重天!”

雪子幽幽地说道:“但是,只要你愿意,你是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的!”

戚静水再次打量了一下她,问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雪子也不遮掩,直截了当地说道:“戚先生,明人不说暗话,你可以在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但你得给我一样东西。”

戚静水“哦”了一声,故作不知地问:“什么东西?”

雪子一脸的冷若冰霜,说:“你何必明知故问!”

戚静水面色凝重起来,身子也开始轻轻发抖,毫无疑问,对方不仅是日本人,还是个间谍!但是,他居然没有一点离开她的意思。按理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他把那份绝密档案交给她,那他的命运就真的会出现巨大的改变,从此就顺水顺风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另一种结局:卸磨杀驴,被她杀人灭口。

想到这里,戚静水笑道:“对不起,雪子小姐,戚某可能要令你失望了,我身上并沒有你想要的东西。”

雪子柳眉一扬,又是一声冷笑,说道:“戚先生,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哦。”

戚静水双手一摊,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尴尬了几秒钟后,雪子的脸上又绽开了妩媚的笑容。她从坤包里掏出十根黄灿灿的金条,放在戚静水面前。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戚静水连看都没有看金条一眼,定定地盯着雪子的眼睛。

雪子强压住怒火,笑着说:“戚先生,只要你交出手里的情报,我再给你一百根金条,然后让你远走高飞。否则……”

“否则怎么样?”戚静水依旧不为所动。

“那我只能将你交给大日本皇军的宪兵队了!”雪子轻描淡写道。

戚静水一听,身子不寒而栗,交给宪兵队,不就意味着下地狱了吗?他知道,宪兵队就是魔窟,但凡进到那个地方的人,就没有活着或完整出来的。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